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酒企混战,金徽酒的“忧患”

原标题:西北酒企混战,金徽酒的“忧患”

从二季度起,二三线区域酒企隐忧显现,此前跟随行业大势的涨价和高端化显现出疲态。白酒企业普遍出现增速放缓,部分酒企甚至业绩下滑。

金徽酒的“忧患”

曾经与茅台、五粮液站在同一起跑线的金徽酒(1960年,三者都是全国首批登记注册的白酒品牌),已狠狠的被“老同学”甩下,三者地位天差地别。

这些年,金徽酒固执的坚持“立足甘肃,发展西北”的战略方针。然而在如今互联网网购发达的形势下,区域战并不一定合适。

事实上,“打出去品牌”并不完全是为了盈利,更多的是为了要把产品的“名声”打出去,能让消费者在网购的时候想起来。

被网友戏称为“窝里逞英雄”的金徽酒,今年交出了自2016年上市以来业绩增速最差劲的一份半年报,也是首份净利下滑的半年报。

2019年上半年,金徽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8.15亿元,同比增长2.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35亿元,同比下降14.37%;毛利率 57.89%,同比下降了5.06 个百分点。

经营数据显示,2018年金徽酒在省内市场实现营收13.34亿元,占比总营收的91%,在省内市场占有率为22%;省外市场,即金徽酒主要发展的西北市场,仅实现营收1.28亿元,占比总营收的9%,西北市场占有率为0.4%。

这与金徽酒在2016上市之初,期望未来在甘肃省内市场占比达到40%-50%,剩余西北五省白酒市场占比10%的发展“愿景”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早期的金徽酒没有全国渠道铺开品牌,使得金徽酒现在进入“低不成高不就”的局面。

有行业内人士表示,金徽酒向高端市场发展,品牌力不足难以支撑;受其他区域酒企的困扰,继续下沉市场又会失去利润。

览富财经了解到,西北白酒市场各省强势品牌众多,陕西有西凤酒,青海有青青稞酒,新疆有伊力特酒,内蒙古还有蒙古王和河套酒。

金徽酒想要在这场“厮杀”中站着出来,恐怕不是一件易事,但金徽酒可能还是想试一把。

金徽酒的“破斧”

2019年8月23日,金徽酒公布了核心管理团队签署的《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公司董事长周志刚,副总经理廖结兵,副总经理唐云、张斌,财务总监谢小强等9人作出“对赌”承诺。

“金徽酒2019年至2023年的目标营收分别为16.2亿元、18.3亿元、21亿元、25亿元、30亿元,扣非后净利分别为2.8亿元、3.2亿元、3.8亿元、4.7亿元、6亿元。”协议中指出。

光作出业绩承诺金徽酒似乎觉得力度还不够明显,于是把管理层的利益也与企业捆绑在了一起。

针对高管团业绩目标完成情况,定制了一系列对应计算公式实施薪酬奖惩,且只有当年扣非后净利≥12%时,高管团才能提取奖励薪酬。

事实上,此次的立“军令状”也只是2018年金徽酒“破斧”般士气的延续。数据显示,2018年,包括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在内的七名高管出现上市以来首次集体降薪,七人薪酬相对上年合计减少超112万元。董事长周志刚,董事张志刚、王栋和廖结兵降薪均在20万元左右。

如此看来,金徽酒的管理层是真的对于企业的处境很焦虑,想要把金徽酒做大做强,但是就不知道高管层们能不能一击必中金徽酒的痛点,带领金徽酒迎头赶超“老同学”茅台、五粮液,能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答卷。

金徽酒的“文化”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白酒文化与绵延不断的华夏几千年文明史兮兮相惜,正如杜康之于酒祖文化、茅台之于国酒文化,五粮液之于中国神秘的“五文化”,仰韶之于仰韶文化、汾酒之于中国酒魂。

好似做白酒的企业都会找到“根儿”来抬高自己家酒的“脚跟”,白酒界第19家上市公司金徽酒也不例外,“有着千余年的酒文化历史”,虽然鲜为人知。

据金徽酒公开资料介绍,金徽酒的文化不仅有根有据,而且历史文化积淀厚重。

徽,有美好之意。山川秀美谓之徽。

金徽酒地处秦岭南麓、嘉陵江畔,与世界自然遗产九寨沟毗邻的陇南徽县,是甘肃唯一的长江流域,和五粮液等名酒企业同属中国西南黄金酿酒板块。

据地方志记载和出土文物考证,金徽酒源自西汉,盛于唐宋,明清时期这里就是闻名遐迩的“西部酒乡”。

在历史的长河中,徽酒犹如一叶永不停息、凌浮波流的扁舟,树帜在陇酒文化的潮头。距今4000多年以前,徽县就开始了蒸馏酒酿制。1134年,创立了雄霸一方的历史名牌“金徽酒”。

“太平军巧用徽酒克敌寇;徽县人民以陈年美酒犒劳军队”、“清初康熙大帝出巡陇南后对其酿制的徽酒大加赞赏,盛赞徽酒醇美,并钦点为宫庭贡品,于是徽酒声名远播,蜚声陇原...”在对金徽酒的科普上,金徽酒这样被介绍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