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万群众直接参与”是一个可贵创举

原标题:“24万群众直接参与”是一个可贵创举

据《北京晚报》9月16日报道,今年8月,市、区、乡镇三级1.2万名人大代表携带宣讲提纲,来到代表之家、代表联络站等,就《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听取市民、社区工作者、物业管理者以及有关单位的意见建议,直接参与群众达24万名。垃圾强制分类、限制过度包装、限制使用一次性用品、违法投放要设罚则、加强信用惩戒等群众形成高度共识的意见建议,将在条例修订时被吸纳。

近九成群众赞同垃圾强制分类,这是第一次组织发动三级人大代表深入基层对条例征求民意,也是人大常委会开门立法的一次新的尝试。但是,如何做到24万人直接参与,这个过程为什么让百姓如此感兴趣?不妨看看以往的反差实例。

2003年,北京市政府准备出台一部《建设征地补偿安置办法》,该办法关系到被征地农民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切身利益,为此有关部门将该办法的送审稿在政府网站上公布,希望公众能对此提出建议。可是非常遗憾的是,征集期间只有5人发表了意见。不仅如此,此前一年北京市通过政府网站将几十部法规规章向公民征求意见和建议,但每次都回应寥寥。

2006年7月,《北京市消夏露天餐饮经营场所管理办法(试行)》出台。但到了正式实施这一天,作为法规针对的主体——各餐饮企业,很多却表示不知情,且对于新规中“露天餐饮只能营业至次日0点”的规定,餐饮企业大多表示“不可能”,而且在法规的实施首日,也没有做到新规中的规定。类似的“法规未能有效激活”现象并非个例,比如同年年初,《家用电器维修服务明码标价规定》《鲜、冻禽产品国家标准》两部新法规出台,但在法规实施首日,却有不少商家和消费者对此一脸茫然。

不难想象,已经颁布实施且与大众消费密切相关的新法规,如果连实施主体的商家、相关消费者都一无所知,又怎么可能主动执行?法规主体均处在“无人激活”状态,新法规的实施前景又怎么可能乐观?不难理解,开门立法的手段,如果仅仅局限于死板僵硬的“网上征求意见”,诚意又从何谈起?

按照时下的先进政治理念,立法应该通过公众参与、专业调查、业内访谈、民主听证等程序,拓展开门立法之路。通过相关的制度安排,保障公众的事前知情权和发言权,让群众在与立法者的互动中,共同推进公共决策的完成。只有在一个事前搭建的公开、公平、公正的平台上展开讨论,并最终达成共识,新法规的“慢热”和主要条款遭抵制的难题,才能得到有效解决。

其实,作为法规起草的主体,政府部门对每个条款、每个细节都不会没有“初衷”,而要让民众充分理解并提出意见,就有必要将法规框架进行一定的详拆细解。而站在群众的角度,其实也愿意在无拘无束的氛围下进行探讨,这种相互启发的聊天式互动,反倒更能谈出有价值的意见来。这次,围绕垃圾处理的立法,市、区、街道(乡镇)三级1.2万名人大代表走入基层,直接听取24万群众的意见建议,就充分体现了“事前搭建平台,与相关者充分互动,共同制定“公共政策”的先进政治理念,让百姓们感受到自己的权利受到尊重和保护。只有立法过程纳入更多的民意,法规实施才会有更坚实的基础。

在立法或重大行政举措实施前与群众充分沟通,让人民群众广泛参与,吸纳各方民意,行政、司法行为才能更好地体现人民意志。只有密切关注民间对各种政策的态度和反应,才是“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执政理念的具体体现。

文/马龙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欢迎关注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