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国之治迈向强国之治

原标题:从大国之治迈向强国之治

  (上接03版)

加快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提高对动态环境下社会治安的控制力。全国已建成各级综治中心64.9万个,其中省级综治中心28个,市、县、乡、村等四级综治中心建成率分别达到了89.6%、94.6%、97.6%、93.7%。

人、地、物、事、组织等要素和服务纳入网格,感知社会最细微的变化。全国村(社区)共划分网格257.3万多个,有网格员429.8万人,北京等25个省区市实现网格化服务管理全覆盖,发现、分析、解决、核实反馈问题,更加快捷准确。

加大社区服务体系建设力度。全国城市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覆盖率达到78.2%,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覆盖率达到43.7%,社区对居民群众的服务能力进一步增强。

夯实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救助困难群众。建立健全以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受灾人员救助、医疗救助、教育救助、住房救助、就业救助、临时救助为主体,社会力量参与为补充的社会救助体系。

构建统一指挥、权责一致、权威高效的国家应急体系。2018年4月16日,新组建的应急管理部挂牌,把13项与应急响应有关的职能进行整合和优化,中国特色应急管理体制建设提升到新高度。

……

共同参与社会建设、共同参与治理活动、共同分享治理成果。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之路,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是一项长期的历史任务。

只有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才能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

创新社会治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些剩下的食物是湿垃圾,装在袋子里。扔的时候,湿垃圾倒进湿垃圾桶,袋子要扔进干垃圾桶。”上海市普陀区开开大楼小区的垃圾分类投放点,今年暑假迎来了20多名“小小志愿者”值守,家住该小区的小志愿者张天喻对垃圾如何投放很熟悉。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作为一部地方性法规,2019年7月1日正式施行,垃圾分类投放正在改变居民以往“一包丢”的习惯。

上海,这座特大城市正以法治化、精细化、科学化的方式培养居民垃圾源头分类的习惯。“针对特大城市管理需要,制定生活垃圾管理、食品安全、道路交通管理等法规,推动城市管理精细化和社会治理创新。”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殷一璀说。

社会治理现代化,必然是治理方式的现代化,从单纯行政手段向综合运用各种方式方法转变。

魏礼群说:“改革开放前,国家主要通过行政措施实现社会的整合发展。改革开放后,逐步重视综合运用经济、法治、科技和必要的行政等多种手段,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不断推进源头治理、系统治理、依法治理、民主治理、综合治理。”

一网联通世界。当今,社会治理正在步入“智治”阶段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强化互联网思维,利用互联网扁平化、交互式、快捷性优势,推进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用信息化手段更好感知社会态势、畅通沟通渠道、辅助决策施政。

每天清晨,四川省泸州市公安局龙马潭区分局红星派出所民警郭奔上班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电脑,对大驿坝社区的23个居民小区进行一次“鼠标巡逻”。

几十年前骑车巡逻,现在依托智能化、大数据平台实现随时调取图像、掌握现场情况。社区警务室接入了泸州市“智慧云护城墙”系统,成为泸州市治安防控体系的智慧“防火墙”。

“每半个小时,警务室值班民警就会对重点区域开展一次"鼠标巡逻",一旦发现异常情况,立刻通报处理。”郭奔说。

图巡发现大量人员聚集,报告派出所赶赴现场查明原因,将纠纷双方负责人带离现场,及时有效处置;系统从发现目标、人像盲比,到抓获嫌疑人,仅用不到半个小时;电动车被盗,从接警、视频侦查,到抓获嫌疑人仅用3个小时……高科技助力社会治理,令人由衷感叹。

网络时代,社会治理方式正在从单向管理转向双向互动,从线下转向线上线下融合,从单纯的政府监管向更加注重社会协同治理转变。

在上海,用“绣花”精神交出一份特大城市精细化管理答卷积极布局城市管理“神经元系统”,升级建设“城市大脑”,已建成1个市数字化城市管理中心、16个区网格化综合管理中心、214个街镇网格化管理中心、5902个居村工作站,实现城市管理公共空间全覆盖;

在湖北,“智慧警务”建设,带动形成互联、互通的公安信息网,信息技术手段破案数占比持续达到80%以上;

在贵州,建设省、市、县、乡、村五级政务服务“一张网”,“一网通办”全省事,政务服务网上可查询和办理事项达58.8万项;

在安徽合肥,企业办事“不求人”“少跑腿”、居民生活“一键通”、堵车与上学等民生痛点逐步解决,人工智能让老百姓享受到越来越多“数字便利”;

……

作为数字中国建设重头戏,我国公共安全、社会治理加快进入云时代。以信息化建设为支撑,对城市监测预警、应急指挥、智能决策、事件管理、协同联动等实现综合服务,让社会治理驶上“高速公路”,正在全国落地见效。

为避免“神经末梢”问题上升到“中枢神经”层面解决,在以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为坐标,从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打通“微循环”方面,基层不断创新实践。

社会组织是基层社会治理中最活跃的因子。我国社区社会组织约40万个,其中街道社区管理32.7万个,成为城乡社区治理的“减压剂”、完善社区服务体系的“填充剂”。社区居委会、社会工作者、社会组织“三社联动”,为社区提供服务、化解矛盾。

全国共有人民调解委员会75万多个,人民调解员300多万人。去年调解各类矛盾纠纷953.2万件。到2022年,将基本形成以人民调解为基础,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性专业性调解、司法调解优势互补、有机衔接、协调联动的大调解工作格局。

志愿服务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全国志愿服务信息系统注册志愿者超过1亿人,记录志愿服务时间超过12亿小时。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虚拟空间不是虚假空间。

提升网络空间综合治理能力,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出清朗的网络空间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大依法管理网络力度,加快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

制定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为依法治网、办网、用网提供基本依据;从打击网络电信诈骗到开展“净网”“剑网”“清源”“护苗”等系列专项治理行动,惩治网络犯罪决不手软;针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多部门协作配合,形成治理合力,有力筑牢公民个人信息防护墙……从源头治理抓起,解决突出问题,网络空间日益清朗。

联合整治炒作明星绯闻隐私和娱乐八卦、约谈自媒体平台、将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黑名单;网络社会组织“同心圆”工程在各地深入开展,有力推动互联网行业自律……依法管网治网进一步加强,网络生态日趋好转。

从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到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正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向新境界

从“小脚侦缉队”到安保志愿者“朝阳群众”,从“刷墙贴通知”到“互联网+社区治理”,更多新鲜血液注入协管共管队伍,从城市到乡村,从现实世界到虚拟空间,“平安中国”打通“最后一公里”。

从“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联合惩戒大格局逐步形成,到“好家风建设”“美德在农家”活动在各地兴起,再到“最美妈妈”“最美逆行者”“最美孝心少年”获千万网民点赞,向上向善的力量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动演绎。

累计制发超过18亿张二代身份证,其中异地办理1000多万张;实施《居住证暂行条例》,彻底告别“暂住证”时代;“最多跑一次”“马上办”“网上办”,公平高效的政务服务让群众成为最大受益者。

全国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200多万例,300多万“老赖”迫于信用惩戒压力履行义务。

重点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作为切入点和突破口,打造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前线指挥部”,使市域成为风险隐患解决在萌芽、基层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层级。

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到2020年,乡村治理体系进一步完善;到2035年,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更加完善,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基本实现现代化。

加快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到2022年,基本形成覆盖城乡、便捷高效、均等普惠的现代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到2035年,基本形成与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基本建成目标相适应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

一串串数据、一项项成果,印证70年来社会治理的发展进步。

“社会治理是一门科学。”处理好治理与民生的关系,从源头减少社会矛盾;处理好活力与秩序的关系,实现社会有序运行与活力迸发相统一、相协调;处理好法治与德治的关系,强化法治保障、弘扬社会正气。

70年,民生加快改善,社会治理不断完善,“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闪耀在中国共产党的时代答卷上。

从2020年到2035年,现代社会治理格局将基本形成,社会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

未来可期,一个更加稳定、平安、和谐的中国正在向我们走来……(新华社北京9月20日电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