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棋局

原标题:马云的棋局

9 月 10 日,马云退休了。

在金庸的《笑傲江湖》中,风清扬传授给令狐冲剑法后,“飘飘下崖,隐没于后山”。在阿里内部,马云给自己取的花名就是风清扬,并从不掩饰自己对这一代宗师的喜爱。如今,他也终于到了“飘飘下崖”的这一天。

当然,马云不是风清扬,没有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只是功成身退,退了一步的退,他依然在江湖。

云无心而出岫,而马云有心而出岫,悠然地飘出他的王国。

“这不是一个心血来潮的决定,为了这一天,我认真准备了 10 年。”

似乎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却总是让人觉得并不是那么水到渠成的自然。

必须承认,马云是一个不世出的人物。

马云的商业帝国,是借助互联网自成一个平行宇宙,对传统行业的颠覆、输血和救赎。

有人评论马云:他的开创性远胜清末的张謇,他的独立性远胜胡雪岩,他正当性远胜盛宣怀。

阿里堪称石破天惊的开创,触角无处不在。

而马云的影响力,已经到了全球政治家将他和总理或主席等量级齐观的地步,因为他掌握着政治家最看重的经济、金融尤其是就业特效药。

特朗普当选之后,第一个正式会见的中国人,就是马云。

最后,他亲自把马老师送到楼下,当着记者们的面,两人紧紧握手。

特朗普夸赞说:“我俩进行了一次伟大的会谈。马云是一位伟大的企业家,世界上最好的之一 …… ”

阿里这个王朝富可敌国,还有平行宇宙式的商业世界。

不过在中国,富可敌国,还拥有利器,从来是会被忌惮的。

风起于青萍之末。

想起几年前,在市场经济中大获成功的马云,居然大谈计划经济,显然是感觉到了时代在发生一个无法拒绝的变化,或许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而盘根错节的红色资本渗透,以及接下来的混改制,也让阿里走在“国有化”的途中呢。

对马云来说,过程肯定充满变数,充满不可控性。

那么,是成就百世英名,还是被逼成魔;是永远称霸,还是会有新的高手,将自己斩于马下;是众人称赞追捧,还是一失足陷入嘲讽侮辱?

这些都有可能,没人能预知。

物极必反,盛极必衰,退一步海阔天空。

此刻,马云选择选择归隐,或许是最合适也是最好的时机了。

马云在台上说:“今天不是马云的退休,而是制度传承的开始。不是一个人的选择,而是制度的成功”。

但很多人在问,马云真的会洗手而去,如风清扬般退隐江湖吗?他会不会让阿里和自己的关系,演变成为如联想和柳传志的“太上皇”模式呢?

答案是否定的,马云不是风清扬,马云也不会是柳传志。

因为现在掌控阿里,并非是阿里的董事局,而是阿里巴巴的合伙人。

阿里合伙人控制董事会的多数席位,而合伙人委员会有掌控者合伙人的提名,以及公司分红,所以,阿里真正的核心机构是合伙人委员会。而马云和蔡崇信是永久合伙人,所以马云还是能掌控整个阿里,卸任不卸任董事局主席,其实都不太重要。

目前阿里合伙人委员会 5 个委员分别是:马云、蔡崇信、张勇、彭蕾和井贤栋。

说直接一点,这 5 人是真正的长老,而 5 人中,当然都听马云的。

马云之于阿里,不只是一种精神象征,他还是阿里的总设计师,现在张勇接任董事局主席,算是马云完成“扶上马,送一程”这个步骤。但是,如果未来出了问题,马云说一句,“谁不改革,谁下台”,那还是能一锤定音的,这算一个保险。

制度真正的传承,要从马云退出连续合伙人开始算起,现在看来只能算是权力构架的调整,永久合伙人怎么看都是一个终身制啊,要不叫什么永久呢?

歌儿唱了“阳关外天苍苍野茫茫,吹不散大漠深处的背影。”背影就是马云。

慈禧还政时,大臣和光绪谁真信谁惨 …… 一场声势再浩大的秀,依然是秀,生命依然怒放。

马云献唱《怒放的生命》

一句话,如果没有外在因素,阿里的马云时代并没有结束。

明面上退休,退掉的只是繁杂事务的一个职务,他还依然掌管着最主要的力量。

当然,马云很可能不会那么“恋栈”,而是在“垂帘听政”一段时间后,真的全身而退,因为他还有一个更高远的棋局。

世界看似变幻莫测,时代日新月异,然而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操控着社会的运行。

古今中外,那些能立于不败之地的人,往往都是恰到好处的掌握了规律拐点的人,顺势而为,从而让自己永远处于一种“似到未到”的状态,这才是一种大智慧。

马云就具有这样智慧的人,他深得道家的精髓,懂得顺势而为,他的太极真不是白练的。

那天他说:“不当阿里巴巴董事长,不等于我退休,我是不会停下来的,阿里巴巴只是我很多梦想中的一个而已。世界这么好,机会那么多,我这么爱热闹,哪里舍得这么年轻就退休离场。咱们换个江湖见,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也是,他有怒放的生命,就说当老师吧 —— 马云这个老师,也许以后不只是在中国当,而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在全世界当。

你想啊,以马老师的滔滔的辩才和八面玲珑,他完全可以承担更多的任务,周游列国,合纵连横,传播经验,讲好中国故事。

以后的国际社会,肯定有更多他挪腾的身影和空间。

那么背后的阿里王国,跟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无缝对接,同时又像插入国际社会腹地的一只刺猬,这既保护了他,也会成就了他。

而他,可能会成为六国封相的张仪 —— 在国际上合纵连横,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马云具备这样条件。

至少目前他选择的教育、慈善和环境,这三样并非仅仅是公益,这是一种滔滔之势,顺势而为的势,以马云的能力,发挥得好,就是世界性的慈善型商业王国。

要知道,天马行云的马云,从来对未来有巨大而且准确的想象。

他也许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呢。

而这方面的成功,是有先例的,那就是比尔 • 盖茨。

对贫穷和疾病的关注,成为盖茨后半生最主要的社会角色和商业投资。事实上,盖茨退出微软后,财富不减还增,很大原因是因为对慈善型商业的倾注和投资。

马云可能比盖茨想得更高远,这是一盘充满想象力的棋局。

因此,我觉得马云的退,可能是一种进的方式。

马放南山,坐看云起。

当然,这需要时间去证明。

来源:南方找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