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大明王朝》的长城影视诉讼缠身 25条股权冻结信息涉及21亿多元的股权

原标题:拍《大明王朝》的长城影视诉讼缠身 25条股权冻结信息涉及21亿多元的股权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红日》、《东方红》、《红楼梦》、《中国母亲》、《大明王朝》、《大明天子》、《明末风云》、《大西南剿匪记》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影视作品都来自于同一家拍摄公司——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影视”)。

这位电视剧行业的大佬,曾经风光无限,占据中国电视剧行业的半壁江山,如今却落入债务逾期、股份被冻结的境地。

9月16日,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交银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诉讼要求长城影视归还借款本金9800万元,利息及罚息约306万元等,长城集团承担连带责任。因交银信托向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长城影视持有的安徽马仁奇峰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仁奇峰”)64.50%股权被司法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长城影视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2.41亿元,净利润为-1295万元;马仁奇峰上半年营业收入1.50亿元,净利润2637万元。可以说,马仁奇峰是目前长城影视最赚钱的业务之一。

同日,长城影视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持有的长城影视股份170,092,314股(占其持有股份的比例为89.23%)已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

高业绩承诺,行业大佬战战兢兢的上市路

长城影视被称为中国电视剧行业的老大,是国家级文化产品重点出口企业,其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多次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中国电视飞天一等奖、中国电视金鹰奖、鲁迅文艺奖、牡丹奖等各类全国性大奖。

2014年,长城影视在IPO无果后借壳江苏宏宝,获证监会批准。

根据江苏宏宝2013年8月29日发布的公告,江苏宏宝和长城影视的全体股东签订了《利润补偿协议》,要求长城影视2014年、2015年及2016年三个年度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7亿元、2.35亿元及2.61亿元,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43亿元。

根据《利润补偿协议》,若长城影视于2013年完成借壳,则当年合并报表归母净利润不低于1.65亿元。而截至2013年10月,长城影视的净利润仅0.62万元元。

一个多亿的净利润差额,远不满足原定的2013年业绩承诺。因为证监会2014年1月才通过的长城资产重大重组审核会议,免去了长城影视全体股东上市首年就要支付高额补偿款的可能。

2014年,业绩承诺2.07亿元,长城影视实际归母净利润2.07亿元。

2015年,业绩承诺2.35亿元,长城影视实际归母净利润2.90亿元。

2016年,业绩承诺2.61亿元,长城影视实际归母净利润3.06亿元。

成也子公司,败也子公司

在2014年踩线完成业绩承诺后,长城影视的成绩看似亮眼,但风光的业绩下是重重危机。

作为电视剧行业的龙头老大,长城影视自上市以来在资本市场发力良多。据不完全统计,其上市5年耗资30多亿元参与并购或设立20多家公司。

在2013年净利润较低的情况下,长城影视2014至2016年业绩承诺达标的背后,这些子公司出力不少。

据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查阅长城影视年报,2014年,长城影视与上海胜盟、浙江光线经过半年多的融合,协同效应初步显现,报告期内,长城影视实现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1.10亿元,占总营业收入超两成;2015年,长城影视的影视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不足四成,而广告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将近六成;2016年,长城影视旗下广告公司共6家,广告业务占营业总收入比重达七成。

长城影视业绩的上涨离不开旗下众多子公司,其业绩的下滑也是因为这些子公司。

2018年,长城影视业绩最为惨淡的一年,其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归母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业绩承诺期后的两家广告公司上海胜盟和浙江光线的广告业务不佳,造成商誉减值。加上并购的旅行社也在业绩承诺期内出现了业绩滑坡,造成旅行社商誉的大幅度减值,最终导致2018年的净利润大幅度下滑,由盈利转为亏损。

另外,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在长城影视公告中搜索关键词“业绩承诺”,发现53个搜索结果。

自2015年4月28日至今,长城影视发布的公告中有53条关于业绩承诺的公告,其中绝大部分是长城影视子公司年度业绩承诺情况的专项审核报告。

根据长城影视2019年4月发布的子公司业绩承诺情况,其最新收购的9家旅行社中,仅2家完成了业绩承诺。

显然,长城影视将部分业绩承诺的负担转嫁给了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完成三年的业绩承诺后,长城影视的净利润呈断崖式下滑。

2017年,长城影视归母净利润1.70亿元,同比下降33.76%;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4.14亿元,同比下降344.04%;2019年年中,长城影视归母净利润-0.13,同比下降119.48%。

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挪用公章,长城影视四面楚歌

公司业绩大崩盘后,实际控制人慌了。

2018年9月,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董事长赵锐均挪用公司公章,以长城影视的名义为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的借款提供担保,担保金额3.5亿元,占长城影视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53.68%。2019年5月23日,深交所官网对此事公开谴责。

据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了解,长城影视如今诉讼缠身。

2条被执行人信息。立案日期分别为2019年6月和7月,执行标的总金额为1.98亿元。

5份裁判文书。其中两份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份为财产保全。

11条开庭公告。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保证合同纠纷,以及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大部分诉讼人为各地银行。

25条股权冻结信息。根据企查查公布的数据,其冻结股权标的企业主要为长城影视旗下子公司,涉及股权数额约21.73亿元。

据长城影视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资产总计27.32亿元,负债总计22.83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0.21亿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