一周文化圈 | 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今日开幕

原标题:一周文化圈 | 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今日开幕

9月10日,国家文物局正式对外公布:流失日本多年的春秋早期“曾伯克父”八件青铜组器被成功追索,于17日在国家博物馆“首秀”;在第76届威尼斯影展举办颁奖典礼上,DC漫改电影《小丑》获得最佳电影金狮奖,这是超级英雄电影首次登顶欧洲三大电影节;9月14日,中国第四代导演、原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吴贻弓于上海瑞金医院去世,享年80岁。

流失日本的曾伯克父青铜器回国

9月10日,国家文物局正式对外公布:流失日本多年的春秋早期“曾伯克父”八件青铜组器被成功追索,于8月23日从日本回归祖国。这些重量级文物于9月17日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展出,为广大社会公众献上回归后的“首秀”。

今年3月初,疑似我国流失文物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现身东京文物拍卖市场,曾被预告参加日本东京中央春季拍卖,随后被撤拍,引发各方关注。拍卖方此前称,这组青铜器为民国旧藏。在获知消息后,国家文物局立即启动流失文物追索预案,组织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各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处和湖北省博物馆等专业力量,开展文物鉴定研究、进行考古资料比对、核查文物进出境记录,迅速锁定该组文物应源自湖北随州曾国墓葬,并掌握了文物为近年遭盗掘、走私出境的重要依据。

调查发现,该批青铜组器曾于2014年在上海出现过,但全国21家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处均未办理该批青铜组器的临时进出境手续,证实该批青铜组器应为2014年之后被非法出口至日本。

国家文物局在我驻日本使馆全力支持下,以最快速度完成文物日本出境手续,8月23日携运文物星夜抵京,8月24日凌晨安全入库。

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是我国近年来在国际文物市场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实施跨国追索的价值最高的一批回归文物。整组青铜器鼎、簋(gui)、盨(xu)、壶、甗(yan)、霝(ling)器类同现,品类丰富,铸造精致、保存完整,8器均有铭文,多达330字,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与文化信息,“曾伯克父”器物群为目前考古发现所未见,对于研究春秋时期历史文化、曾国宗法世系以及青铜器断代与铸造工艺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从科学价值来讲,这组青铜器铸造工艺极为精致,通过X光照相技术可以看出,所有青铜器都为范铸成型,鼎、甗耳部为直接铸造,簋、盨、壶等则先铸出器身,同时耳部铸造出铜榫,然后再安装器耳活块范,铸造器耳,体现了我国古代高超的青铜器铸造工艺。除了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之外,这些文物追索成功所体现时代意义也是十分珍贵的。这组青铜器已经由专家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为了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9月17日,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将在国家博物馆举办“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这是我国首次对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成就进行全景式展览。届时,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将在展览中予以重点呈现。

《小丑》获第7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

当地时间2019年9月7日,第76届威尼斯影展举办颁奖典礼,由DC漫画《蝙蝠侠》系列中衍生出来的电影《小丑》拿下最佳电影金狮奖,这是超级英雄电影首次登顶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历史性时刻。

主竞赛评审表示:“《小丑》无论从导演、表演、剧本等方面都非常优秀,很想给予这些单项褒奖,但是给了本片金狮奖的荣誉,便不能给这些单项奖,还是很遗憾的。”

导演托德·菲利普斯上台领奖时感谢了“华纳兄弟影业和DC,感谢他们有勇气走出舒适区,让我拍这么大胆的电影。”同时,也向片中扮演小丑的演员杰昆·菲尼克斯表达了感谢:“没有杰昆·菲尼克斯,就不会有这部电影。杰昆是我见过的最无谓、阳光和没有包袱的演员。谢谢你相信我。”

△ 导演托德·菲利普斯(左)与演员杰昆·菲尼克斯(图片来源:新华社)

身为一部“漫画改编”作品,《小丑》却几乎讲了一个原创的故事,这部电影是独立于DC电影宇宙的存在,与之前的《正义联盟》《神奇女侠》《海王》没有关系,只是借用了DC漫画中小丑的形象以及哥谭市的舞台。故事背景设置在20世纪80年代,讲述了一位生活陷入困境的脱口秀喜剧演员渐渐走向精神的崩溃,在哥谭市开始了疯狂的犯罪生涯,最终成为蝙蝠侠的宿敌“小丑”的故事。导演菲利普斯提到,拍摄《小丑》电影的初衷就是想在超英类型电影中尝试不同的创作方式,疯狂又神秘的小丑无疑是打破类型边界的最佳选择。

影片之所以拿奖,除了彻底的颠覆超级英雄电影之外,杰昆·菲尼克斯的神级表演是最大的加分项。杰昆·菲尼克斯提到,他曾想过对小丑的形象和性格进行分析概括,但最终决定塑造一个无法被常规定义、无法轻易辨认出的形象。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笑容,菲尼克斯为小丑设计了几种不同的笑容,有因身体状况无法控制的笑,有试图融入社会的笑,也有最后发自肺腑的笑,为此他参考了大量有病态性发笑症状病人的视频。

评审团主席卢奎西亚·马特尔如此评价:“《小丑》不应该被简单地归类为一部类型电影,其恰恰对超级英雄电影和反英雄电影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影片揭示出‘坏人’或者‘敌人’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整个罪恶的社会体系。这部设定在‘哥谭市’的电影,不仅对美国、更对全世界都具有启示作用。”

《城南旧事》导演吴贻弓逝世

9月14日上午,中国第四代导演、原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吴贻弓于上海瑞金医院去世,享年80岁。吴贻弓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难以忽略的印记,他的《巴山夜雨》《城南旧事》《阙里人家》成为那个年代的经典。

△ 吴贻弓

吴贻弓祖籍浙江杭州,出生于重庆市,1960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80年,执导剧情电影《巴山夜雨》,该片获得第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1983年,凭借剧情电影《城南旧事》获得第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该片获得第2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最佳故事片金鹰奖 、第14届贝尔格莱德国际儿童电影节最佳影片思想奖。

△ 《城南旧事》

《城南旧事》,改编自林海音1960年出版的同名中篇小说,影片透过小女孩英子的目光,讲述了英子在北京生活时发生的三个故事,展示了20世纪20年代老北京的社会风貌,带领观众重温了那个年代普通百姓的生活。该片为中国的散文电影提供了一个范本,影片注重意象的唯美风格也代表了20世纪80年代一批导演的创作倾向。

“外冷内热”的《城南旧事》属于慢热型,刚开始放映反响寥寥,随着口碑的发酵,渐渐成为一部家喻户晓的影片。影片最后卖出了115个拷贝,一个拷贝7000多元,相当于80多万票房。这个成绩在80年代初已相当难得,也是当年上影厂赚钱最多的电影。多年以后,谈起《城南旧事》,吴贻弓说:这部电影是属于20世纪80年代的深情。

△《城南旧事》

1993年,由吴贻弓执导的剧情电影《阙里人家》上映,他凭借该片获得广电部优秀影片奖最佳导演奖 ;同年,主导创办了中国唯一的国际A类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

吴贻弓的电影风格大度而笔触细腻,充分呈现出中国传统文人意境。2012年,吴贻弓获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巴山夜雨》、《城南旧事》及后来导演的《姐姐》,形成了吴贻弓特有的散文风格:蕴藉、清新、婉约、淡雅。80年代中期以后,他还导演了《少爷的磨难》 《流亡大学》《月随人归》《阙里人家》等,其创作题材、样式、风格又有新的拓展。

△ 吴贻弓

他还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上海市文联主席、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席等,中共第十四、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获“新时期全国影视十佳电影导演”“国家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等称号,上海文学艺术奖杰出贡献奖、2012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终身成就奖”、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等多项殊荣。

今年5月,这位与上海电影、中国电影耳鬓厮磨了一生的老艺术家在病榻上写下“上海电影万岁”,寄托无限情意。

参考来源:新京报、澎湃新闻、人民网、北京青年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