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丑恶不能揭露?假装这事没有过,为何日本拒绝承认慰安妇?

原标题:民族丑恶不能揭露?假装这事没有过,为何日本拒绝承认慰安妇?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可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至今在对待过去的战争罪行方面,仍然含混不清,不愿意承认错误,甚至屡屡想要通过淡化民族记忆来为日本军事“松绑”。在日本不愿意承认的罪行中,有一点至今仍然是东亚各国与日本之间最大的争论点,那就是慰安妇问题。

至今日本政坛仍然在回响一个问题:为什么已经时隔70多年,日本政界一群极具政治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或者说一个人数不多但是仍然十分引人注目的群体,仍然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在激烈驳斥已经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的日本战时暴行叙述?

所谓慰安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强制民间妇女为其提供性服务的女性,主要来自中国、朝鲜、中南半岛,日本本土也不例外,这也是日本那是最无人性的表现之一——他们连自己的国民都不放过。据不完全统计,东亚和东南亚地区起码有数十万女性沦为慰安妇,年纪最小的甚至只会有几岁,而日本保守派如今的观点是,这些慰安妇其实是日本招募的有偿妓女。

最后日本所谓的“史学家们”得出的是历史修正主义结论,并拒绝一切“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指责。根据日本学者秦郁彦的调查研究发现,1944年朝鲜《京城日报》上刊登的慰安妇广告,明确注明了工资为300日元,而当时朝鲜京城帝国大学的毕业生工资也仅为75日元左右,加之报纸上刊登的联系人姓名是朝鲜名,所以对“强征”提出质疑。

图为腾冲战役后被俘的日军慰安妇、1944年9月,抗战末期腾冲战役,在盟军空军支援下,中国远征军20集团军6个师经过重大牺牲,阵亡近万人,歼灭3000名孤立无援的日军。图为被中国军队俘虏的日军慰安妇。日军当年在腾冲先后建立了10多个慰安所,强征慰安妇数百名。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日本军人都不清醒,原日军士兵吉田清治曾经于1977年写下了《朝鲜慰安妇和日本人》,1983年写下《我的战争犯罪》,这也就是著名的“吉田证言”。吉田详细叙述了日军强征慰安妇的细节,并首次引发大众对慰安妇的讨论,但是日本史学界多次诋毁吉田,称其书是“一个浅薄的日本人的金钱欲作怪”,2014年日本国内重要媒体《朝日新闻》公开表示吉田提供的证词虚假,并撤回了曾经发布的相关文章。

这些不愿意承认慰安妇的保守派人士由于资格老,是当年日本二战时期狂热战争分子的思想继承者,他们并不愿意承认日本的罪行,甚至至今一直以“终战”自称,表明日本并没有投降而是主动停战。这些保守派人士参与了日本儿童教育方针和教材制定,决定了什么艺术品和史料能够公开,更加重要的是,他们还在日本外交层面拥有重要话语权,尤其是对韩国和中国,经常试探其它国家的底线来决定是不是要进一步“扩大谎言”。

1993年开始,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在未经过国会批准的前提下,承认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这也拉开了日本道歉的序幕,即著名的“河野谈话”。而同样也是那一年,对于日本右翼实力而言是“一记重创”,这其中就包括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曾坚称韩国慰安妇不是被迫为日军提供服务而是自愿的。

韩国树立的“慰安妇纪念铜像”

保守派一般都回避德国在为大屠杀赎罪时所进行的那种清算,他们辩称,这是因为日本在战争期间的行为并不比其他国家更糟糕,不应损害民族自豪感,日本民族的所谓“耻辱文化”也让他们自我拒绝曾经犯下的错误。许多直接批评慰安妇问题主流观点的右翼人士都是年纪较大的日本人,但在年轻一代善用社交媒体的日本人中也有一群活动人士,一见到有人称慰安妇为性奴就会发起抨击,这些年轻人大都受到保守的教育,相信了老一辈的“慰安妇自愿论”。在老辈保守人士和年轻一代的右翼势力下,日本距离承认慰安妇问题的那一天,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日本掩饰慰安妇问题的所谓证据:《京城日报》1944年7月26日刊登的“慰安妇大募集”

2019年6月2日,92岁的二战时期日本“慰安妇”金华奶奶去世,目前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最新的统计数据,目前登记在册的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可能她们永远也等不到日本道歉的那一天了。

我们要恭喜日本,因为他们的依靠岁月的“缓兵之计”来磨灭在世慰安妇的计划终于快要成功了,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日本犯下的滔天罪恶和民族的污点,永远无法通过时间长河来冲刷,这些含冤离世的慰安妇之灵,即使过去千百年仍然闪耀着光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