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两大“罪人”:叶利钦究竟与戈尔巴乔夫是敌是友?

原标题:苏联解体两大“罪人”:叶利钦究竟与戈尔巴乔夫是敌是友?

目前很多学者在研究苏联解体时,更多的把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两人作为苏联解体关键人物。从苏联解体前后,我们会看到叶利钦是作为戈尔巴乔夫一个对手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经常反对戈尔巴乔夫的政策,是当时“倒戈”的先锋人物。而且还有一张经典的照片一直被后人所议论。这张照片是“8.19事件”后,叶利钦要求戈尔巴乔夫按照稿子念。叶利钦的霸气与戈尔巴乔夫软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007年,叶利钦去世后,戈尔巴乔夫参加了叶利钦的葬礼。在外界看来,两人似乎水火不容,而且戈尔巴乔夫在多个场合抨击过叶利钦,戈尔巴乔夫完全不用参加这位曾经反对他,让其下不了台的对手葬礼。

叶利钦之所以能进入苏联领导层主要得益于戈尔巴乔夫提携,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或许就没有叶利钦此后成为俄罗斯总统。那么两人此后相斗于苏联政坛,他们到底是对手还盟友?

同龄人出道不同

戈尔巴乔夫出生于1931年3月2日,而叶利钦出生于1931年2月1日,叶利钦只比戈尔巴乔夫大一个月,两个人是同龄人。但作为同龄人,叶利钦从政之路就比戈尔巴乔夫晚多了。叶利钦是学建筑出身的,戈尔巴乔夫是法律的,后来为从政改行农业。一个盖房子,一个管种田的。戈尔巴乔夫比叶利钦要升迁的快。

戈尔巴乔夫1952年加入苏共,而叶利钦1961年加入苏共,但两人成长在斯氏执政时期,事业则在赫鲁晓夫时代形成,他们都见证了斯氏执政时的苏联,也见到了赫鲁晓夫的改革,而且他们两人的政治生涯在勃列日涅夫时代。

戈尔巴乔夫于1968年就成为斯塔夫罗波尔市的一把手,而叶利钦于1976年才成为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一把手。1971年,戈尔巴乔夫成为苏共委员,而10年后,叶利钦才成为苏共成员。两人相差了10年。

1985年4月,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提拔叶利钦进入苏联领导层,并担任建筑部长,同年12月,戈尔巴乔夫又任命叶利钦为莫斯科一把手。

从两人履历看,叶利钦能在政坛上崛起,得益于戈尔巴乔夫的提拔任用。戈尔巴乔夫成为领导人后,对不听话异己基本不予录用,戈尔巴乔夫能提拔叶利钦,足以看出两人交情非同一般,叶利钦应该是戈尔巴乔夫信赖的人。

有分歧目标相同

但叶利钦什么时候开始反对戈尔巴乔夫的呢?叶利钦的形象主要定格在他在从政时,时常以反对派人物出现。1987年10月,在苏共会议上,叶利钦公开批评利加乔夫,还指责戈尔巴乔夫改革不力。戈尔巴乔夫撤销了叶利钦莫斯科一把手的职务。在苏联历史上,下属敢批评一把手的事基本没有,叶利钦创造了第一,不过公开反对,这是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所造成的。

对叶利钦戈尔巴乔夫并没有“一棒子”打死叶利钦,而是还保留其委员职务。1988年,叶利钦又当选为苏维埃代表。1989年成为俄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

据资料记载,戈尔巴乔夫在叶利钦当选苏维埃代表上,还专门指示有关人员为叶利钦开“绿灯”,否则叶利钦不可能成为再继续走下去。

苏联解体前,叶利钦大都反对戈尔巴乔夫,后来戈尔巴乔夫指责叶利钦背信弃义,他说后悔提拔叶利钦,该把他流放到国外当大使。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说法。

虽然两人有分歧,叶利钦强烈“倒戈”,但两人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共同反对苏联体制,在这上面两人甚至可以说心有灵犀一点通,而并没有重大分歧。有学者称,其实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世界观是一致的,那就是改变苏联社会制度,彻底瓦解苏联。

“8.19事件”发生后,本来是挽救苏联的一次政变,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却出奇地团结在一起,挫败了“8.19事件”。此后两人又联手解体了苏共,解体了苏联。应该说两人是奔向共同目标的“战友”。

对西方心底相通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大多数是对手,只有“8.19事件”是联合在一起,两人目标却出奇一致,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以戈尔巴乔夫执政特点,他打击对手从来不手软,那些曾经与其竞赛的苏共领导人,都被其边缘化,但令人奇怪的事,叶利钦如此强烈的反对戈尔巴乔夫,为何戈尔巴乔夫不彻底把叶利钦清除出苏联领导层呢?

因为两人背后都有一个共同“主人”支持,那就是西方国家。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就曾说“我们选对了人”。而且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在培植叶利钦,认为叶利钦才是解体苏联的一股主要力量。

苏联解体前,叶利钦作为苏维埃代表访问美国,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就给予叶利钦以国家元首的最高待遇,可见西方国家已经与叶利钦有了实质性联系。这就是为什么戈尔巴乔夫不敢动叶利钦的一个重要因素。

同样,戈尔巴乔夫也接受西方国家,对他们俯首称臣。戈尔巴乔夫的执政政策,甚至他的“新思维”或许有就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影子。

由此可见,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两人表面上是对对手,“对手戏”只是演给苏联民众看,有学者称两人是在唱“双簧戏”。

叶利钦曾在他的《总统笔记》中他与戈尔巴乔夫的关系进行坦承:“戈尔巴乔夫并没有把我推到荒无人烟的偏僻角落里,也没有把我发配到遥远的异域他乡,就像他的几位前任所做的那样,相反地,他似乎是很高尚地宽恕我,怜悯我………我从来没有把同他的斗争作为自己的目标。不仅如此,在诸多方面,我是跟着他亦步亦趋,拆掉苏共大厦的一砖一瓦。”

可见两人关系其实是一种外界看不清的盟友关系。

欢迎各位看官批评指正,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