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索赔21亿状告威马案开庭 背后的这些问题细思极恐

原标题:吉利索赔21亿状告威马案开庭 背后的这些问题细思极恐

一款宣称时代先锋的纯电动汽车,居然是抄自一款燃油车?

中国电动汽车圈的这种“油改电模式”,几时方休?

中国的电动汽车,它真的担当得起“中国电动汽车”这六个字吗?

中国电动汽车都说要做中国版的特斯拉,但为什么没有人学学特斯拉的原创精神呢?

威马EX5

央视网9月18日报道:9月17日,吉利起诉威马侵害商业秘密一案在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件诉讼标的额达到21亿元,也是目前国内知识产权界诉讼金额最大的商业纠纷案。

上周,吉利方向法院申请不公开审理,也就是案件的审理过程不允许旁听,而威马方面则称并无侵权行为,支持公开审理。

原告一方吉利是国内汽车自主品牌的代表企业,被告威马汽车则是成立于2015年的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之一。

由于案件为非公开审理,诉状并未公示,据了解,吉利此次起诉威马汽车旗下的四家公司,称威马复制了其车型,提出经济赔偿;并追回已被威马方面申请的专利。

央视财经记者联系了吉利集团,对方表示不便接受采访。而威马汽车代理律师向记者表示,威马汽车方面认为,21亿元标的额不具备相应依据。

威马方代理律师 桂佳:威马暂时保留所有针对原告提起反制法律措施的权利。

公开资料显示,威马汽车多位员工均有任职吉利系企业的经历,创始人沈晖曾加盟吉利。专家表示,知识产权案件的举证较为复杂,商业秘密点的范围和确定正是本案的难点之一。

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段爱群:除了这个案子本身比较复杂以外,这种商业秘密往往是市场竞争,技术上进行PK的方式和手段,所以,法律上的要求和诉讼策略,有时候统一的平衡点,是可以有合理的空间。

吉利称威马复制了其车型,具体指的是哪款车,央视网的报道并没有明示,但自媒体早就绷不住了,明言是威马EX5抄袭了吉利老款车型GX7,两款车轴距仅相差4.2厘米,轮距一摸一样。

并且,媒体还列出了一份清单:威马创始人沈晖,曾任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威马联合创始人陆斌,曾任吉利销售副总经理;威马首席财务官张然,曾任吉利集团CFO;威马联合创始人杜立刚,曾是吉利收购沃尔沃谈判团成员;威马监事周鹏,曾任吉利旗下沃尔沃中国主席办公室主任;威马首席运营官徐焕新,曾在吉利旗下的沃尔沃主导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威马联合创始人侯海靖,曾任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

最后一个人也即侯海靖,被媒体认为是“关键先生”。

媒体报道:

吉利在成都投资的第一个工厂即成都高原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主要承担SUV车型吉利GX7的研发和生产制造。2012年,侯海靖从华泰汽车到吉利,任吉利集团副总裁,负责吉利成都基地的所有业务。

2015年,侯海靖从吉利汽车副总裁、吉利成都基地总经理的岗位上离职,随后不久,2016年低调加入了威马汽车,任联合创始人兼COO,主要负责威马成都研究院的车型开发工作。

吉利成都基地和威马汽车研究院都在成都龙泉,并且距离很近,相隔不到10公里路程,因此,侯海靖离开吉利的时候,顺便带走了老部下100多人,都是研发人员,吉利成都基地的研发队伍就这样被整体挖走。

在央视网的报道中,吉利认为威马侵权,但是威马认为没有,但吉利居然索赔高达21亿,这恐怕不是为了吸引眼球,看起来更像是要置威马于死地,这意味着双方这场官司可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对威马来说,这场官司远未结束。如今,威马不仅要面对咄咄逼人的吉利,更重要的是,必须向外界解释清楚:作为一款纯电动车,EX5到底有没有抄袭一款老款燃油车呢?EX5算不算是一款“油改电”的车型?作为一个新晋电动汽车品牌的销量、颜值、技术担当,它有哪些东西是真正原创的呢?

对吉利汽车来说,要赢得这场官司恐怕也存在一定的困难。

首先双方都是中国品牌,吉利代表了燃油车时代的强者,而威马则是电动汽车时代的宠儿。

根据威马汽车刚刚发布的数据,1-8月,威马EX5上险数为11312辆,是今年第一个累计销量突破万辆的造车新势力。吉利脱胎于GX7的远景SUV也不是省油的灯,上市多年后,今年1-8月的累计销量依然多达4.9万辆。

双方作为不同方向上的强势人物,同时又是各自地方政府的宠儿,因此台面之下的博弈恐怕要比法庭上激烈得多。

对吉利来说,另一个不利的因素显而易见,那就是中国汽车圈广泛存在的“抄袭”。

根据媒体报道:吉利的远景SUV,脱胎于吉利全球鹰GX7,而GX7是以丰田RAV4底盘为基础而开发出来的一款车型。

那么问题来了,GX7这款车本身是不是一款抄袭而来的车型呢?

由于这个问题过于专业,对普通消费者了来说非常难以“取证”并搞懂这件事,但同时参与了GX7和EX5研发的侯海靖及其团队恐怕再清楚不过。如果自媒体的报道属实的话,侯海靖将成为这场官司的关键人物。

小编的观点是,对于吉利状告威马索赔21亿这种中国汽车产业从未发生过的“兄弟睨于墙”的大事,也许只有时间才会知道最终的答案。

不过这对中国电动汽车的未来来说,是一件极好的事情。这对那些还在研发新车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警示。

下一次,向电动汽车发难的恐怕就不只有吉利,恐怕还包括长安、上汽这样的角色,甚至还可能有已经在中国被抄到烂大街的丰田(RAV4)和本田(CR-V)了。

在知识产权问题日渐成为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而中国一再承诺要扩大开放的背景下,这些老外们会跟风吗?细思极恐。

看来,汽车界的知识产权这件事,任重而道远。

这次中国的法律机构——本次的责任担当是上海高级人民法院,能不能秉公执法,或将对整个中国汽车工业,特别是中国电动汽车工业发展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投鼠忌器这种事情,还会在多大概率上发生呢?我们走着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