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未娶的纪梵希,把所有的爱都留给了它

原标题:一生未娶的纪梵希,把所有的爱都留给了它

本文来自公众号

LicorneUnique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

Hello,我是Vein。

今天我们决定走进纪梵希的家。

sdfsjkdfgnsdgkfn

纽约街头,Tiffany橱窗外。

身着黑裙的女人看向橱窗中的珠光宝气,慢慢地吃起她的早餐,眼中尽是淡然与释怀。

世间纵然繁华万千,她还是找到了她最想要栖息的地方。

1961年,电影《蒂凡尼的早餐》上映,赫本灵动的惊鸿一瞥令多少人怦然心动,而她身穿的小黑裙,几乎重新定义了“时尚”二字。时至今日,这简洁、古典的剪裁,依然被女人们狂热地追捧着。

电影《蒂芙尼的早餐》剧照

这条黑裙的设计者,正是赫本最爱的时装设计师,于贝尔·德·纪梵希。

是怎样的际遇,让纪梵希设计出如此经久不衰的经典黑裙?或许他的家,能给你更多的答案。

帮助赫本调整服装的纪梵希

走进一段旧日时光

巴黎,格勒纳勒大街,

纪梵希的奥鲁埃私人宅邸(Hôtel d'Orrouer)

正在此静静守候。

它在1731年建成,曾属于一位侯爵。

那是一座尽显帝政风格的宅邸,

优雅、纯粹、和它的主人如出一辙。

奥黛丽赫本是这里的常客,她会坐在沙发上喝杯红茶,与房子的主人纪梵希闲聊二三句。

宅邸整体颜色以金色与绿色为主,庄重的美感

桌面上摆放着众多烛台、瓷器等收藏物件。

推开大门,你便会被大量金色包围,

曾经专属王室贵族的鎏金家具各司其职,

沉默地镇守一方。

鎏金的雕琢如此细致入微,

让人仿佛置身于百年前的宫殿。

墨绿色窗帘随风轻轻流动,

窗外的蝶隔窗一望,不舍地振翅而飞。

家具间呈现严谨的对称美。绿色的窗帘帷幔为颜色定调,与窗外的绿植相互呼应

帝政风格鎏金置物台,老鹰作为典型象征物,正欲展翅高飞

植物是点亮家居的必备。纪梵希的装饰哲学,是让空间中的所有物件和谐共处,不显凌乱

向里走去,时光的秘密缓缓铺陈。

繁复的花纹浮雕点缀于天花板、镜面。

哪怕是壁炉两侧大理石半身像上的花纹

也加入了独具匠心的心思

与座椅上盛开的花卉相互映衬着。

壁炉似乎还在发出“噼里啪啦”的柴火声,

温暖了几个寒冬。

浮雕、烛台对称点缀于墙面,壁炉正中摆放着鎏金座钟,镜中可以正好映照出对面的油画

侧面看去,壁炉两侧大理石半身像的花纹与座椅的大面积花卉相互映衬

连用于壁炉生火的配件,在配色、格调上都有精心考量

每一件家具都是那个时代的精华所在

凝聚了无数匠人的心血,

从一只有着婀娜曲线的边柜

到闪闪发亮,精工细作的金色烛台

每一件,都想让你回到那

或庄严或温柔的年代。

洛可可风格的边柜中放置着众多典籍,台面上,路易十五风格的烛台燃出一抹光亮

一对路易十五风格鎏金烛台,设计于18世纪30年代。佳士得拍卖价格15,627英镑。

雕花镜面、银制吊灯,

都成为点亮整个空间的点睛一笔。

沙发、座椅、台灯等家具统一选用了绿色

却把色彩的层次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众多物件在此陈列,却不见丝毫多余,

这正是纪梵希亲手创造出的极致。

吊灯、地毯的放置也经过精心考量,与房间的色调相得益彰

沙发、座椅、台灯等家具都统一选用了绿色

宅邸的吊灯由皇家建筑师威廉·肯特设计,

汉诺威王朝君主代代传承,

顶部的王冠正凸显着它独一无二的尊贵。

纪梵希买下它,点亮他的世界。

汉诺威皇家银制吊灯,佳士得拍卖价格为5,753,250英镑。

用餐是最让人感到幸福的时刻,

纪梵希喜欢坐在餐桌前慢慢享用他的晚餐,

看窗外微风轻轻吹过每一片花瓣。

博尔盖塞家族的汤碗

桃花心木的下午茶套件

上面雕刻着至高无上的家族纹章

让人总想猜测它们的故事。

纪梵希虔诚收藏着各式各样的餐具,

那是人间烟火气。

餐桌上摆放着玻璃酒杯,餐桌旁的灯具也是一座雕塑。

绿植、鎏金物件与银制餐具交错摆放

纪梵希收藏。拿破仑的姐夫Camillo Borgese拥有的汤碗,雕刻有家族纹章。由法国银匠Jean-Baptiste-Claude Odiot在19世纪初制作

双人下午茶餐具套件,主体为桃花心木,部分鎏金。包含有餐盘、酒瓶、玻璃杯与上菜盘,避免了用餐时被仆人频繁打扰。可能于1789至1814年间为波拿巴家族制作。

书房是一座宅邸的灵魂,

也是纪梵希最常停留的地方。

金色的物件放在大红色的桌面上,

优雅而大气的法式品味尽显于方寸之间。

古典的相框中,

年轻的赫本有一双纯真无邪的眼眸。

宅邸的每个角落都体现着优雅大气的法式品味

桌面上的鎏金相框中,放置着赫本的照片,二人类似于婚姻的感情让人动容

细木镶嵌的柜子,帝政风格的烛台架

复古而经典的金色摆件......

每一个物件,都以最妥帖的方式

被安置在明亮而温暖的房间里。

“我试着以一种自然的方式

找到物体之间的联系。”纪梵希说。

物件与物件之间有和谐统一的风格

崖柏木斗柜由帝政时期细木镶嵌大师

Adam Weisweiler制作,

几百年传承下来的细木镶嵌工艺,

加上Weisweiler出神入化的手法

给了柜子犹如绘画般的

纵深感觉和丰富层次。

为与其风格相呼应,

纪梵希放置了帝政风格的烛台与摆件,

两侧壁灯、墙上挂画也以黑、金二色配合。

装饰以胜利之翼的帝政风格烛台架,其中一个属于纪梵希。

由法国建筑师Alexandre-Théodore Brongniart设计,形状取自古代盛酒器皿。

这华美优雅的宅邸中,每一个精巧物件,

都包含了主人的深深心意,

让人目眩神迷,却又羡慕不已。

但其实在最初,

纪梵希也只是个流连忘返于古董店

却囊中羞涩的年轻人。

尼罗河神雕塑摆件。当纪梵希在纽约Wildenstein画廊看到这一个系列的雕塑时,它们还是非卖品。很久以后,在主人有出售意向时,纪梵希迫不及待地买下了它们

收藏是件私人的事

自小,身为狂热艺术收藏家的祖父,

总会向纪梵希展示他的藏品,

耳濡目染间,纪梵希虽早已种下

一颗“收藏”的种子,

但是却因为囊中羞涩而迟迟不发。

“一开始我甚至不敢推开古董店的门。

他笑着回忆道。

青年纪梵希

最终,他终于鼓起勇气,

推开了圣奥诺雷市郊路上

一间古董店的大门。

庆幸的是,即使这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

从未买过东西,风趣幽默的店主人

依旧很乐意花上一个上午的时间

告诉他一种家具风格的来龙去脉,

或是某把椅子的前世今生。

不知纪梵希是否也曾在古董跳蚤市场中流连?

纪梵希频繁拜访巴黎的古董商或是收藏家们,

后来甚至渐渐与他们成为了至交好友。

他会询问许多问题,了解得越多,

就越是对古董物件抱有难以磨灭的热情。

午夜灯下的纪梵希,

还会仔细研究新一季的拍卖目录,

像个等待圣诞老人的孩子一样

认真圈出自己的心愿清单。

纪梵希后来的收藏,19世纪50年代塞弗尔出品陶瓷花瓶,高约27.5英寸。第一任主人为汉密尔顿第十任公爵

纪梵希后来的收藏,塞弗尔出品“中国”系列瓷器。后捐赠凡尔赛宫

1952年,巴黎终于多了一个

名为“纪梵希”的工作室。

也是在这一年,纪梵希终于有足够积蓄

买下自己平生第一件正式的收藏

——一把路易十六风格的鎏金扶手椅,

他一遍一遍地观摩着

那简洁却严谨的线条

以及细腻雕刻的鎏金

为几百年前那巧夺天工的水平而折服。

“当然,这不是我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

但我绝不会卖掉它。

纪梵希后来也收藏了许多扶手椅,从典雅的路易十五、十六风格,到华丽的帝政风格,都令他心折不已。

帝政风格鎏金木制扶手椅为四件套之一,1804年法国家具制造大师François-Honoré-Georges Jacob制作,椅子曾属于约瑟芬皇后,为圣克劳德城堡的家具。

收藏是一件私人的事情,纪梵希说。

没有人可以确切地指导他人,

“应该”收藏怎样的物件。

他只是摩挲着古董,感受那沉淀在时光里

独一无二的质感,便能得出答案——

纪梵希收藏瓷器,描绘了迪东与诶涅阿斯的宴席。佳士得拍卖价格为103,000欧元。

彩色叙事画陶瓷餐盘,描述了约瑟夫迎接兄弟的画面。佳士得拍卖价为46,600欧元。

17、18世纪的家具,如古典美人般美好

彻彻底底地征服了纪梵希:

洛可可的婀娜曲线和繁复雕花,

新古典主义的简洁线条和古典边纹

木料散发出独特的香气,

再饰以大理石的庄重沉静,

如佳人莲步轻移,娉婷而来。

纪梵希收藏路易十五风格螺形托脚小桌,顶部为紫色大理石,上方木质雕花呈现弩形,涡形边饰蜿蜒而上。于1993年由佳士得拍卖,价格1,112,500法郎。

18世纪扶手椅,椅背至椅垫处为大朵花卉图案,扶手及椅腿处呈华丽的弯曲线条。

有些物件,是你的命运

在纪梵希的宅邸之中,

有一件精美异常的衣橱

总能让他激起他的无限回忆。

那天,纪梵希接到一通电话,

是刚刚离世的钢琴家米希亚的助理打来的。

他想要让纪梵希帮着问问

有没有人想要买下一件布勒镶嵌的衣橱。

波兰血统的钢琴家,米希亚。与可可·香奈儿是至交好友,曾被称为“天才收藏家”

那件衣橱纪梵希也曾见过,确切地说

每一次去,他都会轻轻地抚摸它。

在古典却又隽永的色彩之上,

阿波罗的故事被细细讲述——

布勒制造的家具

要将每一种珍贵的材质

小心翼翼地刻画、打磨和拼接

最终才能有一件传世之作,

它永远能让爱好者们目眩神迷。

“我会在这座衣橱前做梦。”纪梵希叹息道。

这个与米希亚收藏极为类似的布勒橱柜,同样以阿波罗为主题,描述了阿波罗追逐达芙妮、阿波罗看着马尔叙阿斯被斯基泰人惩罚等故事。带状花叶点缀凹槽处,大气、华美。

最终,纪梵希决定

缩衣节食也要将它买下。

因为错过它,将是一生的遗憾。

从此,这个衣橱成为纪梵希收藏中绝不可忽视的一道亮丽风景

很久之后,

纪梵希依然会摩挲着这件衣橱暗自出神,

感受几个世纪前布勒出神入化的精湛技艺。

“有些物件,是你的命运。”

每一次,他总会满足地感叹。

在纪梵希的其它宅邸中,也有布勒镶嵌风格的家具存在

收藏,为了创造

于纪梵希而言,收藏是回溯旧日之光,

在时间尽头淘砾不愿被冲洗的宝藏;

无穷无尽的灵感,都藏在旧时光里

等着被他捕捉和发现。

纪梵希与佳士得拍卖行合作,在巴黎古董双年展上展出他的许多藏品

古典、简约、精致,

这是收藏给予纪梵希的审美。

他将其融入在设计中,

便是一种简洁却不潦草的优雅。

纪梵希帮赫本调整服装

以纯真的白作为底色,

洛可可式的繁复化为花枝藤蔓攀上裙角。

奥黛丽·赫本在《龙凤配》中所着白裙,

由此成为永恒经典。

繁华攀上裙尾,既优雅,也俏皮。

而只属于新古典主义的严谨和隽永,

变成优雅经典的小黑裙。

那一抹经典而永恒的黑色

随着蒂凡尼的早餐,

风靡了整个世界。

赫本穿着经典小黑裙

房间里让人沉静下来的绿色,

化身为一袭华美的绿裙

穿在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身上

跳跃的颜色,不常规的剪裁,

勾勒出了一个优雅

却不失创新精神的女性形象。

这样的绿色在纪梵希家中随处可见

无论时尚被装载于怎样的线条与色彩中,

贯穿纪梵希设计的始终是“4G精神”:

古典(Genteel)

优雅(Grace)

愉悦(Gaiety)

纪梵希(Givenchy)

电影《龙凤配》中身着Givenchy设计的赫本

而这,也是收藏带给他的丰富情绪。

今年春天,纪梵希逝世。

曾陪伴他度过无数个日夜的收藏,

又将被分散到世界各地,

寻找新的主人,目睹新的传奇。

这或许正是收藏的意义:

你摩挲着物件上朦胧的过去,

而你的故事也将

化作物件上的时光痕迹,

被带至天涯海角,时间尽头。

岁月隽永,而收藏历久弥新

编辑 | Ve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