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河之隔:皖北为什么被皖南“看不上”?

原标题:一河之隔:皖北为什么被皖南“看不上”?

“为什么阜阳市总是受到安徽各地的歧视?”近日,一名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向安徽省委书记抛出了这个扎心问题。随后,安徽省发改委在答复中指出:阜阳市所处的皖北地区,是安徽十分重要的区域板块,在全省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中举足轻重。

问题的背后,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歧视链上不单单是阜阳一个皖北城市。百度贴吧安徽吧的网友就无奈地称“皖南城市走出安徽省在外地都不愿说自己是安徽人,因为怕外省人认为和皖北出自同一个地方”。

从地图上看,长江与淮河横贯安徽,将其天然而又均匀地分割为淮北、江淮和江南三块。而其中的皖北,广袤无垠、一马平川,梁启超曾说,“淮河流域,阳开阴合,为我国数千年来政治史的中心,其代产英雄,龙跳虎卧,为吾国数千年人物史的代表。”那么,为什么现在皖北却成了省内歧视链的最尾端?

“穷”是歧视链的来源?

文学评论家李洁非在《皖人之我见》一文中说,安徽人乡党的概念和意识比较淡薄。淡薄的相互认可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内部的认知断裂,我们所说的歧视链也就有了形成的土壤。

安徽省的“内斗”酷似一部《三国演义》——皖南阵营、皖北阵营、省会阵营三足鼎立。芜湖、安庆、滁州、铜陵、马鞍山、宣城、黄山、池州可以被划为皖南阵营;淮北、宿州、亳州、阜阳、蚌埠则组成了皖北阵营;剩下的合肥、六安、淮南是省会阵营的成员。

毫无疑问,如上文所描述的,三个阵营里最不受待见的便是皖北。而皖北与皖南最直接的差异,便是经济。穷,或许是歧视链最先锻造的一根链条。

我们可以看一下2019年上半年安徽省各市人均GDP排名,这份成绩单直接展示了差距有多大——

数据来源:城市GDP吧 制图:搜狐城市

从排名上看,皖南地区几乎包揽了前十,其中合肥、芜湖、马鞍山、均超过4万元;而皖北地区排名最高的蚌埠人均GDP也只有25767元,排在全市第6,淮北、淮南、宿州、亳州、阜阳排名为11、12、13、15、16,基本全部垫底。

换个角度来看,上市公司被誉为折射区域经济的“晴雨表”,也是反映一地经济活力的重要指标。皖南地区无疑是资本市场发展最为充分的城市。分项统计中,合肥拥有45家上市公司,市值总和3364.00亿元、2017年度营业收入总和2161.29亿元,这三项指标均居安徽第1位;2017年度净利润总和101.05亿元,居安徽第二位。

数据来源:人民网 制图:搜狐城市

若将合肥、芜湖、马鞍山三地作为一个整体计算,则它们的上市公司数量占比全省的62.5%,市值总和占比70.68%,营收总和占比64.95%,净利润总和占比79.26%。安徽省内资本市场发展的不平衡,由此可见一斑。

老话常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刺眼的成绩单前,皖北确实没有自信的底气。

为何差异会那么大?

皖北地区的国土面积占安徽全省的近四成,人口为全省的一半以上,是安徽“大块头”地区。加上合肥占据了发展资源,却没能担当起带领他们致富的责任,从而大批的皖北人不得不舍近求远、背井离乡去沿海城市打工。另外辖下市县农业富余劳动力众多,但由于中心城区偏弱,产业发展不发达,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较低,是皖北经济发展较为滞后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从人均GDP上看,只有“蚌埠”可以称之为全皖北的希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蚌埠确实是一座很有影响力的城市,受地理位置的牵制,注定了它对皖北的辐射和带动都非常有限,另一座位于皖北的老大哥城市,阜阳一直都是被寄予厚望的,可惜它至今连自身的人口都消化吸收不了。因此加快这些地方的工业化和城镇化是当地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课题。

而再环视身后的“小老弟”们:淮北是煤炭起家的城市,因为煤炭资源,淮北一度繁华,曾被成为“小上海”,但是在计划经济过后,经济迟缓,一方面是因为城市区域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口不足。

宿州,没有什么资源可以利用,号称世界鞋都,亚洲影都,中国云都,是淮海经济协作区的核心城市之一,但是产业结构单一,人口不足,城区发展规模小,交通也不便利。

淮南,历史渊源深厚,又将寿县划入自己的区域,但是淮南在阜阳和合肥之间,相比较这两个城市,淮南相对来说都不足,属于大城市的辐射城市带的一个点。

相比之下,皖南一带紧靠长江,气候湿润,自古便是鱼米之乡,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加上南京这座大城市的辐射,不管是经济水平还是精神生活都远远优于皖北地区。这才导致部分皖南人有这种印象:皖北人穷、没有素质。

拿什么拯救你?受歧视的皖北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皖北与河南人、山东人比较类似,生性耿直,豪爽仗义;皖南近于江浙,其人文质彬彬,灵活内敛。他们俩则共同构成了安徽人亦南亦北的脸谱。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皖南与皖北之间经济的差距、认知的断层,甚至是歧视链的形成,想要化解,并不容易。安徽目前连续数年经济总量中部落后、人均GDP全国垫底,在省内气氛低迷的大环境下,这种“歧视”的社会心理更容易被放大。

对此,安徽省政府也有清醒的认知,印发了《中原城市群发展规划安徽省实施方案》,明确了被纳入规划的皖北五市的主要目标和重点任务。可以看出尽力缩小南北经济差距的决心。

安徽省内的南北差异,其实也是整个中国的南北认知的一个缩影。它离不开一个地域的地理环境影响,例如皖北沿淮河一带,虽然幅员辽阔平坦,但土地贫瘠、旱涝频发,人民生活自古较为凄苦,也历来是叛军草寇聚义起事之地。相反,皖南长江两岸,平畴沃野,河湖交错,自古就是鱼米之乡,所谓“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而且安稳的生活环境催生出了不少治世能臣。一北一南,一个粗犷有韧劲,一个俊雅有内涵。

而且,从历史来看,安徽南北在行政区划上也疏离颇久。安徽南北被分割管辖的时间,从秦朝开始算的话,也有将近两千年。安徽南方和北方首次属于同一个行政区管辖是在明朝,朱元璋定都南京以后,把现在的江苏、上海和安徽划归在同一个辖区之下,称“南直隶”。历史上长期对峙、分离所造成的集体心理暗示,是除了经济、环境之外,一个重要的因素。

最后,地缘认同是一个省、一个地区向心力的关键所在。这股力量,或许是整体强大带来的个体强烈附属感,也或许是一个强大的个体,例如省会城市,带来的领头羊效应,其他城市紧密团结在其周围。在整体低迷,缺乏核心领路者的情况下,极容易造成地缘认同感的丧失。从这个角度来看,振兴安徽全省经济,及时给予整体信心,是缓解南北“歧视”的一剂良药。

综合:人民网、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经济周刊、万科周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