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政府最终投降的决策过程

原标题:二战日本政府最终投降的决策过程

几年前央视春节晚会搞猜灯谜,用古代人名来解说日本投降的原因,谜底是:屈原、苏武、蒋干、共工。

其实这四个答案没有一个是准确的,历史上的日本投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虽然美国是战胜日本的中流砥柱,但也绝不是简单的两颗原子弹解决问题的。

1945年4月7日,日本海军的大和号战列舰在冲绳战役中被美军击沉,大和号是日本海军的军魂,大和号的沉没标志着日本海军的彻底灭亡。

与大和号沉没的同一天,日本的东京,78岁的枢密院议长、退役海军提督铃木貫太郎取代小矶国昭出任日本二战内阁的最后一任首相。

太平洋战争爆发三年多来,日本陆海军从战争前期拥有的战略优势滑坡,逐步丧失了战争的主动权。

随着大批陆海军精锐主力丧失殆尽,战场上节节败退,战争进入1945年以后,美军相继攻克了小笠原群岛之硫磺岛并发起了冲绳战役,战争步步逼近日本本土。

除此而外,自从美军占领硫磺岛后,以平均每月3000架次重型轰炸机的密度毁灭性空袭日本各大中城市,各类型的军用民用工厂企业,各公路铁路海港交通枢纽,甚至连给日本农业服务的化肥厂农药厂都不放过。

美军的空袭炸死炸伤日本近100万人,炸毁烧毁房屋300万栋,毁灭性地破坏了日本的战时经济和国民生活。

在战略轰炸的同时,美军进一步控制了太平洋的制海权,美国海军击沉击毁80%日本海军舰只和商船运输队 (击沉1113艘排水量500吨以上的商船),切断了日本本土与太平洋诸岛、与东南亚各国、以及与朝鲜半岛和台湾的联系。

美军在日本近海的佈雷行动和潜艇封锁(美军命名为饥饿行动),更进一步压缩了日本的对外活动空间。

此时就连狂热发动战争的日本军部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再也不能对战争抱有任何成功的希望。

摆在日本新内阁面前的抉择是是投降还是顽抗到底?决定7000万日本国民命运的时刻已到了迫在眉睫的关头。

铃木内阁登台后立即对日本国内状况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秘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日本经济频临崩溃:军工民用企业连续减产,军火生产下降50%,飞机的产量下降90%,钢铁月产量已不足10万吨,船舶总吨位已不足百万吨,石油储备只剩40万吨。

由于粮食作物的减产和美军的封锁,日本国民的日常生活已经极端困难。以食品为例:日本11至60岁的国民每天的大米供应量仅为330克,到1945年7月再次降为280克,有时还难以兑现,已经不得不以橡子面作为替代食品。

其他生活必需品异常匮乏,黑市猖獗,反战厌战情绪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也从对战争的狂热支持转向冷静思考,对日本是否还能支撑下去产生了怀疑。

铃木就是面对这个一个烂摊子着手组阁,制定收拾残局、结束战争的各种对策。

其实自1944年8月美军攻占日本“绝对国防圈”上的马里亚纳群岛后,日本朝野中一些明智人士就意识到战争已经失败,但是从认识到失败到接受现实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距离。

从小矶国昭内阁时代,日本政府就开始多渠道地寻求体面结束战争,最早的行动应该追溯到通过中立国瑞典与美国进行谈判。

铃木内阁成立后,新任外务大臣东乡茂德和外务省更加积极地四处奔走,希望通过与盟国的谈判来结束战争。

1945年4月12日美国总统罗斯福逝世,铃木政府看到希望,立即发电表示沉痛哀悼,以图示好。

1945年5月日本驻瑞士海军武官藤村义良中佐开始秘密地与美国负责欧亚战略情报的艾伦. 杜勒斯(后任美国中央情报局长)接触,讨论结束战争的条件。

秘密接触的过程与进展除了直接向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和海军军令部长丰田副武汇报外,也通报天皇的御弟高松宫宣仁亲王。

1945年5月8日,德国战败投降,希特勒自杀身亡,对日本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5月9日,藤村义良发来密电,请高松宫立即转告天皇,美国政府的态度似乎已有松动:在无条件投降的前提下,可以考虑保留体制。

5月21日藤村义良再次向米内光政和丰田副武发出急电,催要日本政府对美国政策的答复。

但这一行动很快被日本军方以“敌人企图摸底的阴谋“为理由而粗暴拒绝,日本军方认为结束战争的唯一的途径是通过"一亿玉碎"继续战斗的精神,迫使美国知难而退,以获得和谈的筹码,从而达到体面投降的目的。

为了鼓舞日本国民的信心,日本议会还专门通过了动员全体国民迎接最后战斗的一系列法案,号召国民粉碎敌国野心,以达到征战的目的。

与此同时,日本新闻媒体发动了为天皇而死一亿玉碎的宣传鼓噪活动,宪兵队也逮捕了日本政界中亲英美派的代表人物吉田茂 (战后第一任首相) 和其他一些主张和平结束战争的人士,压制了日本国民中求和的言论。

当时日本内外政策的决策机构是日本内阁的战争最高指导会议(相当于政治局常委),该会议由六个重要内阁成员组成,也称六巨头会议:首相铃木贯太郎、外务大臣东乡茂德 (韩国人)、陆军大臣阿南唯几、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海军军令部长丰田副武。

1945年6月9日,宫内大臣 (相当于内务府总管) 木戶幸一侯爵向天皇提出一份报告:1945年底以前日本将完全失去战争能力,预计日本将有六百万人口会因饥饿一项而死亡,甚至有可能无法制止社会动乱。

据此木戶建议天皇本人应主动采取行动,透过各种渠道向盟国提出有条件的投降:1)放弃战争期间占领的所有领土;2)在盟国监督下解除绝大部分武装,使日本早日摆脱战争的灾难。

由于木户是天皇的心腹,他的观点也基本代表天皇的观点,六巨头会议中支持此观点的是外务大臣东乡,持谨慎态度的是首相铃木和海军大臣米內,对此观点持坚决反对态度的是:陆军大臣阿南,参谋总长津美,海军军令部长丰田。

这三人坚持一切外交谈判必须等到美军遭受到一次沉重打击后才可进行。

内阁中的其他大臣也分为两派:主和派希望能与盟国从中调停,争取和平体面结束战争。

而主战派则希望是尽可能坚持抵抗,拖延时间,赢得更多谈判筹码,力争更体面的投降条件。

1945年6月21日美军攻占冲绳。11万日本守军阵亡,9千重伤被俘,另有20万该岛居民在战斗中死亡。

日本海军的象征大和号战列舰也在该战役中沉没,联合舰队几乎全军覆灭。

天皇接到冲绳战役日本惨重失败的报告,又通过视察亲眼看到东京等60多个日本城市被美军燃烧弹夷为平地,开始对军方主战派的观点失去信心,更加倾向主和派结束战争的方法。

当时的日本外务省是主和派的大本营,数月来外务省官员们就一直在偷偷地考虑如何结束这场战争。

早在5月12日举行的一次六巨头会议上,海军大臣米内曾提出一项建议:请苏联出面调停(拒绝了杜勒斯的接触,却寄希望于苏联),结束战争。

这一建议获得几个军方大臣的赞同,而外务大臣东乡则认为苏联不会帮助日本。

然而,铃木却认为没有理由不能去探探苏联人的口风。得知天皇的倾向后,外务省立即向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尚武发出指示:婉请苏联政府出面调停,体面停战。

由于苏联当时在日美之间保持中立,态度暧昧,使得日本外务省一直对苏联的调停抱有幻想。

但东京指示到达莫斯科时,斯大林及苏联政府要人正准备参加波茨坦会议,故而一时无法给予日本具体答复。

1945年7月16日,美英苏三国首脑在西德的波茨坦召开会议,讨论对日的最后作战问题。

会议开始后的第一天,美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墨西哥州试爆成功。原子弹试爆成功的消息传到了美国波茨坦会议代表团,引起了代表们就是否仍需要苏联参与对日作战的必要性展开了讨论,並且就德黑兰和雅尔塔会议所给予苏联的承诺是否明智而议论纷纷。

1945年7月26日晚在波茨坦会议期间,美英两国在征得中国政府同意后以美英中三国的名义发表了著名的《波茨坦公告》,公告敦促日本立即无条件投降,否则必然迅速彻底毁灭 (盟国此时暗示将使用核武器)。

《波茨坦公告》也迅速传到了日本,在外务省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所有参会者都觉得应该接受《波茨坦公告》。

由于苏联没有在公告上签名,外务省一部分官员对形势做出的分析是:苏联将会在日苏友好条约1946年到期以前保持中立。

虽然日本应该接受《波茨坦公告》,但是抛开请苏联展开和平斡旋的努力,立刻无条件接受公告,这多少令人感到有些不甘心。最终外务省达成一致意见:静观其变。

1945年7月26日早10点,六巨头举行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讨论日本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

会上,首相铃木贯太郎和外务大臣东乡茂德认为,拒绝接受《波茨坦公告》是不明智的。

而以陆军大臣阿南为首的强硬派军方人士,则坚决主张无考虑余地。日本媒体在内阁情报局的指示下,虽然向国民公开了《波茨坦公告》,但删除了不利于“国民斗志“的条款。

为了鼓舞所谓的国民斗志,媒体反倒出现了斗志昂扬、意志坚定的文字。

迫于占多数的军方压力,7月28日下午铃木代表日本政府向新闻界发表谈话,明确表示日本拒绝接受《波茨坦公告》。

1945年8月2日,波茨坦会议结束。8月6日上午8时,美军向日本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

当天下午内阁书记官长迫水久常向日本内阁报告了广岛毁灭的消息,同时天皇也收到广岛惨象的报告。

由于广岛是日本重要的海军和军工基地,死亡的除了日本平民和近200名英美军战俘以外,还有大批的军人。

前往广岛调查的日本二号计划(原子弹计划)首席科学家仁科芳雄博士很快确认那是货真价实的原子弹。

天皇通过外务大臣东乡转告首相铃木:鉴于敌方使用了新型炸弹,日本已没有力量再打下去了,应尽早努力结束战争。

天皇又通过木户幸一转告铃木:应尽快收拾战局。我个人的安危是次要的,务必不能重演广岛的惨剧。

为了打击民众的士气,当日美军飞机在日本四岛散发了1600万张用日文印刷的传单。传单这样写道:

“在投掷下一颗原子弹之前,我们呼吁你们向天皇请愿结束这场无用的战争。你们现在应该采取措施结束武装抵抗。否则,我们一定会继续投放这种炸弹来尽快地结束这场战争。。。现在请尽快离开你们的城市。”

1945年8月7日早晨(美国东部时间),美国总统杜鲁门向全世界播放了关于原子弹的声明,并且威胁日本政府只要不投降,就将在其他城市再次投放原子弹。

但狂热的日本军队强硬派仍不甘示弱,为了稳定军心民心,日本媒体有意贬低原子弹的威力。

当天下午15点30分,陆军省发表的公告仅说昨日美国B-29型轰炸机空袭广岛,似乎使用了一种新型炸弹,造成了重大损失,压根没提原子弹的事。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仁科芳雄的调查结果和美军的传单使日本政界和媒体开始相信美军使用原子弹的说法。

8月8日下午,外务大臣东乡茂德向天皇详细报告了杜鲁门关于原子弹的广播,请求天皇立刻接受《波茨坦公告》。

这天莫斯科时间的下午,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尚武接到了苏联加入《波茨坦公告》和对日本宣战的通知。

由于苏联不肯提供发报设施,也切断使馆与日本的联系,日本政府至9日凌晨4点才得到苏联宣战的消息。

1945年8月9日上午10点30分,总理大臣铃木召开内阁六巨头的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再次讨论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

这时苏联政府向日本宣战和苏军于几小时前越过苏满边境攻击日本关东军的消息也传到了东京,铃木和东乡二人主张接受《波茨坦公告》但附加一个条件:保持天皇体制不变,海军大臣米内在关键时刻转而支持东乡的观点。

但阿南、梅津、丰田三人则坚持盟国必须进一步修改波茨坦公告內容:1)日本自行解除武裝;2)自行就战争罪行惩处战犯;3)盟国必須承诺不占领日本本土。

双方正在激烈辩论时,传来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爆炸的消息,会场一片混乱。

当天下午内阁15名大臣举行内阁全体会议,也发生了激烈的辩论。大臣们分为两派:文官基本同意铃木和东乡的观点,而军方除海军大臣米内之外全体反对。

一直到会议结束,也没得到任何统一的意见。晚上23点50分,铃木贯太郎在御文库的地下防空洞里召开召开御前会议。

参加者除了最高战争指导会议的六巨头外,还扩大到枢密院议长平沼骐一郎、内阁书记官长迫水久常和陆海两军的军务局长列席会议。

在天皇面前两派继续激烈争论到次日凌晨2点,仍然没有结果。最后首相铃木对天皇说:争论已达2个小时之久,结果仍然是3:3,无法进行表决。但事态紧急刻不容缓,还是请陛下圣断作为本次会议的结论。

在铃木的请求下,天皇明确表态同意外务大臣的意见。天皇继续说:“空袭愈演愈烈,我不希望再看到国家生灵涂炭,文化遭受破坏,整个民族招致不幸。我的任务是将祖先传下来的日本国再完整地传给子孙后代。事到如今只有让更多的国民,哪怕是多一个人也好,存活下来,希望他们将来能东山再起。除此之外,别无他路”。8月9日11时长崎原子弹爆炸,

1945年8月10日凌晨2点30分,面对天皇的圣裁(第一次圣裁),整个会场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日本终于决定投降!根据日本宪法,只有内阁有权批准投降。铃木唯恐夜长梦多,于凌晨3点连夜召集內阁全体会议,宣布天皇的圣裁。

由于这项决议是奉天皇的面谕,内阁大臣已无异议之可能,便在相应的文件上签了字。

这样,凌晨4时内阁会议散会,日本政府正式接受《波茨坦公告》。早上6时,外务省将乞降照会的电文分別发给日本驻瑞士公使加嫩與駐瑞典公使岗本,向他們通报了天皇的态度和政府的决定,要求两人速将求和乞降照会发给美国和盟国政府。

乞降照会的唯一附加条件是:如果保持天皇作为日本元首的特权,日本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

为了摆脱外交渠道的繁琐以及可能出现的节外生枝,外务大臣东乡下令把外交照会以新闻的形式用无线电发报机向美国和欧洲发出。

1945年8月10日早7时(华盛顿时间),美国政府从日本无线电广播中得到了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新闻报告。

虽然对消息来源需待证实,美国总统杜鲁门还是立即举行高级顾问会议,讨论如何答复日本乞降照会中关于保留天皇体制的要求。

这里还有一个戏剧性的插曲,苏联驻日本大使马立克8月10日上午向日本外相东乡递交宣战书,东乡拒绝接受,原因是日本已提出投降。

华盛顿时间8月10日的中午,美国驻瑞士大使馆发来电报,确认了日本已经向盟国发出正式乞降照会。

8月10日深夜,日本乞降照会的消息也传到中国重庆,苦战八年的中国沸腾起来,人人奔走相告,欣喜若狂。

1945年8月11日,强硬派的大本营陆军省仍发出了自己的公告,号召国民继续战斗,并以军部的名义,向国内外的日本军队下达了继续作战的命令。

天皇闻讯后立即召見陆军大臣阿南质问原因,而强硬派的阿南则称:“对圣命绝对服从,然而在投降生效之前,陆军理所当然要继续战斗”。

1945年8月12日,美国政府与中国、英国和苏联协商后对日本乞降照会作出了著名的《贝尔纳斯答复》,其主要内容是:

1)接受日本的投降,2)盟军将占领日本;3)自投降时刻起,日本天皇及日本政府权力,须听从于盟军最高司令官;4)日本政府之最后形式将依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愿确定。

盟国政府一致认为,这个答复既使日本人对天皇未来的地位可以放心,又不损害无条件投降的基本原则。

12日下午举行的皇族会议上,大多数皇室成员 (包括原朝鲜王族李垠和李键) 都对接受《波茨坦公告》表示了同意。

但当天下午日本内阁召开的全体会议上,围绕国体问题再次形成两派,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外务大臣东乡认为《贝尔纳斯答复》在原则上并没有损害天皇的地位。只要允许日本人民选择自己的政府形式,压倒多数的日本国民会选择维护日本的天皇制度。

海军大臣米内和一部分内阁大臣支持东乡,同意接受的《贝尔纳斯答复》的观点。

以陆军大臣阿南为首的另一派则竭力反对接受,要求盟国修改有关国体部分的答复。

总理大臣铃木竟然也摇摆到了军方一边(脑袋里226政变时遗留的那颗子弹在关键时候起了作用)。

会议开了1个多小时,没得到任何统一意见。会议结束后,东乡与铃木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东乡谴责铃木违背天皇要结束战争的意愿,威胁如果总理大臣坚持下去,将独自上奏天皇。

不欢而散后,东乡独自去了宫内省面见支持接受贝尔纳斯答复的宫内大臣木户幸一说明了铃木的态度。

当晚木户约见总理大臣铃木,在劝说和压力下铃木终于改变了下午的观点,愿意无条件接受《贝尔纳斯答复》。

1945年8月13日清晨,陆军大臣阿南违反常态,不顾一切地闯进了木户幸一的住处,声称盟国的条件会毁灭大和魂,应该决一死战。要求木户提请天皇重新考虑接受《波茨坦公告》。

上午9点,六巨头的最高战争指导会议继续开会,讨论贝尔纳斯的复文。会议仍然争吵激烈,军方主战派強烈要求追加投降条款,否則要鱼死网破。下午举行内阁全体会议,大部分成员表示愿意接受《波茨坦公告》,但仍然形成不了决议。

由于日本陆军中少数死硬的少壮派趁此机会,在陆军省防空洞秘密召开会议,策划政变,谋杀主和派的铃木、东乡、木戶,占领皇宮,迫使天皇收回成命。

铃木判断陆军将会采取极端行为,急忙奏请天皇再次召开御前会议,讨论是否接受《贝尔纳斯答复》。

1945年8月14日清晨,美军飞机开始在日本各大城市上空撒放传单,告诉日本国民日本政府已经提请投降和盟国接受投降的答复。

上午,在皇宫的御文库召开御前内阁紧急全体会议,与会者除内阁全体成员外还有枢密院长平沼骐一郎、陆海军军务局长等,共计23人。继续讨论是否接受《贝尔纳斯答复》。

会上参谋总长梅津要求继续进行战争,声称如果投降就意味着国体的结束。

阿南惟几在天皇面前,感情冲动,说话结巴,主张打下去。因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关于阿南惟几最后时刻的态度见附言)。铃木再次要求天皇进行圣裁,最后天皇表示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公告》(第二次圣裁)。

御前会议于14日正午结束,外务省立刻通过瑞士向盟国发出日本政府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急电。

根据这次御前会议的决定,内阁书记官长迫水久常赶忙拟就了一份针对日本军民的天皇无条件投降诏书。

当晚20时30分,天皇在诏书上加盖玉玺,23时内阁全体大臣在终战诏书上正式签字,签署日期为1945年8月14日。

因为天皇即位20多年以来从未向日本国民讲话过,宣读诏书定为录音后播放。

当晚23时20分,天皇身穿陆军大元帅服,手捧诏书,一字一字地全神贯注地念着。

也许是紧张的缘故,录音有几处不够清晰,天皇自己不太满意,要求重新录制一次。

23时50分,第二次录音完毕。最后决定,以第二次录的作为正式录音,第一次的录音带留作备用。

华盛顿时间14日17时15分,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用无线电动打字机通知中英苏政府,约定于华盛顿时间14日晚19时(中国时间15日晨7时)同时发布“四国公告”,接受并公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

此后,盟国向敌我双方武装部队发布了停战的命令 (苏军则因目的尚未达到,拒绝遵守),使敌对行动终止。

8月15日凌晨1点,陆军省一批下级军官再次按照日本军队的“下克上”传统发起政变。

政变的军人打死了近卫第1师团的师团长,攻占了皇宫。企图扣发天皇的广播录音。

凌晨4点,陆军大臣阿南剖腹自杀,政变也被镇压。为了把天皇的录音安全送到日本广播协会,由宮內省庶务课长端着写有“拷贝”录音片招摇过市,吸引公众视线,然后由天皇侍从岗马将真正的录音片藏在饭盒里(象李玉和送密电码一样),偷偷地溜出皇宮,送往广播协会。

1945年8月15日中午12时整,日本著名广播员和田信贤在麦克风前广播:“这次广播极为重要,请所有听众起立。天皇陛下现在向日本人民宣读诏书,我们以尊敬的心情播送玉音。” 然后收音机里响起了日本国歌《君之代》。

播送完毕,即播放天皇《停战诏书》录音:“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

天皇的诏书公布后,一些顽固的日本军人和文官共800余人在皇宫前剖腹开枪自杀。

这一天,铃木贯太郎为首的内阁终于完成了结束战争的任务,向天皇递交了辞呈。

8月17日,天皇的叔叔东久迩亲王出任首相,近卫公爵任副首相,重光葵任外务大臣。

8月17日天皇还向国内外日本军队发布了一项敕谕,命令他们和平地投降。

从这时起到9月上、中旬,散布在日本本土、远东、南亚各国、南洋地区和太平洋诸岛的6百多万日本军队,陆续向盟国投降。

最后值得提一下的是:很多人不甚了解日本的正治体制,经常把天皇诏书当成日本投降的官方文件。

需要说明的是:日本天皇1945年8月15日的诏书仅仅是对日本国民和军队放下武器的命令,而1945年8月14日由日本政府发给美英中苏四国无条件接受《贝尔纳斯答复》的电报才是日本投降的法律根据,盟国政府也是根据日本政府内阁全体成员签字的官方文件接受日本投降。

附言:至于阿南惟几的最后时刻的态度始终是一个谜团。历史事实是阿南惟几8月14日签署投降电报后自杀,而内阁投降电报如果没有阿南的签字法律上是无效的。为此史学界有人认为阿南惟几其实是支持停战的,只不过在天皇的授意下扮演了反对停战的角色。

岁月悠悠,历史轮回,关注分享留下你的记忆!

写历史比较敏感,难以把握,防止失联!

(张老师海外聊史公众号:HISTORYCA,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稥岗升旗事件—北洋海军走向灭亡的拐点

长崎嫖娼事件—北洋海军辉煌的顶点

金日成发起朝鲜战争前是怎样误判美国的?

收复新疆80年

欧洲的朝鲜--奥地利分占与中立统一

解放军炮击英舰紫石英号背后的那些事

民国年代 媒体记者退还“红包”的艺术(图)

抗战秘闻!国军远征军大败入侵泰军(图)

西安事变诸多“义士”的结局(组图)

朝鲜战争中苏联的四次失约

皇朝的叛逆者

陈布雷女儿陈琏的坎坷人生

中国被迫终止派遣驻日本占领军的原因

拒娶宋美龄 让贤蒋介石 民国奇人谭延闿(组图)

被长期遗忘:蒋梦麟在困境中执掌北京大学(图)

蒋总统未成的密训德械师

民国开国英雄杨载雄(1881~1951年)

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义勇军简史

传奇卧底郭汝槐(组图)

将军在基辅合围圈中降落

纳粹德国的盟友们

侃侃那些胡扯得有水平的历史电视剧

简谈朝鲜战争

民国人物 :桂系黄绍竑

湖北父老乡亲世代相传的国军抗日事迹(组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