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笑哭了:那些所谓书法“创新”…

原标题:赵孟頫笑哭了:那些所谓书法“创新”…

正当艺术的书法为自己的抽象造型感到满意时,元朝人赵孟頫无意中提出“书画同技”、“写竹还应八法通”、“须知书画本来同”(《秀石疏林图》题诗)。

绘画是具象的,如果书与画真同,则书法的抽象将变得毫无意义。于是,书法应该像绘画一样走具象之路。但这也难办,书法如真的与绘画不分彼此,则书法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然未必赫赫大匠赵孟頫,连这点起码的道理也弄不清楚。如果看看他的书法杰作,哪一件像画,以画代书呢?

虽然如此,书画本来同的提法,毕竟在一定程度上混淆了人们的旧有观念,尤其是有人尚未弄清他此语的限定条件就莽然搬用,使副作用更大。

▲当年陕西最流行的贺寿礼品“猴寿”

于是,以画代书,如写个“山”字画一座山者有之;或作书而不欲成字,仅剩线条,甚而线条全无者有之;或照搬象形文字,字不敷用兼杂它字者有之......

凡此种种,针对传统的写字观念而言,都可美其名日:“创新”。此“创新”在形式上打破了书法界限,在理论上亦可振振有辞,不是已有个赵孟頫在几百年前就提出这样的口号了么?

▲街头书法表演艺术家的“山”字作品

▲假文青喜欢的“佛”字书法

以赵孟頫如此成就被此等人拉来作虎皮,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的。赵氏此论,只是从书法与中国画共同的用笔、线条等技法上出发的,根本就没有指出书画在形式上必须划一的意思

另外,此诗是一幅画上的题跋,故知他是站在绘画的立场上,提出书法用笔可入于绘画的看法而已,绝非今人之站于书法的立场上强拉画之造自然之形而套于书法的。

▲稀松练家子喜欢的“虎”字书法

▲混饭游仙儿喜欢的“鹤”字书法

对赵氏的观点,倘不顾其角度、限制、出发点等,强为曲解以作己用,为自己辩护,其效果则适得其反。

书法是抽象的,以文字结构为其造型准则,不管是将书法变成具象画,写山画山,写水画水,还是将书法变成抽象画,无结构无字形,都是对赵氏“书画同”观点的曲解,其结论自然是错误的,其理解亦是幼稚的。

“创新”如果只是变字为画,那它将毫无意义,艺术道路上的孜孜探求和艰难跋涉,岂是浅薄的改头换面所可比拟?

历史的源的同不等于现状的流的同;

技法局部的同不等于形式整体的同。

否定诸如此类的“新”,未必就是保守。书法艺术在现时代的发展,不必什么都要推倒重来,尊重历史与传统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有好处的。

书法的“创新”如果连它之所以为书法的根本也给“创”丢了,于它而言,其得耶?失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