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的香港,与失落的港交所!

原标题:前进的香港,与失落的港交所!

01

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路乘风破浪,当时的第4野战军第44军已经兵临深圳罗湖桥,与香港咫尺之遥。

当时驻扎香港只有1万英国水兵,简直不堪一击。香港总督葛量洪认为大势已去,时刻准备着接受败局。

可是就在这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停止冲锋的号角,周总理还一直强调一定要保持香港的淡水供应。

这让英国大兵感到十分意外,解放军害怕我们英国人?

估计四野的解放军战士听到这个想法会说,滚犊子吧你!我们如果愿意打的话,会瞬间让你满地找牙!

当时,我们敬爱的毛主席眼光十分长远。

他认为,新中国成立一定会受到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的封锁,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保留香港这样一个桥头堡,既可以利用英国来牵制美国,又不至于过分依赖苏联,新生政权还可以得到建设祖国的重要物资、获取外汇的唯一渠道。

当时的香港总督葛量洪大喜过望,不光不灭我,还扶持我,真是撞大运了!

后期香港的确撞了大运。不仅迅速成为中国与世界交流的窗口,而且凭借自身的对外窗口地位成为中国获取物资的“转口港”,为后期成为全球贸易、金融服务、航运中心奠定重要基础。

02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香港经济开始迸发巨大活力。

通过各种方式抵达香港的内地人给香港带来丰富的劳动力、资金与技术,更使香港迅速成为一座移民城市。移民城市往往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化,思想开放,充满青春气息。

到了70年代,香港同样抓住西方国家面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

当时的日本迅速超越德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强国,日本经济的迅速发展使得日后的“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新加坡、香港从中受益匪浅。

日本民间企业对外投资十分活跃,日本政府也在积极实施产业升级。

日本把纺织业、消费电子产品、摩托车零部件加工等产业转移至东南亚国家,经营重心转移逐步转移至汽车制造、精密电器、家用电器、半导体等高端技术。

日本向东南亚国家转移低端产业的行为,使得这些地区迅速发展起来。

那时候的香港人可不像现在那么矫情,为了生存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利润低没事,只要有利润就干,反正人身上这股力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存在身体里也不会升值,反而有可能给青春期的男女惹出麻烦。

同时,沿袭英国而来的自由经济体系以及完善的法制,给予香港发展提供良好的经济氛围与制度保证。

70、80年代的香港,不仅对于进出口商品设置极低的关税,对于商品、土地、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人为干涉也比较少,香港很快实现产业结构的转移,从一个转口贸易港口转变为一个工业城市,国民生产总值也实现2位数的增长。

很快,香港凭借其良好资质,成为“亚洲四小龙”中最亮眼的那一只“龙”。

制造业发展起来,商业与金融服务业自然也不甘落后。

只要制造业利润率足够高,愿意帮助你代销的人肯定多,商业活动自然发达。表面上制造企业少挣点,但是其资金周转速度快了,就可以快速回笼资金投入商品再生产。

同理,制造业利润率高,资金融通也会活跃起来,金融服务业自然就会发展起来。

假如一项买卖的利润率很高,能够达到20%,但是苦于本钱少,原始积累就非常缓慢。若手中只有1万块钱,利润率再高,1年下来也只能赚2000块钱,但是如果能够借来1万块钱,付出5%的成本,1年就可以赚3500元,对方赚500元,这是双赢的结果。

或者用另外一种方法。制造业利润高达20%,1万块钱1年能赚2000块钱,我就可以出让20%股权,作价2万元给你,你拿出4000元钱购买我的20%股权,大家绑定在一起共同发财。

所以,产业发达自然会促进商业发达、金融业发达。

后来的香港迅速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同样成为全球唯一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承担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使命。

当然,有一点不得不提。

随着香港经济的飞速发展,香港逐渐成为一片热土,一些热钱开始不满足于仅仅挣“慢钱”。

香港房地产在80年代中后期开始迅速发展起来,这也为后来香港资源配置失衡,基础设施、教育水平远远被房地产甩在身后,这就为后来的经济困境埋下祸根。

03

在一个地区迅速发展金融服务业,对于一个成熟的经济体来说至关重要。

毕竟金融能够源源不断地为实体经济提供资金支持,但是如若实体经济在运转过程中出现漏洞,过度“开放”的金融就会遭殃,这个经济体就会被“苍蝇”盯上。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索罗斯是那只苍蝇,香港就是那只有缝的“蛋”。

1997年的香港,连年的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使得资产价格飞涨,股市、楼市双重繁荣,但是繁荣的背后孕育着危机。

再加上,90年代的美国经济出现“过热”的情景,美联储不断加息,期望浇灭过度“热情”的本国经济,这也造成大量美元回流美国;

广场协议之后的日本经济迅速衰退,日元经历大幅升值之后的迅速贬值,使得日本大幅缩减对东南亚地区的投资,也使得东南亚经济雪上加霜。

至于香港政府如何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之下战胜“金融大鳄”索罗斯的,由于与本文关系不是太密切,我就不详细说了。

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为何沦为有缝的蛋呢?

美国把本国低端制造业传导至日本,促进日本经济的腾飞;日本经济向高端产业转型同样助力亚洲四小龙经济的腾飞;而香港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本应该把转型重心转移至重工业或高端产业等高附加值行业,只有这样香港经济才能够走在“微笑曲线”的高端,而香港却一步跨过这些行业,一步迈向金融、地产、贸易、旅游等行业。

数据显示,上世纪70年代,制造业占香港总产出的比重达到30%,现在已经不足2%。

再加上,内地经济发展,特别是珠三角经济发展的“挤出效应”,更是令香港经济举步维艰。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香港房价太贵,大大挤压了其他行业的生存空间。2018年,香港平均房价28836美元/平方米,居世界之最。

事实上来说,香港重点发展服务业并没有什么错,毕竟这个世界需要分工合作的,你不能指望香港的经济发展面面俱到,这个社会之所以发展,就是由于分工的存在。

亚当·斯密说过,劳动者之间若没有分工,以及专业训练,即使竭尽全力,一天也制造不出一枚扣针,要做20枚,绝不可能。而分工之后的制针工人,一人可以成针4800枚。

香港的问题同样在于,他不像北上广深那样,周边有一批制造业基地可以协助其发展,香港的地理位置就不允许其完全把制造业隔离出去,这样是很危险的。

当然,现在香港再去重新发展制造业也没有必要,只需要和中国内陆做好协作就就可以了,但是香港当下这种态势不是一种正确的姿态。

04

我们通过对香港经济发展史大致的了解,就会知道为何“伦交所”最近拒绝“港交所”的“联姻”请求。

并且,“伦交所”说,他最中意的合作对象是“上交所”。

为什么这么说呢?

交易所说白了就相当于一个“超市”,超市中的商品相当于上市公司的股票。超市的货架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才会有顾客光顾。

如果你的货架上净是一些伪劣商品,或者超市中的商品过于单一,久而久之,顾客就不愿意光顾了,现在的“港交所”就有这样一个趋势。

“港交所”发展趋势,最终由于香港经济被“四大家族”控制的房地产业深度绑定。

纵观全球经济发展史,10次危机9次源于房地产。以前一堆石头和瓦块放在那里值100块钱,等过若干年之后,你指着这些石头与瓦块告诉大家,他值200块钱。

石头还是那一堆是石头、瓦块还是那一堆瓦块,凭什么多出100块钱来?

如果这些石头和瓦块又是生活必需品,老百姓不得不“泪眼婆娑”地为这多出的100块钱买单。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房子这个东西没有替代品,猪肉贵了,可以吃鸡鸭鱼肉,甚至吃蔬菜也行,但是房子不住不行啊,没有房子就得露宿街头。

假如整个经济体的总利润是100%,被房地产先拿走80%,其他所有的行业就得一起去争那20%。

这样下来,只会出现两种结果:一是其他行业挣着微薄的利润勉强度日,二是其他行业转战他方,不在你这里呆了还不行。

港交所的价值最终取决于香港经济到底能走多远,经济缺乏活力,金融场所自然会堕落。

后期,如果港交所这座“超市”货架上摆放的商品质量越来越差,品种越来越少,谁还愿意逛这个超市,大家肯定都愿意去逛深交所、上交所这两个商品琳琅满目的大超市了。

当然,香港的国际地位还是至关重要的。

香港有港股通,如果想买在“A+H”同时上市的股票,在港交所就可以成交。但是,充其量只是代销而已,最多只会有一些代销费用而已,港交所最终还是要有自己的拳头产品才行。

你如果只是依赖代销的话,哪一天别人不通过代销就可以买到产品,凭什么还要去你这个代销点呢?

事实上,上交所与伦交所已经开通沪伦通。上交所与伦交所上市的股票,只要符合条件,就可以在对方市场上发行存托凭证,英国投资者已经不需要来港交所这个“代销点”,在家门口就可以买到自己心仪的股票了。

并且,A股产品目前正处于促销期,促销的目的在于打品牌,通过薄利多销让全球认识中国上市公司及其投资价值。

目前,外管局已经取消了QFII与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

前期,A股的股票非常便宜,我们怕便宜了老外,就限制老外来A股投资,而现在投资额度放开了,这也表达了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决心与勇气。

真诚希望香港经济、港交所能够跟上全球经济的发展步伐!

如果你觉得文章很棒,对你有帮助,可以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 新一代经济学人(leonbaiyunli),订阅更多的优质原创推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