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莞雯《三千世界》(五)(六)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苏莞雯《三千世界》(五)(六)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晚上好!

「不存在科幻」的周三连载专栏已启动!!

今天更新科幻作家苏莞雯的新长篇《三千世界》第一章的5、 6话!

△《三千世界》宣传片(制作:苏莞雯工作室)

前情提要:

女大学生吕可颂遇到了会说话的袋鼠肖一切,还一不小心被传送到了袋鼠统治的世界。

幸好,她在那里找到了失踪的学生肖捷。

袋鼠世界里仿佛藏着无数的谜题,吕可颂决定解开它们... ...

在小说点评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也欢迎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苏莞雯 |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独立音乐人,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擅长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展现惊奇想象。代表作《岩浆国》《九月十二岛》《奔跑的红》。《九月十二岛》获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连载。

三千世界

第一章 电光夹缝

(全文约9900字,预计阅读时间24分钟)

05 阳光下,月光下

吕可颂发出一声清晰的呼吸,视线由白转黑。

她喘着气从深夜的广场地面爬起,发现肖捷不在身边。难道只有自己回来了?

一旁的商场已经熄灯,但群脑教育的辅导教室突然亮了灯。吕可颂起身,回到安静昏暗的商场里。刚从保安打开的小门进去后,她就隐约觉得有个影子跟着自己,但总在她转身时消失无踪。

她惦记着那间亮灯的教室,从已经停运的自动扶梯上走去,那影子的痕迹还是时不时从边边角角泄露出来。

吕可颂不再左看右看,而是加快步子向上走。她在五楼的辅导教室门口用指纹开了锁,推开门。

肖捷正一个人坐在教室里。

“肖捷!你没事就好。”吕可颂走向他。

“吕老师。”肖捷琢磨着一个令他在意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是一起回来的,但掉落的地方却不一样?”

“我回来的位置,正好也是我掉入袋鼠世界的位置……什么声音?”

“怎么了?”

吕可颂感觉身后那扇门有些异样,但还是压抑着不安摇摇头。

第二天,吕可颂陪同肖捷从商场的失物认领处拿回了他的手机。

“虽然屏幕碎了,但好像还可以用。”肖捷冷静地端详着手机。

“你们真的没有见过一只袋鼠吗?”吕可颂再三向工作人员询问肖一切的线索。

“哪有什么袋鼠,我估计是有不少老鼠吧。昨晚商场里的好几盆盆栽就惨遭毒手了,叶子都变得光秃秃的。”工作人员抱怨道。

吕可颂脑中浮现出了袋鼠咀嚼叶子的画面。不对,肖一切说他不用吃东西的。吕可颂感到头疼了,昨天一夜也没睡好,总觉得脑中隐隐响起奇怪的声音。

“吕老师,吕老师?”肖捷在叫吕可颂。

“怎么了?”

“你不来上课吗?一起上楼吧。”

吕可颂跟上肖捷,看着他的背影,心想他还不知道自己上一堂课学生全体缺席的窘境吧。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教室了。

她失踪了一天,学生们以为她被气跑了,正在教室里高兴闹腾,却没想到她又出现了,而且带回了消失的肖捷。

看到学生们装模作样地坐好,吕可颂也如往常一样怀疑自己是否能顺利捱过这一课。她站到讲台前,明明没有看到谁开口说话,却听见了许多细碎的声音,诸如“她真的打人了吗”“好想听打架细节啊”“她一定不会承认的”……

这些声音不是说出来的,而是被她一下子理解的,就像电流经过大脑,瞬间塑造了那些信息。她呆住半天没有说话,看见很多学生的手指正在按动手机。脑中又有了另一些声音。

“她傻了吧?怎么不说话?”

“肖捷和她一起进来的,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肖捷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自大得很。”

吕可颂按了按太阳穴,感觉自己能听懂那些手机中传出的信息。是树叶虫的副作用吗?

那一刻,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多了一道窥探世界的窗口,只是愁眉苦脸地看着学生们。

“我……好像不是我自己。”她脱口而出。

学生们纷纷放下手机,看着她。她耳边回荡的音节一下子稀少了。

“你们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学生们只是看着她。

“老师,你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了?”有偷笑的学生脱口而出。

“或者是监狱。”她从重新涌起的音节波浪中听到了这句话。“监狱?”她脱口而出。学生们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这个词刚好是他们手机聊天的内容。

“老师,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怎么办?”

一个问题的提出,未必是为了答案,也可能是一种反抗的方式。因为吕可颂亲耳听见,学生的指尖已经按下了那未曾说出口的心声——别逼我。

“别逼自己。”她毫不迟疑地说。

学生们又张着嘴愣住了。

下课后,肖捷特意留下了。他和吕可颂之间多了一份默契。

“我今天是不是有点奇怪?”吕可颂问。

“不好意思,过去没有留意过你。”

吕可颂叹了一口气:“如果我能更自信一些就好了。出来吧!”

她扭头往门的方向望去。原本她以为,一直躲在暗处跟踪自己的是肖一切,结果门外钻出了一个、三个、五个袋鼠脑袋。

“大大?怎么是你们?”

肖一切不在其中。

大大用爪子蹭着身上的皮毛,以此显示镇定:“只要路在,我们就无所不在。”

“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也掉落到这里来了,但是离不开这个大监牢。”

“这里不是监牢,是个商场。”

袋鼠们看起来放松了一些,纷纷俯身爬进教室里头,在灯光下用尾巴撑着地面坐好。

“这儿和我们那里完全不同。”一只袋鼠仍有些拘谨。

“这个世界的白天有阳光,我看见了,只是出不去。”另一只袋鼠说。

“很早以前,我们的祖先也打开过平行世界。”大大开口了,“每一个世界和我们认识的世界都相似又不同,这是地球的天赋。”

“每一个?难道不止一个平行世界吗?”吕可颂加入到谈话中。

“光我们祖先的记载就有3088个。”大大答,“正是所谓的三千世界。”

吕可颂注意到肖捷做了个奇怪的动作,他戴上耳机,同时举起手机,歪了歪头,仿佛能听懂袋鼠的语言。

实际上,肖捷听到的和吕可颂感知到的内容并不同。手机只能为他翻译出类似于“祖先,3088指,记载”的零散片段。

“指?”他不解地问。

“就是爪子上的指头,他们用这个来计数的,相当于我们的‘个’。”吕可颂简单解释一番,“对了,你怎么突然能听懂了?”

“我的手机比以前多了翻译功能,一定是肖一切用了以后留下的。”肖捷说,“只是翻译效果还有些生硬。吕老师,还是你比较强。”

吕可颂有些脸红:“哪里,我最多是个人形翻译器,而且还要靠肖一切的剑……哦对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只不及拇指大的剑,袋鼠们见了都不再悠闲自在。

“我来帮你们回去吧。”她说。

“我们不走。”

“我们还不能走。”

“为什么?哦对了,你们要找肖一切一起回去是吗?”

“不是。”袋鼠们毫不掩饰。

“我们过来是有目的的,来寻找打败巨蝶的办法。巨蝶的孩子要结婚了。”

“到了交配的年纪。我们有一个宏伟的计划。如果让它们和更小的蝴蝶交配之后,它们的后代就会变小。”

“有朝一日,小小蝴蝶抖落的粉末不会再挡住我们的阳光。”

“所以你们是故意跟着我们过来的?”肖捷费劲地问。

“正是如此。”

“完全正确。”

“可是我们这里是个城市,很少见蝴蝶了。”吕可颂说。

“我们可以去专门有蝴蝶的地方。总会有的吧?我看到有专门放鱼类的地方。”

“你说的是商场里的海底世界吧。不过……”吕可颂担心这些与文盲相当的袋鼠怎么找到郊外或是动物园。

“所以我们需要你来帮我们离开这个迷宫。你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要好好利用你。”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肖捷嘀咕了一声。

“如果把她换成电路呢?电路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要好好利用它,是不是就很合理了呢?”

“肖一切认识路是靠通电的招牌。”吕可颂想到了关键。

“招牌!我知道怎么制定寻找路线了。”大大起身说,“出发吧。”

“不如我们先来狂欢?”

“点两杯鼠奶青草酒!”

“可是这里没有……”吕可颂看着他们走出教室,想提醒他们。

“我们看到了,下面就有酒馆。”

吕可颂的表情有些僵硬:“你说的不会是二楼的奶茶店吧?”

袋鼠们愉快地告别了吕可颂。

吕可颂消失的这期间,肖一切成了城市里的流浪汉。他潜入一家电子产品商店,拿走了一只摆放在橱窗中的充电宝,并且偷偷将吕可颂给他的五块钱塞到了店家的桌上——他觉得这笔钱足够了。

虽然经历过低谷和绝望,但梦想没有从肖一切脑中溜走。反而因为望见吕可颂带着他的剑消失了,他有了一个新计划:既然人类没有光晶体,那就用这座城市里现成的材料再造一只剑出来。

他揣着充电宝逛遍城市,以其为媒介连通了数以千计的招牌,但距离造出一把能劈开时空回到故乡的剑,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吕可颂想要找到肖一切,把剑交还给他。她感觉自己和肖一切之间还有某种隐蔽的联系,但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吕老师,我做了点研究。”肖捷在她困惑时找到她,“我观察了你的反应,得出了一个假设。”

“什么假设?”

“生物体内其实广泛存在带电现象,只是这些袋鼠在进化中似乎无限强化了这种能力。”肖捷的语气有着超乎年龄的冷静,“加上他们对光晶体的利用,才到了现在能够利用电流的程度。而你和他们之间也存在着某些媒介连接,你可以实现与带电的他们脑电相连。而这种连接,在某种条件下效率尤其出众。”

“什么条件?”

“阳光下。”

“阳光不是很常见吗?”

“你想想看,袋鼠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他们生活在地下。如果到了地面,也是灰蒙蒙的冰原。”吕可颂吸一口气,“他们没有直射的阳光!”

“这就是他们讨厌巨蝶的原因吧。巨蝶翅膀的粉末阻挡了阳光。而肖一切的剑如果遇到阳光则会有不同凡响的力量。”

“这么说来,肖一切平时害怕被人发现,也都是夜里才活动的。他可能还没有机会沐浴在阳光下。我想找到他,把剑还给他,让他回家。”

“在白天的条件下,如果能遇到他身体在用电,你就有可能连接上他的大脑。”

“我倒是知道一种情况下他的身体会带电——清理排泄物的时候。”

肖捷皱了皱眉,但还是说:“那就把这个作为第一条件,第二条件应该是距离问题。白天的他会躲在哪里?”

“招牌屋里。”吕可颂对这个推论有信心。

趁着天亮,吕可颂和肖捷一起到了商场的天台。她找到一处角落,手里握着剑,静下心来。

“感受到了吗?”肖捷问。

“感受到了,但……不是肖一切。是大大他们。”

“他们手里也有光晶体做成的剑,能感受到不奇怪。”肖捷分析道。

大大的小队在城市里东躲西藏,但也没有的耽误计划。他们以招牌为线索,寻找所有可能出现蝴蝶的地方。一开始他们以为粉嫩颜色的招牌就代表蝴蝶,误入了美容美体店、饰品店、玩具店、酒吧和无比可怕的猫主题咖啡厅。后来他们将电路连通网络,分析了招牌上的文字,才算是到了一间昆虫馆,找到了被养在一只银色笼子里的花蝴蝶。

而肖一切那边,吕可颂和肖捷尝试了半天,也没有感受他的动静。

“或许袋鼠不需要那么频繁排泄。或许我们和他的距离太远了。”吕可颂有些沮丧。

肖捷若有所思。他有了心事,并且在当天的课堂上将其变成了行动。

“吕老师,我想请同学们帮一个忙。”肖捷举手起立,转身面向同学。

肖捷向别人求助,这件事本身就很稀奇。他一直是个冷淡过头的人,而且以他的聪明和本事,还会有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吗?学生们感到惊讶。

“我建立了一个共享课题,想请大家回家后观察自家附近的广告招牌,是否有异常情况。谁愿意加入这个课题?”肖捷说。

吕可颂明白了肖捷的用意。她转向学生们,看到他们都跃跃欲试。

“我愿意!感觉很刺激!”有人举手之后,果然有更多人争相举手。

夜里,学生们用手机汇总了观察记录的结果。只有一个学生带着歉意说:“我没有观察到我家附近的招牌……”

“哦,那也没事。”肖捷说。

“不过……我看到了一个醉汉在骚扰路人,我对我爸妈说了,他们让我不要多管闲事。后来我想自己报警,只是电话总打不出去。我在想,我们之前可能也错怪吕老师了?”

“你很有勇气了。”肖捷难得夸奖了别人。

吕可颂的心思还放在别处,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你家附近是哪里?”

“你发现了什么?”肖捷私下问吕可颂。

“肖一切很害怕警察,会阻止别人报警。我要去那一带找找看,可能他就在那里。”

夜色虽然已深,吕可颂还是去了那条街道。在空旷的大街上,她回忆起自己背着肖一切在夜色中散步的情景,将随身带着的一只布袋抖落开来,撑开袋口。

她就这样举着口袋来来回回走了一段路,也没见肖一切现身。她猜难道是他变得更加坚强了,不再对袋子示弱?还是因为他讨厌自己了,不愿意见她。

“可能是我找错地方了吧……”她叹了一口气,一转身望见了一片灰暗的建筑,那里的店面招牌都是未通电、不发光的版本。

“此路不通……路消失的地方……至少他不会去那里。”

吕可颂敏感地原地旋转一圈,想象自己若是肖一切,会走哪一条路。她闭上眼睛,空气中烤肉的香气让她情不自禁想要停留,但她知道那不是肖一切的选择。气味虽然不算标志物,但也能讲述故事。

她选了亮着招牌、气味清爽的那一侧街道,沿着它走,仔细寻找,时不时叫出肖一切的名字。

在一棵闪着幽光的大树前,一个影子前来迎接她,又在引起她注意的瞬间蹿走了。

“肖一切!是你吗?”吕可颂追着影子跑起来。

影子忽而出现在墙上,无限拉伸,忽而飞到了招牌与屋顶的缝隙中,既狡猾又无情。

吕可颂紧追不舍,手中的布袋也因为碍事被她塞进了书包里。她知道,靠布袋引诱肖一切,并不是她来见他的目的。

清凉的夜色被她一一错过,只有黑色的小身影成为她记忆中的一组节点,不断打破她熟悉的城市形状。有一瞬间,她希望她所追逐的精灵能够真正被这个世界所挽留。

但她知道他应该回家。

影子在一个路口停下了,转身向她。

算上尾巴,肖一切总共有三条腿立在地上。他的姿态端正得像在拍证件照,但身形看起来不仅小,还很瘦,就连一对大耳朵也衬托着他的瘦弱。更让吕可颂难过的是,他看起来还很寂寞。

06 电光石火

月光下,肖一切的两爪揣紧胸前的充电宝。

充电宝表面已经不再光滑,而是东一块西一块鼓起,一副饱经折磨的样子。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吕可颂先开口了,“你想改变现状,想要有更好的生活,想让袋鼠们不只是蜷缩在洞里头。你之前失败的实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吧?”

在得到认同的瞬间,肖一切不再冲着吕可颂龇牙咧嘴了。

“我的剑,我研究了很久。我那天本来是要把剑插在巨蝶身上,只要巨蝶飞得够高够远,就能让剑看到阳光。阳光可以提升剑的能量,把冰原破开,那样我们都会幸福的。”

“我懂。”吕可颂点头,“回家吧。”

肖一切被打动了,身子情不自禁向前倾。

“你们一起。”吕可颂补充道。

“我们?”

“我约了大大他们也过来,和你一起回家。”

“我不要。”肖一切的身子从地面弹起。

吕可颂正要上前安慰肖一切,就收到了肖捷的信息:“吕老师,我也到附近了。我想采集肖一切的声音,方便以后做翻译程序的研究。”

“这个世界真是令人困惑。但电路不会。”大大的声音在吕可颂近旁响起,她带着几只袋鼠来了,“电路没有迷惑,不会说谎,也不需要思考,证据确凿。从电路来看,一切是属于我们的。”

几只袋鼠上前捉住了肖一切。和成年袋鼠比起来,肖一切的力量还太弱小。

“大大,你们……”

大大的腹部鼓得很高,那里头塞进了一只银色的笼子。

吕可颂问:“这就是你们找到的蝴蝶吗?”

“你走近一点,我让你看看。”

吕可颂走近了。

“往里看。”

吕可颂探出头时,突然被大大掐住颈部往下按。她挣扎了一下,听到身后响起肖捷的声音:“吕老师!”

“肖捷……”

又一只袋鼠的两爪按上了吕可颂的颈部,她的头被彻底塞进了大大的育儿袋里。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呼吸,也忘记了思考,忘记了本能。

吕可颂好不容易睁开眼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袋鼠的世界里。

这一次,她不再有座上宾的待遇,反而和肖捷、肖一切一起被丢进了一只大袋子里,身体叠着身体,越挣扎越感到窒息。

“别动。”肖一切开口了。

吕可颂和肖捷平静下来后,感觉眼前的漆黑有了改善,逐渐过渡成一种暖融融的红色调,空气也变新鲜了一些——是肖一切在撑大袋子里的空间。

“袋鼠本来就有整理空间的天赋。”肖一切说,“我比普通袋鼠更厉害,是我的剑劈开了空间,空间的急剧压缩再释放,才有了我们两个世界的通道。”

“那你可以让我们从这个袋子里出去了?”吕可颂感觉自己像一条被缚住的毛毛虫,除了扭动身体,其它什么也做不了。

“那当然,你是在哀求我吗?对了,我的剑呢?还给我!”

吕可颂掏了掏口袋,又在身子下方摸索了一轮:“剑呢?”

“被拿走了。”肖捷开口了,“我看到大大从你那里拿走了。”

“那为什么我还能听懂肖一切的话?”

“因为这个?”肖一切举起银色的充电宝往吕可颂身上贴了贴。

“好烫……”

吕可颂不用看也知道,那只充电宝已经十分畸形,就像长满了肿瘤。

“哈,我真是天才。”肖一切说,“这可是我培养的,虽然不如我的剑好用。你知道我培养我的那把剑花了多久吗……”

“你还这么小,也没有多久吧。”

“笨蛋,我说的是用心!”肖一切的声调在吕可颂听来有些不甘,“可是出去又能怎么样呢,如果没有得到大家的喜爱,我哪里也不想去。”

“想要一切完美那才是太傲慢了。”肖捷开口道,“难道你不知道吕老师就是被你害惨的吗。”

“肖捷?”

肖一切也来了火气:“那你呢,我可从来没找过你,你为什么跟来了!”

“我……我只是为了我的研究!我要做出真正好用的翻译器,绝对不会像你一样随随便便就失败,到处惹祸。”

吕可颂没想到他们竟然吵起架来。下一秒,肖一切干脆将她和肖捷踢出了袋子。

“你们滚!”肖一切把充电宝丢也给吕可颂,“把这个人类世界的破烂也给带走!”

吕可颂捡起充电宝,看了一眼肖捷,又警惕地看了眼外头守卫的袋鼠。

“吕老师,我们要想办法回到我们的世界。这样一来就需要那只被大大拿走的剑。”

“我们去和大大好好谈谈?”

肖捷摇头:“你忘了吗,是她故意引诱和绑架你的,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阴谋。我们不能让她发现,只能悄悄接近。而且我们得先躲过外头这些袋鼠。”

“等等……”吕可颂用手指按压起太阳穴,“我好像……能听懂那些袋鼠在想什么。”

“真的?”

吕可颂握紧了手中的充电宝:“近处的那只袋鼠在充电,我感受到了,他要去一趟右边洞口偷吃一口墙上的青草,我们往左侧走。”

吕可颂带上肖捷往外跑,凡是充电或排泄中的袋鼠,只要身上产生了电流,吕可颂就能感知他们的念头。但他们还是被一道光束墙壁挡住了去路。

“这是光晶体的墙,得知道他们的密码才能打开吧?”吕可颂叹了一口气。

“是时候试试了。”肖捷取出他的手机,“你记得吗,我们上次回去时掉落的地方不一样,我一直觉得像是一种原路返回的模式。那个路,应该就是电路。如果没猜错,在袋鼠这里,密码是与电路连接的。”

他举起手机,给光束拍了一张照。

“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把光束翻译成可视化电路,再从电路中提取密码。然后用手机翻译出来。”

从肖捷的手机里响起了一串有节奏的咕噜声,这之后,他们眼前的光束墙消失了。

出了洞口后,肖捷警惕地叫住吕可颂:“大大在那边。”

吕可颂循声望去,大大和几只袋鼠正趴在冰原的一道壕沟里观察巨蝶。附近正好有袋鼠要运送皮毛材料,他们正将皮毛顶在背上行走。吕可颂和肖捷看准时机接近,也钻进皮毛里,跟着袋鼠一起行动。

幸好里头一片漆黑,没有袋鼠认出他们。

路过壕沟那儿时,大大喊了停。“我们正在紧要关头,你们等会儿过。”

皮毛材料整片停在了大大身后。不一会儿,吕可颂感觉皮毛外侧有一股小小的压力正在按揉着他们。

“都有谁在里头?”大大问。

“蔚蓝。”

“世界。”

“青草。”

……

袋鼠们一个个报上名字。

轮到吕可颂了,大大的爪子在外头拍了拍她。

“我是草原。”她轻声说。

“我是地平线。”肖捷跟着说。

大大抖了抖耳朵,挠挠痒痒转头去看巨蝶。

吕可颂也掀开毛皮料的一角,看到大大他们观察的那只巨蝶抖了抖翅膀,转过身来。那一瞬间,吕可颂差点叫出声。

“你怎么了?”肖捷问。

吕可颂答不上来。但肖捷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巨蝶的正面,就像一只立起来的沙皮狗,整张脸皱成一团。和狗不一样的是原本有耳朵的地方变成了两只触角。总而言之,巨蝶的背面有多么优雅和引人遐想,它的正面就有多么令人震惊。

一只袋鼠打开银色的笼子,用指尖遥控蝴蝶往巨蝶那儿飞去。蝴蝶身上的光晶体粉末正好起到了电路连接作用,它飞出一道弧线,停下来,在地面扇动翅膀。

袋鼠们忍住瘙痒,尽量不用爪子去挠身子。他们都在等待巨蝶爱上小花蝴蝶的那一刻。

巨蝶终于瞧见了地上的蝴蝶,它缓缓朝它走了两步。二者之间的身形差距就像一只狗和一片树叶的比例那么大。

“你们说它们会不会一见钟情?”袋鼠们悄悄交流。

“我们竟然操心起它们的恋情了。”

“嘘,别出声。”大大命令道。

巨蝶将翅膀向身后仰去,头部伸向地面,冲蝴蝶嗅了一阵。

“该不会真的有戏吧……”肖捷也跟着紧张。

“它们越来越近了,要亲上了!”吕可颂瞪着眼不敢呼吸,却见巨蝶一口吞下了蝴蝶,像一只狗吃掉一片树叶一样稀疏平常。

吕可颂和肖捷,连同所有袋鼠都凝固在原地。

“确实……有些物种表达爱意的方式是吃掉对方……”一只袋鼠有些尴尬地说。

“嗯嗯,这倒是有可能。”有其他袋鼠附和道。

“实验就是要多次才会成功嘛。”

“不对……”最终还是有袋鼠尝试纠正道,“这个计划失败了。这样行不通。”

这句话似乎伤了大大的心,大大的身体“咚”地坐到了冰面,皮肉像一滩泥巴松垮下去。

巨蝶觉察了动静,突然扇动翅膀,卷起一阵带粉末的大风。袋鼠们纷纷开始逃跑,吕可颂和肖捷也默不作声跟着跑回洞口。

“等等!”大大入洞后喊住了顶着皮毛材料的袋鼠,“把那两个留下来。”

袋鼠们掀开皮毛。吕可颂和肖捷警惕地看着大大。

“不是只有你能听到我们的想法。”大大挠了挠肚皮,“有剑在,我也能听见你。”

“你抓我干什么?”吕可颂问。

“蝴蝶的计划失败了,但我还有一个计划B。”大大说,“打破界限才能超越自我,感谢电路,一个城市就是一个整体。”

“什么意思?”

“我计划把你们的城市拉进来,给巨蝶当作食物。”大大说,“那么大的城市,那么多的电路,巨蝶可以吃上一百年,以后就不会干扰我们袋鼠了。而完成这项大业需要一个变压器,就是你了。”

“为什么是我?”

“我观察了这么久,只有你是最适合的。你可以连接我们的电路,作为两个世界之间的翻译是再好不过了。”大大一步步逼近吕可颂,“做得了好翻译,就能做个理想的变压器。”

“如果……没有变压器……会怎么样?”吕可颂感到凉意袭来,这情景似曾相识。她努力和肖捷使眼色。

“没有变压器,我们就不能稳定地接收城市。那落到我们头上的,就会是个灾难。”

吕可颂被袋鼠们套进了一只厚袋子里,稍微让她感到安慰的是,肖捷趁机跑开了。

从那只袋子里出来时,她被绑得严严实实送上了冰原。一条插着旗帜的高杆进入她的视野,她的身体靠波浪传送升到了那儿的最高点。

虽然四周白茫茫一片,但她知道袋鼠们正在她身子下方忙着排列光晶体。如果不是云雾令人窒息,那就是恐惧与沮丧让她几乎昏迷。

“哧啦哧啦……”

她被一种声音唤醒,连忙扭动脖子:“肖一切?是你吗!我听到你了!”

“哼。”

“真的是你……”

“我把一个月的排泄量累积起来让身体通电了,都是为了跟你说话。你身上,还带着我的宝贝吗?”

“你说充电宝?还在。是肖捷找到你的吗?”

“你们还是离不开我的。”

“我该怎么办?我会死吗?”

“你要是成了一整座城市的变压器,准会化成灰。不过,我的剑也会因为能量耗尽而消失。”肖一切的声音还在说话,“我的剑不能用在这种事情上,再说了,也没有人会觉得是我的功劳。我想要的,可是货真价实的阳光。”

“你有办法吗?”

“我的宝贝用的是新密码。等大大启动剑的时候,你记得喊密码。两个组合口令会出现……新的效果……”肖一切的声音有些模糊了。

“密码是什么?”吕可颂紧张地问。

肖一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失败也没有关系。”

“先不说失败好吗?”吕可颂全身缩紧,“密码是什么?”

肖一切的声音模糊成电流火花的杂音。

“肖一切?如果用了组合口令,结果会怎么样?”

不再有回音了。

吕可颂想要哭出声来,但她只能小心呼吸,提防着大大的动静。

大大张罗好了一切,而吕可颂还不知道新的密码是什么。

时机稍纵即逝。

“我喜欢——”大大开始启动光晶体。

密码到底是什么?吕可颂闭紧眼睛。

“一切的——”大大提高音调。

到底是……

“一切!”

“失败也没有关系!”吕可颂睁开眼睛,喊出缭绕在脑中的那句话。

电路从不说谎,没有迷惑,而且能够以动态的方式组织在一起,在极短的时间内相互连接。

刹那间,电光石火。

吕可颂的身体被火光击中,但火花只是在捆缚她的绳子上游走一圈,将勒紧她的东西给烧了个精光。

她恢复了手脚的自由,连忙抓住高杆上的旗帜。天空一阵阵闪烁着红的、白的、紫的光芒,正是因为亲眼所见,她几乎要相信一整座城市完全有可能被火光拖进这个世界。

袋鼠们为这股力量感到兴奋,然而光芒消逝后,他们看清了被拖进天空的是些什么东西,纷纷俯身奔逃,有的干脆钻进大大的育儿袋里。

万千广告招牌,像一串断了绳的珍珠,四处洒落。

袋鼠们拖来的只有招牌,没有城市。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苏莞雯的其他代表作品:

【新作!】苏莞雯《三千世界》(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苏莞雯《三千世界》(三)(四) | 长篇科幻连载

爸爸说他在月球上,所以不能回家 | 科幻小说

我的人生,竟然变成了老家的付费景点 | 科幻春晚

苏莞雯:认同残酷,点亮一小盏灯 | 作者创作谈(二)

题图 | 电影《疯狂动物城》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