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亮西藏行组诗(二)

原标题:杨天亮西藏行组诗(二)

西藏行 (三)

沿着天路再向前,沿途美景不尽观。

跨越千里无人区,满眼荒漠与山峦。

蓝天白云连雪岭,万年冰川望不断。

冰雪融化流成溪,汇入沱沱河流远。

天路时而行河西,时而随势过南岸。

不知桥梁多少座,未数河流多少弯。

青藏公路在一旁,时穿左边时右边。

现今天路如此畅,多少英烈生命换。

难忘隧道羊八井,铁道工程英烈满。

每月都有追悼会,最多牺牲有一连。

我们通过仅十分,英雄奋战整十年。

通过隧道不多时,唐古拉山在面前。

海拔已经五千多,世界最高铁路线。

游客虽乘有氧车,仍有个别高原反。

头晕呕吐不进食,昏昏沉沉到傍晚。

列车行至卡拉湖,湖水碧绿连远天。

两旁牧场多起来,牦牛绵羊马儿蹿。

下午三时到那曲,牧场渐多楼房见。

那曲车站车暂停,本想下车把景观。

再说有氧也发闷,下去也尝空气鲜。

谁料下车没一分,发车铃响把车返。

车站海拔四千五,也属世界最高站。

离开那曲去拉萨,仍要四时多一点。

回铺休息养精神,拉萨下车夜景观。

西藏行(四)

八点拉萨离酒店,前往林芝去游览。

早闻林芝江南赛,满心早赏美景鲜。

出城行进快速路,国道三一八并肩。

国道依照山势走,时而这边时那边。

快速不是高速路,只是宽直少有弯。

一一始建一八通,伸向边境为备战。

一条河流伴路行,时而宽窄时急缓。

阳光洒在水面上,碧绿河水鳞光闪。

道旁植被都很少,远近高低浅黄颜。

满眼绿色找不到,牦牛低头肯草尖。

不见人迹无鸟踪,更无集镇和村田。

公路越来越升高,隐隐有些缺氧感。

原来米拉山口到,海拔已是超从前。

国道高达五千多,高处快速头上面。

快速进入一隧道,导游实情说一遍。

海拔已是四千八,六公里路隧道间。

不过自此就向下,前面路段氧多现。

原来此山是界牌,山东山西两重天。

山西干燥天寒冷,林木花草皆不鲜。

过了山东温湿润,草木繁盛绿满眼。

且行且朝两边望,地貌远近生机满。

天空湛蓝云如絮,雪峰连绵银光闪。

山坡松柏绿意浓,山下桃花喜开绽。

近前牧场牛马稠,农田青稞如绿染。

田间地头人机多,一年一度春耕展。

【诗人简介】杨天亮,安徽省优秀教师,淮北市优秀共产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学会理事,淮北市诗词学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酷爱旅行、诗词学习与创作,参加多部诗集与诗刊的编辑创作,入选诗词一百多首。个人出版诗集十部。

责任编辑:孙克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