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救不了伪“刚需”的“共享经济”

原标题:涨价救不了伪“刚需”的“共享经济”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雷布斯或许说者无心,奈何听者有意。

ofo从北大校园骑向全国,走出了光的速度。共享经济的风口席卷了全中国,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厨房、共享汽车等项目或聚焦传统的衣食住行,或挖掘大众的新需求,不变的是跟ofo一样走出了光的速度。但结果却与资本、创业者的期望背道而驰。

今年中秋节过后人们发现,单车1小时4元,雨伞1小时3元,充电宝1小时最高涨到了8元。共享经济们不约而同的涨价,在引发大家吐槽的同时也再次吸引了对共享经济的关注,涨价是它们的救命良药吗?共享经济往何处去?或者说共享经济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个伪命题?

从风口到涨价

2014年北大的戴威、薛鼎、张巳丁、于信、杨品杰五人创立ofo。2015年推出“共享计划”,同年记者胡玮炜和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在北京推出“摩拜”,这一年被称为共享经济元年。

此后江湖上再次上演了刚结束不久的“千团大战”。资本市场的疯狂,操盘手们的雄心壮志已经不须我在此多做描述。

总之,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一切都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只不过到现在还没有迎来结局。

在单车领域,随着美团接盘摩拜,滴滴抛弃ofo转而扶持青桔,阿里携哈啰出行逐渐成为了行业内的领头羊。在不被外界看好的共享充电宝领域,也跑出了“三电一兽”(街电、来电、小电和怪兽),整个行业内的格局已经基本固定了,于是从今年开始共享企业们开始涨价了。

先是蓝单车宣布,自3月21日起北京实行新计费规则,原起步价为1元30分钟,调整之后,改为15分钟1元,每超过15分钟则加0.5元。

4月8日,摩拜宣布针对北京的摩拜单车(助力车除外),执行新的计费规则,15分钟内起步价1元,超出15分钟,收取时长费每15分钟0.5元。

4月15日,哈啰出行也宣布将在北京实施新计费规则,骑行每15分钟1元。随后杭州的哈啰单车收费也发生变化了,从原来的30分钟1元调整为15分钟1元。

接着就是中秋节的涨价潮了,这次不止是单车,有网友发现连一向低调的共享充电宝也从1元都涨到了8元。

虽然免不了被用户吐槽,但这也是其发展规律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是阶段性策略。

首先,互联网行业先圈地,然后再赚钱是各公司通用的方法。“千团大战”、滴滴和快的打补贴大战用的都是这个套路,先给用户利益,把规模烧起来,等到格局稳定之后再一方面做精细化运营,一方面也开始赚钱。

虽然滴滴还在巨亏,但是“千团大战”的胜者美团已经实现了季度盈利,这说明“先烧钱换用户,然后再赚钱”的方法是可行的,所以共享经济的剩余玩家们不约而同的开始涨价也就不难理解了。

其次,集体涨价也透露出共享经济玩家们的无奈。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摩拜单车亏了45.5个亿,其他玩家虽然没有公布财务数据,但相关负责人都表示目前也处于亏损当中。另一方面,造了这波共享风口的资本开始越来越谨慎了,共享经济领域从2018年起就没有再次获得新融资的消息传出了。

一方面没有资本输血,另一方面自己还无法造血,那就只能向用户伸手了。

不过这也要面对一些问题,首先集体涨价很可能引起向16、17年那样的烧钱大战。大家开始互相攀比涨价,再加上自身涨价之外的运营成本,这些都要转移给用户,而用户能接受多大程度就是个未知数了。

以共享充电宝为例,即便是经过了几年的发展,其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在脉脉上流传着一份怪兽充电在全国主要城市门店每年进场费的图。从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怪兽充电在成都要缴纳20多万+50%的分成,在武汉进场费甚至高达140万。

对此,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这张图信息不全对,但是大致反映了成本高的情况。可见激烈的渠道竞争,让玩家们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或许也是涨价的原因之一。

另外,共享经济们或许高估的用户们的忠诚度,现在的共享单车、充电宝的用户规模确实很大,但是收费的基础是,你是用户的刚需。之前骑一次车几毛,冲一次电收1元,这点钱对如今的用户来说无关痛痒,但当从几毛涨到4元,从1元涨到8元,这就很考验用户的忠诚度了。

这里面的重点是,现在很多共享经济的模式对用来讲都不是刚需。我走路也可以上班,充电宝也不是必须要用。

当这几毛钱的价格消失之后,用户还会愿意为此买单吗?

未必。中国消费者的消费动力,驱动力最大的往往是价格。以共享充电宝为例,网上发起的针对其涨价的调查中,近19万人选择了应急才会用,16万人认为太贵了以后不用,九千多人认为即使涨价也还会继续用。

为盈利而涨价这很正常,只是你选择一步一次跨过一个还是两个台阶就是一门学问了。

伪“刚需”走不远

不管是16、17年共享经济正热时,还是如今整个行业从万众瞩目的明星到各自求生的境地,我们似乎都在关注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但忽略了问题的本质。

共享单车们之所以会成为资本的宠儿,大家眼里的明星,是因为它们该自己打的标签是“共享经济”,而我们只关注了经济前景,却忽略了它的基础—共享。

什么是共享?

共享一词在中国最早可追溯到明朝,著名文学、思想家家冯梦龙所著的《东周列国志》。

《东周列国志》第七十一回:“(齐)景公曰:相国政务烦劳,今寡人有酒醴之味,金石之声,不敢独乐,愿与相国共享。”用普通话就是,相国你操劳政务很是费心,我有很多好东西愿意与你分享。

我们再来看看现代的解释, 根据百度百科显示共享的意思是分享,将一件物品或者信息的使用权或知情权与其他所有人共同拥有,有时也包括产权。这里就能看出共享经济的方向其实是共享使用”。

“共享经济”鼻祖罗宾蔡斯女士提出的共享经济的公式:产能过剩+共享平台+人人参与,也说明了这一点。

这里的“产能过剩”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个人的闲置资源,另一种是企业创造的多余资源,国内的企业走的就是这条路。然后在加上各个平台,和如今庞大的用户规模,可见理论上来讲国内的共享企业们是没有问题的。

那为什么会搞的一地鸡毛呢?很多人把原因归结到资本的贪婪、无情,创业者的不成熟、企业的蒙眼狂奔....这些都不错但也不全对。

资本确实在拔苗助长,还没走出象牙塔的大学生来操盘出点错误也是难免的。但其实这些只是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一个因素,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充电宝、共享雨伞,从根本上讲中国的共享经济公司所选择的赛道并不是用户的刚需。

以共享单车为例,用户骑单车是用来解决短距离,多数是一两公里之内的出行需求,而单车不是解决这个需求的唯一选项,只是一个需要满足一定条件的更好的选项。在共享单车没有之前我们都是用双脚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这点上,共享单车完败于顺风车。

结语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滴滴的顺风车,与共享单车被用户用来解决短距离出行需求不同的是,顺风车是解决长距离出行需求的。在没有滴滴顺风车之前,用户的选择有出租车和黑车(有车的用户一般没有这个需求),但出租车车少,黑车不安全,顺风车虽然也出过不安全的案例但是与黑车相比即使你真的出了事你起码还可以找滴滴官方,而不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正因为是针对用户的刚需,在大家痛骂滴滴顺风车害死人命之后,晚上打不掉车时依然在想念滴滴,不像共享单车那样有其他方式可选。

逻辑说的同的共享经济比如要找到合适的土壤不然也能难发挥其应用的作用,就像现在手机厂商们大书特书的5G,现在还没有合适的应用场景,甚至5G最后的终端是不是手机都是个未知数,现在的5G手机对用户来说真的是个非必需品。

甚至可以说,现在共享经济公司除了顺风车,其他的都是披着“共享经济”外衣的中介。作为“中介”当你手里所掌握的“信息”不是用户唯一或者更好的选项时,涨价也救不了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