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少年家国信】爷爷这一辈子,尽是一个“修”字

原标题:【壮丽70年 少年家国信】爷爷这一辈子,尽是一个“修”字

由市委宣传部、团市委、市教育局和西安报业传媒集团主办、西安晚报和阳光报社承办的“我爱祖国学生书信征集活动”,自6月28日启动以来得到了全市广大中小学生的积极响应。目前,组委会的投稿邮箱2139533627 qq.com已经收到了近千位学生交来的暑期社会实践作业——写一封信!

为能给更多参赛者以积极引导,组委会决定从即日起开设专栏,不定期公开展示入围作品,除在报纸上发表外,还将在“少年家国信”微信公众号等合作平台推广。

亲爱的爷爷:

你是高塬上走出来的人,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名,眼睛里却永远是晴空的颜色。

你是一位老艺术家,汗水浸润了你的狼毫羊毛,墨香萦绕你的身旁。

那一日,你伏案作画,我问你:“爷爷,你认为这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一个修字。”

我永远也忘不了,您晴空的眼睛里忽闪的龙钟。

这辈子,您走得太长,看了太多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十七岁,在你高中刚毕业的那年,您本可以去上中央美院,但是文革的突如其来阻拦了您的路,您不得不到围巾厂去做工。

那时候,最美的是你的线稿。你虽然当不了画家,却可以让每一个经过你手的围巾都让人喜欢。无数的夜,那栋在老城墙旁边的老房子,薄冥的夜色糊了你的眼。你借着熏黄的灯光,完成一幅又一幅精妙的线稿。仿佛是为了明天的朝阳晓露,您如此的不知疲倦。十年辛劳,难凉热血。你成为厂长,秉承着肩上的责任,你要求你手下的工人们都用心去做活。虽然嘴里有时会说上几句骂娘话,咂一口唾沫,您那颗赤诚的心,在岁月的深深处,贲张、跳跃。

三十岁,你和朋友合伙来到画院。你给我说你们的年少轻狂,心中尽是胜者为王的痴狂。炽烈的艳阳烤炙着你的皮肤,脱了皮第二天继续在太阳照射下作画。心里觉着不自在,就呷一口酒,趁着劲儿,继续。那些日子,虽然穷,但你的心中永远都是明天的朝阳晓露。果然你是塬子上的人,内心是粗粝雄浑的气势、豪迈壮阔的坚韧。床头放着一本本的书,书页早已被揉皱、泛黄,那些艰难的日子依靠着精神就这样过来了。

一天天的练习,回望着青春时候的梦想,畅想着诗意的远方。你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厂长,成为画院的副院长,将心中的执着幻化成脚下坚实的道路。

爸爸总是向我抱怨,他的少年时代,是见不到父亲的时代,父亲总是在他的小画室里琢磨,一待就是一整天。爸爸虽然时常抱怨,但爽朗的笑声里却尽是自豪与欢喜。

路太长了,时间太长了,影子太多了,回忆太重了。一切尽是个修字。

西安从遥远的历史长河走来,缓缓摇着铃儿。老家朱雀大街旁边的老房子拆迁了,盖成了高楼,显得摩登起来。其实原来老房子外面的老街是石头街,一到下雨天就溅一脚子的泥,现在平坦多了。我总是拉着爷爷枯槁的手,漫步在这朱雀大街上,看老年人围成一圈看象棋、谝闲话。

这里是十三朝古都,有着洒脱的四四方方的城门楼子,有着和平门下马陵的王孙显赫,夕阳西下有着缠绵流淌的护城河,走出来一些豪迈的、有亘古情怀,坚定、执着的西安娃。

我总是想着,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有多少铮铮铁骨的汉子,心怀星光璀璨的人间理想,度过漫长的岁月,还能保持一双晴空般的双眼。

这是一代代人双手建设出的新时代,承载了太多的快乐与希冀。

您的孙女:刘珍瑜

2019年9月7日

(作者系西安高新第一中学高一九班学生

指导老师:刘海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