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狂魔武汉的阵痛与野望

原标题:基建狂魔武汉的阵痛与野望

2012年,“大江大湖大武汉”被确定为武汉的城市宣传口号,之后,武汉旅游局又请孙楠演唱了同名歌曲。几年过去了,这首歌并没有几个人记得,但是“大江大湖大武汉”的宣传口号却深入人心。近些年,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大”已经满足不了武汉的欲望,高度成了他的新追求。

狂飙的基建与暗藏的隐忧

根据相关数据,武汉市摩天大楼的数目排全球第五,中国大陆第二。而根据2019年下半年的统计,武汉在建的200米以上的摩天大楼依然有200多座。按照这个速度,武汉摩天大楼的数量很有可能超越深圳,一举夺冠。

数据来源:今日头条

1885年落成的芝加哥家庭保险大厦,高十层楼,42米,被建筑学界公认为全球第一座摩天大楼。1890-1930年是第一个摩天楼集中建设时期,美国最大的城市如芝加哥、纽约和费城开始疯狂建设这种高效率的新建筑。而这一时期,正是美国逐渐取代大英帝国,成为世界霸主的阶段。

1985年中国第一栋办公类摩天大楼——深圳国贸大厦建成,它出现的时期和地点对现代中国同样具有标志性意义,而且此后每年新建设的摩天楼数量不断上升。在2018年,全球共新建143栋200米以上的高层建筑,中国独占88座,这一数字是第二名美国(13座)的近七倍。

如今武汉摩天大楼的迅猛发展更是流露出了武汉内心深处的“大都市念想”。武汉人想从大“country”变成大“city”想了几十年,而摩天大楼建设不过是武汉成为中国基建狂魔的一个缩影。

2008年,阮成发成为武汉市长,2011年1月,阮成发就任武汉市委书记,武汉历史从此进入“阮成发时代”。 2008年,借助国家的四万亿刺激计划的东风,武汉的城市建设开始狂飙。

据统计,2008年,武汉市城建投入资金309亿元,当地媒体形容“创纪录”。 2011年,武汉城建项目总投资高达725.82亿元,武汉大道、二七长江大桥、二环线(汉口段、水东段等)、白沙洲大道、东沙湖连通等21大重点工程同时开工。2012年底,穿越长江,连接汉口、武昌的地铁2号线开通,武汉进入“地铁时代”。而在2013年,武汉市计划,在基建中的投资达到1300亿元,9条地铁同时在建设,即便一线城市,也难望其项背。武汉全城开始了开膛破肚般的大拆大建。据媒体报道,最多时武汉全城共有超过一万个工地同时开工。

武汉街头随处可见这样的工地

2014年,武汉的揭晓了全新的城市宣传口号:武汉,每天不一样!曾有朋友向笔者调侃,自己前一天坐车的公交站第二天上班的去找的时候发现被挖没了,可不是“每天不一样”吗!与此同时,阮成发“满城挖”的名号不胫而走。对于这些调侃和抱怨,阮成发并不在乎,但是随之而来的账单,却让他焦头烂额。

2012年6月,在阮成发成为武汉市委书记的第二年,武汉市债务余额高达2037.05亿元。而2011年末,武汉市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964.47亿元,相比较武汉本级政府综合财力1058.22亿元,债务率高达185.64%——超过美国最高警戒线1.5倍。

与此相关,在2012年底至2013年初,审计署公布的针对36个地方本级政府性债务的审计结果显示,2012年,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若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债务率最高的达219.57%。若以此估测,武汉已接近负债最高的城市。

债台高筑之下,当地政府背负着巨大的偿还压力,而“负债最高城市”的名头也让当地主政者面临前所未有的争议。彼时不在乎名声的阮成发很生气,他曾说,“我不怕别人叫我‘满城挖’,不建设对不起这座城市。”言语间充满了焦虑和委屈,而他的这份焦虑和委屈,的确是有理由的。

武汉的历史欠账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武汉城市面貌以“脏、乱、差”的形象闻名全国,坊间更是戏言武汉为“中国最大的县城”。城市建设的严重滞后,又反过来制约了武汉的经济发展,尤其对招商引资工作带来了不利影响。2000年代初期,时任武汉市长的李宪生面对武汉的沉沦,在全国“两会”上大声疾呼:“武汉在哪里?”而作为重要交通枢纽和近代工业发源地之一的武汉发展如此滞后是有历史原因的。

上世纪80年代,武汉市对中央财政的贡献仅次于上海位居全国第二,为全国各计划单列城市之首,但是地方财政积累却是倒数第一。在地方财政留成比例上,各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城市一般为30%-50%甚至更多,而武汉仅为16%-17%。“上世纪90年代初期,武汉一度想把对中央财政上缴的比例由83%下降到82.5%,为此,当地多位领导几经周折,但最后还是没有获批。有限的财政结余,直接导致了武汉城建的落后。

怎么样搞到钱,成了武汉主政者工作的重中之重。1994年,中国开启了分税制改革,之后武汉地方政府的财力有所提高,但面对如此庞大的基建历史欠账,仍是杯水车薪,于是举债和卖地就成了地方政府的重要选择。时任武汉市委书记的阮成发,为了不让工厂停工,千方百计地找钱,借新债还旧债、下沉建设压力到区县……而“负债最高城市”的名头是会影响投资者信心的,阮书记很生气,因为后果真的很严重。

建设中的光谷广场

正在实现的大都市野望

9月2号,有这样一则新闻在武汉人的朋友圈里不断被转发:武汉光谷广场综合体主体结构9月1日完工,汇聚3条地铁线2条市政公路,被誉为亚洲最大、世界最美综合体,也是亚洲最复杂的地下综合体。修修补补十多年的武汉光谷广场送走了附近华中科技大学一届届的学生,也听了武汉出租车司机一年年“个斑马”的骂声,如今它终于要建好了。光谷广场主题结构的完工正是武汉经历过近十年基建的阵痛的回报的典型案例,慢慢补上历史欠账的武汉预期收益已经开始显现。

数据来源:21财经

根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6月6号,武汉地铁总里程264千米,仅次于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运营线路达8条,日均客运量364.3万人次,全国第五。2016年12月14日,国家发改委发函,同意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2019年上半年,武汉GDP达7478.9亿元,位居全国第九。而很长时间以来,武汉已经稳坐华中城市头把交椅…

武汉的野心正如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而还在经历阵痛的武汉也必然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文/陈亚辉

资料来源:南方周末 经济观察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