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穿旗袍造原子弹的“东方居里夫人”,世界欠她一个诺贝尔奖

原标题:这个穿旗袍造原子弹的“东方居里夫人”,世界欠她一个诺贝尔奖

“当吴健雄博士将宇称原理(即左右对称原理)推翻时,她也就建立了男女之间的宇称原理。再也不能说女性不能站在科学成就的顶峰之上了。”

——《纽约时报》

有人说民国最美的女子不是林徽因,也不是陆小曼,而是这位被称为“中国居里夫人”的吴健雄。

乍一看这个名字,你可能会被搞糊涂,这明明是个霸气的男性名字。

可看到吴健雄年轻时的照片,你一定会被惊艳到。身着旗袍,端庄清雅的吴健雄,脸蛋柔美,充满了知性和古典的气质。

她曾经的同学孙多慈曾这样描述她:

“那时的健雄是一个娇小玲珑,活泼矫健的女孩子……一双神采奕奕的眸子,灵巧的嘴唇,短发,平鞋,朴素大方但剪裁合身的短旗袍。

在两百左右的女同学中她是显得那样地突出,当然她也是一般男孩子的追求目标,不仅男孩子,女孩子竟也有人为她神魂颠倒呢。”

不过当你了解她的经历后,你会明白有人会把她称为“民国最美女子”,并不是因为外貌。

就是这样一位美丽温婉的女子,在男人统领的世界里大放异彩,书写了自己人生的传奇。

她身上那许多响亮的标签——“物理研究的第一夫人”“世界物理女王”“东方居里夫人”“普林斯顿第一位女讲师”“哥大历史上第一位物理系女教授”“美国物理协会第一任女会长”……

都是这个世界对她的震惊和敬重,而隐藏在这些标签背后的是一个胸怀大志、不卑不亢的伟大的女性灵魂。

就像她在自己半个世纪的科学生涯中践行的父亲的期许:不让须眉,积健为雄。

1

1912年5月31日,吴健雄出生于江苏省太仓浏河镇。

虽然生于旧中国,但吴健雄从小就接受着思想开明的父亲吴仲裔的启蒙教育。

从取名的那一刻起,父亲就一视同仁地对待女儿和儿子,按照家族的“健”字辈和“英雄豪杰”的顺序,给排行第二的女儿吴健雄取了十分阳刚的名字。

父亲让她学习诗词歌赋与算术,因她过人的天赋,对她寄予厚望。

他时常给女儿念《申报》上的科学文章,送给她自己组装的矿石收音机,激发了吴健雄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去探寻自我存在的价值。

父亲不仅关注自己女儿的成长,还心怀大义,带着女儿在故乡浏河镇创办明德女子职业学校,广纳四乡民女读书,通过教育抹去“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性别偏见。

父亲的胸怀和破除旧习的品格,也无形中在吴健雄的内心,植入了谁说女子不如男的理念。

从父亲创办的明德学校毕业后,她以第九名的成绩从近万名考生中脱颖而出,考入了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

师范毕业后,吴健雄本可以选择做一名老师,但父亲却鼓励她继续到大学深造。

吴健雄在回忆她的人生历程,言及父亲对她的一生的影响时曾说:“如果没有父亲的鼓励,现在我可能在某地的小学教书。是父亲教我,做人要做‘大我’,而非‘小我’。”

正因为有这样了不起的父亲,吴健雄才有机会开启那样传奇的人生。

2

吴健雄曾说,她生命中有两个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除了父亲之外,另一个人就是她的恩师胡适先生。

1928年5月,胡适在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做了一场名为“摩登的妇女”的演讲。

胡适对新时代妇女走出旧传统的鼓励,以及翩翩风度和渊博的学识,让本就仰慕他的青年吴健雄“思绪澎湃,激动不已”。

1929年,吴健雄终于考上了胡适所在的中国公学。而他们的相识也是一段佳话。

有次历史考试,吴健雄只花了两个钟头就把三个小时容量的试卷做完了,然后第一个交卷。她的答卷让监考老师胡适非常震惊,记住了这位天资聪颖、美丽的女孩。

少女情怀总是诗。

吴健雄对胡适除了仰慕还有着一种朦胧的少女情怀,但她却依然保持着理性和克制。

在她的手札中,曾这样写道:

刚在电话中替你道别回来,心想您明天又要黎明即起的去赶路,要是我能在晨光熹微中独自驾车到机场去替您送行多好,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那样做,只能在此默祝您一路平安。

真正的爱不是放纵,而是保持克制。

后来吴健雄曾致信胡适:

“但另一方面却又怕您以为我误会您的意思,使您感到不安,其实以我对您崇敬爱戴之深,决没有误解您的可能,请绝对放心好了。”

“念到您现在所肩负的责任重大,我便连孺慕之思都不敢道及,希望您能原谅我,只要您知道我是真心敬慕您,我便够快活的了。”

正是这份恰到好处的分寸感,让吴健雄和胡适之间维持了一辈子的师生情谊。

胡适曾在公开场合说过,作为吴健雄的老师,是他平生最得意、最自豪的事情。

“我一生到处撒花种子,绝大多数都撒在石头上了,其中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里,长出了一个吴健雄,我也可以万分欣慰了。”

而吴健雄也从未忘记老师的教诲,她常说她的研究成果不过是根据胡先生平日提倡“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之科学方法。

吴健雄的经历告诉我们:女人最好的修行,是不做情人,只做有情人。

3

吴健雄遇见她生命中的真命天子,是在1936年她留学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那一天吴健雄穿着高领的旗袍,在热情的袁家骝的陪同下,参观伯克利物理系的实验室,她被这里先进的设备深深吸引,决定留在伯克利学习。

这也成了袁家骝追求她的一个契机。

袁家骝出身世家,是袁世凯之孙。

但他与自己的父辈不同,他是个典型的理工男,务实而节俭,对感情认真执着,给吴健雄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吴健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只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

而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1942年5月的一天,正好是吴健雄阳历30岁生日的前一天,她和袁家骝结婚了,婚礼简单而隆重。

婚后的吴健雄生活得很幸福,她在寄给朋友的信中,这样描述他们的爱情:“在三个月共同生活中,我对他(袁家骝)了解得更为透彻。他在沉重工作中显现的奉献和爱,赢得我的尊敬和仰慕。我们狂热地相爱着。”

同为物理学家的袁家骝,在她全心从事研究之时,便会分担家务。对外她也常向人夸耀她有一个很体谅她的丈夫,然而每当有人戏称她为“袁教授”,她都立刻更正为“吴教授”。

在金婚岁月谈感受时,袁家骝曾这样解读婚姻:“夫妻也如同一个机关,需要合作,婚前要有承诺,婚后要能协调。”

有了丈夫的理解和支持,吴健雄在物理学领域中更加肆意纵横驰骋。

1944年,她在导师奥本海默(原子弹之父)的邀请下加入“曼哈顿计划”(美国陆军部研制原子弹计划)。

她成为了原子弹研究团队里面唯一一位女性,她穿着旗袍在实验室里穿梭,让大家都对这位中国女性刮目相看。

1956年,杨振宁和李政道共同提出弱相互作用下宇称不守恒定律,但没有人愿意试验来验证,而吴健雄承担了这一重任,结果证明了二人提出的理论,帮助他们获得了1957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而应当和他们一起共享这个荣誉的吴健雄却被拒之门外,这让很多人都为她鸣不平。

而在很多年以后重提此事时,吴健雄却淡然笑着说:“我从来没有为了得奖而去做研究工作。”

这位穿着旗袍把毕生精力投入到物理研究的中国女人,这一生除了诺贝尔奖,几乎拿到了一个物理学家所能拿到的所有奖项和荣誉。

1975年,美国总统福特在白宫授予她国家科学勋章,这是美国最高科学荣誉。

1978年,获得以色列沃尔夫奖,她是该奖第一位得主,奖金甚至超过诺贝尔奖。

吴健雄带着儿时对科学的热情和对居里夫人的景仰,最终成为了像爱因斯坦眼中的居里夫人一样拥有“单纯的愿望”“对科学的客观认识”和“崇高品格”的独立女性。

甚至在她的老师,诺贝尔奖得主赛格瑞看来,比居里夫人更“入世、优雅和聪慧”的独立女性。

晚年的吴健雄发挥余热,捐出25万美元给母校明德学校作基建费;为了推动祖国科技建设的发展,平时以节俭著称的她,为设“吴仲裔奖学金”捐款一百万美元。

1997年2月16日,吴健雄在纽约病逝,终年84岁。而她的骨灰也在遵循她生前的愿望,回到了故乡。

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自我,追寻梦想,有的人始终在坚持,而有的人因为头破血流而放弃,成功不是和别人相比,而是成为最好的自己。

吴健雄,这个看起来柔弱的中国女人,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和追求,活出了自己生命的高度和广度,她像一束光,不仅照亮了她的人生,也照亮了这个世界。

生命只有一次,愿我们都能活得像吴健雄一样酣畅淋漓、不负此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