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改革开放的历史路径看重庆各开发区发展

原标题:从改革开放的历史路径看重庆各开发区发展

重庆高新区

中美之间就贸易摩擦问题至今已进行了12轮高级别的磋商交锋,在这一过程中,两国的有识之士对自身的发展道路、优势和经验的总结越来越深入。近期,重庆原市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南开金融(广东)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作了题为《新时代,中国开放新格局、新趋势和中美贸易摩擦》的演讲。其中,他以先后在沿海开放高地上海以及内陆开放高地重庆任职的经验,回顾了开发区、特区、国家级新区、保税区、自贸区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就是从这些区域先行先试从而不断向更广更深的层面探索的。

开发区作为改革开放以来制度方面的一大创新,对搞活经济体制,增强我国的国际竞争力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在十年前,香港学者张五常在解释改革开放中,出现的在世界经济史中前所未有的地区间激烈竞争现象时,提出了以土地开发为核心的“地方政府竞争论”,在这个视角下,开发区通过地价和区位上的竞争力来招商引资,这基本符合当时的实际。但近年来,各地的开发区被土地成本、用工成本、综合开发成本上涨等倒逼着进行转型,向产城融合、机制创新等要红利。今年以来,重庆围绕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着力做好开发区体制的优化升级。那么,目前重庆的开发区情况总体上怎么样呢?

笔者以国家发改委等6部委公开发布的《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8年版)》为主要依据(《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9年版)》尚未发布),对重庆的有关开发区情况作如下梳理。由于《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8版)》中的一些信息在今年看来已略显陈旧,笔者根据最新情况尽力做一些更新,如有错漏之处还请包涵。

一、国务院批准设立的经济技术开发区

资料来源:《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8年版)》

国家级经开区是为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而设立的现代化工业、产业园区,主要解决长期存在的审批手续繁杂、机构叠床架屋等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体制问题。 国家级经开区对口由国家商务部进行日常指导和评估审核。 国家级经开区最早在1 984 年开始设立,截至2 018 年全国共2 19 家。 据商务部公布的数据, 2018年,219家国家级经开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2万亿元,占全国的比重为11.3%; 财政收入1.9万亿元,占全国的比重为 10.6%; 实现进出口总额 6.2 万亿元, 占全国的比重为 20.3%; 实际利用外资和外商投资企业再投资的金额达到 513 亿美元, 占全国的比重为 20.4%。 由此可见,国家级经开区是生产力集聚区和区域经济增长极。

重庆经开区管委会

重庆最早的经开区是1993年设立的重庆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也是西部最早的国家级经开区。它的最初区域在南坪区域(南区)和北部新区经开园(北区),后来其南区拓展至茶园地区,北区则在两江新区成立及两江新区与北部新区合并后彻底融入到两江新区中,南区发展成现在的重庆经开区。2010年为促进渝东北和渝东南的发展,国务院批复设立了国家级的万州经开区、长寿经开区。重庆、万州、长寿这三个国家级经开区目前均由属地的区管理,对南岸、万州、长寿区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重庆的经开区虽然开西部设立国家级经开区的先河,但目前存在着数目少、范围小、实力仍有待提高的问题。比如在商务部发布的2018年国家级经开区考核评价结果中,综合排名前30名里,中西部地区里安徽2家、陕西1家、四川1家、湖南1家、湖北1家,重庆未入围;在产业基础前10名、科技创新前10名、利用外资前10名、对外贸易前10名等分项排名中,重庆也未入围,这显示出重庆各国家级经开区在夯实产业基础、加大科技创新力度、加大外向型经济发展水平方面仍有较大空间。

二、国务院批准设立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开发区名称

资料来源:《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8年版)》,并根据网络资料更新

国家级高新区是以智力密集和开放环境条件为依托,最大限度地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而建立起来的集中区域。相比数量略多的国家级经开区,国家级高新区的定位更加聚焦,主要以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国家级高新区对口由国家科技部进行日常指导和评估审核。据科技部公布的数据,2017年156家国家高新区生产总值(GDP)总量达到95171.4亿元,占当年我国GDP比重的11.5%,2017年高新区贡献了全国35%的研发投入,占全国企业研发投入的比例达到45.1%;高新区内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国家级科研机构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二,企业R&D人员全时当量占全国企业的近一半,国家级高新区正不断探索科技与经济紧密结合的有效途径,在体制机制创新、科技创新、产业发展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

来源:华龙网

重庆高新区是重庆最早设立的国家级高新区,是首批5个国家综合改革试点开发区之一。与重庆经开区的发展类似,重庆高新区在历史上有北部新区高新园(与北部新区经开园共同构成原北部新区的基本区块),以及石桥铺高科技开发园、二郎科技新城。重庆高新区原北部新区高新园区域,在两江新区成立及两江新区与北部新区合并后彻底融入到两江新区中,重庆高新区在2010年得以重新组建,辖有东部石桥铺、二郎改造提升区20平方公里,西部金凤、含谷、白市驿组团拓展开发区53平方公里。目前,璧山高新区、重庆永川高新区、重庆荣昌高新区均为属地的区管理,在所在区的创新驱动的大格局中起到重要作用。重庆高新区正在不断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高新区就是又要高、又要新”等要求,在科技部的支持指导和市里的统筹协调下,推动面积扩展和管理体制优化工作,随着今年以来明确了分管重庆高新区的副市长,重庆高新区已等同于由市里直管,而非像此前那样由九龙坡区管理。但具体的直管和运行模式尚有待正式方案的出台加以明确。

9月17日,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在推进重庆高新区建设发展现场办公会上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市委、市政府部署和陈敏尔书记要求,进一步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优化提升科学城规划,知责履责、砥砺前行,努力推动重庆高新区高质量发展”,这显示重庆高新区的改革和建设将进一步深入推进。

从外地的经验来看,一个地区内国家级高新区最重要的是质量,武汉东湖高新区、成都高新区、西安高新区等在推动所在城市的创新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目前重庆正可以利用重庆高新区升级和打造科学城等有利契机,进一步理顺高新技术区域的管理体制、创新机制,并进一步夯实其创新研发和高技术产业实力。

三、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

资料来源:《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8年版)》,并根据网络资料更新

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是被赋予承接国际产业转移、联接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特殊功能和政策,由海关为主实施封闭监管的特定经济功能区域。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设立是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发展而逐渐形成的,从1990年开始,我国先后推出六种形态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从最早的保税区设立到后来的出口加工区、保税物流园区、保税港区以及综合保税区和跨境工业区等六种类型。其中与重庆关系密切的是与航运中心建设紧密关联的保税港区,以及整合优化各种特殊区域的政策和功能的综合保税区这两种形式。

重庆保税商品展示交易中心 来源:新华网

成立于2008年11月的重庆两路寸滩保税港区,我国内陆首个保税港区,也是中国唯一个拥有“水港+空港”的一区双核模式保税港区。目前重庆市级层面正在推动寸滩港片区功能转型及邮轮母港建设相关工作,探索将两路寸滩保税港区向“保税商圈”和邮轮母港功能转型,以转型后的寸滩港区的区位和产业配套优势支撑重庆的国际化大都市的新兴产业和高端服务业发展,寸滩港与果园港的职能分工和业态格局将产生重大变化。西永综保区如何与升级和扩面后的重庆高新区做好衔接也是重要课题,这根本上取决于尚未出台的重庆高新区升级扩面方面的最终版方案中如何设计好体制机制。至于近年来设置的重庆江津综合保税区、重庆涪陵综合保税区,如何进一步地为渝西、渝东等区域的内陆开放高地建设做好服务,是一大探索方向。

四、市级批准设立的开发区

资料来源:《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2018年版)》,并根据网络资料更新

至于重庆市级批准设立的开发区,目前共有大致39家,基本上实现了一个区县各有一两家开发区,它们是所在区县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之一,也是重庆下一步扩充国家级开发区的候补园区。

五、其他相关的情况

两江新区江北嘴 摄影-司琪

此外,重庆还有一家国家级新区“两江新区”,国家级新区在所承担的国家战略、总体发展目标、发展定位等方面,比国家级开发区更高。要理解这一点,我们就要要梳理改革开放的历史脉络,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国大陆地区设立了深圳、珠海、汕头、厦门等经济特区,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国家提出了浦东开发开放的国家战略,将经济特区的经验移植到浦东,建设了第一个国家级新区浦东新区,后来为了推动内陆开放,在天津滨海新区等沿海的国家级新区之外,还在内陆地区设立了重庆两江新区等国家级新区,以推动内陆开放、陆海联动等国家战略的实施,所以国家级新区在地位和含金量上比国家级开发区更高。

重庆近年来越来越重视对于开发区体制机制的调整优化,今年7月市府办公开发布的《促进我市国家级开发区改革和创新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在深化“放管服”改革、创新管理体制、优化要素资源、健全工作机制等方面具有不少新的提法,同时正在进行中的重庆高新区扩面升级改革也正待正式文件的出台,以明确四至范围、管理模式等内容。

可以预见的是,中美贸易摩擦将倒逼中国在更高水平开放,今年审议通过的《外商投资法》就是一个标志,特斯拉这样的我国第一个外商独资新能源汽车制造项目在上海的落地也是一个标志。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境内的土地、房产、科研、人才等要素资产将在全球资本自由流动的大背景下得到重新估值。这段时间国家层面采取的限制房地产价格泡沫,引导资本投向实体经济等措施,就有防风险和打造全球竞争新优势的考虑。那么重庆的各个开发区如何进一步与自贸试验区、中新示范项目等开放平台深度融合,如何加强补链成群、创新研发能力,是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未来各开发区的区域价值将更多地依靠在产业和科创上的实力来支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