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展中国》飞舞生命的力量——陈渐油画作品展

原标题:《艺展中国》飞舞生命的力量——陈渐油画作品展

陈渐艺术简历

陈渐,1957年生于河南,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美术学院首任院长。现任广东民进开明画院副院长、写生中国油画写生俱乐部副主席、广东直辖分部主席、写生中国高校艺术联盟副主席,广东礼赞自然油画学会副会长。 1983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200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12届油画研修班。作品曾参加2012年全国油画展、全国第十六次新人新作展、第十届、十一届全军美展、第二届全国体育美展、2012吾土吾民油画邀请展、全国第二届西部风情山水画展、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等多项国家级省级美展并获奖。2010年应中共文献研究会、中国现代文化研究中心邀请,参加“全国油画家赴藏写生团”赴西藏写生、考察;还被邀请参加了“全国油画家粤港澳写生团”赴港、澳地区写生、考察;作品入选“庆祝建党90周年中国油画展”(中国美术馆),作品曾被国家博物馆、藏家和单位收藏。

飞舞生命的力量

——解读著名油画家陈渐的作品

文/陈殷

沿山川或江河,或村庄,

从朝阳起,到夕阳落,

你知我从北方到南方,你知我从故乡到他乡,

你却不知我的脚下,满目山河皆是故人。

我铺开人间的色彩,

造化出生命的初始和永恒。

-----题记

《步步高》150x160cm

一幅画,是作者的渴望与灵魂。

一幅好画,也是一个时代的渴望与灵魂。

初识陈渐,便能感受到他的明朗与风趣。

他是一个善于表达,并敢于表达的人,语言风格带着北方人特有的气质。简单而有力的手势,清爽的笑声,认真的表情,偶尔,有一点点孩子气的天真。

他既有北方山水的洒脱和不羁,也有南方嘉木的毓秀和柔情。

南来北往之间,赋予了他岁月的沧桑,也磨练出了他旷达而质朴的风骨。

于我而言,他是一个有深度和厚度的油画家。当然,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油画家。

《索玛花开》190x185cm 2014

走进陈渐的画室,他习惯性地先打开音乐,随着音乐的弥漫,我们近距离的走进了他的油画。扑面而来的作品,以其大气盎然和雅致清越的美,让我们在瞬间如沐春风,俗目为之一开,平凡之《步步高》竟在他的笔下生出如此不凡之气度。

是的,他用了那样美丽的内容与形式诠释了一方植物。

他以心声探寻,深入肌理,在枝枝叶叶的生长中,故事微澜。

凝视之外,生命向着春深似海而去,深有多么深,远有多么远。

从艺术里散发的力量,就是这样,让深置其中的人,素履所往,向暖而生。

《暖风吹来》190x180cm 2014

画一幅幅往下看,画家的风貌也一点点清晰起来。

陈渐说,他在创作的时候喜欢开着音乐,不管是轻音乐还是交响乐,都能带给他一种生命的激情。的确,油画艺术丰富的色彩,也正如音乐一般,能够带着人们走进喜悦、昂扬、神秘或美好的旋律。

因此,我们在陈渐的油画作品里不仅感受到光影之间的变幻与重叠,也常常感受到一种律动的节奏,时而磅礴大气,时而婉转迂回。意味深长,却又绵延不绝。

似乎,山山水水联袂成曲,叩响心灵深处的半壁河山。

《麻线婆》190x180cm 2019

转过身,再看他的陕北系列作品,他则以浑厚大气、苍茫空寂的冲击力,给观者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震撼。

比如入选“第十届全军美展”的作品《岁月》;

入选“全国第16次新人新作展”的作品《大风景》;

入选“广东第二届油画展”的《陕北冷月》。

《回家过年》160x180cm 2019

当天空的温暖渐渐退下,放眼望去,远山轮廓里耸立的苍凉,以及浓郁而萧瑟的寂寥,在立体的色调里,使接近的人心情跌宕,渐次的,真实的感受到画面呈现出隐隐的凄美。

高天厚土间,一弯冷月,让所有的空旷,都变得沉静而遥远。

风景无声端坐,它只管层层叠叠,在历尽沧桑后守着岁月的更迭,无意于眼前流过的人间悲喜。或许,某一日,它会醒来,以晚霞,以壮美拥抱新生的年轮。

但,此刻,时光静止,大美无言。只有静静地呼吸和感受。

就这样,站在陈渐的画室里,使人觉得室内充满了灿烂光华和莫名的感动。

陈渐在尊重传统、尊重绘画语言的同时,以不同的风格和个性,探索对本土情感体验的独特表达,成为当代中国油画创作的新锐力量。

《最后一班地铁》170x165cm 2004

在一系列城市油画作品中,他于市井烟火气息里寻找倾诉和表达,以现实主义手法刻画现代人的生活状态与情感。

《冰激凌》135x160cm 2004

《最后一班地铁》、《冰激凌》、《发廊妹》等油画作品,既有明丽时尚的都市元素,也有人物内心丰富的展现。他的画笔饱含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尊重,以灵气和才气至情至性至理。在写实与现实之间,融审美与深邃的思辨于一体,作品洋溢着浓郁的城市味道和都市情怀。

画面丰富而鲜明的色彩运用,恰到好处的烘托着不同阶层的人,诉说着不同的命运和时光。

《发廊妹》165x140cm 2004

都市打工族的生存状态,被细腻的刻画走向人情的时候,也带着我们进入了思考,站在生存和流逝的边缘感受着某种温暖和疼痛,甚至怜惜与慈悲。

《留守儿童》水彩画

陈渐是温情而敏锐的。留守儿童是社会的痛点,也是他一直关注的问题。一幅《留守儿童》带着生活与现实的伤痛,述说着归去来兮的无奈。最终,孩子们忧伤迷离的表情,在故乡的土地上绽放,凋零,融合。每一眼都是伤怀的解读,苍白的呼唤是无声的,交集于天空,向着远山而消失。

这些作品如此贴近生活,带着现实意义的深度,往往最能打动我们心中柔软的角落。

《乱红飞去·祭南粤红伶蝴蝶、阮玲玉》160x65cm

可以说,陈渐的每一幅作品都具有鲜明的独特性,直达性情和本质。

例如,陈渐的另一幅人物作品《乱红飞去·祭南粤红伶蝴蝶、阮玲玉》。

他把油画的精湛技法与中国民族文化的审美意蕴融于一体,笔法精细严谨、造型线条分明、形体结构准确,表现出两位名伶的丰富的内心世界。并以古朴典雅而又清越灵动的艺术魅力深入人心。

《红枣》 145x160cm 2007

他关注世界人生的本相,画里所流露的女性温柔却又裹着一种清奇和凛然在场,人面映红了春风,花朵里有着明净的传奇和离殇。于是,静止的清冷,动态的花瓣,柔软的叹息,欲说还休的神情,渐渐阐述出人物作品富于个性精神的抒情风格,一种与众不同的亮色由此而生,人物因此鲜活起来。

烟云散尽或可期,乱红飞去梦满襟。

风亦多情雨亦消,百里红尘一局棋。

这一生,谁是谁的风景,谁是谁的等待,明知道人生如戏,偏偏入局又太深。

惟愿来生,还有青梅许。

《太行脚下》80x60cm 2017

陈渐是闲不住的人。

他喜欢游历,写生。有时自己去,有时带着学生去。

大凉山、太行山、川西高原、皖南水乡等地,一去就是几个月。

他说,天地之间,时间和空间交互展开,风光有序,意蕴开阔,镜象豁然。

他乐在山,乐在水。

跟着他走进《山涧摇曳的小树》、《秋凉》、《醉秋》、《山韵》、《古老的歌谣》等系列乡村作品,你就会感受到他极为丰富的内心世界,寄情于诗意的斑斓,随性于山野的散淡。这些刚好造就了他自然潇洒,疏朗豪放的高逸之气。

《豫晋春秋·宁静的小院》80x80cm 2014

你看,流水随着季节去向了远方,村庄在旅人心上生出画意。

草木有灵,山川有情。他以深情的画笔,饱蘸着心中的热爱,用质朴而亲切的画面感,唤醒了我们的诗和远方。

从前的日子,从前的车马,慢慢地,慢慢地在记忆中,散发出微醺的惦记。

陈渐正以纯粹的人文精神和朴素的灵魂,在红尘中绽放着他的人格之锦绣。

这种经常与自然对话的人,宏观气象,微观事物,情怀悠远,性本丘山。

如此,生命的底蕴方能托起他油画艺术作品的波澜壮阔和丰富多彩。

岁月之犁耕耘了过往的沧桑,现在的陈渐,更加清醒而澄澈。

他站在生活的河岸,有慎思,有明辨,有独行。

《豫晋春秋·门前的山菊花》 80x80cm 2014

近年来,他以更深远的目光审视艺术作品与社会、世界的内在联系。他想用一个艺术家的文化自觉和使命感,记录,或者传承一种文化或精神。当一位艺术家与时代紧密结合,能用艺术展现时代的特征和内核,那他的作品必然会有生命并留下时代的烙印。

《豫晋春秋·野菊漫山》60x80cm 2014

在他看来,也许,只有以一种努力追求永恒的姿态,一种高度社会责任感的良知,才不至于荒废作为艺术家的真正意义。

所以,他的一部分创作不仅以重大历史事件为题材,也常以社会的敏感点和关注点为素材。比如,2008年中国南方的特大雪灾,十万旅客滞留广州火车站。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至今难忘,这四个可爱的战士,已经成为这座城市永久的记忆。陈渐正是以真实人物为原型,创作了这幅油画作品,弘扬一种大爱和无私奉献精神。

《中国脊梁》190x180cm

打开他的作品《中国脊梁》,是以“5·12大地震”为背景,再现了中国军人勇敢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那一刻,天地变色,乱石穿空,废墟和天空犹如白色恐怖的人间地狱。多少人都在盼望我们的军人,由远及近,从天边到眼前,因为那是希望,是温暖,是中国的钢铁长城。就是这些可歌可泣的军人,用双手托起了伤病员,以自己的身体筑成了生命通道。

那一天,军人的眼泪,母亲的哀嚎,让山河失色,家园失语。

陈渐的画笔充满了悲怆,沉重。

画面用大面积的色调对比,渲染了凝重而悲壮的场面。大视觉之下,层次分明,画面震撼,而人物的表情与内心刻画统一,不仅展现了艺术家深厚的功底,更深切地感受到艺术家对生命的敬畏,对军人的敬重,也唤起了读者内心的感动与共鸣。

《迎亲人》180x65cm

还有《迎亲人》也是相当不错的作品,它诉说着一段并不遥远的记忆,也是对历史不能忘却的纪念。画面再现了越战老兵凯旋归来,群众夹道欢迎的情景。虽然此画场面开阔,人物众多,但是因为巧妙的运用了透视法,含蓄而统一的色调表现,尽管场面宏大,却使得整个作品井然有序,虚实明确,主题突出。

《记忆平型关》110x80cm 2015

(陈渐、孙浩合作)

另外,在人物塑造上,采用了油画中的厚涂技法,呈现出厚重凝练的视觉效果,有着强烈的肌理和质感,让军人的形象更加鲜明和饱满。岁月的青烟在历史长河中留下了千回百转的故事,多少眼睛曾经望断归鸿?多少双手曾经相握又离别?也许,山河都会记得。这样的作品,留下了时代的印痕,也让我们记住那些曾经浴血奋战的英雄们。

《喜盈吕梁》180x190cm

《索玛花开》是陈渐近年来比较有突破和代表性的创作之一,入选了第十二届全国美展。还有一幅《暖风吹来》,是他在西藏写生时以当代藏族民众日常生活为题材的作品,表达了藏族人民向往幸福生活的愿景,以及对祖国繁荣昌盛的美好祝愿。

《老家·老伴》80x60cm 2019

在这些人物作品中,陈渐运用了明亮色彩的交融和丰富的光影,造成温暖细致的感觉,使画面表现出含蓄、丰富、淳厚,富于空间的质量感。并薄涂以透明颜色,例如脸部加红、背景加褐显暖等等,再用压、扫、留、刮、擦,深入刻画,使画面呈现出油画独特的极具表现极具张力的效果。

《毕业季-1》 110x90cm 2013

每一笔色彩,在流出与收回之间,盛开着他们的希望,也让陈渐的深情在高原之上,有了内心的快乐。正是这样的画笔,让他的这些人物作品,如同一束束温暖而明亮的光波,释放着令人感动的情怀。

《高原红》100x80cm 2006

因为陈渐的作品展示的从来不是技巧,而是感情的真诚和心路的纯粹。

我们常说,一幅好的油画作品应该具备独特的思想性、艺术性以及文化内涵,有着深厚的油画本体语言,从而表现出艺术家内心的情感和渴望。

《秋韵》160x65cm 2015

《翻花绳》100x80cm 2019

陈渐的油画作品,有着极强的视觉冲击力,既遵从传统的写实具象,又植入现代文化情感,立足于时代生活,以飞舞生命的力量,形成了自己的精神图腾。那恣意伸展的翅膀,那灼热深远的思想,披月临风,惊涛回雪,正在铸造自己在这个时代的风骨。

《远方的召唤》(水彩)110x80cm 2009

一幅作品,从视觉审美抵达精神世界,需要的是一个画家内在的修为、学识、素养,以及各方面的文化沉淀与积累。这也正是一个优秀的油画家最好的财富。

如今,对于陈渐来说,此心光明,以我心写我画,一切都在渐入佳境。

《家在长城边》60x80cm 2019

《守望家园》80x100cm 2019

《西口人家》60x80cm 2019

《田园交响曲》60x80cm 2019

《右玉古道》60x80cm 2019

《油菜花香》60x80cm 2019

《静谧的杨树林》80x100cm 2019

《锦绣田园》80x100cm 2019

《纳凉》60x80cm 2019

《长城远去》80x100cm 2019

《小店河的秋天》 50x60cm 2018

《山谷的回响》 80x80cm 2017

《走进粤西北·瑶山情》 40x50cm 2018

《走进粤西北·大瑶山》 50x60cm 2018

《走进新会·停泊》80cm×80cm 2018

《走进新会·守望者》 80x80cm 2018

《走进新会·流逝的岁月》80cm×80cm 2018

《走进新会·静谧的港湾》80cm×80cm 20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