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瑞混改VS长城股权激励:一进一退说明了什么?

原标题:奇瑞混改VS长城股权激励:一进一退说明了什么?

来源:盖世汽车

奇瑞和长城,是不同体制下发展起来的二个典型的自主品牌企业,一进一退之间,可以清晰地看到体制机制对于一个企业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9月9日,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在长江产权交易所发布公告,增资项目进入正式公告期阶段,正式公告期为9月9日至11月7日。原本传得沸沸扬扬的腾兴长三角(海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并没有得到奇瑞汽车的官方确认。而仅在三天之前的9月6日,长城汽车发布《2019年限制性股票与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草案)》,拟向在公司任职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的技术和业务人才总计约2000人实施股权激励政策。

奇瑞汽车虽然2018年在销售上跑赢大市,但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捷途这样的低价车型拉动销量获得的。集奇瑞所有优势资源打造的无论是瑞虎8还是星途车型,也都尚未成为市场的主流车型。反观在没有任何外力帮助下的长城,依靠自己对于市场的精准判断,不仅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存活下来并不断壮大自己,更是推出了WEY这样的中高端品牌,成为国内自主品牌中少有的可以和合资品牌一较高下的领军车企之一。同时长城也制定了自己进军欧洲的宏伟战略意图,挑战全球SUV王者宝座的雄心显露无疑。

作为曾经的自主品牌领头羊,奇瑞这几年在战略上走过一些弯路,其历程也颇为艰辛:痛失自主品牌冠军宝座;观致最终被宝能汽车收购;与捷豹路虎成立的合资公司错过了国内豪华品牌快速扩张的时机;凱翼汽车作为奇瑞的一个“侧翼”,主打众包造车的概念,其实并没有引起社会的共识,被出售给五粮液集团。

2018年,根据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奇瑞位列自主品牌的第六位,与百万规模的吉利与长城相去甚远,和上汽、广汽这些自主品牌的新军也差距不小,将性价比做到极致的捷途成为市场中的一抹亮色,但这对奇瑞来说是喜也是忧。虽然全新一代的艾瑞泽和瑞虎车型让人们看到了奇瑞脱胎换骨的产品力,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但整体来说,错过了之前黄金发展期且没有强力外援的奇瑞汽车,在销售上要有实质性的提升颇具难度。

在“四化”技术日新月异的当前,以目前的盈利水平远远无法维系奇瑞汽车的可持续发展。此外,由于在销售和盈利方面一直没有出彩的表现,奇瑞的整体上市计划一直处于搁置状态,无法从资本市场得到廉价资本的奇瑞汽车,将混改视为为当前发展注入活力的唯一方法。之前几次混改挂牌最终都无疾而终,作为芜湖和安徽国资的支柱性企业,究其原因在当地政府、奇瑞汽车以及参与混改者三方矛盾未能很好地进行调和。

资本是逐利的,资本家也从来都不是慈善家,而民营资本的耐心往往更短。虽然找寻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者,最符合奇瑞或者当地政府的短期利益。如果让其他汽车集团参与到奇瑞的混改中间,取得奇瑞汽车大股东的地位,必然会对奇瑞未来的战略进行干涉,而这也是奇瑞或者说芜湖以及安徽地方政府最担心的。无论是协调奇瑞与自己旗下汽车业务之间的关系或者让奇瑞在其他地区新建新的生产基地和投放新的车型抑或将奇瑞总部迁往人才和资本更为聚集的一线城市,都会触及到奇瑞还有地方政府的利益。这是奇瑞和安徽省政府无法接受的。

当前长城汽车已经与吉利并列成为国内自主品牌的领军企业,尤为值得可贵的是,不像国内其他自主品牌不少都有外资合作伙伴,长城汽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单打独斗,靠自己来钻研拼搏。长城推出的中高端品牌WEY如今也是国内唯一可以和吉利领克一起,对合资品牌发起冲击的自主品牌。

在这次的法兰克福车展上,长城汽车高调宣布了旗下WEY品牌进军欧洲和德国的计划---在德国建立技术中心,以德国市场为起点,计划两年后正式全面进入欧盟市场。此外,长城也有意在欧洲建立自己工厂,通过更加深入的产品本土化来支撑自己在欧洲的发展。

根据公告,长城的股权激励计划首次授予的激励对象总人数共计1928人,包含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中层管理人员及核心骨干人员以及公司董事会认为应当激励的其他员工。有一种观点认为,这一激励计划表明长城汽车在当前市场低迷状态下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对于长城汽车来说,如今也同样面临巨额投资,但是长城却依然愿意投入巨资给到内部员工以股权激励,其实在当下,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好的供应商所能发挥的功能其实远远不如内部员工的努力。即使面对四化这类前瞻技术,如果企业内部大家能够协力同心,未尝不能像华为在通信领域一样与外资车企一较高下。

作为安徽倾力支持的地方国企,奇瑞起点远高于长城,而在初期,奇瑞也凭借着QQ车型一炮走红,成为国内自主品牌的一面旗帜。但后期由于僵硬的企业内部体制,使得奇瑞错失了一个又一个发展的良机。

对于奇瑞汽车来说,不仅屡屡冲击整体上市未果,这么多年来一直备受资金缺乏的困扰;而希望借助混改,为自己换来上百亿的发展资金,可以视为自己第二次投胎般重要。可以综合各方面消息来看,引入一家毫无产业运营背景的公司成为奇瑞汽车的大股东,从表现上看,可以满足奇瑞和地方政府对于保有奇瑞控制权的初衷,但是这样的公司对于奇瑞的发展几乎毫无作用。

奇瑞要想重现当年的辉煌,其实体制机制上的改革远比引入140亿元的资金更重要。而国企混改的目的即在于盘活国有资产的同时,为国企注入领先的管理能力,有效激发企业自身的动能。最近同样完成混改的江铃汽车,其将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引入,使其瞬间就在四化领域得到非常大的支撑。至少在二线自主品牌里,江铃陆风以后推出的新能源车型或者是在驾驶辅助方面的技术储备绝对不会输给当前不少自主品牌,同时也会有自己鲜明的特色。

奇瑞和长城,是不同体制下发展起来的二个典型的自主品牌企业,一进一退之间,可以清晰地看到体制机制对于一个企业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混改,从表面上看是一种资金的引入,但背后更是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的引入。对于混改,如果像奇瑞那样抱残守缺,制定条条框框用行政手段而非市场经济的手段出于对于企业未来主导权的担忧而对投资人进行各种限制,那其实就已经丧失了混改的初衷。从长城例子来看,在瞬息万变发展迅速的汽车行业,所谓求人不如求己。如今的奇瑞既然面临混改的种种不确定性,倒不如将更大的精力放在如何激励企业内部员工上,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在这点上,长城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