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陷钱荒,前8月发债金额超去年全年|过冬记之5

原标题:车企陷钱荒,前8月发债金额超去年全年|过冬记之5

发债大增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车市寒流盘踞,车企为过冬各施奇招,有人裁员减产、节衣缩食,有人割肉求生、抱团取暖,有一个现象尤其引人关注,今年以来车企发债大增,前八个月发债金额甚至超过去年全年。其中,不少为发债队伍的新增面孔,包括头部自主品牌车企吉利长城亦纷纷加入这一行列,而十余年未发行过债券的龙头老大上汽集团,更计划大手笔发债200亿元。

车市长期的低位运行,对车企的深度影响正逐渐显现。

发债队伍庞大 金额已超去年

9月18日至19日,上汽集团面向合格投资者网下发行首期公司债券“19上汽01”,票面利率为3.42%,实际发行规模为30亿元。此前,上汽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储架发行方式申请发行不超过200亿元(含)的公司债券。随后,该议案于8月9日在上汽集团的股东大会上获高票通过。

发行首期公司债券 图片来源:上汽集团公告

而事实上,与往年相比,今年的车企发债队伍十分庞大,除了“常客”比亚迪外,长城、吉利亦成为新增面孔。今年年初,长城汽车注册了40亿元的发债额度,目前已使用20亿元;而前两年同期并未发债的吉利,亦在今年发行了60亿元的债券,包括一只25亿元的超短融和一只35亿元的中票。

比亚迪方面,今年以来,则相继发行了30亿元公司债、10亿元企业债,以及110亿元超短融,规模比去年同期高出50%以上;而在上月12日,比亚迪今年第二期公司债券已结束发行,规模为25亿元,第十一期10亿元超短融亦已在当月22日结束发行。

当然,这几家头部车企,只是今年车市发债大潮的缩影。诸如华晨汽车、北汽蓝谷、北汽股份、蔚来等车企,都在这支队伍中“发光发热”。据第三方数据平台wind显示,截至今年8月中,国内车企发债总额已达664亿元,超过去年全年的发债总额660亿元。

在车市下行的大环境下,车企的一系列融资操作不免让人往“过冬”联想。作为连续28年高速增长的重资产行业,由于融资渠道多元,汽车行业此前较少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发债。而如今,在车市下行周期里,发债融资似乎成为备受青睐的开源手段。

受车市低迷、业绩下滑拖累?

“个人认为,企业发债潮主要还是受市场低迷、企业业绩下降影响。”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据中汽协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八个月,乘用车累计销量为1332.2万辆,同比下滑12.3%;同时,在最新国民经济“成绩单”中,受汽车消费同比8.1%的下滑幅度拖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较上月略跌0.1个百分点。

而在上月底刚陆续出炉的车企半年报,亦是凉意弥漫。以时代财经统计的17家主流上市车企的业绩表现而言,情况难言乐观,仅三家车企净利润正增长,且多家车企净利惨遭三位数暴跌。此外,包括东风集团股份、北汽蓝谷、广汽集团、比亚迪、江淮汽车等在内的9家车企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数,现金吃紧。

乘用车市场形势逐月“趋冷”,要度过漫长的冬季,钱粮必须备好;而车市正处于下行周期,较为充裕的现金流亦显得尤为可贵。

长城汽车方面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长城汽车通过注册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资金40亿元,将全部用于偿还公司本部及下属子公司的银行借款,以调整负债结构,降低融资成本。

长城汽车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潘卓伦摄

事实上,车企主要有四类融资渠道,包括增发、定增、发债和银行贷款,前两种通常只适用于上市公司。而今年监管机构对增发审核很严,定增在市场转冷的时候也不容易发出,而受大环境影响,银行贷款亦在收紧。

相比之下,选择发债融资,一方面,发行方式更容易获得通过,效率也高;另一方面,相对银行利率,发行公司债付出的成本则会更低。

“个人看来,目前车企的融资环境不理想,受业绩影响,发行新股或定增等方式受限较多,公司债这种方式有利于提高融资效率。”任万付对时代财经表示。

企业正常行为还是屯粮过冬?

“缺钱啊。”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汽车市场不好,直接融资困难,贷款也紧张,产业链资金占用越来越困难。

不过,从前八个月的车企发债潮来看,规模大、数额多等种种迹象,似乎亦呈现出车企不管是否缺钱,符合信用评级、有条件发债的都想发债的焦虑心态。

有分析认为,车企大规模的发债潮,从侧面亦反映出,因车市遇冷,车企在卯足劲儿屯粮过冬。以上汽集团为例,200亿元的发债金额,是其继2008年发行20亿元中期票据后,时隔11年来再次发行债券,此举亦被外界解读为“资金承压”、“屯粮过冬”。

不过,任万付不太认同屯粮过冬的说法,企业发债的用途一般都是用于研发、扩大生产经营等有利于企业发展的地方,给予购买人信心。“过冬这个说法则给人企业已经出现经营困难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谁还会购买你的债券呢?”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汽车分析师张欣亦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汽车行业具有资金密集、技术密集等特征,车企的平均负债率在60%左右,因此发债算是比较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

“今年发行的超短融,是对旧有融资工具的替换,并非扩大融资规模为未来’储粮’过冬。未来,公司将持续在资本市场探索更有利的直接融资工具,实现融资结构多元化。”作为今年参与发债的“新力军”,长城汽车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用别人的钱生钱,不是比自己的钱生钱更好?”张欣对时代财经指出,“发债要说明用途,实际用途还会受到监管,有没有人买还要看车企实力,例如庞大、力帆的债券就缺乏市场”。

编者按

车市寒风凛凛,降价、调低销量目标、调整车型架构、停产裁员、变卖资产、发债……成为今年以来汽车行业的高频词;而在刚出炉的8月份国民经济“成绩单”中,汽车以同比8.1%的降幅,继续成为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的最大拖累。车市既是迎来拐点,更是站在新的起点上。时代财经汽车频道即日起推出“过冬记”系列报道,从宏观到微观,从现象剖析到出路探讨,在深度剖析车企的生存众生相上,为汽车工业的发展注入理性的思考。

相关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