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英赛到“良才计划”,看华为人才生态体系的进化升级

原标题:从精英赛到“良才计划”,看华为人才生态体系的进化升级

——本文作者余文

“我们基本上每周都会见客户,其实什么样的情况都会遇到。比如说在前期,首次陌生拜访客户叫做‘陌拜’。而参加华为伙伴精英赛,对我们的帮助特别大。”肖万红是神州数码驻广州的华为服务负责人。她的这番表述,让笔者对企业级IT服务有了新的认识。

确实,企业级产品的服务和运维还不是一回事儿,跟云运维的差别就更大了。换句话说,企业级产品的形态多样,服务多样,客户的需求更是千差万别。因此,要做好企业级产品线,需要生态伙伴的力量,更需要对生态伙伴进行各种维度的支持。

或许正是因为此,华为生态伙伴精英赛的赛道越分越细,如今已经划分出9大赛项,30+赛道。肖万红参加的赛道是服务赛道,是进入决赛人员最多的一个赛道。据统计,2019华为伙伴精英赛的总参赛人数已经超过1.4万人,其中8000多人来自于华为的合作伙伴企业。

“在七年前我们刚开始组织比赛的时候,有一个很有历史韵味的名字叫‘大比武’,如今叫‘精英赛’。其实名字并不重要,关键在于我们的目标越来越趋向于去发掘和培养精英人才,伙伴能力培养方面在广度和精度上进行双轮驱动。”华为EBG中国区总裁蔡英华在华为伙伴精英赛决赛颁奖典礼上的这段开场白,揭开了华为人才生态的下一个篇章。

众所周知,肖万红所在的神州数码集团是华为全产品线的总经销商,去年仅华为业务的销售额就超过了100亿人民币,在华为伙伴中名列前矛。

但是多数人并不知道,神州数码不仅是做华为的CSP(Certified Service Partner,即认证服务合作伙伴),而且还是华为在中国5个省份的ASP(Authorized Service Partner,即授权服务合作伙伴),可以代表华为进行原厂服务。

也就是说,神州数码拥有多名具备原厂服务技术水平的工程师。而肖万红是广州华为服务团队的负责人,她的核心工作之一是拜访客户,为客户推荐量身定制的服务。她参加的服务赛道,也完全是实战标准,当天早上8点半拿到题目,上午写PPT和报价,然后准备材料,下午开始宣讲。

“相对而言,服务赛道是一个比较侧重平日积累的赛道。”肖万红坦言,“之前我一直关注在如何把客户的需求、痛点与对应的服务产品去做关联,然后讲出我们的产品优势所在。但这一次的决赛,让我明白我们在竞争对手分析这部分仍有待加强。因为决赛问到的很多问题都是关于为什么要选择华为?华为跟别的服务产品的不同之处在哪里?这可能是我们之前所忽略的。”

事实上,肖万红最终获得三等奖。这对于肖万红而言,是一个肯定,更是一个激励。找到不足,共同进步,也是华为伙伴精英赛以赛代练的重要目的。

和肖万红不同,何启达是太原时维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作为华为一家区域代理商的代表,何启达参加的是地市销售精英赛政府赛道的比赛。

“我们没有PPT,销售比赛用的是情景模拟,只给了一个项目大体的框架,给了时间去准备方案,然后要去拜访三个虚拟的关键人物。说实话,你根本不知道人家会问你什么问题。”何启达回忆刚刚经历的比赛还意犹未尽,“因为比赛是有时间限制的,半个小时,你跟客户交流,如果客户真的愿意和你聊,就需要掌握时间的分配,特别是到后面总结的时候发现有点赶了。”

在何启达看来,比赛过程与实际工作中的场景吻合度非常高,但其他类似的比赛更多是宣讲实际案例,而华为生态伙伴精英赛的不同之处在于更多考验积累和实际能力,因为临场的机动性很大,很难取巧或提前准备。

“销售更多是要与人打交道,技术是对物的。所以考验销售随机应变的能力确实很重要,但华为的考验比平时拜访客户更大。”何启达解释说,“平时你去拜访客户,肯定是有所准备的。但是在比赛中,模拟客户的考官比你的准备还要充分,这就需要你至少准备三四套方案,同时比赛中又认识了很多其他省市的同行,一下子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在何启达看来,这就是精英赛的一个核心价值所在。华为是一个平台,精英赛是一面镜子,让何启达,也让太原时维可以找到自身的不足,与整个生态一起共同进步。据了解,何启达是2012年加盟太原时维,7年来公司从10多个发展到150多人,公司规模足足扩大了10倍!

对于华为来说,其实合作伙伴扩大经营规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如何能够在生态体系中留住这些人才。值得一提的是,参加决赛的精英们,都逐步成为了各自公司的骨干——在笔者采访的部分参赛选手中,有从售后到售前再到销售,历经各个岗位成长为公司骨干的;也有在原有岗位上,一步步从小白练级成为这一领域独当一面的高手的。

“其实每年的精英赛都有创新,第一年讲方案,后来是行业解决方案,现在是模拟真实场景。”杭州美图机电的黄艺南说,“我们参赛临场就有十几个信封,你上去随机抽,抽到什么场景你就要说出那个场景你是怎么做的解决方案。而且从方案到行业,意味着你只懂一个产品线是没用的,你要懂多个产品线之间的配合,然后逼着自己学习越来越多新的东西,在新的领域去尝试。”

黄艺南所说的华为伙伴精英赛每年的创新过程,是伴随着ICT产业发展的,也是不同发展阶段推动人才发展的自然结果。

“是行业的迅猛发展,倒逼我们不得不去发展人才生态,否则这个产业的发展就会停滞,很难满足企业今天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华为EBG中国区副总裁、华为生态大学校长杨文池回顾。

据悉,华为自2013年开始跟院校合作ICT学院,目前已累计培养学生超过10万人,其中有2万名左右的学生已经输送给了华为的合作伙伴;另外有4万+的学生通过了华为各种类型的认证,拿到了相应的认证证书。而精英赛累计参赛人次也已超过3万。

在杨文池看来,华为生态伙伴精英赛的发展,伴随着华为企业业务的成长,也带动了赋能体系的不断改进。

在2013,华为发起 “华为ICT学院”校企合作项目,开始发力ICT人才培养。同年,针对合作伙伴开展系列线下赋能活动。到2016年,成立华为中国合作伙伴大学,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统一管理、规划所有的伙伴赋能,逐渐把伙伴的培训体系化,解决了重复和效率的问题。2018年,又对原有赋能组织进行整合升级,成立华为生态大学,打通ICT人才供给链;并在大学平台上设置了一些双向互动的区域,通过反馈加速赋能质量的改进。

但这些还不够。

“我们希望在伙伴人才招聘和人才培养上再向前一步。”杨文池表示,正因为此,华为在生态伙伴精英赛颁奖仪式上发布了“良才计划”,与合作伙伴一起共同“携手育良才”,站在企业的角度和员工个人的角度一起来思考,把双方的诉求对应起来,从体系角度考虑了现阶段个人和公司在人才招聘、培训、晋升、管理、进阶等各个环节的诉求。

具体而言,“良才计划”是2+3+N的模式,也就是2种方式的基础“人才补充”+3类新人的“职场快速转身”+N个标准的“能力进阶”牵引。

其中,2种方式是指“人才双选”和“伙伴实习生”这两种方式,让招聘向前一步,高效输入新鲜血液。华为计划投入1000万人民币,3年完成培养输送2000人,计划10月启动,首批10+伙伴加入。

3类新人指的是“售前”、“售后”、“服务”这三类华为人才生态中的关键角色的补充。其中包括售前新人短训营的实践以及华为生态大学与总代、CSP、院校联手实训,将赋能向前一步,助新人来之能战。

而在能力进阶方面,比如销售进阶、管理者进阶等,华为都设立了专项投入和标准化专班交付,配合销售认证和拓耕行动,甚至联合清华、北大的企业家生态计划和高管研修班,实现分角色,差异化培养。

在笔者看来,华为将推动合作伙伴发展的重心越来越放在了培养生态系统的人才上。显然,建设人才生态,是一个生态体系能够健康、长远、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华为作为生态平台的构建者,搭建的不止是ICT基础架构的技术平台,同时更重要的是搭建ICT人才生态,才能跟得上业务的发展、在黑土地上耕耘出丰硕的果实。

“预计到2021年我们华为企业业务成立10周年的时候,我们产业人才培养的投入将会超过10亿,有50万+受益的人群,我们也会跟更多的‘双一流’高校开展合作,进行行业智能化升级和转型。”杨文池表示,“同时我们也会大力发展创新型人才合作的培养,联合培养人工智能的人才,通过华为生态大学和精英赛这个平台我们计划培养8000名伙伴专家型人才。他们将作为中坚力量,带动周边生态共同发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