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在鹤壁的街头走一走,你会变得聪明吗

原标题:和我在鹤壁的街头走一走,你会变得聪明吗

十年前,读大学的我和同学一起逃课出去玩,北上的火车路过鹤壁,一时兴起,当即下了车。

尴尬的是,鹤壁火车站在新城区,距离老城区还有几十公里。外地人哪里知道这些门道?至于玩什么,我们更是n脸懵逼。

于是,鹤壁在我心里留下了如斯印象:像贾樟柯电影,色调灰黄。新城区的建设相当用力,马路宽阔,但总觉得缺了点人气。

如果有时光隧道,我特别想抓着商纣王的领子问问他:鹤壁到底哪儿好??值得你把自己交代到这。

后来,随着对河南地域文化的了解的深入,我对鹤壁有了新的认识。如果非得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它,那应该是“智慧”。

不管是鬼谷子的云梦山,还是世界上最大口径的望远镜fast,亦或是这座因煤建市小城如何拥有北方地区唯一未被工业污染的河流。

鹤壁这片土地,到底蕴藏着多少智慧?

初白丨文

淇河水大概是聪明水,不然咋养出了这么多最强大脑?

十年前,我并不能理解云梦山和谷鬼子代表了什么。只记得山不高,大草原没多少草,南天门台阶很多,爬上去半条命都没了。山顶有座建设中的学校,到处都是一堆一堆的建筑材料。

云梦山属于太行山脉,跟新乡的八里沟、万仙山,林州的红旗渠其实都在一条大山里,虽然云梦山是4A景区,但知名度却明显不如其他几个。

要不是借着鬼谷子的名声,恐怕云梦山的名气更弱了。

云梦山

鬼谷子叫王禅,是战国时期著名谋略家。他精于心理揣摩,通晓纵横捭阖之术,由此开创了纵横家一派。

简单来说,张仪、苏秦这类说客都继承了纵横家衣钵。

王老师隐居云梦山鬼谷,自称鬼谷先生。

由于业界名声忒大,一大波年轻人来到云梦山求学。

想给业界导师当学生也并非易事,但凡是报考王老师的同学,都得从一个13米、相当于4层楼高的高台上跳下去。

不敢跳?滚!摔死了?呵呵呵呵呵你不行。

这个台子后来被叫做“舍身台”,也就是说,能给王老师当学生的,不但要有诚心和一定的武功基础,最重要的是,得有脑子。#论如何从13米高处跳下还摔不死#

战国不少高人都是王老师的学生,比如相爱相杀的孙膑庞涓,上文提到过的苏秦、张仪,还有商鞅、李斯、毛遂、徐福、甘茂、司马错、乐毅、邹忌、郦食其……都是王老师徒弟中的“有脑子系列”。

也正是有了这一批高IQ的学生,云梦山有了“中华第一古军校”的名号。

这么说来,是王老师成就了云梦山嘛?也不尽然。

在王老师生活的战国时代之前,鹤壁已经出了一位脑子超级好使的人,端木赐。在《论语》里,孔老师经常喊他“子贡”。

子贡。他擅长辩论,在孔门弟子中,与宰我并列“言语”科高第。他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成功的一次外交游说,是靠着自己的口舌,使鲁国免受齐国的侵犯。

达到了存鲁,乱齐,破吴,强晋,霸越的目的,堪称“上兵伐谋”的典范。

子贡不仅在学业、政绩方面有突出的成就,而且他在理财经商上也有着卓越的成就。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了子贡的经商头脑:“子贡好废举,与时转货资……家累千金”。大概意思是:子贡依据市场行情的变化做买卖,以成巨富。

由于子贡在经商上大获成功,所以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以相当的笔墨对这位商业巨子予以表彰,肯定他在经济发展上所起的作用。

子贡的经商能力也获得了孔老师的肯定,《论语·先进》篇记载孔老师的一句话:“颜回是个有道德的人,但却穷得丁当响,连吃饭都成问题;而子贡不这样,每每揣测市场行情,都能发财。”

子贡毕竟是儒家子弟,做生意也讲究诚,信成为中国民间信奉的财神。“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说得就是子贡。

与鬼谷子隐居的云梦山遥相呼应,另一位大神墨子隐居在庞村附近的黑山。

墨子我们都认识,墨家学派创始人,主张社会平等,兼爱非攻。同时,墨老师还是位科学家,发明云梯、飞鸟、眼镜片、几何学,还说服了楚国攻打宋国的念头。是个能人。

鹤壁的钟灵毓秀大概离不开淇河的滋养。

淇河

淇河发源于山西省陵川县方脑岭棋子山,从辉县进入河南,流经林州、淇县,最后在浚县刘庄与共产主义渠交汇入卫河,属于海河流域。

但在两千多年前,作为古淇水曾经注入黄河。

古淇河曾是商朝和春秋战国时卫国的京畿之河,并未注入卫河,而是流至浚县申店(古宿胥口处)后,折向东北流,经官店、同山、白祀山、枉人山、瓮城、蒋村,再向前行注入古黄河。

公元前494年,黄河改道,淇河南注,申店以下淇河故道断流。东汉献帝建安九年,曹操率军遏淇水入白沟(今卫河),淇河这才成为卫河支流。

这是一条史河、诗河、文化河。描写淇河及淇河流域的古诗在1000首以上,其中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收录有39首,占《诗经》收录总数305首的12.8%。

淇河流经鹤壁的那一段正处于太行山区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历史上两岸茂林修竹,至今仍有竹园、桑园等村名。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淇河鹤壁市段

传说古代淇河两岸以产竹子出名,即便到了西晋,左思写《三都赋》还特意提到了淇河流域两大特产,一是淇园之笋,二是朝歌罗绮。

淇河之竹还派过大用场,起过大作用。汉武帝年间,黄河于顿丘、濮阳决口,泛滥16郡,长达23年之久,汉武帝命大臣伐淇园之竹以为楗,以数十万人治水终于堵住了决口。

公元25年,汉光武帝刘秀,命人伐淇园之竹,造箭百万只,北征大捷。

到了南北朝时期,由于西汉、东汉两次大伐淇竹,淇河两岸的竹园逐渐枯竭,而盛产竹器的焦作市博爱,却早引淇竹而经济大兴,成为他们千余年的财源支柱。

而这种景象留给了后世文人无限遐想,比如《红楼梦》有一回,贾政带领众清客及宝玉游览新建成的大观园,有人对着潇湘馆的茂林修竹感叹:真是淇水遗风啊!

河南1500多条河流中,唯一未受污染的河流凭啥是鹤壁的?

淇河遗风是啥样咱揣测不到,搁到今天,淇河最值得显摆的,是水质。在河南1500多条河流中,淇河是唯一未受污染的河流。

监测显示,淇河多年来保持国家二类以上水质标准,境内沿河的两个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始终为100%。

2014年下半年以来,河南省环保厅9次公布的河南省辖市城市区内60条河流季度水质状况,淇河水质8次排名第一。

淇河景色

常年保持在国家二类标准以上是啥意思?言简意赅地说,就是可以直接喝。说实话,就算给我钱,我也不敢直接喝如意湖里的水……

优良水质出现在鹤壁,多少让我吃惊,毕竟鹤壁是靠矿产起家的啊。想想靠矿产起家的城市,哪个不是面临着严峻的生态问题?

枫岭公园里有一块石碑,上面雕刻着一首《西江月》:

鹤壁蒸蒸日上,乌金滚滚汪洋。协同钢铁与棉粮,高举红旗迈往!

十载山乡巨变,更将跃进加强。劲头鼓足红满堂,烧尽右倾思想。

这首词的作者是现代诗人、历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郭沫若。老郭为啥要给鹤壁吹一个彩虹屁呢?事情还得从62年前说起。

1957年3月26日,国务院第43次全体会议通过了一项决定:从汤阴划出一块地,成立一个新市,以其驻地鹤壁村命名,叫鹤壁。就这样,河南拥有了一座煤炭城市。

“鹤壁”二字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3000年前的商朝武丁大帝时期,武丁大帝是商朝首都朝歌的奠基者。

中国周朝最大的诸侯国卫国的首都建在朝歌,卫国第18代国君卫懿公嗜好鹤,在宫廷朝歌西北等处养鹤,鹤壁因“鹤栖南山峭壁”而得名。

朝歌文化园鹿台阁

1957年10月份,原本是一名教师的李安林,根据组织安排来到了鹤壁。

那时的山城区叫大胡,汤河街叫钢铁路,鹤壁的工业体系基本上是沿钢铁路发展起来的。对于老鹤壁人老说,钢铁路显然比汤河街更有温度。

这条街贯穿了东窑头、西窑头、陈家湾三个村庄,曾经是鹤壁的工业一条街、财政一条街。

初到鹤壁,那里的荒凉远远超出现老李的想象:“鹿楼乡的寺湾村、陈家湾村现在都在市区里了,可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它们是山旮旯里的村子,条件非常艰苦。”

鹤壁市钢厂成立没多久就更名为红旗钢铁厂,在钢厂的那几年,李安林跑遍了鹤壁市大大小小的山头。

“钢厂需要原材料,就得找铁矿。”李安林说,那时候他就跟着市长坐着全市唯一一辆破吉普满鹤壁市转山头找铁矿。

李安林随身带着一个锤子、一瓶盐酸和一包试纸,每到一个疑似有矿的山头,就下车挑一块石头,泡进盐酸里,然后用试纸检测。一旦确定有矿藏就让工程队进驻。

勘测过程中,李安林在鹤山区的石碑头、梨林头等地发现了铁矿。

60后们应该都还记得老“九大”附近的红旗钢铁厂、上游钢铁厂等称呼。

在“九大”附近生长的孩子们应该不会忘记那些堆积如山的“大炼钢铁”后的残渣,黑乎乎的、类似玻璃的板结物,有着锋利的角棱。

资源城市早期的发展模式大体类似:以一个工厂为中心,需要什么配套就建什么。为了配合钢厂生产,附近还建了耐火砖厂等配套工厂。煤矿工人下矿需要穿胶靴,橡胶厂拔地而起。

一个工厂就是一个小社会,从托儿所到卫生所到食堂、到家属院一应俱全。

直至上世纪80年代,汤河街还聚集着全市众多的国营企业,包括机械制造、电子仪表、建材陶瓷等行业,是鹤壁改革开放前的“工业聚集区”,也是全市重要的财源支撑。

遗憾的是,由于鹤壁的铁矿属于贫矿,加上产的煤炭也不适合炼钢用,尝试了几年后钢厂就结束了历史使命。

即便如此,鹤壁建市之初,短短几个月之内,在井筒建设、巷道掘进、地质勘探、采煤技术革新等方面,接连创下了全国煤炭系统15项新纪录,《人民日报》《河南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对此竞相报道。

鹤壁市跃进塔

1959年11月,郭沫若亲笔写下的《西江月》,意在讴歌鹤壁建市初期人民奋发图强、拼搏争先的精神。

成就值得肯定,但在那个特定的年代,矿产资源的开发是粗放而野蛮的。

1957年建市时,鹤壁市区驻地鹤壁村。后来,随着二矿、三矿的建设,1957年12月市区南移到中山。后又随着五矿、六矿的建设,1959年,市区又从中山迁到山城区。

矿区的每一次发展,都意味着一次掏空。市区曾经驻扎的地方,基本都成了塌陷区,城市的发展受到制约。

1992年,鹤壁决定建立淇滨经济开发区,三年后,市政治中心又迁到淇滨,这才有了鹤壁新城和老城的区别。

因煤而兴的老城,长达数十年的煤炭开采,在带来经济繁荣的同时,也使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千疮百孔”的采煤沉陷区,“黑、脏、乱”的老城区环境,一度曾是鹤壁的写照,也成为人民群众的心头之痛。

与“诗河”淇河齐名的汤河由于乱排乱放,水质多年是劣五类。

淇河虽小,却是鹤壁人的母亲河。

为了让淇河文化传承下去,十多年来,鹤壁确实下了大力气。

按照流经区域的自然条件,鹤壁将辖区内的淇河分为三部分,因地制宜进行治理和保护:上游原始生态段开展生态绿化,以减少水土流失;中游滨河城市段实施雨污分流,着力管控污染隐患;下游田园风光段则农耕结合,种植了大片果树精品林。

不完全统计显示,沿河先后关闭或拆除养殖场近百家,近5年来共完成流域绿化13.98万亩。

早在2002年,鹤壁就开始设立了淇河综合开发指挥部。2005年又把当时的淇河开发办公室更名为淇河生态保护与开发办公室。2012年,又定名为如今的淇河生态保护建设办公室。

淇河国家湿地公园

10年之间,从只谈开发没有保护,到后来的保护与开发并重,再到如今的生态建设,淇河办的名称之变折射的是治水理念的不断提升。

更狠的是,鹤壁对生态环境的高要求,甚至倒逼企业转型。

山城区将老工业基地搬迁改造、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头号工程来抓。同时,第三产业比重也由原来的15%提升至30%,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7.6%,成绩明显。

此外,鹤壁还引进和孵化了国立光电、农信通集团、天海集团等高新技术企业,进一步夯实了鹤壁市的新兴产业基础,为更高质量的转型升级提供保障。

据统计,2017年鹤壁全市煤炭行业占工业比重较2012年下降11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占工业比重提高28.1个百分点,结构升级成效显著。

鹤壁,好狠一城市。

被生态倒逼转型的产业,咋成了国之重器的服务商?

产业被生态逼着转型,乍一听好惨好可怜,但实际上,新兴产业的兴起,给了鹤壁经济腾飞的机遇。

如果你是天文爱好者,你应该知道藏在贵州大山深处的国之重器FAST——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

这座望远镜的口径足足500米,由我国著名的天文学家南仁东同志于1994年提出构想,从设计到建成历时22年。

被誉为“中国天眼”, 它是由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主导建设的,是一面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世界上目前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其综合性能是美国的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的十倍。

简单地讲,它可以接收来自太空当中无线电信号,包括肉眼可以看见的星星,或者是外太空的人造卫星。几亿光年之外的外星朋友也可以通过FAST接收到来自中国的问候。

在“天眼”的核心工程中,反射面系统由4450块三角形反射面单元铺设而成,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面板来自河南鹤壁。这些面板铺开,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

从鹤壁到贵州,地图上直线距离有上千公里,“娇贵”的反射面板跋山涉水到贵州的天坑,理论上讲,并不是最优选择。

可当FAST首次选择供应企业时,鹤壁的海能达公司成了第一选择,从国内10多个投标企业中脱颖而出,拿下订单。

海能达工作人员介绍,FAST只选择了两家公司承接反射面板的工作,一家在成都,另一家就是鹤壁。

能被这样的“世纪工程”相中,没有硬实力是绝对不行的。反射面板的做工要求极高,既要经得起风吹日晒,还要为望远镜长时间的作业精度和强度提供保证,要质量好、抗腐蚀、加工工艺高,要求极为苛刻。

另外,确保安装时的整体精度,面板的尺寸、角度、铆接点位置的误差必须严格控制。利用先进的阳极氧化生产线对面板进行防腐处理,从而保证望远镜长时间作业的精度和寿命。

海能达接到“天眼”工程,专门成立了项目组进行技术攻关,率先生产出了面板,日产能已达2000件。也成为我国唯一能批量生产这种面板的企业。

除了生产任务,海能达还将为FAST进行后续服务,包括维修、保障的等业务,也成为全国唯一一家的后续服务商。

焊接机器人

同样作为“河南制造军团”的中坚力量,鹤壁的电子产业也是悄咪咪地发展。

上世纪60年代,鹤壁急需人才支援建设,从北京、东北招了很多电子方面的人才。以这些技术人员为基础,耐火砖厂的东侧迅速建起了无线电一厂。此后,十几个无线电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了。

之后几年里,鹤壁电子产业发展势头很猛,许多产品行销全国,无线电四厂生产的产品甚至配备给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部队。

进入到90年代,无线电厂由于技术人员能力有限,无法提升产品品质,惨淡经营,逐渐消失在市场经济大潮中。

进入新世纪,鹤壁电子信息产业迎来了新的历史机遇,被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全省电子信息产业“一体两翼”的重要一翼,国务院也在支持中原经济区建设文件中,明确提出支持鹤壁市电子信息产业发展。

以搬迁新区为标志,天海集团迅速做大做强,成为全国最大汽车连接器科研生产基地和新兴汽车电子产品生产基地。

通过招商引资,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的光分路器芯片项目落户鹤壁市,河南仕佳光子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PLC型光分路器芯片、阵列波导光栅等无源高端芯片,先后打破国外企业垄断,成为全球最大的光分路器芯片供应商,占全球市场份额50%以上,并带动光子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除了为FAST生产反射面板,鹤壁的电子产品和信息技术还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G20杭州峰会等重大活动提供保障。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鹤壁市汽车零部件与电子电器产业规模以上企业有65家,完成工业增加值54.8亿元、同比增长20.5%,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11.4%,快速崛起的电子信息产业又成为鹤壁市一大支柱产业。

要怪只怪鹤壁太低调,发展都悄咪咪的。河南人都不知道自家有个宝藏男孩儿。

鹤壁能造出高精尖,同时也十分接地气。

鹤壁市有 43万亩草坡,是河南省主要的生猪、肉鸡和蛋鸡生产基地。

畜牧业也是鹤壁市区域经济的优势产业,人均畜牧业产值、人均肉类总产量、人均蛋类总产量等主要指标排序连续十三年居全省18个省辖市之首。

大用、永达两家鹤壁肉鸡企业是“中国名牌企业”,永达集团为搭乘中国神舟10号宇宙飞船的中国航天员研制了太空肉食品。

依托现代农业技术,鹤壁市涌现出了一批农业、畜牧业方面的龙头企业,如中鹤集团、永达集团、大用实业等公司,这些企业在全省、全国都有一席之地。

食品产业,是鹤壁一大支柱产业。禽肉之外,还覆盖了淀粉、速冻食品、休闲食品、焙烤食品、食用油加工、豆制品、食品添加剂、果蔬饮料、酿酒(含白酒、葡萄酒、啤酒)等17个领域的产业体系。

这些食品企业多集中在鹤壁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淇县、浚县王庄镇。

鹤壁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

浚县古称黎阳,隋唐时期的“黎阳仓”为国仓,黎阳收,顾九州。一千年后的90年代,鹤壁的小大人曾风靡一时,与杭州娃哈哈并驾齐驱,有“南有娃哈哈,北有小大人”之称。

公元744年(天宝三年),李白在洛阳邂逅杜甫,俩人惺惺相惜,后携手游玩开封,在开封二人又遇到了诗人高适,三人来到古吹台,饮酒作诗,各自留下传世诗篇。

同年李白北上幽蓟,在淇河与好友苏明府分别,写下了《魏郡别苏明府因北游》,这是李白唯一写淇河的诗:

魏都接燕赵,美女夸芙蓉。淇水流碧玉,舟车日奔冲。青楼夹两岸,万室喧歌钟。天下称豪贵,游此每相逢……

淇河的美女让李白印象深刻,两岸繁华市井也让他心悦诚服,正是因为有了李白的诗,我们才知道这里也曾富甲一方。

如今,鹤壁能不能再次运用它的智慧,让这片土地重新焕发生机?我相信它可以的。

不妨,我们交给时间来检验。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初白

十窍开了九窍

豫记·甄选河南好物

在微信中搜索salome1203,添加小秘书微信

进入“豫记·河南好物群”,获取更多豫地风物。

(添加时请备注“豫地风物”)

THE END

欢 迎 投 稿

邮箱 yujimedia@163.com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alome120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