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战术重创沙特,胡塞武装不再是“拖鞋部队”

原标题:无人机战术重创沙特,胡塞武装不再是“拖鞋部队”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部分设施发生爆炸和火灾,现场浓烟滚滚。图/新京报网

全球最重要的石油输出国沙特阿拉伯,14日遭到10架无人机攻击,全球最大的炼油厂和第二大油田遇袭。

很快,也门胡塞武装组织高调“认领”了此次袭击。

此次沙特受袭石油设施与也门之间的距离,超过了800公里。这显示,也门胡塞武装组织的无人机攻击能力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问题来了:胡塞武装组织哪儿来的装备和技术?

军火走私商和政府军武装了“拖鞋部队”

2010年以前,胡塞武装组织只是长期盘踞在也门北部萨达省的地方性武装,到2015年1月才用武力夺取首都萨那,掌控了也门的多数资源。

崛起时间过短,决定了胡塞武装组织不具备多强的军工能力。当时,胡塞武装的外号是“拖鞋部队”。

胡塞武装自己曾经公布一段自立更生制造军火的视频,制品相当粗糙。以胡塞武装自制的“地震”火箭炮为例,最大射程不过65公里,打不到国门外。

虽然自制能力不行,但胡塞武装不缺少“运输大队长”。

一类是军火走私商人。美国某军事网站曾经研究网上传播的照片,发现胡塞武装既有加拿大LRT-3狙击步枪,也有德国G36步枪,部分士兵还配备有夜视仪。这些轻型装备很容易从军火走私商人那里获得。

更大方的“运输大队长”是与胡塞武装对阵的政府军。他们是让胡塞武装实力实现大跃进的主要推手。

2017年,也门前总统萨利赫曾经参观过一款巡航导弹,但不久这款导弹就成为胡塞武装对外攻击的武器。2018年,胡塞武装还展示过缴获的美制M1坦克。

很明显,2017年和2018年,是胡塞武装从“拖鞋部队”升级为有境外攻击能力的准军队的关键年份。

胡塞武装已能自制无人机

当然,轻型武器和火箭炮不是胡塞武装的大杀器。大杀器还是无人机。

今年1月,无人机出现在亚丁的政府军阿纳德空军基地上空。当时基地内正在举行阅兵式。无人机袭击导致也门政府军总参谋长阿卜杜拉·纳希等数名政府军高官伤亡。

这次攻击,被认为突破了爱国者导弹的防御。

5月和8月,胡塞武装又宣布分别出动了7架和10架无人机对沙特实施攻击,这表明,胡塞武装的无人机战术已经从“单挑型”上升到了“群殴型”。

随着无人机攻击次数增多,胡塞武装无人机的相关信息也越来越被外界了解。联合国相关组织去年曾提交一份报告,认定胡塞武装无人机构造上和伊朗的QASEF-1极为接近。

伊朗指责这是类似于“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式的诬蔑。而更确切的迹象是,胡塞武装已经有了自制无人机的能力,而且和伊朗的QASEF-1相比还有升级。

今年7月,胡塞武装做了一次武器展览,首次发布了SAMAD-3无人机和能够制导的QUDS巡航导弹。SAMAD-3无人机曾于去年7月在阿联酋阿布扎比机场自爆,造成轻微损伤。

虽然阿联酋方面否认了遭受攻击的消息,但最值得注意的是,阿布扎比机场距离胡塞武装也门控制区有1500公里。这一事件是胡塞武装“演练”新型无人机攻击战术的标志。

既然去年就能够飞到1500公里以外,那么此次也门胡塞武装攻击800公里以外的沙特石油设施,自然也不足为奇。

无人机战术是一场超限战

虽然胡塞武装的无人机战术有了大飞跃,但是作为全球主要军火出口市场的沙特阿拉伯却屡屡挡不住,也是令人费解。

一部分原因是沙特的国防工业距离自主还早。按照沙特的计划,到2030年才有可能实现自主。而沙特的武器供应商通常都不允许沙特获得境外防御能力,特别是以色列——虽然以色列向沙特卖军火有点奇怪。

另一部分原因是,无人机既小又能超低空飞行,让沙特现有的正规空中防御体系防不胜防。从这个角度说,胡塞武装的无人机战术就是一场超限战。

实际上,不仅是胡塞武装和沙特之间,目前在中东上空,以无人机为工具的超限战无所不在。像黎巴嫩真主党和以色列之间,真主党不仅可以用4万枚火箭弹与以色列对轰,还可以击落以色列无人机,自己的无人机偶尔也可以出击一下,俨然成了以色列周边唯一能和以色列对打的武装。有分析认为,胡塞武装的SAMAD-3无人机就脱胎于黎巴嫩真主党的无人机。

此外,在库尔德人地区、叙利亚,无人机也是对抗正规军队的利器。

备受美国军事压力的伊朗,近期也公开演示了察打一体无人机“莫哈杰-6”(候鸟-6),并让叙利亚政府军用于战场。伊朗宣布,本国已成为无人机领域的超级大国。这显然是冲着美国说的。

从这个角度看,无人机在中东上空大行其道,也算是美国在中东军事存在而产生的后遗症之一。这是一场多点爆发、难以应对的超限战。因此,也难怪特朗普对沙特遇袭事件有点支支吾吾。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 狄宣亚 校对 危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