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市只是一部电影的开头,你还敢看到结尾吗?

原标题:如果上市只是一部电影的开头,你还敢看到结尾吗?

文/树高

国英观察专栏作者

时间一到,印记传媒这部轰轰烈烈的“电影”就可以强制“收场”,而观众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结局。

还记得《建国大业》、《钢铁侠》吗?一部是让中国人一度扬眉吐气的电影,一部甚至开创了中国电影与好莱坞结合的先河。

今时今日,这两部电影已经鲜有人回顾,因为行业的属性注定了内容是会“过气”的。但更可怕的是,电影背后红极一时的“影子公司”也要消失了。

480亿市值的印记传媒,跌到10亿仍旧还没“交代”明白,因为,它还想在资本市场拍一部终极大片——“娱生不再有你”。

01

“上市让我们变得富有”这是印记传媒两位高管吴冰和丹·密茨的原话。

这样的话太过真实,印记传媒上市的“初衷”昭然若揭。价值2500万美元的庞巴迪挑战者850,和价值3000万美元的庞巴迪全球Global Express,还有多辆豪车,包括宾利、法拉利、劳斯莱斯。这些都是印记传媒上市后给大股东们“助力”的战利品。

这些钱哪来的?我们并不难想象。上市后,印纪传媒大股东融资资金逾上百亿。其中最大的两处来源是股权质押融资资金超过80亿元,以及以1:4或者1:5的配资方式融资了18亿。

印纪传媒曾披露称,2017年7月之前的股权质押,除质押给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华东阳支行的2450万股票用于为本公司融资担保外,其余质押股票均用于肖文革权益性投资和理财投资。

所谓的“权益性投资和理财投资”,大概是实控人肖文革参与西部证券定增和中银国际4.99%股权的两桩交易,但最后的结果,也是草草高位套现跑路。

除了质押,还有层出不穷的大股东高位减持,满满的套路,不绝如缕。

这就是印记传媒上市后的运转轨迹,太“典型”的自掘坟墓,就等着把自己全部埋进去。

02

有人说,DMG这好好一传媒公司,为啥上市后就做的这么差?是经营管理不善,还是沆瀣的大环境所迫?

要我说,都不是。当年的DMG没问题,是在认认真真做本行,错就错在它变成了印记传媒。错就错在它跻身了资本市场。

在传媒行业,有春风得意之时选择上市的,这些多半是为了募资加码主业,而印记传媒不是,它的上市,是为了资本运作而去做主业的典型。而肖文革,吴冰等股东,就是印记传媒《我上市了》系列电影最好的导演。

这也是印记传媒必然失败的原因,带有强目的性的上市,最后的结果无一善终。

你不能否认印记传媒出品了好些优秀的作品,《钢铁侠3》、《建国大业》、《无人区》、《杜拉拉升职记》、《暮光之城》等电影里面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但你也注意到这些卖座的电影,印记传媒几乎无一例外都是“联合出品人”。

作为“联合出品人”参与份额多少?票房收入如何?是否对当期业绩有突出影响?印记传媒只字不提,因为蹭热度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只要参股股东认定你是影视界新晋“黑马”,那就够了,有他们一拍即合,给股票保驾护航,其他的,都让听风是雨的散户去猜吧,who care?

远超同行的毛利率和“精准达标”的业绩承诺同样是在“花式表演”。只要财报好看,公司的股票不乏机构、基金追捧,股价登峰造极,方便大股东未来质押与减持,这才是对于肖文革和吴冰等人最“实际”的。流量为上,至于“剧情”合不合理,“导演们”可能并不在乎。

遗留下来的问题,肖文革们都一股脑儿塞给财务报表去解决。由于合格的财务投资者并不多,首先过滤掉一部分“财盲”,这部分通常会是在最高位看着概念追风买入的接盘侠,然后再过滤掉一部分有点初级水准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通常会是趋势投资者,会被一两个形成“成长性”假象的指标所迷惑。例如借壳后印记传媒影视及衍生的营业收入飙升,从 2014 年的 29695 万元飙升至 94211 万元,而影片业务支出,却呈现背离的减少趋势,这一点正是非常有诱惑性。

最后最难“搞定”的,就是专业投资者了,这也就是今年股价崩塌的原因——专业投资者发觉公司积重难返,无力回天,只能认怂集中撤离。其实即便是专业投资者,并不总是专业,他们也有失手的时候,比如安信信托,事发只能以减值损失自认倒霉。没办法,看错一个公司也许可以挽救,但看错一个人就可能难以收场。何况当你面对的是一群同心同德善于忽悠的戏精老外高管时,所谓的专业素养能帮助你保持几成定力?

印记传媒的大股东们,也许从上市的一开始就笃定要拍一部吸引资本市场男女老少的电影,一直“拍”到众筹的经费用完才肯罢休。

03

“经费”用完了,债务也还不上了,和解也遥遥无期,这样的“剧本”怎么收场也是个问题。于是乎,大股东又抛出了到美国“就医”的苦肉计,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雾里看花的愚者了。大家都很清楚,印记传媒的债券违约,已经没法再进行新的融资。而之前的融资,也已经没了下文。不管是肖文革“涉赌”把钱输光了也好,还是搞利益输送进了谁的口袋也罢,哪怕是真的洗钱去了海外,接下来的事情都无关散户,无关中小股东了,最多也只是少数债权人和司法机关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策略,于资本市场一样行得通。

对于肖文革和吴冰等人来说,现在的这个“珍珑棋局”,已经被人点破了。再揣着明白装糊涂,恐怕有点不合时宜。

作为一名合格的演员,在气氛有点尴尬之时能够打圆场是必须的。印记传媒的最后“圆场”就是高管集体出来维稳,证明自己“没跑路”,但此时此刻,跑与没跑又有多大区别呢?

问询函不按要求回复,一切都以“无声言证”方式进行。这是印记传媒最后的缓兵之计。因为,股价已经伴随着自己三缄其口而失速坠落了。只要被“依法”退市,后续大笔债务被免除,自己来资本市场“走一遭”并不乏收获。

时间一到,印记传媒这部轰轰烈烈的“电影”就可以强制“收场”,而观众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结局。

04

濒临退市,除了踩雷的机构基金,还有叫苦不迭的散户。

也许踩雷的你此时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但是如果你是看了“印氏电影”去做长线投资而踩雷的,那真的说明,你太入戏了,带有鲜明“印记”的电影要的就是这样忠实的观众。

如何去评价肖文革,吴冰其人?笔者在此确实非常难以言述。作为同时混迹于传媒江湖和资本市场的大作手,他们早已经浸淫了真真假假,将这一套从银幕复刻到了资本市场。之于一介“准导演”的身份,他们也许真的算“有两把刷子”,因为他们做出了太多大部分中国人骨子里在追捧的东西:中西合璧,国产电影……也炒出了中国人最爱回味的概念。

而作为企业家,必然是不合格的。因为资本市场并不是赌客以合法名声捞金的地方,“重融资,轻回报”的现象也在慢慢改变,作为上市公司的高管,需要承担的责任,需要履行的义务,从印记传媒的大股东身上,我们并没有看到。那么,放任你到这个市场来的意义何在?难道资本市场拓宽上市通道的意义,就在于放任一批有备而来的投资者利用规则优势去制造假象,完成对基金、散户等对手盘的猎杀?

仔细拷问下印记传媒,如果你一开始的上市就是为了演这么一场电影,那么还有多少股东会耐心地陪你看到今天?过往饱满的业绩和良好的口碑,全都拜肖文革、吴冰等人“演技逼真”所赐,这不得不说,对于当年传媒这头人人看好的“风口上的猪”是个莫大的讽刺。

可怕的是,这样的“导演”,中国还有很多很多。例如步森股份的赵春霞,也是一样的应对债务选择了异地“就医”,而金立的董事长,身为肖文革的“赌友”,把金立手机多少年打下的的江山给输了个一干二净。

如果上市只是一部电影的开头,你还敢看到结尾吗?印记传媒的退市可能会给你一个很好的答案。资本市场里从不缺乏好“演员”和好“导演”,但如果你丧失了应有的谨慎而变得太“入戏”,那你就输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