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无端背锅,粉丝们冤枉了《小小的愿望》吗?

原标题:导演无端背锅,粉丝们冤枉了《小小的愿望》吗?

犀牛娱乐原创

文|工藤 编辑|朴芳

经历过改名、撤档风波之后的《小小的愿望》终于中秋见,然而迎来的不是观众的一片喝彩,而是一片争议。

争议多来自戏外,影片上映之前,撕番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对影片的观众缘造成了一定的损害。由于不可抗力的因素,影片的台词和部分情节经过调整,也让这部影片的剧情逻辑受到观众的质疑。

截至目前,《小小的愿望》票房收获1.5亿,豆瓣评分仅为5.1分,光看这个分数,显然有些不尽人意,但真有那么差吗?

从猫眼平台的评分和评论可见,《小小的愿望》猫眼评分8.7分,说明在普通观众群体中口碑尚可,而查看观众评论,“笑着笑着就哭了”、“比较有小惊喜的一部电影”的类似正面评价也不少,至少普通观众对影片是认可的。

此前在曝光的花絮中,有网友指出导演田羽生在拍摄海滩戏时疑似“欺负”彭昱畅,这一举动遭至很多粉丝的不满,情绪性的打分拉低了影片的平均分。

但如果仔细看那段视频,会发现网友过度解读了,且不说导演没有那样的动机,单看当时的语境,这不就是死党之间的日常玩笑调侃嘛?

事后田羽生也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表示在创作过程中四人成了好兄弟,彭昱畅也转发了“好电影须珍惜,好兄弟一辈子”。原来外界闹得满城风雨,人家导演和演员的关系可好着呢。

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粉丝比较玻璃心,强行给艺人设定假想敌,反而对艺人的作品产生不利的影响。事实上导演与演员是基于作品的合作关系,立场和利益是一致的,没有谁非要迫害谁,粉丝们应该多为艺人的前途考虑。

戏外因素虽然对影片本身造成了干扰,但抛开戏外因素,导演田羽生仍保持了一贯的水准,在喜剧类型的把控上游刃有余,对人物情感的拿捏恰到好处。作为田羽生在喜剧类型的新尝试,《小小的愿望》还是得到了观众们的认可。

回归影片本身

《小小的愿望》到底怎么样?

回过头来看这部电影,影片拿到的是一手好牌。导演田羽生是近年来喜剧领域的杰出电影人,凭借《前任》系列在华语影坛占据一席之地,2017年底的《前任3》更是收获了19.42亿的票房,成为现象级的爆款。

主演彭昱畅、王大陆、魏大勋是冉冉升起的新生代青年实力演员,彭昱畅在《闪光少女》、《大象席地而坐》中有精彩的表现,在《演员的诞生》中也证明了自己的演技,观众缘相当不错。王大陆也凭《我的少女时代》、《一吻定情》成为“少女杀手”,实力不容小觑。魏大勋在综艺节目中积累人气后,也开始在影视圈崭露头角,陆续出演了《平凡的荣耀》、《北京女子图鉴》。

《小小的愿望》是田羽生擅长拍摄的类型,彭昱畅、王大陆、魏大勋与影片中的角色契合度很高,影片的阵容配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原本若是如预想般顺利,《小小的愿望》应该能有不错的结果。但问题就出在题材上,“破处”的敏感让影片在审查上遭遇了拦截,且在一个敏感的时间节点上,《小小的愿望》很不幸成了那个“倒霉孩子”。

其实从这个时候观众就应该意识到,“动过刀子”的《小小的愿望》肯定会与最初版本有区别,质量的损伤在所难免。但能够上映已经实属不易,“带着镣铐跳舞”比“放弃治疗”更值得鼓励。

调整之后,影片中高远的愿望从“破处”变成了“谈恋爱”,虽然细节上有偏差,但好在整体完成度不错,故事的脉络很清晰,影片表达的兄弟情的内核没有丢失,沙雕兄弟依然有爱。

值得一提的是,经历删改之后影片仍然保持着明快的节奏,简单讲就是该笑的地方笑,该哭的时候哭。前半段一系列沙雕事件令人哭笑不得,后半段高远的告别又极为戳心,田羽生在节奏的把控上展现了类型片导演的不俗功力。

至少从商业片的角度来看,有着较高商业完成度和节奏紧凑的《小小的愿望》是OK的,并没有外界评论的那么糟糕。

《小小的愿望》里的性与死亡

你都看懂了吗?

在普通观众眼里,可能只是把《小小的愿望》当作娱乐消遣的喜剧片,乐呵乐呵就完事了。《小小的愿望》确实有这类解压的功能,但仅仅只是如此吗?

从高远大喊“我想谈恋爱”(破处)开始,影片有了一个核心的冲突,就是为高远完成这个愿望。也是从这开始,影片触及了国人羞于启齿的性,这并不是低俗的情色表达,而是对传统禁忌的一种突破。

《小小的愿望》敢于将性摆在台面上谈,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上一部敢于在大银幕说“我想做爱”的还是姚晨的《送我上青云》,那是现代女性的觉醒,而《小小的愿望》则是青少年的内心呐喊。

而当性与死亡结合到一起,影片有了更深层次的含义。影片其实仍然是在揭示国人的“谈性色变”,只有当死亡来临、自知时日无多之时,人们才敢正视自我的欲望,《小小的愿望》里得了绝症的高远如此,《送我上青云》里患卵巢癌的盛男也如此。

由此,《小小的愿望》的底色是悲凉的,不管因性闹出的笑话有多少,都不可避免地蒙上一层死亡的阴影。高级的喜剧绝不是只是笑笑而已,它的内核是悲剧,笑中带泪才是喜剧的最高境界,从《小小的愿望》以性谈死亡的立意来看,就已经超越了大部分通俗喜剧。

再深入地看,《小小的愿望》其实也是在讲告别,讲高远如何与这个世界告别,讲徐浩和张正阳如何与好朋友高远告别。蔡康永在《奇葩说》中有句话很令人深思,他说:“我们都该学会练习告别,面对死亡”。中国人不擅长告别,面对死亡总会不知所措,而《小小的愿望》里三人都做出了彼此的选择。

如果看懂了《小小的愿望》里的深刻命题,观众应该会对影片的印象有所改观,影片的口碑不至于目前这么低。

《小小的愿望》不该是国产喜剧

多样化尝试的终点

《小小的愿望》遭受争议不是喜剧的个例,事实上近两年的喜剧类型越来越难做,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不及预期,国产喜剧类型正在进入一个创作的瓶颈期。

国产喜剧之所以难做,一方面是观众越来越成熟,常见的喜剧套路已经很难逗笑他们,他们每天都会从网络上接触到最新的笑点,而喜剧通常有滞后性,很多新梗拍成电影以后就变成了过时的旧梗,观众自然为之不屑。

另一方面是新类型崛起抢占了观众和市场,近年来现实主义成为了打动观众的最佳题材,科幻和国漫的崛起赢得了观众的用脚投票,其他类型在不断丰富电影市场,也就挤占了喜剧类型的市场份额。

但正是因为喜剧越来越难,才更应该加强创新、大胆尝试,一味停留在安全区内只会故步自封,同质化严重的喜剧很快会被市场淘汰。《小小的愿望》的题材和内容是近年来市场中少有的,是国产喜剧多样化的尝试,虽然遇到了挫折,但它的尝试是有意义的。

国产喜剧不能一直拿低俗当笑料,还应挖掘更深层次的内容,让喜剧脱离低级趣味。不要把观众当傻瓜,观众远比想象的更聪明。国产喜剧必须要有核心竞争力,才能再次赢回观众。

《小小的愿望》不该是、也不会是国产喜剧多样化尝试的终点,相信经过不断地试验之后,国产喜剧能够找回昔日的荣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