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惊魂

原标题:半夜惊魂

那年,一天半夜一二点钟,女儿突然给我电话说:“妈,孩子让保姆抱出去,己经快二点了还沒回来。女儿轻轻地说,现在想起来大概是怕吓着我或着急。

放下电话,我想这深更半夜一二点钟,怎么小孩子还沒睡觉?心里咯噔一下,马上紧张起来,顾不上换鞋,穿着拖鞋,把店门一拉关上,拿上钥匙,急匆地往女儿家赶去。

女儿家门前是个十字路口,我站在漆黑无人的街上,借着路灯微弱地光线,急切地望了望四周,看了看东西南北所有的方向,没有一个人影,没有一辆行驶的车辆,心想:先问问女儿什么情况再说吧。

到女儿家一看,我也感到奇怪,什么时候了,门还没关敞着。女儿听到我的脚步声,就在屋内说:"我在哄老大睡觉,保姆说怕影响老大睡觉,就抱着老二出去了,连门也没关,我也离不开。"

这晚丈夫和女婿正好出差,我在店里,家中只有女儿和保姆。女儿这样一说,我马上说:"给你关上门,我去找找,你看好老大,在家等着。"

出了门,外面静悄悄的,我把每辆停放的车辆空间,一辆一辆找了个遍,也没见到人。半夜三更的,保姆抱着孩子能到那里去?不会抱着孩子走了吧?!心里想着,惊出了一身冷汗,以前受过伤的腰部立即疼痛起来。出门又太急,没带手机,这时候所有人都睡了,和谁商议都来不及。

报警吧,没有通讯工具。保姆和孩子会在哪儿呢?无踪无影。时间在心惊肉跳中悄无声息地过去,我所有的神经紧张地擅抖,腰部的伤痛一并袭来,心急如焚,心想坏了,孩子肯定让人抱走了。

回家叫人帮着找吧,时间让我来不及考虑,只有马上召集人,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远处通向电视塔的上坡,靠近黑黢黢的树丛掩映的小路上,影影绰绰的仿佛一个人抱着一个孩子快速地行走,我喜出望外,心想肯定是保姆和孩子,一岁多的孩子这么晚这么黑的夜里,保姆要抱他到那儿去?

孩子在保姆的肩上抬头,头还动。心想:孩子你千万别出声,等我赶上去抱回来再说。

夜深沉,孩子不应该早睡觉吗?为什么保姆抱着孩子走向黑暗的小路树丛中?我不敢往下想,心脏骤然巨痛,但我不能停下脚步,真怕穿着的拖鞋出现声响,惊动保姆。不知那来的神通,担忧伴随着不知深浅的双脚,不顾一切的飞快地赶上了保姆。瞬间,神不知鬼不觉得跑到了保姆身后,我大气不敢喘,只轻轻地说:"老于?几点了,怎么还在外边?"保姆一楞,有点惊慌失措,我轻轻地就把孩子接过来,抱在自己的怀中。紧绷的心和神经才放松下来,心想:孩子要是找不到,我会心疼死的。

为了我和孩子的安全,我不能再多说一个字。在这漆黑的夜里,一个老人和孩子,不能再出意外了。

回到女儿家,我轻轻地把孩子给了女儿,让她把这个孩子再哄睡了。关好女儿的房门,这时我们听到保姆在卫生间哭起来。我说:"睡吧,不要哭,己经下半夜了。"

我和女儿怎么能入睡?半夜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让我和女儿难以闭眼,后怕伴随着惊吓,我和女儿相对无言。看着两个孩子都睡着了,女儿说:"明天结结帐,让她走吧!"

多年过去了,想起保姆抱着孩子,在下半夜出去的情景,我和女儿的心情就难以平静,后怕和担心,真的不敢想下去。如果有车把孩子带走,到那儿去找呢?

看到双胞胎,谁也羡慕,谁看了也高兴,但养育双胞胎孩子的过程,其中有多难,只有亲身经历,个中滋味方心知肚明。

自那以后,我们一刻也不敢离开孩子,直到送去幼儿园。孩子成长的过程,无论社会,家庭,外界发生什么变化,我不打听也不和任何人来往,把心放在孩子们的身上,不离不弃,在孩子成长的时间里守候,心中祈祷平平安安。岁月伴随着琐琐碎碎的滋味,在时光里流逝,孩子长大了,我们也老了。

我有时想,当上天给你福份,也会伴着双重的艰难历程,天上不会掉馅饼,孩子被抱走那一幕,只是其中的一件事。当老大发烧抽风牙关紧闭翻白眼时,女婿和女儿火速地驾车撞红灯奔向医院抢救,另一个孩子又在家抽风,丈夫又赶紧抱着,打出租车急急忙忙又去了医院,我在家守候。等待两边的消息,心里该是一种怎样的担心!五味杂陈绞痛着紧绷的神经。

经历孩子生命的成长,光是吃喝拉撒睡,就够不易,何况突发事件,让我们应接不暇,那能顾及自己。生活就在这样奔波忙碌担心中一天一天过去了。抚育孩子成长有许多酸甜苦辣,许多经历都已淡忘了,但唯有那次惊魂的一幕,印象至深,难以忘记。

(作者:王桂香,笔名 木君 系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