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 · 白雀神龟(节选) | 潘海天科幻小说

原标题:九州 · 白雀神龟(节选) | 潘海天科幻小说

晚上好!

这周和下周,是「不存在科幻」的“大角周”。我们会陆续投喂8篇科幻作家潘海天的经典科幻作品。

前几天,我们发布了让潘海天得名“大角”的《大角,快跑》、“未来事务管理局 X 52TOYS · 第4届原型大赛” 的参考作品《饿塔》和奠定潘海天小说中“少年视角”特点的《克隆之城》。

今天要投喂的小说是长篇《九州·白雀神龟》的节选片段。

这部小说是潘海天少有的长篇,可以算是《九州缥缈录》的前传,讲的是胤末草原上,蛮族部落之间的征战。

大小部落之间纷争不休,最终灜棘部统一草原。故事的主角是瀛台寂,而小说,也从瀛台寂的出生开始... ...

在小说点评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也欢迎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潘海天 | 知名小说作家、编剧。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代表作有《偃师传说》《大角快跑》、《二十四格每秒天堂》、《九州·风起云络·铁浮图》、《九州·暗月将临》等。作为中国第三代科幻作家的代表人物,曾获五次银河奖,单本图书销量十万册,作品曾被译为英文、意大利文在海外出版。他是“九州”世界创始人之一,《九州幻想》杂志的主编,担任过上海文艺社大型文艺类专著《新世纪文学大系玄奇卷(2001-2010)》的主编。著有电影剧本《潜伏在延安》、《王二大爷的奇妙旅程》、《迷码电梯》、《九州一翼动天》等。

九州·白雀神龟(节选)

(全文约7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引子

琴声灵动犹如数百只彩色羽毛的飞鸟汇集成的鸟群,忽集忽散,忽上忽下,回荡在白色的帐篷内。

一张乌沉沉的大琴横放在地,十六根琴弦由一老一少同时拨动。两人配合默契,宛如一人。那老者身形瘦弱如孑然苍鹤,满面风霜,神情愁苦,少年才十来岁年龄,眉目轻快,抚琴之时还有余暇抬眼偷望帐中的舞娘。十多位舞者中,那位腰肢纤细的绿衣舞娘在帐篷中央华贵的毡子上轻盈飞翔,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腰肢柔软得仿佛没有骨头,宛转间如轻烟拂动。舞裙下金光闪烁,响声吭琅,原来她的光脚踝上系着几颗金铃铛,一振一声,玎玎玲玲地合上琴声,竟然是一拍不乱。

宽敞的牛皮大帐里虽然点着十多支牛油大烛,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显得冷气森然。座上除了一位独饮的白衣人,就只有一位有一双冰冷的黑色双瞳的青年武士,似一根标枪般立在背后。白衣人看上去年岁不大,但目光里却有可以驰骋千军万马的阔大原野,令人不敢仰视。此刻他半躺在一张巨大胡床上,神情慵懒,注意力似乎在琴声上又似乎不在。

琴声在此时猛然间一转,原来尔雅之音化为巨丁开山,夸父战舞,那老者双手开阖,挥动起来灰蒙蒙地一片,看不清究竟有多少只手。那少年如今已跟不上老者的节奏,只得住手,眼睁睁地看着老者额头上不断汇集起的汗粒。

曲调一拔再拔,到了最高音处,如百十团流星巨火次第绽放,正在心神摇曳处,猛然间十弦同时崩断。弹琴的少年一愣,脸色转为煞白,只见四下里的烛光一摇,那老者双手从琴下抽出,竟然精光湛然,各持一支细细的长剑,朝座上的人扑去。

那些跳舞的女孩骇叫起来,四下奔逃躲藏,青年武士皱了皱眉,大步迎了上去,甚至都没有拔刀,只一伸手,十指如钩就从那老者飞舞的剑光中穿了进去,一把扭住他的脖子,咔吧一声响,登时了结了这名刺客的性命。琴前坐着的少年郎还在那儿发呆,武士转过来脸来,朝他微微一笑,少年慌忙跪伏在地,浑身抖成筛糠。

白衣王者坐的床上铺将着一张巨大的赤毛虎皮,那位绿衣舞女缩到床前虎头之后,双手捂在胸口,虽然在簌簌发抖,却大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并不显得太害怕。

白衣人倚在床上,用银筷子轻轻地敲着矮几上的铜酒盅,那是刚才中断的舞曲最后几个节拍。余音袅袅,散入到帐篷中兀自有血腥味的空气里。

“可惜啊,杀了慕先生,这凤炅一曲,怕就要失传于世了吧。”他闭着眼睛,仿佛在回味刚才的琴声。他不开口,就只有武士手抚刀柄,立在帐篷中心虎视眈眈地看着所有的人,看得她们蹲在原地,抬不起头来。过了良久,那白衣人才转向那名舞娘问道,“你是吕德的女儿吗?你也是纳戈尔家的后人吧。”

那舞娘一愣,随即仰起脖子来。她惨然一笑道:“你果然看出来了,不错,是我逼迫慕先生来杀你的,和小慕无涉,他全不知情,你放过他——”

白衣人探过身去,他身上发出的冰冷气息让她后缩了一下。他抓住她的胳膊,轻轻地一扭,轻轻巧巧地将她拉近身来,两人面对面地挨得紧紧的。他冰冷的手抓住她的时候,因为痛苦和恐惧,那女孩情不自禁地发起抖来,但还是鼓足勇气,将秋水一样的双眸迎了上去。他的手扶到她的肩膀上,她就觉得那儿的肌肉和关节完全冻结成了寒冰,动弹不得了。她绝望地喊叫了一声,从她怀里突然窜出了一条赤红色的小蛇,长舌犹如缭绕的火焰,一对毒牙闪着青光,朝白衣人胸前闪电般噬去。

两人挨得即近,又事起突然,白衣人却似早有准备,好整以暇地一低头,一口气吹在那条毒蛇三角形的头上。那蛇的动作一滞,盘成弯弓形的身子在空中停了一瞬,白衣人就在这一瞬里低下头去,在蛇头的尖端上轻轻一吻。

他的一举一动都雍容大度,虽然是吻蛇,却似从后花园里摘下一朵鲜花放在唇边一样。那条毒性猛烈的赤蛇登时冻成了一根僵硬的冰棍,啪地一声落在地上摔碎了。

舞娘脸色煞白,咬住嘴唇不作声。

白衣人温柔地垂目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问:“我虽然与青阳为敌,吕德却是被自己的王吕贵觥杀的,你为什么要来杀我呢?”

女孩看着他温莹如玉的眼睛,只觉得自己心头猛跳,她猛地别过头去,不再看他的眼睛,胸口起伏,大声说:“你是魔鬼,瀚州的每一蛮人都恨不得杀了你。”

白衣人轻轻地叹息说:“我爱的是天下人,却得不到天下人的爱。罢了罢了。”他双手一紧,将女孩环抱在手,用死亡之唇朝她亲去。

他们双唇相碰,那女孩轻轻地向后一仰,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动静,那是小鸟在猎鹰爪下的无望挣扎,是明知不可能逃脱的本能反应,瞬间被冻成了一尊冰的雕像,大睁着眼睛,睫毛上犹自挂有一滴冻成圆球的泪珠。

一根手指划过她僵硬光滑的脸庞。“真是漂亮啊,”他叹息着说,松手将她向后推去。那尊冰的雕像落在地上,发出嘭地一声脆响,碎裂成了亿万顷水晶碎粒。

起身去后帐前,他对那青年武士说:“吕戈,把这儿收拾了吧,她也算是你的堂姐呢。”

后帐里四面都挂着厚厚的银貂毛皮,光这些没有杂毛的皮毛,就值在千万之上,只是这里仿佛比前帐还要森冷。

“你杀了她?”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她全身都包裹在厚厚的裘皮大衣下,看不清样貌年龄,只听声音清脆悦耳,可知岁数不会太大。

“没有人可以为我辩解。没有人理解我。”他不乐地说。

“你越想不透,你的身上就会越冷。”

“我将天下放在了自己的心里,杀人是坏事,但我杀了这十几万人,却可让整片北陆瀚州,让整个九州大陆上的亿万生灵,都得生存——我有什么错?”

“坏事终究是坏事,即便做它的目的是为了行善也是如此。你老师明了这一点,所以他由着自己的身体腐烂,但不会像你这样痛苦。”

“所以他才死得早——”白衣人怒喝道。

“你真的是这么想吗?”那女人冷笑一声,她手足一动,就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原来她手上足上都系着长长铁镣铐。

白衣人突然怒喝道:“七曲部敢反我,我自然要将它屠戮得个干干净净。下个月我就要召开库里台大会,让整个瀚州尊我为大蛮天王,谁又能拦住我的脚步呢?我还要西征夸父,南渡天拓,即便是坏事,我也要将它们坐得轰轰烈烈的,让后世传诵。”他始终风度翩翩,白衣胜雪,纵然在刺客突起白刃加身时,也不动如山,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女人面前却总是展露出心底的世界来。

“不要再杀人了。你就听我一回,阿鞠尼,不要再杀人了。如果你这次不杀,我就发下毒誓,”女人的语声突然转柔,她的话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不可闻,“我发誓,以后就是你最卑贱的奴仆,事事顺从你的安排,你要怎么样就怎么……”

白衣人茫然地看了她半晌,他后退了一步,躺在铺满厚厚毛皮的褥子上,慢慢地说:“云罄,这十年来,我多想,我多想是这样呵。可是如今已经迟了,我不能碰你,”他低头看着自己又长又敏捷,却散发着无穷寒气的手指,寂寞地说:“我再也不能碰我所爱的人了。”

第一卷 阴羽苍狼

青虎十二年,也是瀛棘年号改元白雀的那一年。

瀚州大地凝固在二百年来最黑暗的谷玄律之中。寒冷冻结了欣欣向荣的阿遥草,冻结了蛰伏在温暖草根下的生命,也冻结了瀛棘原上蓝水晶一样的香蜜湖。在那些冷得像刀锋一样的夜晚,香蜜湖边的大石被巨冰一块块地拱起,起起翘翘,参差如刀——后来瀛棘七氏的人都改口叫它狼齿湖。苍狼们在冰原上奔跑,它们的瞳孔被耀眼的银色闪烁成芝麻大的小黑点,缩在厚厚的满是冰凌的眼睑后面,它们的号叫嗥叫声在夜里能传递到百里之外的白梨城里。

在这滴水成冰的长夜里,我出生在堪离宫皋德殿那冰冷如铁的青石板上。

他们说我生下来不哭不叫,他们说我生下来就能转动着眼珠四处张望。旷古未有的黑色长夜给了我漆黑的眼珠,狼的号叫嗥叫给了我冷漠的眼神,我仿佛知道自己降生在一片混乱而艰难的时世里,惟有比周围更冷漠,才能不被这个世界冻伤。

侍女们熟练而又忙乱地移前退后,她们把井里敲上来的大冰块放在架在炭火上的铜脸盆里,直到温暖的水泡翻滚开来,她们柔软的胳膊此起彼伏,擦去我身上的血迹和羊水,把我用暖和的毛毡包裹起来。“是个男的呀,夫人。”一个声音说。

我没有听到回答,我看不见自己的母亲。她的床榻四周飞快地被一圈华丽的绸缎包笼了起来,那些帷幕像闪光的瀑布一样垂挂,压抑的喘息声则仿佛一道弯弯曲曲的小路,从帷幕后面透了出来。舞裳妃是她们蛮舞原上最漂亮的女人,她的声音明媚婉转,犹如树影下穿行的阳光,身经百战的瀛棘王就是那样被俘获的,但此刻她明白,呻吟和苦痛无法驱散笼罩这个部族之上的悲凄浓雾了。

忙乱的女人们形成了一股汹涌的潮水。那些纷乱的绣花缎袍和浓厚的麝香味,让襁褓中的我窒息而且眼花。世界移动起来,乌黑的瓦顶变成了冰晶一样的天空,随后又变成了低矮的瓦顶。我被抱到了一处偏殿中,现在潮水退开了,如豆的灯光下,一个青衣淡妆的嬷嬷默默地把我搂在怀里。她的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在她的怀里,我触碰到了一对宽大而下垂的乳房,它们沉甸甸的地,充满诱惑,散发着刺鼻的奶香。这股刺激劲让我的鼻子往后皱摺了一下。我用下巴和没长牙的牙床狠狠地去寻求它的源头,我咬开了什么东西,一股温暖的带着血腥味的奶水冲入我的咽喉。我喜爱这种刺激,它让我高兴。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些值得赞美的东西。

二百年前,一个王朝覆灭在和帝王一同长大的奶兄弟身上,因而杀掉奶妈的乳儿,便成了我们瀛棘部的残酷习俗。

楚叶嬷嬷就是舞裳妃从她的家乡,三百里蛮舞草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同族姑娘。在她踏入这座雍容庞大、刚刚开始透露出一点腐败气息的王宫时,她那幼小孩儿的血还没有流尽,这个长眉毛长鼻梁的女人,却不计较一切,滴着血和乳汁,把所有的母爱都倾注到我这只贼杜鹃崽子身上来。

我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往空中喷出一口奶,它在风中冻成了块冰晶,随后就分崩离析在空气里。

我抬起头来,睁开眼睛,就看见我愤虢侯瀛台白的影子在窗外山一样移动。夜寒如刀,空气都要凝固了,可他的脚步还不停下来。他在院子里来来回回地走,月光把他的乱发,他的怒气映射在花格窗的纸上,像是一层薄薄的雾气。瀛台白是我庶出的二哥,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怒气勃发的,他的怒气蒸腾,如同院子里那棵乱了时令、如雪般张张扬扬盖满一树的白梨花。

让我回头说说瀛棘那时候面临的悲剧吧。

那时节瀛棘部新败,已面临灭顶之灾。瀚州霸主青阳遣大将铁棘柯率七部大军汹汹而来,与瀛棘对阵西凉关。瀛棘出关决战,大军连战连捷,将青阳人杀退了七十余里,瀛棘大将军、昆天王瀛台寒回只留下武威、玉铃两卫军守卫关隘,尽遣其余六卫大军紧追,逶迤至虎皮峪南,不料青阳精锐虎豹骑突然自后出现,截断瀛棘主力归路。瀛棘四万大军在岸门屯被围得铁桶也似,坚守不能,后撤无路,冲杀三日不能出。

我叔父昆天王瀛台寒回此时尚且还拿着把小木凿刀在关上门楼内刻一块木头,听到败报,他低首不语,脸色黑如乌铁。左右都屏住呼吸,不敢开口说话。后来七曲酋长刑雄、陌羊酋长羊敛前来求见。七曲、陌羊部都是瀛海边的小部落,各有数千兵马在西凉关助瀛棘守卫,尤其七曲,以虎弓射手闻名,是瀛棘守卫关隘的力助,瀛台寒回正苦闷无计,忙喝令卫兵将两人放入。却见那两人后面还带了一位满脸笑意的年轻人,那人长得面生,服饰又非蛮人。瀛台寒回的执戟卫士警觉异常,当即将其拦在阶下,青光闪闪的长戟只在他颈项处晃动。

那人不以为忤,在阶下微笑着拱手道:“我是青阳王派来的说客步无咎,特来拜见将军。”

“青阳王吕易悭?他也来了么?”我叔父瀛台寒回喜怒不形于色,他问这句话的口吻依然如常,但此问即出,已然心怯。

步无咎微笑着说:“带领虎豹骑的,不是我们大君又是谁呢?”

瀛台寒回冷笑了一声,道:“你是个东陆闲人罢了,无非仗着嘴皮利索,四处挑拨是非混碗饭吃,我瀚州向来最恨这等人。如今你竟然混饭敢到我这来,真是好大胆子!——当我就杀不了你吗?”他横了刑雄、羊敛一眼,眼中杀气森然。那两人都低下头去,不敢看他。步无咎却脸色不变,施施然道:“好大胆子的是将军你而非我啊。”

他说:“瀛棘四万大军此刻被围岸门山,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命在顷刻,不值一提了。瀛棘能仰仗者不过西凉关而已。我昨日见青阳王时,献上一计,可三日内拿下西凉关。西凉关即下,以东一马平川,直抵白梨城,瀛棘部就算完了。将军不早日替自己打算,岂非胆子更大吗?”

步无咎说完这话,斜眼偷望,他看见瀛台寒回的手指关节因为用力抓住刻刀而发白了,不由心中稍稍一放,多了几分把握。

瀛台寒回果然又怒喝道:“那好,我倒要听听,步先生用什么计策能三日内拿下西凉关?你如果说不上来,我立时就砍了你的脑袋。”

步无咎哈哈一笑,负手说:“我从青阳大营赶来,一路劳累,久闻瀛棘人深谙待客之道,不知道能否请我进去喝杯茶呢?”

我叔父瀛台寒回脸上一时阴晴,如云气聚散,末了道:“既然来了,不说上几句话,你难免不甘心吧。”他摆手让卫士放步无咎进去。

步无咎拍了拍袍子,大刺刺走进关楼内,他四处看了看,果如七曲人所述,门楼外虽然戒备森严,楼内却空荡荡地摆放着一几一屏而已。瀛台寒回不喜亮光,窗户都用木板条钉死,只漏进微微幽光,蛮族人没有座椅,虽然修筑了土关,在关门上起了箭楼,但在屋内却只铺着毯子,依旧是席地而坐。步无咎来北边的时间长了,也极习惯这种情形,当下在客位坐下。

“给先生奉茶。”一名身着青袍,挽着双髻的年轻女子目不斜视,端着一个乌木盘子自屏风后转了出来,盘中放着一杯清茶。她在几上放下盘子时,步无咎听到了几声清脆的声响,却是那女子白如皓玉的手腕上套着两枚金镯子在轻轻撞击。他拿起茶杯的时候看清了她的脸,不由微微一愣,原来那女子面目皎好,双目却没有光彩,是个盲女。

等待步无咎将杯子挨近嘴边,我叔父瀛台寒回就大声道:“说吧。”

“我对青阳王说,步某不才,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前来劝降将军。”

瀛台寒回愕然,随即放声大笑:“我为什么要降?我关中武威卫尚在,足可一战。”

步无咎突然将杯子一扔,也是一笑。他自从出现后,就笑意满脸,但恰才这一笑却尤其诡异:“你听听外面的声音吧,我倒想知道,闻名遐迩的武威卫若没有了马和兵器,又怎么来一战?”

瀛台寒回一惊,只听得四下里风声中夹杂着轰轰的火焰奔腾之声,关下一阵骚动,奔跑声,惨叫声不绝于耳。热浪和红光顺着风直卷到关上,原来马厩和武库、粮库都烧了起来。

瀛台寒回刚跳起身来,却见四面钉死的窗棂外漏进的光突然都被一条条的人影挡住了,接着卜卜声响,木板条被人撞开大口子,一支支锋利的箭蔟穿过口子直指室内,密密麻麻的,足有十七八支。

竟然有这么多奸细混入关中,瀛台寒回又惊又怒,转念一想,嘿然道:“原来七曲、陌羊已经反了。”他咳嗽了一声,死死地盯住步无咎:“你不是说客,是刺客。”

“不错。”步无咎点头承认,他脸上依旧笑咪咪的,左手扯开长衫,露出腰带上一支短刀柄来。他说:“我本来不必留你,但青阳王求贤若渴,只要将军降了,也是好大一个富贵。”步无咎直视着瀛台寒回的眼睛,他已从昆天王的目光里看出了惊怒和恐惧之色,但却还有一丝光亮不是他能读懂的。他悄声地叹了口气,果然瀛台寒回便咬着牙说:“我虽然贪生,但从来不知道如何在威吓下与人谈判。”

步无咎冷笑一声:“那就休怪我步无咎不客气了。”他左手一撑地面,就要跳起。

瀛台寒回原本不知道步无咎是刺客,步无咎却知道要怎么杀眼前这人。从走入这间屋子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准备这一刻的一动。他坐下去的姿势,盘腿的姿势,手放的位置,都是为了方便跳起来去抽腰上的刀。他习惯在杀人的一刻才抽刀。借助抽刀的力量,全身的肌肉都会像压紧的弓脊一样突然弹开,自踵而腿,自腿而腰,自腰而肩,有序而飞快地弹起,所有的力道都会灌输到他腰间那柄又细又尖,蛇牙一样锋利的短刀上,那一刀突刺,他能劈下飞蝇的翅膀。

就在步无咎一足半跪,全身弹起来的瞬间,猛地里突然金光闪烁,风声劲急,如一件有形的实体兜头而下,将他罩在其中,他那蓄势已久的一刀,竟然刺不出去。

步无咎向后急缩,只觉得劲风催过鼻端,原来一只链子锤自梁上流星一样疾落而下,木地板纷飞中,链头上那枚大锤发出轰隆巨响,正砸在他蓄力而起的脚尖上,锤上的钉头将他整只脚死死嵌在地上,步无咎竟没跳起来。他惨号一声,右手已经抓住刀向前疾劈,却觉得肩膀一痛,拿刀的手竟然掉到了地上。

(节选,完整故事收录在《九州·白雀神龟》,有声版本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收听)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延伸阅读

用8篇小说,带你走进大角的奇异世界

(点击图片阅读)

大角,快跑 | 潘海天科幻小说

克隆之城 | 潘海天科幻小说

饿塔 | 潘海天科幻小说

题图 | 电影《长城》(2016)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