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请回答1988》第二集,原来德善和阿泽会在一起早有暗示

原标题:深度解析《请回答1988》第二集,原来德善和阿泽会在一起早有暗示

文/叶秋臣

在写完《请回答1988》第一集的剧评之后,好多朋友都留言希望叶秋臣能尽快更新,将这个共计20篇的大系列剧评尽快写完。

但因为这个分集的细节剧评是一个略微浩大的工程,加上最近我自己也有许多事情缠身,所以无法做到日更,希望大家见谅。

叶秋臣一定会慢慢把这部剧写完,以下是第二篇,只讲第二集,全是扣细节,共计10个部分。

1.为父的尊严

这一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德善爸爸这个角色。

在他母亲过世之后的这段故事里,他完成了高难度多层次情感的表达。

在此之前,你可能只知道他叫“德善爸爸”,但在此之后,你就会深深记住这个演员的名字,成东日。

不止是剧中成东日这个角色,还有身为演员的成东日。

第二集的开篇,是德善奶奶来访。

虽然有长辈在家,但宝拉姐妹俩还是照例吵个不休。

在第一集时,如果宝拉心情不顺去扯拽德善头发并大打出手的时候,德善爸爸一般是不去制止的,最多只是吼一吼。

但是在自己年迈的母亲面前,成东日拿出了比平日还要更严厉的态度出来。

因为他想告诉自己的母亲,他长大了,并且有能力去做一个父亲。

2.人前和人后

在德善奶奶去世的这件事里,我们看到了最截然不同的两幕,人前精神,人后落寞。

一幕是喧闹的众人聚餐场景,一幕是当宾客走后抱在一起的兄弟姐妹。

为人父母,这辈子最骄傲的作品,就是自己的孩子。

成东日向参加丧事的亲戚朋友们介绍自己三个孩子的成就,宝拉通过自己的努力上了首尔大学,德善曾经因为奥运会上过电视,余晖很有前途是个孝子。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起来神采奕奕。

然后在第二天早上,德善就看到了一脸疲惫的父亲窝在那里打瞌睡,是姑姑们叫醒了他才知道吃饭。

那一幕,与他之前炫耀时的神采完全不同,整个人都像脱了一层皮一样。

听到德善的问候时,表情瞬间从毫无精神转换为笑容满面,那一刻连看剧的人都感觉到他是在强撑着自己去露出笑容。

此时音乐响起,大哥在身后唤着“东日”的名字,但德善爸爸迟迟没有回头,就那样静静待了几秒。

直到他亲眼看到大哥回来,兄弟两人才拥抱在一起,失声痛哭,瞬间泪崩。

叶秋臣看着这一幕,眼泪就开始不受控地流下来了。

成东日炫耀自己的孩子,德善姑姑们炫耀自己的戒指,都是给外人看的。

所以在宝拉和德善当着宾客的面准备开始吵架的时候,德善妈妈提示了一句“安静点,别人在看呢”。

他们想要告诉这些人,因为有德善奶奶的存在,他们才能过上这样好的日子。

虽然老人家离开了,但她培养出了更加优秀的孩子们,将家族的精彩延续了下去。

母亲过世了,她的孩子们希望给旁人看到的,是这个家族的昌盛。

小孩子们不懂大人的世界,但大人的世界里有许多的心酸,不为人知。

大人们,只是在忍。

3.母亲的想念

在德善奶奶过世后,成东日夫妇在电视上看到了阿泽获胜的新闻,德善妈妈说如果阿泽母亲在天有灵,她会骄傲的。但成东日只说了一句“尽孝要在生前”之后,就打算出门喝酒。

路上他遇见了刚刚回家的阿泽,并表示希望阿泽能陪他一起喝酒。

那时,叶秋臣才发现,坐在那里喝酒的两个男人,同样都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喝完一杯之后,成东日想要再饮,阿泽眼疾手快地抓住了酒瓶,就像女婿一样给自己的岳父倒了一杯酒。

成东日看到此举,知道这是大人才有的敏锐,于是便说了一句“阿泽长大了”。

阿泽的人气,在双门洞所有长辈的眼里向来是最高的,因为相比其他四个孩子而言,阿泽所处的位置更接近社会,不再上学并且已经开始赚钱,甚至赚的数目比很多长辈都要高。

但即便获得了这样的成功,他还是一个每天都会想过世妈妈的孩子。

还记得在庆祝阿泽获胜的聚会上,狗焕爸爸拿起摄像机四处在拍,除了豹子女士一直以来不让拍的杀气之外,只有阿泽爸爸是不喜欢镜头的。其他人都是对着镜头在笑,德善妈妈和善宇妈妈甚至还摆起了Pose。

阿泽爸爸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

受到父亲的影响,阿泽也很少说话,除了生活难以自理之外,他做事一直都很妥帖,像个大人。

但懂事的阿泽,不论再怎么像大人,还是孩子。

大获全胜之后回到家里,没有妈妈走过来鼓励一声“做得好”,他的眼中瞬间饱含泪水。

不过,是其他四个小伙伴的生日快乐歌填充了他落寞的内心,让整个生活再次被点亮了起来。

吵吵闹闹之间,他会短暂地忘记自己的悲伤。

这,就是友情的力量。

4.德善和阿泽

其实早在第二集时,就有多处暗示德善和阿泽未来会在一起的细节。

先是德善拍着正喝牛奶的阿泽说,快点长大和姐姐结婚。

然后是狗焕爸爸对德善妈妈说,如果自己有女儿的话就嫁给阿泽,德善妈妈马上就回复说自己已经先一步定下了这个女婿(虽然当时看起来是一厢情愿,但现在看起来颇有一种预言的意味)。

为了庆祝阿泽获胜,所以阿泽爸爸开了一个小型庆功宴。阿泽来的时候,德善爸爸向其他人介绍“这是我们家女婿”,当善宇妈妈说“珍珠要和阿泽结婚”的时候,德善妈妈还说“这是我们家先定下的”。没有女儿的豹子女士和狗焕爸爸只能向阿泽伸手,表示“我是你继母/继父”。

后来五个孩子们去吃巴西炒年糕的时候,德善是拉着阿泽的手走的。

回忆里阿泽父子刚到双门洞的时候,是德善递给了阿泽第一块金鱼的糖(这么早就知道放糖了)。

阿泽摔骨折之后,其他男孩子只给了阿泽玩具,而背着他走路的,还是德善。

其实德善早就做了许多会令阿泽喜欢上她的行为和举动,令阿泽的这段感情出现得并不突兀。

叶秋臣第一次看的时候还真的忽视了,再次刷剧果然有许多新的收获。

在第二集末,成年德善和丈夫在沟通收到巧克力的事情时,丈夫提出要出去“抽根烟”。

在善宇、狗焕和娃娃鱼的对话中,听得出狗焕应该是不喜欢抽烟的人。

而且像狗焕这样的性格,大概率他自己未来也不会抽烟。

这句台词,或许早就在告诉我们,德善未来的丈夫,不会是狗焕。

5.吃肉的德善

在给狗焕家送调料的时候,德善顺手抓了一块餐桌上的炸猪排来吃。

去狗焕家给阿泽庆祝时,捧着一大桶果汁在冰箱里探着脖子看了好久,寻找自己喜欢的食物(大概率是狗焕提到的鸡肉)。

看到珍珠在吃香肠的时候,直接询问能不能给姐姐吃一口,征得同意之后差点把珍珠的小手也当成香肠那样吞下去了,气得珍珠哇哇大哭。

虽然这几幕看起来都很搞笑,但叶秋臣仔细想想,似乎只有德善对肉有着这样的痴迷。

再想想第一集的荷包蛋、鸡腿和冰淇淋就会明白,她喜欢吃肉,但又没办法在家里经常吃到肉,所以才会有对肉有着如此大的迷恋和热情。

因为德善爸爸妈妈都回去探望生病的奶奶,所以由德善负责在早上端上早饭。

为了不让姐弟迟到,德善蛮横地叫醒余晖后,她发现宝拉还在呼呼大睡,于是又让余晖去叫醒宝拉。

夹在中间的余晖左右为难,只能当一个传话筒一样的角色,还被两边都欺负得不行。

第一次看的时候只顾着可怜余晖有这么两个态度强硬的姐姐,但再看这段的时候,叶秋臣突然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做饭和叫早的是德善,而不是宝拉?

德善作为二女儿的牺牲,还远远不止是荷包蛋、鸡腿和冰淇淋而已。

6.善宇的细致

在德善说自己穿新衣服的时候,善宇只扫了一眼,就非常迅速地说这是宝拉的,说明他对宝拉很关注。

在德善问阿泽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狗焕问阿泽听音乐吗,善宇立即回答说“他喜欢成熟的歌”,并且直接提议去购买某个他可能喜欢的男歌手专辑。

听到这个礼物时,阿泽轻轻点头,憨憨地笑。

宝拉和阿泽,对于善宇而言,未来都是他无法离开的亲人。

善宇妈妈做饭很难吃,在第一集狗焕爸爸吐槽咖喱时就已经做出了铺垫。

如今善宇、狗焕和娃娃鱼三个人一起吃盒饭的时候,又被娃娃鱼吐槽了一次。

在吃过外面做的食物之后,善宇自然知道“妈妈的味道”并不好吃,甚至可以说是“难吃的味道”,不仅口味偏弱,饭里面还经常有沙子和鸡蛋皮,即便是怎么做都好吃的香肠,也能咸到被娃娃鱼尝过后吐出来(这已经是本集中娃娃鱼第二次吐槽善宇妈妈的厨艺了)。

但善宇体谅自己母亲的心意,所以从来没有说过不好吃,坐在台阶上把剩下的便当默默吃完。

虽然还是有鸡蛋皮,但他知道,这会让妈妈开心。

错觉,反而会让人更幸福。

7.狗焕的义气

虽然平时看起来和颜悦色,但善宇的内心有着不能被碰触的领域,那就是他已经离世的父亲。

在被混混头目言语攻击他戴的项链,并强迫他摘下来的时候,那时候善宇的眼神是一种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狠绝。

狗焕最初和善宇说,配合一下把项链摘下来不就好了,之后再戴上去。一开始他想的是息事宁人,不要大动干戈,因为如果动起手来的话,他们三个可能都要挂彩,并不划算。

但狗焕忍不了混混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虽然害怕,但是当对方撕掉了善宇爸爸留下来的项链时,第一个出拳头反抗的人是狗焕。

此前,狗焕一直是不太说话闷声不响的,但这次之后他的人物层次逐渐丰富了起来。

这里有个小彩蛋,混混跟班好像是《我的ID是江南美人》里那个混蛋学长,不过倒是瘦了不少。

8.投资的眼光

阿泽在全国围棋大赛上拿了五千万的奖金,看到所有人惊讶的神情,就知道这在当时是一笔天文数字,尤其还是一个孩子赚来的,就更觉得不可思议。

狗焕妈妈建议说,买地做投资是最划算的。

善德爸爸建议说,大钱存在银行才更保险。

善宇妈妈建议说,不如拿这笔钱去买公寓。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也显示出他们之间的投资眼光差异性。

豹子女士有投资眼光,可以承担风险,不属于守财奴的类型。德善爸爸自己就在银行工作,觉得能够按时出利息就是最稳当的做法,属于风险厌恶者。而善宇妈妈,一生都想要追求一个遮风避雨的家,公寓是她目前能够想到最舒服的居住环境,也是她的梦想,所以她稍后还特别再次提醒了阿泽爸爸一次。甚至,她连江南区最好公寓的名字和价格都打听好了,说明是一直记在心上。

阿泽爸爸听完这些建议后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有些话他早已深深记在了心底。

这段话,在后续剧情里,是一处伏笔。

9.双面的宝拉

宝拉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

看不到她的内心时,很多人甚至会有点讨厌这个角色。

宝拉不仅抽烟,还经常扯拽妹妹的头发,对父母也会大吼大叫,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用了之后更是火冒三丈,德善介绍宝拉的时候用的词大概与“成家最高话事人”差不多。

但宝拉并不是只有一面而已。她太过冷静和理智,且情感波动很少。虽然经常大吼大叫,但她的内心并无太多的波澜,只是因为过度自制让她失去了表达爱的能力。也只有看懂她双面类型的人,才能够真正走入她的心里。

宝拉并不是冷血心肠,在德善奶奶过世的时候,她会在电话里安抚德善说“奶奶会去好地方的”,以及“姐姐都和老师说了”,会帮妹妹擦掉眼泪,关键时刻她也是能够冷静下来处理事情的人。

但当她转换到另一面的时候,就会让人感到窒息。

第二集中,印象比较深的一段,是因为德善穿走了宝拉的牛仔外套,于是母女三人陷入了一场争分夺秒的赛跑中。德善妈妈先是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了狗焕妈妈家里打电话,然后通过教导主任东龙爸爸找到了余晖,再让余晖飞速跑去找德善通知,然后德善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回了家,妈妈与德善交接之后迅速将牛仔外套放进了洗衣机来制造假象。

每次听到宝拉尖锐的高声调大吼,都令我感到非常恐慌。叶秋臣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自己处于德善的那个位置,恐怕很难做到这样的乐观积极又向上。为了穿一件姐姐的漂亮衣服,德善真是不容易啊。

但善宇眼中的宝拉,与其他人眼中的完全不同。

在第二集中,狗焕说“某某不抽烟,所以人很好”。

善宇反驳他是“单纯的小子”,说明在善宇心里,抽烟这件事并不会影响宝拉在他心里的印象。

加上他对宝拉衣服这种细节都很关注,所以这一对的伏笔也是早早就埋下了。

10.感情的远近

看人与人之间贴的距离,就能判断出他们关系的亲疏远近。

在奶奶来访的时候,明显是德善与奶奶更亲密一些。

而且,在最后送别奶奶的时候,只有德善和余晖还在,宝拉去了图书馆并没有回来。

德善的爸爸妈妈去看望奶奶,给德善姐弟打电话的时候,德善也是主动询问了奶奶的情况。

听到奶奶去世的消息后,德善哭得泣不成声,余晖也在车上偷偷抹眼泪,镜头里宝拉只是有点红了眼眶,但没有哭出声来。

相比宝拉和余晖,德善是与奶奶更亲一些的。

从始至终,德善在她爸爸妈妈那里,都感受不到比宝拉和余晖更多的父爱和母爱,所以她会下意识地在奶奶那里找到一种长辈疼爱的平衡。

说完了上述十点,叶秋臣最后想聊一聊从《请回答1988》第二集里回忆起的那些熟悉的曾经。

看到德善奶奶的时候,想起了家里面那些念旧的老人。因为是从穷日子里走过来的,所以几乎所有的老人都像德善奶奶一样,什么都舍不得扔,什么都觉得可以再利用,即便是一个破碎的花瓶也能想出一个新的用途来。

狗焕妈妈第一次吃意大利面的时候做了一整盆,还用手把肉酱与面搅拌均匀,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吃不熟悉的西方食物时,也有过相似的经历。

德善妈妈在看电视时,说自己如果能再见一次欧巴,就没有遗憾了。还有他们在活跃气氛的时候,德善妈妈的老年Disco跳得也非常起劲,和德善在教室里与朋友们跳得极为神似。想起了德善的模样,其实追星也是会遗传的。母女两代,原来都是追星的少女。

还有一直插着耳机听音乐睡觉的宝拉,想起了过去自己在读书时也是用这种方法入睡的。尤其,是在经过反复睡觉时的翻滚,所以耳机线变得有些褶皱和扭曲,看起来就更贴近生活。

只是第二集的内容就已经隐藏了这么多的细节,《请回答1988》真是一部值得多刷N刷不停刷的好剧。

第三集,我们再会。

文/叶秋臣

———————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叶秋臣)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抄袭必究—欢迎转发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