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式厨房单人餐“骗局”:五十公斤级以下的食客,请一定两个人去

原标题:俄式厨房单人餐“骗局”:五十公斤级以下的食客,请一定两个人去

我旱獭从来就不理解美食类博主。

我坚持不下厨房——都说“下厨一小时,吃饭五分钟”,二十一世纪了,咱省点精力,费些小钱,把生活整好点,把做饭刷碗的时间用来学习工作谈恋爱。

小徐制作:红烧牛腩

所以我写不了在线小菜谱。

我坚持不去探店——谁都知道,“美食”就是拿钱白吃才会觉得好吃的东西。老板服务周到了,多送几瓶可乐,作者笔就不受控制了:“神奇了、正宗了、米都在发光、吃不到你就白活了”,咱就当个笑话听。

阿风探店:耿欢喜

所以我探不了店。

当然,阿风和小徐和外面的妖艳编辑不一样,主要是有脊梁,探店都自己掏钱。因为她们的存在,我对美食博主依然心怀尊重。

最近,我的上司白纸哥给我下达了任务:

“要多尝试类型不同的稿子,你要写篇美食的。”

他纠正了我对于美食探店的看法:“有些馆子很有意思的,去过之后会自然地让人产生讲述的欲望。”

我表示怀疑。

但我还是去了,打工者没有话语权。

我在商场里晃悠,恰好经过这家店门口。

俄式厨房

粗布衬衫,闭口领子带褶边,穿着改良版俄罗斯民族服饰的店员在门口双手交叉。

挺新鲜的,要不就进去?

店内只有我一位食客,四个服务员都望着我。我翻翻菜单,选了单人餐,按前汤、沙拉、主菜、主食的顺序点好了。

店内装潢下了功夫,套娃形状的牙签盒正努力营造着斯拉夫风情。

餐盘以一串俄文饰边,问了问,原来就是店名:“俄式厨房”。

桌子上铺着玫瑰花瓣,光线昏暗,很适合晚上约会。

店内卖俄罗斯精酿啤酒,黄啤和黑啤各有两款。

没过多久,我的莫斯科红菜汤——Борщ,来了。

红菜汤还有一个认知度更高的名字:罗宋汤。罗宋,即Russia,(俄罗斯),据说得名于早年间上海地区的洋泾浜英语。罗宋汤即“俄罗斯的汤”。

此汤的俄文名Борщ,在俄语里专指卷心菜、甜菜,土豆和西红柿为主要原料制成的汤菜。由于此汤的主菜是红菜头,所以红菜汤,是它更准确的译名。

我喜欢番茄的酸甜口味,讨厌番茄生涩的口感,此店的红菜汤是加了番茄酱熬煮的,酸甜味的红菜与我很合,土豆炖得汤有沙沙的口感。牛肉块下得很豪爽,煮得很软。

上菜时间很恰当,刚刚喝完开胃汤,就上沙拉了。

这是三色藜麦沙拉。藜麦是一种生长在高海拔山区,耐旱、耐寒、耐盐、低葡萄糖的食物。

面带微笑的服务生来到我身边,把木杵伸进碗里碾磨芝麻,又把碾好的芝麻倒进盛酱汁的小碗里,淋在藜麦沙拉的表面。

藜麦在嘴里咯吱咯吱的,酱汁和柠檬的调味让沙拉变得清新。面包片稍微有点绵,味道无功无过。

吃到这里,我感到有点不对了。我以为的沙拉是小小碟,可这一盘太多,菜碟的直径与较小的脸盆差不多了。

单人餐价格是多少来着?

我忽然遥感到钱包一阵收缩。

抬头往往四周,空空的舞台像刚刚从天上掉下来那般出现在我的眼前。

“请问,”我叫住服务员,表情略显僵硬“请问这里难道有俄罗斯歌舞表演吗?”

“哦,有的。但周二和周四上午没有,会进行萨克斯表演。”

“请问进行萨克斯表演的,是俄罗斯人吗?”我不死心。

“是的。是个俄罗斯帅哥。”她对我微笑。

我死心了。

然后第三道菜上了,黑椒朗姆牛排配煎蛋。

牛排的熟度不高,外面有焦酥的口感,内部的肉还是比较嫩的。可能是怕盘子太空不好看,又在上面放了一小坨生菜。

我平时点二两小面,次次都要剩个一口半口。我已经快吃不下这套单人餐了。

可是还没结束。我的主菜还没上呢。

服务员将意大利肉酱面端上来了。酱、肉、意大利面都很实在。味道很好,属于正规西餐厅一贯的正常发挥。

但套餐的分量太大,我实在吃不下了。刺激消费也要适度吧,这哪里是单人餐的分量!

就在此时,服务员送来了账单,我不情不愿地接过来。

……

噢?

58块……?

价格还挺正常,不……应该说以这种分量和质量,58元也太实惠。

走出俄式厨房,我还疑神疑鬼,生怕服务员追出来,告诉我拿错了账单。我似乎有些理解美食博主了,“激发人讲述欲的餐厅”,我今天也遇到一间。我旱獭百感交集:美食探店都做了,在线小菜谱还会远吗?俄式厨房,这间餐厅使我爱上了写美食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