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时候,新老城投划段时!

原标题:“债”时候,新老城投划段时!

前两年做交易的时候,会特别关注想买的那只城投债是不是2014年12月31日之前发行的。

毕竟政府性债务化解的顶层文件-43号文明文规定,2015年之后新增的政府债务只有地方政府债券一种形式,并且到2018年全部置换完之前被认定为“政府性债务”的债务。

尽管实际置换的债务多为2014年审计时被认定为“一类债务-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但能够被纳入到二类和三类,多少说明也有政府的隐性背书。

但43号文之后,多个部门在多个场合,眼里强调对于政府跟城投企业的信用割裂,以及监管实质性的处罚了乱发债、乱放贷款、乱出兜底函的各类发行人、地方政府、信托、融资租赁、银行等。

如此之严厉,让市场以为15年之后的新城投债,可能真的需要城投企业自身承担了,或者说政府隐性背书的效力明显弱化了。

所以市场自然形成了一个以2014年12月31日为界限的新老城投市场,同一个债券发行人在不同时期发行的相同期限的债券,可能会出现一个比较明显的估值差异。

兴业证券的老司机,甚至以2015年为界,编制出新老城投的利差指数。

而且随着2018年前期存量城投逐步置换完毕,老城投都快成了稀缺品种。特别是17年以来金融去杠杆、遏制政府性债务背景下,市场几乎都做好城投打破刚兑的准备。

然而金融去杠杆之猛烈、金融监管之“高效”以及川建国先生的折腾,让宏观经济在2018年面临的下行压力陡然加大,而碍于地产刺激的负面效应、短期经济没有增长点,政府又寄希望于基建适当托底。

所以才有18年中及之后的“保障城投平台合理融资需求”以及“加强基建补短板”,债券市场反应迅速,城投估值快速下行,特别是18年中以来民企摧古拉朽式的花式违约,更是让市场决定还是特么的城投债最可爱。

但是城投企业之间的分化,也在悄然的进行。不同区域、不同债务负担城投平台,所面临的融资环境和融资成本差异巨大。

BS事件之后,同业打破刚兑所造成的的负面冲击,恐怕超出监管当初想象。银行业务存在很强的同质属性,而城投平台亦是如此,一个代表性弱资质个体出问题,可能会对整个群里造成连锁冲击。

很多地方政府应该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才力保自身债券刚性兑付,与比较个体化的非标相比,债券违约对区域金融生态影响巨大,没有那个领导敢拿自身仕途,去冒险做第一个打破刚性兑付的城投。

但如果区域成为网红,以至于从金融市场正常的再融资都无法进行,这种再融资链条的骤然断裂,对区域的债务滚动必然会造成重大影响。

你可以内部关联、卖地卖房往来暂时应付债务到期,但如果卖地卖房的速度赶不上债务到期和利息增长,区域债务滚动基本快到违约的临界点了。

而如果一个城投债真的爆了,那金融市场区域性的规避,更会造成恶性循环,毕竟谁也不知道隐性债务到底有多少?

毕竟同业的资产负债还能理清楚,城投及其背后的政府的隐性负债到底有多少,恐怕是一个不可想象数据。细心老司机一定记得,到目前为止,关于化解隐性债务,尚有三个文件属于机密级。

不敢爆不能爆,只能以时间换空间,借新还旧不能依靠债市和非标,210同志自身出了问题,化解隐性债务只能国字头银行顶上,最近建行和中信就做的风生水起,貌似还被写文章表扬了。

至于时间界限为何定位为2017年7月,可以翻看下当年那几场会议的记录。

所以现在如果碰到资质不是那么差的城投,该下手就下手,毕竟新城投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老城投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