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最后特赦的2名国军中将,为何还要去台湾,后来过得好吗?

原标题:1975年最后特赦的2名国军中将,为何还要去台湾,后来过得好吗?

4年的解放战争,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打垮消灭了数百万反动派军队,并俘虏了大量人员。据统计,国军被俘人员中,少将以上军衔者就有1084人。

这些被俘的将军们和普通士兵不同,他们受到的思想毒害很深,许多都十分反动。因此,解放后国家建立了数座战犯管理所,对他们进行改造。

在国家的悉心关怀和教育下,几年后,一大批战犯从思想到行为上焕然一新,具备了重新踏入社会,成为建设者和劳动者的能力。

1959年12月,国家开始分批对战犯进行特赦。至1975年3月之前,共特赦战犯6批,计296名。剩下未被特赦的战犯,基本都是拒绝改造或改造不彻底的死硬顽固分子。其实,眼看身边狱友一个个获得自由,他们早已动摇,只不过因性格和面子问题,还没有彻底放下老思想。

这些情况,中央看得一清二楚。

1974年底,主席指示:

还有一批战犯,放下武器已关押二十多年了,还关着干什么。把他们释放了,可以来去自由。

1975年3月19日清晨,和往常一样,战犯管理所内,不少已经两鬓斑白的战犯,在管教干部的带领下,来到礼堂,集中收听来自中央的重要广播。

很快,广播里传来这样的话:“国家决定特赦全部在押战争罪犯。”

整个大礼堂立即爆发雷鸣般的掌声,战犯们有的欣喜若狂,有的手舞足蹈,有的仰面无语,有的泪流满面。当晚,不少人喝得酩酊大醉,互相干杯,亲切话别,毕竟待在一起这么多年。

根据政策:

被特赦人员可以自由选择去处,可以回原籍,国家也可以安排工作,或者享受国家疗养。甚至,愿意去香港台湾的,也可以去,给足路费,提供方便,去了以后愿意回来的,照样欢迎。

最后这批特赦的战犯一共293名。其中,中将军衔者12人,10人表示愿意回原籍或接受国家安排,而原国军第51军军长王秉钺和第25军军长陈士章却提出要去台湾。

受改造教育这么多年,王秉钺和陈士章为何还要去台湾,难道他们仍然对过去抱有希望?

答案并非如此。

解放战争后期,蒋把手下大多数主要将领的家属都提前空运到了台湾,其目的不言自明。新中国成立后,有些家属探知丈夫被俘,并被集中起来进行改造,就千方百计地从台回到了大陆,守在亲人身边,期盼一家人早日团聚。

不料,家属们的举动触怒了蒋,随即下令:没有他的同意,在台被俘人员家属不准离台。此后,正在改造的战犯和无法离台的家属,只能隔岸相望,默默祝福,无时无刻牵挂着对方。

所以,被特赦后与立即亲人团聚,是王秉钺和陈士章经过反复考虑,还是选择去台湾的初衷。

王秉钺和陈士章的申请很快得到了批准。4月14日,他们和其他8名选择回台湾的人员,一起跨过了罗湖桥进入了香港,下榻在位于九龙弥敦道上的帝国酒店。大群记者蜂拥而至。随后,香港的中英文报纸、电台、电视台以及外国通讯社更是争相报道。

王秉钺对记者充满深情地说:“我到台湾之后,希望给我爱妻突如其来的惊喜。”

然而,来自台湾方面的声音却让人大吃一惊:当局不少人反对被特赦人员进入岛内。不仅如此,军警特部门还派出人员,对王秉钺和陈士章等人进行分化和恐吓。

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在香港停留的时限也即将到期,尽管王秉钺和陈士章一再前往移民局办理延期手续,但仍困居在九龙酒店里,度日如年地期盼着来自台湾的好消息。

5月5日,香港媒体发布了一条重磅新闻:申请去台10人之一的原国民党第68军上校处长张铁石因失望过度,在酒店自缢身亡。

王秉钺和陈士章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他们想不通,战争结束了这么多年,他们苦熬了这么多年,终于获得自由后,为何连去台和亲人相聚的要求也得不到满足。这究竟是为什么?

天无绝人之路。不久后,王秉钺和陈士章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他们的女儿已在美国定居。经过商议,在大陆有关人员的协助下,王秉钺和陈士章启程前往美国,投奔女儿去了。

不久,陈士章的夫人也设法从台飞到美国,一家人最终团聚。1992年,陈士章在美国病逝。在人生的最后十几年,他享受了天伦之乐。

王秉钺去美国之后音讯全无,据说,后来他从美国到了台湾,也终与家人团聚。

光阴如梭,唯有亲情不变,唯有亲情不可辜负。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