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命陨美国小镇,真凶藏身附近多年,面包店员工智取DNA破悬案

原标题:少女命陨美国小镇,真凶藏身附近多年,面包店员工智取DNA破悬案

1989年,来自美国华盛顿阿克米小镇的18岁少女曼迪·斯塔维克(Mandy Stavik),刚从贝克山高中毕业,并在华盛顿大学读一年级。

适逢感恩节假期,曼迪回家过节。感恩节的第二天,她和她的德国牧羊犬凯拉,傍晚离开家去慢跑。

她们沿着房子所在的斯特兰德路跑到诺萨克河,然后折返回家。但最后狗回家了,曼迪却失踪了。

花季少女失踪

▲受害者曼迪

阿克米是华盛顿州华肯郡9号公路旁的一个小镇。斯塔维克家位于一条胡同里,离高速公路有一英里。

据了解,曼迪通常会和母亲玛丽·斯塔维克一起跑步,但在那天,曼迪只带上了家里的牧羊犬。

“李(Lee),我的儿子,他当时在安德森家,拜访他的朋友杰里米。安德森家就在我家和9号高速公路的中间,在斯特兰德路上。他记得看见她慢跑着回家。”玛丽·斯塔维克告诉美国新闻媒体。

“然而,她没有回家,大约两个小时后,狗独自出现了。我很害怕,我打的第一个电话是给她的男朋友里克·赞德。之后我还给警长打了电话,并给我能想到的所有人都打了电话,让我所有认识的人都出去找她。”

▲受害者曼迪的妈妈玛丽

阿克米小镇的居民开始寻找曼迪的下落,当时的地方媒体发布了曼迪失踪时的穿着打扮:她穿着浅色运动衫、蓝绿色运动裤、浅蓝色紫色条纹跑鞋,带上了随身听。

“希望他们找到她时是活着的,我们只是祈祷她还活着。我们对自己说,‘上天啊,也许她只是受伤了,所以不能回家。”曼迪·斯塔维克的妹妹莫莉·布莱顿(Molly)说。

当地警方最初对曼迪的男朋友里克·赞德进行了调查。他们两人交往了大约三年,在高中时的关系时断时续。他把她从大学带回家过感恩节。但最终,在他向警方发表了一份“极其坦率”的声明后,他被证明无罪。

▲受害者曼迪的男友

与此同时,对曼迪·斯塔维克的搜索仍在继续。在她失踪两天后,一个搜救队在路边发现了一条绿色运动裤。玛丽·斯塔维克被带到现场,辨认这件衣服。

“我不记得她的衣服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我不认为这是曼迪的衣服。首先,它们很脏,上面还有很多洞,曼迪也不会穿那样的衣服。”玛丽·斯塔维克否认道。

这些运动裤被送往实验室进行分析,但事实证明,它们与曼迪·斯塔维克没有任何联系。

曼迪之死

搜寻工作的第三天,曼迪·斯塔维克的尸体在离她家近6英里的诺萨克河被发现,只穿着鞋子和袜子。

第二天进行的尸检得出初步结论,死因是溺水窒息,且她生前遭到性侵。另外,曼迪头部受伤,法医认为她可能是被人用钝物打晕了。

“我得知这个消息后,我马上跑出了房子。我跑到田野里,大声尖叫,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妹妹莫莉回忆道。

▲受害者曼迪的妹妹莫莉

在家人和朋友眼中,曼迪聪明活泼。他们说,曼迪喜欢运动,骑马、垒球到田径和篮球,她几乎无所不通。她的母亲玛丽说:“她非常非常了不起。我不知道还能拿什么形容她。”

这是斯塔维克家的第二起悲剧了。他们一家来自阿拉斯加,曼迪的父母离婚了,母亲玛丽·斯塔维克带着她的三个孩子——李、曼迪和莫莉,来到华盛顿阿克米小镇上定居。

1975年,他们家名叫布伦特的大儿子在安克雷奇(阿拉斯加最大城市)被枪杀。直到今天,他的谋杀案仍未侦破。

寻凶路漫漫

曾在治安官办公室担任中士的罗恩·彼得森表示,曼迪的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没有发生打斗的迹象。

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水很浅,调查人员想知道曼迪是如何溺亡的,因为她是一名游泳健将。

“她当时可能已经失去意识。”他推断道。

彼得森刚刚从FBI位于匡蒂科的国家学院修习回来,在那里他了解到DNA证据可以用做调查工具。

他说,1989年,唯一可进行DNA检测的人,是向FBI提交样本的警官。警方将曼迪·尸体上残存的男性DNA样本交给了FBI,但奇怪的是,登记处没有人与该样本DNA相匹配。

▲DNA提取警官彼得森

事发后,恐惧笼罩了整个社区,之后曼迪被葬在离她家不远的一个公墓里。

警方对此案进行了多年的调查,密切关注了几名涉案人员,但从未逮捕任何参与绑架和谋杀的人。他们竭尽所能,一开始还调查过曼迪的案件是否与其他连环凶杀案有关,但事实证明不是。

嫌犯浮出水面

治安官比尔·艾福在2003年被任命为警察局长,他说这里的居民没有什么防范心理——他们家不会锁门。

2009年,艾福指派侦探凯文·博威调查20年前曼迪的悬案。博威是第三个在警长办公室带头寻找杀害曼迪凶手的侦探。他想出了一个主意,对1989年生活在阿克米小镇的尽可能多的人,进行系统的DNA排查。

这需要他们追溯到1989年,找出当时谁住在哪里,多大年纪,然后建立一个名单,列出潜在调查对象,并要求提取他们的DNA样本。

“我想,这只是时间问题。我们要问对的人,或者我们要得到正确的DNA样本。过程可能很漫长,但我们必须坚持下去。”博威说。

四年后的2013年,在分析了几份居民的DNA样本后,艾福说,一个名叫蒂莫西·巴斯的男子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

霍特科姆县前地方检察官戴夫·麦克恰兰说,巴斯于1989年和斯塔维克一家住在同一条路上,但事发后当局没有联系他。

斯塔维克家和巴斯家之间距离几所房子,曼迪每次慢跑几乎都会经过他家。他的家人认识她的家人,他和她一样上过贝克山高中。他的弟弟汤姆·巴斯也是曼迪的朋友。

“他是个独行侠,很安静。在我的印象里,他有点古怪。”曼迪·斯塔维克的朋友安妮·西尔盖说。

艾福说,蒂莫西·巴斯在谋杀案发生后不久,就离开了这个地区。1990年1月,他娶了吉娜·马龙为妻,搬到了艾弗森,艾弗森位于阿克米小镇以北约19英里。这对夫妇有三个孩子,他成为当地弗朗茨面包店的送货司机。

马龙说,丈夫蒂莫西有很强的控制欲,他会告诉她该做什么,穿什么,和谁说话。当他看与谋杀有关的电视剧和电影时,他总是说凶手很蠢,“‘你知道,就是因为凶手没有很好地掩盖自己的踪迹,才会沦落到被抓住的地步。’”

麦克恰兰说,当警察到巴斯家询问曼迪当年的事情时,蒂莫西表现出自己似乎记不起她。

“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个危险信号,每个人都知道曼迪·斯塔维克的案子。她当时每天跑步经过他家,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谁?很明显他在撒谎。”侦探博威说。

让警方更加觉得可疑的是,蒂莫西拒绝把自己的DNA交给警察,他的理由是自己不信任他们。艾福认为,这使得蒂莫西成为头号嫌疑人。

智取DNA

警方于2013年前往蒂莫西工作的面包店进行调查,希望能从他的运货卡车中提取他的DNA样本。他们和管理这家面包直销店的金·瓦格纳进行了交谈,并告诉她,他们正在调查店里一名员工。

起初瓦格纳不愿与警方合作,她建议他们联系面包店的人力资源部。她不知道自己最终会成为破获该地区臭名昭著的冷案之一的关键人物,帮助警方将杀害曼迪的凶手最终绳之以法。

▲证人金·瓦格纳

当年曼迪的事件发生时,金只有19岁,也在那片社区附近长大。“这件事影响了我。这是这个社区第一次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它改变了每个人对我们这个世界小角落的看法。犯案的可能是你相熟的左邻右舍。这想想就很可怕,但一开始我们不知道。”

一开始,金把警方带到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然而,公司办公室需要警方提供更多信息。“他们想要传票或搜查令,而我们没有足够的理由获得搜查令。”艾福说。

调查因此搁置了几年。有一天,金在一家酒吧与丈夫和朋友聊天,话题转到谈论同事时,一个名字出现了:送货司机蒂莫西·巴斯。

“我脑袋里的灯突然亮了,我想,‘这就是警察来找我的原因吗?’”金说。当警察再次来到弗兰兹面包店时,金已经做好准备。她把侦探带到她的办公室,问他是否正在调查曼迪·斯塔维克的案子,然后给了他们蒂莫西·巴斯的送货路线。

另一方面,侦探博威他们还了解到负责送货的蒂莫西会在轮班时戴着手套,但奇怪的是,他似乎不会把东西扔掉。“蒂姆基本上把他的垃圾带回家,他没有留下任何让人找到东西的机会。”

由于警方仍然没有传票或搜查令,金决定自己采取行动。她提出帮助当局从蒂莫西·巴斯那里获得DNA样本。但是他们不得不拒绝她的提议,因为他们不能要求平民帮助警方收集证据。但是,他们可以接受提供给他们的证据。

▲金·瓦格纳出庭作证

她说:“我是百分百自愿的。我是个妈妈了,我在想如果我女儿出了什么事,我希望有人能帮助我。一想到她妈妈永远不知道,是谁对她的女儿做了那样的事,我觉得如果自己能帮助她,揭开事情真相,回归平静,我就想这么做。”

瓦格纳仔细地观察着蒂莫西·巴斯。当面包房有一个饮水机时,她看到他从饮水机上拿出一个塑料杯来喝水,然后就把它扔掉了。“我往垃圾桶里一看,心里怦怦直跳。我抓起它,把它藏起来放在书桌抽屉里。”她说。“哦,天啊,我成功了!”

斗智斗勇

当调查人员将杯子送去检测时,他们发现从杯子中提取的DNA,与当年在曼迪身上提取的男子DNA相符。

2017年,蒂莫西·巴斯在弗朗茨面包店被捕,被带到华肯郡警长办公室。博威称蒂莫西在接受警方采访时举止“冷静”。

“我敢肯定,他心里在想,‘我已经采取了所有措施,以确保你们没有得到我的DNA。这是怎么发生的?我哪里搞砸了?’”他说。

▲蒂莫西的DNA水杯

当蒂莫西确认警方确实持有DNA证据时,他开始改变说辞。他首先告诉调查人员,自己和曼迪一直有一段秘密的性关系。

“我想我见过她,是呢,当时我和我爸爸在一起。我们在路上骑山地车,他和她说话。后来我们聊天聊开了,但这段感情没维持多久,因为她上了大学,我们联系少了。她说她感恩节回来时,会来看我,这更像是一种友谊性质的。然后我们只是聊了聊,但我们最多只是亲吻一下,甚至都没做什么。”

当局说,这是蒂莫西解释自己的DNA是如何在曼迪身上被发现的一套说辞。蒂莫西的父亲,唯一能证实他说法的人,已经去世了。但无论是警方还是曼迪的家人都不相信他说的话。

莫莉说:“我姐姐不可能和蒂莫西·巴斯有身体上的接触。坦白说,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蒂莫西·巴斯于2017年12月12日被捕,被控一级谋杀罪。玛丽·斯塔维克在自己81岁生日那天得知了这一消息。

蒂莫西坚称自己无罪,并否认与曼迪·斯塔维克的强奸谋杀案有任何牵连。“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对调查人员说。“我说的都是事实。”

马龙当时仍是蒂莫西·巴斯的妻子,她最初提供了一个不在场证明,告诉警方曼迪失踪那天,她和他在一起。“我当时在去蒂莫西家的路上,从曼迪身边经过,她在跑步。”

在2019年5月对蒂莫西·巴斯的审判中,检察官询问了每位证人是否曾在任何时候看到曼迪·斯塔维克和蒂莫西·巴斯在一起过。没有人说有。

真相大白

马龙后来向蒂莫西·巴斯提出离婚,她向警方坦白,自己最初给巴斯的不在场证明是假的。2017年警察来到她和蒂莫西的家后,蒂莫西告诉她要撒谎,说事发那天他和她在一起。但实际上,她不记得感恩节第二天有没有在巴斯家度过。

▲目击者口述复原的男子画像

“我相信马龙提供她丈夫的不在场证明是为了保护自己,一旦感到安全,她就能说出真相。”侦探博威说。

马龙说:“你对这样的人说什么?你必须小心你说的话。当时我觉得我必须同意他说的每件事,因为如果我不同意,我可能就是下一个受害者。我那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我很软弱,但我应该听从直觉。”

结合DNA的证据,不在场证明又已经被推翻,加上各方的证词,2019年5月24日,陪审团宣判蒂莫西·巴斯一级谋杀罪成立。法官判处蒂莫西最高320个月的监禁。

“我感觉自己已经背负着这份沉痛的回忆30年了,当他被判有罪时,我甚至无法描述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年曼迪的男友赞德说道。

在被判刑之前,蒂莫西·巴斯在法庭上发表了讲话。“首先我想说的是,我百分之百是无辜的。我不希望这里的任何人怀有恶意。”

曼迪永远活着

在案发之初,政府设立了一个奖励基金,希望民众能提供相关线索。该基金最终筹得2.5万美元。这笔钱后来捐给了曼迪从前就读的贝克山高中设立的一个奖学金基金。自1990年以来,该奖学金已29次颁发给“积极参加贝克山高中音乐项目”的学生。

曼迪的母亲玛丽·斯塔维克说,虽然没有什么能把她的女儿带回来,但她的女儿仍然活着。

“曼迪永远是特别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明白了活着的人必须继续向你失去的致以敬意。”

(李祉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