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焦虑,直面人生

原标题:读懂焦虑,直面人生

《好的焦虑》(美)斯科特·斯多塞尔著中信出版社

焦虑人人都有,只不过轻重不同;焦虑也不全是坏处,虽说它会让人们刺痛,但它同时也会促使人们行动。波士顿大学焦虑障碍治疗中心创始人戴维·巴洛说:“没有焦虑,运动员、演员、企业管理者、工匠以及学生们的表现会大打折扣;人们的创造力会消失;农作物可能也不会被种植。我们可能会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过着田园牧歌式的悠闲生活,坐在树荫下消磨我们的时光。这对于一个种族来说是致命的。”

斯科特·斯多塞尔是一位严重的焦虑症者。从2岁开始,他就是个满心焦虑、充满恐惧、成天发抖的孩子,一惊吓就想逃、一紧张就想吐,心理治疗、药物控制,甚至酒精都无法完全纾解他的焦虑问题。久病成医,斯多塞尔多年的亲身体会加上学习研究,已堪称焦虑疾病的“专家”。

焦虑到底来自哪里,它是心理问题,是精神问题,还是社会问题?病理学焦虑到底像希波克拉底、亚里士多德和现代药理学家

所说,是一种医学疾病呢,还是像柏拉图、斯宾诺莎和认知行为治疗师们所说,是一种哲学问题呢?是像弗洛伊德所说,是一种源自童年创伤或者性压抑的心理问题呢,还是像克尔凯郭尔说,是一种精神状态呢?或者,它是否像W.H.奥登、大卫·理斯曼、艾里希·弗洛姆声称的,是一种文化状态呢?

斯多塞尔认为,这些成因都有,焦虑同时是生物学与哲学、身体与心理、本能与理性、个性与文化的功能作用。

人是身体的囚徒。斯多塞尔写道:“我的焦虑提醒着我,自己完全处在生理机制的控制之下,也就是说,更多的是身体决定头脑,而不是头脑决定身体。”当然,相对来说,人的精神对身体影响更大。斯多塞尔在书中列举了多项科学实验表明,人的情绪会直接左右胃部功能。胃部的黏膜内层能够随着人的情绪变化而神奇地变色,有时胃黏膜是鲜红色的,而当人感到焦虑时,它就变成了苍白色。斯多塞尔写道:“焦虑的时候我会肚子疼,想上厕所。而肚子疼和想上厕所令我更加焦虑,于是肚子更疼,更想上厕所了。”

经过了几十年的治疗和自我研究,斯多塞尔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了吗?答案是,没有。但斯多塞尔说:“随着时间的流逝,彻底治愈我的焦虑的希望已经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之和平共处的顺从感,是发现一种救赎,或者是发现我自己从经常颤抖的、崩溃的、神经质的碎片中得以缓解的好处。” (夏学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