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安全技术老兵无奈“一摔成名”,谭晓生自述一年创业进展

原标题:27年安全技术老兵无奈“一摔成名”,谭晓生自述一年创业进展

鱼羊 发自 凹非寺

香港有位谭校长,一把好嗓红遍歌坛。

而在互联网安全圈子里,也有一位“巨星”级别的谭校长,他的名字,叫谭晓生

谭晓生,1992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计算机应用专业,科班毕业,技术出身。

许多人听说他的名字,是因为他曾是360集团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也因为他在安全圈内的江湖地位。

但最近一次“出圈”的,恐怕还是他的“一摔成名”。

在2018年10月27日的CNCC(中国计算机大会)上,谭晓生因不满会议严重拖堂,怒摔话筒,一时引得物议沸腾。虽然CNCC的主办方CCF是业界少有的以严格控制时间闻名圈子内外的国家一级学会,而且谭晓生还是CCF副秘书长,但谭晓生这样真性情举动,引得了会场内外叫好一片。

不过当量子位谈及此事,谭校长本人虽然毫不避讳——但技术出身的他未免有几分不平:入行二十七年,没有因为他颇为自豪的技术上过热搜、头条,摔了一次话筒反倒上了头条。

颇有无心插柳的无奈。

从2003年1月开始,谭晓生历任3721技术开发总监,雅虎中国技术开发总监,雅虎中国CTO,阿里巴巴-雅虎中国技术研发部总监。

2009年,他加入奇虎360,担任副总裁。10年里,担任过首席隐私官,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既管过超过10万台服务器,也管过大几百黑客。

可以说,他见证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兴起,发展与兴盛。在这个江湖中,也书写下了属于自己的值得骄傲的功业。

然而就在今年3月,谭晓生选择从360离职,宣布开启创业新生活。

临近知天命之年,离开舒适区再创业,是出于怎样的原因?又受到什么激励?对新趋势又怎么看?

在与量子位专访中,谭晓生开诚布公,一一解答。

再创业,再挑战,为国为民为安全

离开360,谭晓生没有选择退休,他选择了重新创业。

这并不是谭晓生第一次创业,早在刚毕业2年的时候,他就创过一次业,参与创建的交大博通今天也是上市公司,个中艰辛,深有体会。

谭晓生坦承,在那之后的20多年时间里,他没有考虑过创业。但人生,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走进一个新的阶段,对谭晓生而言,这个变化就发生在去年。

我再回过头看我过去20多年的经历,开始觉得要把一些事情做成,可能需要尝试不同的路径。

我再回过头看我过去20多年的经历,开始觉得要把一些事情做成,可能需要尝试不同的路径。

这样的领悟,来源于谭晓生对网络安全的深入思考。谭晓生认为,网络空间是除了陆、海、空、天之外的第五空间,网络空间的安全问题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东西,而网络空间安全的竞争,更需要源源不断的创新,应该去打造强大的民间创新创业力量,与国家力量相结合,做对国家、对人民有价值的事情。

涉及安全的业务是基于信任的业务,过去的数年时间里,谭晓生花了很长的时间,通过脚踏实地的工作,与政府管理机构、其它安全企业、安全技术人员建立信任。

在谭晓生任职360的近10年间,360经历了3Q大战、3百大战、纽交所挂牌,私有化,奇安信分拆、回归A股等一系列动作,谭晓生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自然举足轻重,也在公司和安全圈子里建立了极高的威望。

2018年发生了一些始料不及的事情,经过慎重的考虑,谭晓生下定决心,告别过去,重新出发。与老同学周鸿祎约定好不挖360的员工、不加入竞争对手公司,开启创业之旅。

在经过长达8个月的离职交接之后,谭晓生于今年3月成立了北京赛博英杰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业务依然是网络安全领域,但与老东家360完全不同。

谭晓生说核心是两件事,一是国外安全技术和产品的引进,为国内安全行业拾遗补缺。另一件是为安全创业公司提供创业咨询服务,帮助更多创业的安全极客走向成功。

而这两件事,有他最新的“醍醐灌顶”,也有多年累积的经验势能输出。

打造两个闭环

第一件事,跟谭晓生去年11月去以色列参加的以色列国土安全与网络安全展有关。

他发现,以色列这个人口不到900万的小国,网络安全产业创新创业非常活跃,有非常多奇巧的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的思路,网络安全产业出口位居世界第二,仅此于美国,2018年网络安全产品出口额达50亿美金,几乎与中国网络安全行业产值相当。

他当时就觉得,中国的网络安全创新创业要向以色列学习。

所以,第一个闭环,是把以色列的安全产品引入中国,对接给国内大的网络安全公司;同时,从国内融资做美元基金,反过来投资以色列的安全创业公司。

谭晓生表示,在这种模式中,他和国内其他所有玩家都不冲突。从产业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资源凝聚,有利于国内网络安全公司的发展。

绿盟、启明星辰、奇安信的创始人们都对这一模式表示欢迎。

但随着太平洋两岸局势升级,这个闭环设计遇到问题,以色列网络安全公司在与中国公司合作,乃至接受中资背景投资方投资方面开始有较大顾虑。

第二件事,源于谭晓生在为国内网络安全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时,发现的一些问题。

在美国,安全公司的创业团队往往包含大量在大公司里干过很长时间的“老鸟”,经验丰富,在组建创业团队时有技术、有产品、有市场、有销售,不是单纯玩情怀,而是踏踏实实做产业。

相比之下,国内的创业团队的创始人往往是技术或产品出身,凭着掌握某一项技术,一腔热血,要在网络安全领域闯出名堂来。“情怀”很好,却缺乏企业家精神,并不知道如何脚踏实地的经营一个公司。

没有营业收入和利润的支撑,情怀有可能会玩成悲情的。

没有营业收入和利润的支撑,情怀有可能会玩成悲情的。

谭晓生举了个例子。他曾遇到过这样的创业者,本身在业内小有名气,离开大公司创业,问到公司的目标是什么,回答是上市。但实际上,就他们产品的细分领域而言,市场的容量可能只有一个亿人民币,在高度碎片化的市场中还要被多个产品供应商分享,这样的市场,如何能支撑一家单一产品的上市公司?

谭晓生认为,只谈“情怀”的模式并不健康,是不利于产业发展的。

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些团队在拿到风投之后,无法拒绝做加法的诱惑,开始无节制的团队扩张,控制不好发展的节奏。产品还未变现,资金先告枯竭。

简而言之,就是国内的安全创业者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所以,谭晓生决定为安全公司的成长提供顾问咨询服务,让中国的安全公司在孵化过程中少踩一点坑,少浪费点时间和金钱。

但当开始真正着手这件事时,谭晓生发现了新的问题,希望谭晓生能为他们提供顾问咨询服务的公司,问题都大同小异,而他和他的小团队精力有限,最多也只能服务10多家公司,实际上也解决不了产业的问题。

怎么办呢?谭晓生决定采用批处理

所谓“批处理”,就是开班培训。谭晓生与经纬资本合伙人熊飞聊天的过程中受到经纬资本亿万学院的启发,创办了正奇学院。正奇二字,取义正奇有位,守正出奇。

谭晓生解释说:

安全这个领域,挣钱最快的是做灰黑产,但这是干坏事儿,我们还是要做对社会进步有价值的事情,所谓“守正”。

但是做正确的事不是靠情怀死拼,还是要出奇制胜。

安全这个领域,挣钱最快的是做灰黑产,但这是干坏事儿,我们还是要做对社会进步有价值的事情,所谓“守正”。

但是做正确的事不是靠情怀死拼,还是要出奇制胜。

正奇学院的目标很明确,学员基本上都是安全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或合伙人,授课的老师则均是在行业中浸润10年以上的老手,包括创业成功的老板,和垂直领域内的专家。

正奇学院的课,不讲安全技术,讲的是安全公司该怎么经营,销售体系该怎么搭建,产品该怎么管理,服务该如何实施,该怎样与政府管理部门合作,内控该如何搞,全是实战经验,专教如何避坑。

正奇学院一期已招募到30多位学员,即将于网络安全周期间开班授课。

过去,谭晓生因长期致力于网络安全人才培养而被称作“谭校长”。如今看来,谭校长不愧为谭校长,乐于育才之心,始终不变。

蓬勃待发的万亿安全市场

随着AI等新技术火热,传统To C互联网产业似有降温之势。

但谭晓生并不这样看,他认为网络安全市场潜力巨大。

他说,随着网络技术的进步,网络安全对抗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一方面,网络安全已经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是国防安全;另一方面,2016年国内灰黑产的收入就比网络安全产业总收入高几倍。并且网络安全攻防双方依然是失衡的,攻击者在分钟级就能得手,防御者则往往要几个月才知道自己被攻击了,而开始有效的防御,又往往是数天以后的事情。

而5G时代的到来,也将带来新的挑战。网络边缘泛化了,过去在网络边缘上设防线的方法也遇到新的挑战。

还有万物互联,各种各样的物联网设备自然是带来了便利,但同时到来的,还有被入侵的可能性。电视,摄像头,智能音箱,都可能变成黑客控制下的监听器,万物互联打通了物理世界与网络世界的闸门,网络世界的入侵可能会造成物理世界的损害。

谭校长自己的电脑摄像头一直是盖住的。

面对着种种挑战,网络安全技术当然也在进步。技术进步,也推动着市场不断扩大,只不过是热点会不断地迁移。

网络安全的市场是碎片化的。这个领域特别像医院看病,网络安全问题就像是人体的疾病,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包治百病。发烧就吃泰诺,止疼得用布洛芬,网络安全也是一样的,它就像医学,要对症下药。

网络安全的市场是碎片化的。这个领域特别像医院看病,网络安全问题就像是人体的疾病,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包治百病。发烧就吃泰诺,止疼得用布洛芬,网络安全也是一样的,它就像医学,要对症下药。

碎片化的市场,竞争激烈,但也潜力巨大。在谭晓生看来,网络安全产业走向活跃是毫无疑问的。他预测,未来15年,网络安全业务每年会有20%的复合增长。十几年后,这个市场成长到几千亿乃至万亿级市场,并不奇怪。

谭晓生还提到,360曾做过一个网络安全行业排名的课题。美国排第一,中国排第五,但第一名和第五名之间的差距,是90几分和50几分的差距。

谭校长谈到此,略显忧虑却又坚定:

网络安全是极其重要的,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层面。一定要搞定。

网络安全是极其重要的,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层面。一定要搞定。

而对于国内的网络安全产业而言,谭校长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要把产业的机制理顺,形成健康的发展机制,让创业企业拿到钱,让风投挣到钱,让创新产品卖得掉,让真正的好产品能为客户所用,让创业者有成就感。

形成闭环,形成生态,让国企、混合所有制企业、民企,各自定位,发挥自己的作用。

如此,方是利国利民之道。

面对量子位,谭晓生也谈到了AI的话题。

谭晓生与AI其实接触得很早,他在360的团队就是世界上最早做AI对抗研究的。

而今年主题为“智能+——引领社会发展”的CNCC(中国计算机大会)上,谭晓生还将主持“传统产业智能化升级”这一大会论坛(10月19日上午,苏州金鸡湖国际会议中心)。

谭晓生说,传统产业升级是一个比安全更大、更有社会价值的主题,因为现在的传统产业面临的问题,是不升级可能就难以为继了。

在这位安全老兵看来,商业是要用最低的成本为用户提供用户所需的服务。在AI时代,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走智能化的路线。

在这次的论坛上,谭晓生邀请了数位重量级嘉宾,包括便利蜂的吴永强,京东终身荣誉技术顾问前CTO、现磁云科技CEO李大学,平安人寿的钟杰,阿里云智能技术专家,以及来自传统机床制造行业的大连光洋科技副总裁赵宇乾。

嘉宾涉及各个领域,谭晓生希望能通过论辩产生更多火花。

实际上,谭晓生也是圈内知名的优秀圆桌讨论主持人,主持风格犀利,善于挑起嘉宾之间的争论,往往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

去年的CNCC上,谭晓生一摔话筒,聚焦了所有目光,后续论坛如何,大家并没有多少关注。但去年他主持的论坛,其实产生了很多精彩内容,现场听众听后都大呼过瘾。

今年的论坛也是一样,虽然大家都是奔着智能化产业升级这一目标去的,但其中依然存在挑战和矛盾。

比如说无人便利店对传统产业的冲击。传统产业代表又对新技术切入的公司怎么看?

还比如智能化之后,隐私问题如何解决?会不会有大数据杀熟,区别化服务这样违背基本公平原则的问题出现?

总之,外界关心的话题,谭晓生表示一个都不会放过,而那些尖锐的问题,他也没什么包袱。

跟他的性格一样,做好每一件事,不辜负别人的信任和时间。

谭晓生说,传统产业智能化升级是大势,但智能化本身是存在一些问题的,让身处于智能行业中的人,和受到智能化冲击的人,以及资本方去同台“竞技”,通过碰撞去激发真知灼见,一定能给大家带来有价值的信息。

可以剧透的是,在被问及今年CNCC上的话题时,谭校长兴奋“安利”,让我们都有点迫不及待想直接围观现场了。

One More Thing

精彩的论坛,优质的内容很关键,但主持人能否控制好节奏,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对于这一课题,谭校长说擅长“智取”。他还给量子位分享了几个小技巧。

这里面有个技巧,趁嘉宾吸气的时候插话进去——他总要吸气的。而且你打断之后论坛才更精彩,有的人讲得会比较拖沓,你就得不断地刺激他,不能按他原来的思维方式讲下去。

嘉宾事先做好了腹稿,你要把他的腹稿打破。

这里面有个技巧,趁嘉宾吸气的时候插话进去——他总要吸气的。而且你打断之后论坛才更精彩,有的人讲得会比较拖沓,你就得不断地刺激他,不能按他原来的思维方式讲下去。

嘉宾事先做好了腹稿,你要把他的腹稿打破。

节奏乱了之后,嘉宾说出来的话才更容易是真话,才更令人期待。

真是王者段位的节奏大师。

与谭校长同台,你觉得会是怎样的体验呢?

今年,让我们更多关注这位率性真诚的安全老兵带来的论辩争锋。

再剧透一下,2019中国计算机大会,将于10月17日在苏州召开。

传送门:

https://cncc.ccf.org.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