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翻译,什么叫“京喜”?

原标题:翻译翻译,什么叫“京喜”?

京东对拼购业务寄予厚望。

京东拼购小程序日前已更名为京喜。9月17日,京东拼购App、IOS端也已做同步更名,对此京东回复称,“‘京东拼购’将改名为‘京喜’,目前正在测试中”。

1

京东错失社交电商

在下沉市场被点燃之前,主流观点认为电商蛋糕已经被分光了。自从拼多多率先吃到下沉市场的螃蟹,淘宝、京东、苏宁等一众玩家才陆续跟上。从腾讯将拍拍网转手京东起,京东就是腾讯在电商赛道的第一宠儿。

但刘强东没有珍惜,京东与腾讯的合作一直不温不火,刘强东眼中的微信九宫格,仅仅是一个入口,而且是入不敷出的鸡肋入口。

京东本身带着零售基因,微信九宫格之于京东,不过是一个网页版的运营货架而已。毕竟在此之前,刘强东的核心注意力还放在与马云对决上,淘宝的中小卖家少缴纳了多少税款,京东如何在淘宝的强大竞争下生存等等。至于村县电商,双方都未放在心上。

对腾讯来说,与京东的合作并未体现价值,微信流量仍然在大量流向淘宝。

而拼多多给所有人上了一课,黄峥用实打实的数据证明:社交网络背后拥有巨大的熟人流量。一旦被正确利用,则能涌现核裂变般的增长效果。根据国金证券研究创新中心的监测数据,截至2019年3月拼多多平均MAU已经达到2.6亿,超过京东的2.3亿。

在拼多多的襁褓期,京东曾经看过并亲手放弃了对其投资的机会,理由是不认可其前景。如今终于养成心腹大患。

在社交流量的辅助下,下沉市场释放出惊人的能量,并惊醒了两头电商赛道的睡狮。拼多多的伟大之处,用更直白与取巧的方式活用了微信流量,并将转发砍价真正变成了全民活动。

相比之下,京东的拼购业务起步更晚。真正意义的拼购业务起步于2019年4月。如今,运营了五个月的京东拼购业务将化身“京喜”,拉开独闯江湖的第一步。

而后知后觉的京东想要新的增长点,就必须突破下沉市场。

在去年12月,京东组织架构调整时便提到,“人口红利的消失需要我们更加精细化的满足客户需求、技术和商业模式的演进需要我们持续不断的创新、竞争环境的变化需要我们有更加敏捷和灵活的响应机制,所有这些都对我们的组织能力提出了更高的挑战和要求。”为此,京东成立平台运营业务部与拼购业务部,正式对标拼多多。

也是在这一年,苏宁乐拼购更名为苏宁拼购,意味着苏宁在社交电商领域全面提速。阿里在618则主打聚划算。数据显示,聚划算618期间成交额同比增长86%,其中三线及以下城市用户数与成交额增长均实现翻倍。

京东也趁热打铁,于今年六月推出京东拼团的APP,并宣称将其作为京东后续拼购业务的主阵地。京东开启了亡羊补牢的历史。

2

京喜的王牌

社交圈有句名言,打败微信的,绝不会是下一个微信。

互联网时代,用户的手机空间有限,闲暇精力也有限。在产品质量相仿的前提下,用户没有理由舍旧求新。这要求京喜必须拿出与拼多多不同的战略,否则,决胜下沉市场将成为空谈。

刘强东确实打了几张牌,厂家直供就是其一。

今年5月,京东拼购正式推出“厂直优品”计划,即产品由工厂直供,厂房质检,京东审核,确保价格品质的双优势。

这种质价双优的战略源自京东一向以来的高品质“人设”,拼多多面临的最大质疑便是靠低质商品取胜。而京喜要做拼团,则主打高质量策略,主要面向有一定消费质量要求的人群。这是京东人设要求下的必然产物。拼多多从零起步,光脚不怕穿鞋,京东身背名门抱负,立场自然要高出许多。

京东还有另外一个思路,让京喜和京东一同下沉,京喜作先锋开路,京东随后跟进,包括家电、数码专卖店等业态均在下沉行列中。

刘强东打的另一张牌,是商品差异。

拼多多的砍价商品中,千元级商品经常参与到这一行列。但在京喜的砍价频道中,多为几十块钱的商品。京喜甚至支持拼团充话费,2人充20元话费售价13.98;50元话费售价43.95。

京喜拼团与拼多多的最大区别,在于京喜不需要用户“骚扰”太多朋友就能拿到低价。尽管这份低价相比拼多多并无强大的竞争力。从这点看,京喜身上依然保留了京东历来的贵族包袱。

京喜的出现,将是京东布局下沉市场的一大步。京东的社交电商路才刚刚起步,未来战况如何,尚未可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