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直聘的使命:B端、变现与拯救蓝领

原标题:馒头直聘的使命:B端、变现与拯救蓝领

作者:蚂蚁

出品:科技新知

我在中学时,曾当过一次免费劳力,为一家小型铁艺加工厂撰写字迹歪扭的黑板报:

“招焊工,接受学徒,工资按熟练程度面议。”

那时,黑板是最直观的招聘信息展示页。那条长约2.2公里的街道密布着数十家类似的加工厂,几乎每家店门前都竖着一块招聘黑板。不远处是条被市民戏称为“招工广场”的小路,数十位力工、油漆工等劳动者携带自己的小黑板在此“趴活”。他们仅靠随身携带的象棋、纸牌、烟卷和饮用水,竟能从日出坐到日落,坐到“力工,100元/天”的字样被晚风吹得模糊。

移动时代降临之后,这些蓝领群体迅速成为互联网招聘平台的目标。58同城姚劲波曾说:“2012年以前……这部分人是不上网的……但今天,基层劳动力对互联网的依赖远超过白领群体。”

这是一块巨大无比的蛋糕。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开数据,我国有9亿劳动人口,其中白领近2亿,蓝领约4亿。这类群体普遍有着零过渡期的工作欲望和每年三次以上乃至更多的跳槽频率,他们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便捷高效的招聘平台。

国内的在线招聘市场,白领以上基本被群雄分割完毕,但蓝领仍存在巨大市场缺口,每年过亿的招聘需求背后,是不足10%的线上招聘占比。低学历者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入网络招聘大潮,背后是招聘市场的广袤新蓝海。

两大外卖平台亦不愿错失介入蓝领招聘的机遇。饿了么曾在16年针对餐饮商家的用人需求,试探性地打出一张主推兼职的平台饿小闲,但反响寥寥。至今在百度搜索“饿小闲”,排名第三的内容竟是“饿小闲是真的假的?”

相比之下,王兴的动作更大:美团帝国版图下的餐饮、美容、零售、酒店等要素均被揉入这只馒头里,大有气吞服务业的气势。从全职到兼职,这里几乎提供B端商家在人力资源上所急需的一切。

这一场B端攻坚战,美团或有大获全胜的架势。

1

打入熟人世界

但蓝领招聘的生意并不好做。

曾住我隔壁的大叔,是战斗力高达一万点的美团王者骑手,这意味着别人还在赚八元每单时,他的待遇就是十元每单。但高处不胜寒,为维持战斗力,他的归家休息时间多为午夜两点钟,以致我常在凌晨时分听到墙的那边鼾声如雷。

在我印象中,这位“王者”唯一一次停工,是返回河北老家为美术生儿子参谋高考志愿。最终,第一志愿填报了某农学专业。理由很有趣:大叔说,我在新闻里经常看到扶持三农的内容。

王者大叔自己,就是当代蓝领熟人推荐模式的活标本:老家的多位兄弟,都一同闯荡北京。这些人又呼朋唤友,形成了在京打工群体中的“小邯郸帮”。他们是名副其实的餐饮老兵:曾在烧烤连锁店担任后厨工作,也曾租门脸一同经营饭馆。移动互联网时代外卖兴起后,他们迅速转战骑手,整个过程整齐、划一,堪比南归的雁阵。

这种熟人推荐背后,不仅是蓝领茶余饭后的“交流会”,更是数量庞大的微信群与QQ群。王者大叔自己就是一位“打工意见领袖”:不仅为身边的骑手出谋划策,也向老家的亲邻告知工作情况。我曾无数次听到他与别人视频聊天,工作之余,这是他的最大爱好。

一位物流行业的人事经理告诉我,互联网招聘并非唯一的蓝领入职渠道。他所在的公司,五成以上职工由网络入职,三成以上员工由熟人推荐(也称内部介绍)入职。剩余入职渠道包括当地人才市场、广告牌、小中介等线下渠道。在入职员工中,还包含大量统计分析员、车辆配载员、财务等文职工作。如果单纯考虑蓝领招聘,熟人推广模式的比重无疑将更高。

该物流公司的各入职渠道占比

至于蓝领人士为什么不用移动APP求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会用。

国内的网络高度普及,但并非全民普及。在我们身边,年级稍大些的,或偏远地区外出打工的人往往不会用网络平台。信息的不对称使他们容易上当受骗。相比之下,熟人推荐显然更值得信任。对企业来说,来自内部推荐的职工相对稳定,同时省去了求职APP遭遇中介或骗子的风险。正因如此,内部推荐奖金始终是他们的重要扶持项。

一个显著的事实是,求职APP只有流量大、覆盖面广的头部产品才对企业有所效果,58同城、boss直聘、前程无忧、赶集网是这家物流企业倚重的“四大天王”。该经理的原话是:“新APP不会带来太多浏览量,如果搞,不敢说没有效果,但对招聘力的提升不会有太大改善。”

这和社交产品的形势如出一辙:一旦巨头吃到了肉,后来者连汤都难分几口。在没有合适的投入产出比之前,没有哪家企业愿意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招聘平台付费。这意味着招聘平台必须以免费模式快速圈地渡过起步期。一旦跑慢,下场凄惨。

2015年,雨后春笋般的蓝领招聘平台获得各路资本青睐。但2016年,蓝领招聘迎来一波“暴毙”潮:月交易额突破千万的探鹿未能活到B轮;曾被视为“最有前景的蓝领招聘平台”的大谷打工网死于资金链断裂;兼顾求职+社交的找工雷达也倒在路上。

几乎所有死去的蓝领招聘平台,都与低迷用户量和脆弱的资金链相关,两个因素互为因果。招聘平台的初创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一个平台的用户越是少,企业就越缺乏投放意愿;而信息不全导致用户进一步锐减。蓝领招聘平台背靠4亿人的庞大市场,却死于无人问津,不禁令人唏嘘。

2

B端之王

王兴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拖死百度外卖后,美团和饿了么二分天下。据大数据机构Trustdata统计,2017年美团外卖份额是46.1%,饿了么是39.5%,百度外卖6.4%。到2018年上半年,局势变成美团外卖59%领跑,饿了么退守36%,百度外卖几乎隐形了,到10月则更名为饿了么星选,转战高端市场。

C端的增长似乎进入停滞。2018年,滴滴定下杀入外卖的计划,预计先进军九城。但实际才开进五座城市,就被外卖市场的火焰山烧了回来。美团饿了么的双巨头局面难再撼动。

这一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王兴表示:“互联网人口红利已尽,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

这不是战火第一次从C端烧到B端。早在2015年8月,饿了么就针对中小型餐饮店主的原材料供应链问题,推出“有菜”,仅用三个月的时间,日交易额便突破400万元。饿了么CEO张旭豪信心满满地表示:有菜将把中国最好的食材供应方聚合在一起,供中小型商户选择。他们将通过更便宜的价格,买到更好的食材。

美团立即做出反应,快驴的推出与有菜形成竞争。但快驴绕开了有菜主打的生鲜食材,转为从粮油餐具入手。市面上一元一个的餐盒,快驴进货的售价是178元300个。除提供餐饮业材料用品外,快驴还为店方提供财务对账等服务。

在外卖主战场,美团曾于今年年初上调外卖抽佣费率,部分不堪其扰的商家选择退出美团。于是美团推出110亿亡羊补牢计划,饿了么则针对地推出三个100万计划,宗旨之一便是帮助100万新商户上线,颇有点争夺“美团难民”的味道。

美团不能忍。

招聘平台这一仗,是美团抢得了先手。相比饿小闲试水意味浓厚的兼职业务,馒头直聘几乎覆盖了入驻美团的全部商户。这更趋近王兴的梦:“未来的场景会是,商户想开一个店,从开店选址、到业务建立、到材料采购,再到支付,全部都在美团一个生态系统下就可以完成,不需要其他外力协助了。”

对于美团来说,馒头直聘的目的不是进攻而是防御。它无需挑战58同城等蓝领招聘巨头位置,相反只要守住美团传统势力范畴的商家即可,目的是让商户的喜怒悲欢生老病死,都留在美团帝国的疆域,美团将是名副其实的B端之王。

问题是,王兴需不需要这只馒头盈利?

这是馒头直聘的天生悖论。今日头条可以吞下一个互动百科,权当是为头条搜索的高堂裱一幅水墨,好劝游人多驻足片刻。招聘平台则不然,BC两端的唯一需求,就是接触最广最全面的信息,好谋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人事之于BC端都是头等大事,没人会把赌注单押在一张牌上。

种种现实表明,招聘平台的行业规律是做大或者死,蓝领招聘则更如此。我曾经接触到的用人方与求职者,其注意力都放在招聘平台的“几大天王”身上,小平台更像是鸡肋。前文提到的物流公司便是例证:他们宁愿忍耐大平台的百般套路加大投入,也不愿临幸新平台,因为背后是经过计算的投入产出比。

58同城能对入驻商家调整佣金,boss直聘以优质信息为饵推广会员制,是因为他们做到或靠近了行业头羊。馒头直聘想要盈利,必须冲走蓝领招聘赛道的漫漫烧钱路。否则,B端不会对门可罗雀的平台有投资欲望,C端连在招聘软件的消费习惯也未养成,探求变现更是空谈。

也许美团的赛道更窄些,馒头直聘可以划定范围,使它只服务于美团的入驻商家。但C端不会在意商家的来路,他们在意的,是更高的薪资。馒头直聘如果不能做好C端的服务,就容易变成一众B端的独角戏,失去招聘平台的真正价值。

3

迷途的蓝领

招聘平台的产品经理心中,都有个永恒之问:招聘APP能为蓝领求职做些什么?想必在馒头直聘处也一样。

毫无疑问的是,蓝领需要社交,但微信群的存在基本满足了这种需求;他们需要尽可能快地入职,但这并非招聘平台所能决定;蓝领需要高薪,但这取决于他的个人能力,与旁人无关。

这些蓝领当中,很多都是不怕吃苦的人。他们的心头大患,恰恰是待遇不高。一位蓝领招聘产品的设计者表示:“这个群体的劳动强度非常大,薪资也不高。当你每天拿着不太高的工资,面对扑面而来的生计问题,以及无处不在的社会压力,却拿不出脱离局面的办法时,解决办法是什么?跳槽!通过不断的尝试,来缓解对现状的不满。”

蓝领招聘市场有鲜明的自身特点,一方面,大家依赖手中的招聘软件。另一方面,大家信赖身边的“打工意见领袖”。这些意见领袖曾经是年广久和他的傻子瓜子;曾经是闯荡深圳的潘石屹;如今更多是外出务工的赵钱孙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蓝领的集体动作经常像候鸟般一致。很多人怀疑眼下的职位待遇,但对意见领袖的优越性深信不疑。他们既审慎又轻率,是矛盾的结合体。

前文提到的王者大叔,他的骑手段位升降,请假返家或职场新观察等,均会在多个微信群引发热议。当大叔躺在床上打开微信,他俨然是四九城的骑手之王。

打工意见领袖的思路也许适合他人,也许不适合。有人沿着他们的足迹走得不错,也有矛盾的蓝领像迷途的鱼一样从低洼游向另一个低洼。他们看中的多是体力劳动岗位,或有少许的技术要求,但对常人而言算不上难。一旦突破短期的技术壁垒,就容易陷入熟悉的矛盾节奏中,最终结果是压缩了自己的成长空间。他们付出超乎常人的辛勤,却无法收获相应的待遇。

这类故事在国企改革下岗潮时期,几乎遍布于街头巷尾。这就是为什么在那条名为“招工广场”的小路上,有如此多的劳动者一手扶着小黑板,一手挥舞着象棋或纸牌。曾几何时的计划体制,照亮了一条由襁褓到终老的大路。如今路灯不再,很多习惯了不思考的人,步伐难免变得踉跄起来,而打工意见领袖便是他们的新路灯。新的光明是如此来之不易,竟使部分人原地踏步也未察觉。眨眼间,他们已被时代甩在身后。

招聘APP并不是救世主。平台能做的,仅仅是吸引更多的商家入驻,使急于跳槽的蓝领们尽可能快地越过空窗期。平台也可以尽可能地调查商家的背景,让李文星的悲剧不再发生。

这正是招聘平台的努力方向,也包括刚刚起步的馒头直聘。

但如果可能,平台也应该做一个引路人,为蓝领做好力求专业的职业生涯规划,和公益性质的职场公开课。很多劳动者往往急于索取,没有自我学习的习惯。招聘平台既然手握流量与眼球,就更适合这项工作。至少让这些迷途的鱼游向另一低洼时,闪过一丝理性的念头,而非被焦虑裹挟着前行。这不是单独一家招聘平台的事,而是行业应有的社会责任。

我们说互联网伟大,正在于它打破了困扰人类的信息壁垒,使掌握信息的人改变命运,而不仅仅是把全天下的求职小黑板汇聚起来,做成全宇宙最大的招工广场。那只是庞大的互联网,还不够伟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