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自由,离我们有多远?

原标题:性感自由,离我们有多远?

十五年前,邱淑贞穿着一件大红色风衣,乌发如瀑,从楼梯上飞身而下,径直上了赌桌,嘴上叼走一张扑克牌。《赌神2》中的这一幕奠定了邱淑贞在华语荧幕上神圣的性感女神地位。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中国性感美人最恣意张狂的时候。

《青蛇》中王祖贤与张曼玉水中相拥的曼妙身姿,港姐李嘉欣身穿一袭性感皮裙在《堕落天使》中的惊艳亮相,还有宁静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麻花辫配红色泳衣的十足风韵……

这些角色即便在数十年后再度被回想起来,那眉梢眼角的撩人风情仍犹在眼前。

《家有喜事》张曼玉致敬麦当娜的子弹头胸衣造型

刚进入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我们其实也还有性感可观。

《色戒》给许多未尝人事的人打开了一扇通往秘境的门——身穿青绿色旗袍的汤唯浅浅一笑,人们的内心便开始蠢蠢欲动。而范冰冰在《封神榜》中饰演的妲己则几乎本色出演,令人难分魅惑众生的究竟是妲己,还是范冰冰。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仿佛只在一夜之间,以“性感”为招牌的影视角色越来越少了,在生活中敢于立下“性感人设”的更是寥寥,令人不禁想问:为什么我们都不敢性感了?

“性感人设”在娱乐圈是烫手山芋吗?

纵观近几年的娱乐圈,明星们立人设已经不是秘密。

对于女明星来说,穿上廓形西装画上剑眉就是“总攻”,圈起一帮老婆粉;在镜头前大方地吃吃喝喝,手提十斤重的行李上下楼,是“吃货”、“女汉子”——博得同性的好感。“少女感”则是一张安全牌,从刚出道的女团成员到已经生娃的熟龄女星,都可以永远停留在十八岁。

这些“三好学生”人设对于星途来说有所裨益,明星团队和粉丝都喜闻乐见。与之相对地,“性感人设”却好像是一条死线,没有人敢轻易逾越,哪怕只是性感类的暗示也不行。

前一段时间,有消息称《粉红女郎》将要被翻拍,对此人们最大的好奇是:如今还有谁能演出那个毫不做作、大大方方展露性感的“万人迷”?

选来选去,张雨绮成为了呼声最高的那个。然而,贫瘠的选择范围也让人们开始疑惑,中国的性感明星们都去哪里了?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随着性感的衰落而来的,是网民们靠键盘敲击出的骂声。

前几年柳岩“伴娘事件”被骂的痕迹还存在着,她如今的相关搜索词依旧不太友好。

蔡明登上《男人装》后受到了各方的冷嘲热讽,李诞也开玩笑似的说“穿上点,老年人着凉,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蔡明自我解嘲说穿那些是去买菜的,也没能堵住某些看客的嘴。

而在偶像文化当道的今天,明星们大多被框在乖乖人设中。看到他们有稍微出格的造型,粉丝们都仿佛如临大敌。他们不仅害怕路人们辅天盖地的评论,也担心自己不能完全接受偶像的每一面。

“哥哥别举铁啦”可不是粉丝的一句玩笑话,当少年感的爱豆剃头留胡子长肌肉,粉丝们也就转移阵地了——毕竟世界上永远不缺新鲜的干净少年。

性感正逐渐成为视觉和言语文化中的一方禁忌之地。人们既渴求着它,又害怕它给自己带来伤害。“高级性感”一词的出现,正表现了大众内心的矛盾和挣扎。面对以往的经典性感形象,他们加上了时代滤镜,反过头来,却在不断苛责现在的明星不应穿着暴露。

如今的中国明星为什么不敢性感了?也许是被骂走了,也许是不太敢来了。

被污名化的性感

柳岩曾经在采访中说过“我穿性感服装,这并不代表行为放荡。”当时她的经纪人回她说,你在美国可以这么穿,但是在中国不行。

这并不是经纪人小题大做,目前国内的现实情况仍然是女性的穿着被和道德问题紧紧捆绑,过短的裙子就是女性的耻辱柱。

乒乓球世界冠军王皓的妻子是舞蹈演员出身,但他因妻子在参加综艺时穿着性感服装跳舞而愤然离席,他说还是希望妻子能安心相夫教子;

无独有偶,被誉为“九球天后”的潘晓婷在参加舞蹈节目时,父亲为她挑选了保守长裙,并表达了不支持她参加节目的看法,不仅是因为跳舞要穿着暴露,还因为会和舞伴产生肢体接触,他觉得不太正经。

“性感”原指某种能唤起他人爱恋感的魅力,但是在中国语境下谈性感,你却可以脑补出几十个和性感本质无关的关联词:

“色情”、“露肉”、“风骚”、“勾引”、“放荡”、“私房”、“巨乳”、“黑丝”、“狐狸精”……

这些词语将对性感的讨论从审美层面上升到道德层面,并把“性感”约等于“私生活混乱”。

因此大多数国人是羞于展示性感的。对于男性来说,他们可以富有、帅气、有才华,但他们意识不到性感也可以成为男性魅力的重要部分;

而对于女性来说,她们则不敢轻易表现性感。带有侵略性的性感,与大众对温柔女性的期待不符。

甜美可爱的“好嫁风”是相亲必备,万年不变的黑长直和粉色碎花连衣裙(长度不短过膝盖),就是长辈和相亲对象眼中的婉约淑女;

而博主们都在推荐的“斩男色”口红,也一定是低调温婉的豆沙色,而不是色气满满的大红色,这样才不会让直男觉得你是“妖艳贱货”。

把“欲”写在脸上就是有罪,这种想法和谈“性”色变的舆论环境分不开。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2009年芭比娃娃在中国开设旗舰店,仅两年后就宣告停业。这其中当然不乏价格、文化认同感的因素影响,但是也有一个原因是中国家长对于芭比性感曲线和打扮的排斥,他们认为这对孩子来说有点过头。

自小我们接受的教育是过度重视外表是可耻的——那意味着不认真学习,不培养内涵,不想靠知识改变命运。

前段时间就有则新闻,一位老师在校门口用一桶不怎么干净的水挨个儿给化妆的女学生卸妆。在中国校园里,性感更加是不被允许的,一件件松垮肥大的运动服直接模糊了所有青春躯体的性别差异。

即便我们长大后,也不太被允许直视“性感”。“性感”已经被偷梁换柱,成了“色情”的擦边球。

曾几何时,《广告审查标准》中明确规定“ (广告) 妇女模特不得裸露肩下, 膝以上15公分的部位(泳装模特不在此限)” ;如今网易云音乐则简单粗暴地屏蔽了“sex”和“sexy”两个词,只要是相关词汇都被打码。

这首歌原来的歌名是《sexy sexy》,歌词中“sexy”一词也被打码

Cigarette After Sex组合被缩写成CAS

性感自由的代价?

比起中东地区和南亚地区盛行的荣誉谋杀——以“失贞”和“不检点”为由杀害被强奸或打扮时髦性感的女性,国内对于性感的反感显得没那么夸张。

然而只要你穿着性感地出门,仍然避免不了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和非议。

在大环境的间接影响以及各种营销话术的洗脑下,禁欲成了一种新的审美趋势,凹凸不有致的纸片人和竹竿人随处可见,“高瘦白秀幼”成了理想化的网红模板,毕竟:

禁欲=不争=高级感

性感=企图心=“太要了”

有一些人也许会提到少数走“性感美”路线的艺人之一王菊,另一些人也许会说:没人拿刀架着你脖子不让你穿得性感,你既然有性感自由,那我们也有评论自由呗——这就是性感自由的代价,你不敢性感,只是不敢付出代价。

诚然,我们并不是完全没有性感自由,但是我们有没有不因性感而遭受荡妇羞辱的自由?

对于性感装扮的批判,可以从审美层面评头论足,可以就着装场合进行批判,但是真的没必要上升到道德层面上。

早在三十多年前,龙应台就在一篇题为《美丽的权利》的文中写道:

“爱美,是我的事。我的腿漂亮,我愿意穿迷你裙;我的肩好看,我高兴着露背装。我把自己装扮得妩媚动人,想取悦你,是我尊重你、瞧得起你。你若觉得我美丽,你可以倾家荡产地来追求我。你若觉得我难看,你可以摇摇头,撇撇嘴,说我‘丑人多作怪’、‘马不知脸长’,但是,你没有资格说我‘下贱’。”

至于将性感视作默许性犯罪的暗示则更是无稽之谈。每当性犯罪事件发生时,舆论对于当事人穿着的苛责从来不会比犯罪者少。“女孩子穿这么少出门,难怪别人起了邪念”、“受害者挺可怜的,但下次出门别穿这么性感了”的言论不绝于耳。

我们不想一味鼓吹“女性没有学会保护自己的责任,男性有学会不去犯罪的义务”,这样的腔调在真实事件面前难免有些像理想主义风凉话。

女性能有自保意识当然更好,但为什么社会只对女性提出了要求,却有意回避了完善性犯罪相关的法律条目、加大对性犯罪的打击等社会议题?有没有可能对性犯罪者施以更严格的处罚,而不只是让女性多穿一件衣服,再多穿一件衣服。

而因此扼杀了女性对于性感的追求更是本末倒置。毕竟在任何一起性犯罪中,从来没有受害方是想“自取其辱”的。

性感不是一种政治正确

我们绝不是在鼓吹“性感至上”或“不性感有罪”,而是在说,我们有没有性感的权利。

不过所有的权利都是相对而言的,真正的自由往往都是有边界的。在当代社会,穿衣得体的内在含义远比一句简单的“性感自由”口号来得复杂。

一些场合拥有既定的dress code,完全无关乎对性感的偏见,只是在眼下这个场景中,一种关于“得体”的约定俗成。

比如你说穿个低胸艳色吊带裙去参加葬礼合不合适?在两方公司进行重大商业会谈的时候,穿一身大露背装会不会引起不好的议论?穿着抹胸装、低腰热裤和潮牌拖鞋去听歌剧是不是可能门都进不了?

在这些场合下对于“性感”的干涉,是合乎情理的。

同样地,我们拥有性感自由,也有不性感的自由。比如在年会,新来的女同事是不是就必须穿性感服装上台跳热舞?团建去海边旅游,女生是不是不穿比基尼就会被吐槽?

最近一个热议的话题就有关不性感的自由。在一档综艺节目里,欧阳娜娜和几位素人男女一起去泡温泉。当几乎所有的女生都选择穿宽大的白色T恤出现时,男生们纷纷表示了嫌弃“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素的泳池。”“真的是太保守了!”

这样的言论非常吊诡。当性感无关自己的福利时,便是有罪;当性感有可能让自己一饱眼福时,它又突然被无罪释放。

性感并仅仅关乎穿衣,不一定是大面积裸露,也不一定得有丰乳肥臀,它的本质是随着自信而来的迷人气质,由骨子里散发出的风情万种。这两年“脑性感”也流行过一阵,“Brainy is the new sexy”成了一句颇有酷劲儿的口号。

不过我们仍需谨慎这种“政治正确”,性感之中并不分三六九等,头脑性感也并不就比身材性感来得更高级。

脑性感和身材性感兼备的Emma Watson

归根结底,性不性感、如何性感都是你的选择。鼓励性感自由,更大程度上是为女性扩张一个更加广阔的选择范围。

在这个范围里,既可以素颜朝天、平底鞋+大T恤,也可以精致优雅、小高跟+连衣裙,想做独立女性还是居家宝妈,都随你,只要那样的风格是适合你的,就好。

如果哪天你不惧怕凸点,想脱掉bra穿紧身衣,化上烟熏妆大红唇,也希望那时候你不必遭受道德谴责,运气好一点,还能获得“真美真A真飒”的由衷赞美。

参考资料:

1. 芭比娃娃没在中国成功,因不爱学习又性感?界面新闻

2. 性感尺度与文化差异——中外广告女性形象监管话语比较马中红

撰文:醺子、安然

编辑:醺子

部分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其余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