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进有何罪?

原标题:安进有何罪?

汽车记者,汽车视评,记录汽车

9月17日,有媒体报道江淮汽车公司董事长安进即将退休,现副董事长、总经理项兴初将接任董事长一职,副总经理兼任乘用车制造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李明将升任总经理一职。

很快,自媒体领域就出现了多篇对安进盖棺定论的文章,一篇是汽车公社的《罪臣安进》,一篇是Autocarweekly的《无能独裁者安进》,两篇文章如此步调一致,恐怕事出有因。

这么快这么巧,如果这后面有什么炒作,也是没有谁了!!

2018年安进(左)与大众集团董事会主席迪思、西雅特首席执行官签署谅解备忘录,要发展电动车

简单拿左延安时期的江淮汽车和安进时期的江淮汽车作比较,这有点欺负人。就好像非要拿上汽通用时期的丁磊和乐视汽车时期的丁磊相比一样,这是要气死丁磊节奏,而不是就事论事。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江淮的式微,安进肯定有大责任,但看看神龙、夏利的没落,奇瑞的混改,就知道事情远不是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

汽车商业评论出版的一本《东风》,道尽了二汽的辛酸,其中所叙的一系列人物,黄正夏、孟少农、齐抗、李子政、吴庆时、段俊杰、支德瑜、王荣均等等,无不具有杀伐决断之才,但至其二代,甚至三代,还能在乱世为二汽力挽狂澜吗?看看现在东风汽车公司的现状就知道了。

守城难。

这是中国汽车工业那些曾经的国民经济支柱企业目前集体遇到的到问题,包括江淮、夏利、神龙等等。

看看奇瑞,算是大家公认的有技术的企业了,但就是这样一家企业,依然不得已先后卖掉了观致和凯翼,最近又开始增资扩股,要出让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的控股权,并且在增资扩股公告里直接明写:上述事项实施完成后,奇瑞控股、奇瑞股份可能发生改制。

这是一个不得不变革的时代。假使安进有能,原本偏安一隅、强项在商用车的江淮汽车又何德何能,能避免像一汽夏利、一汽奔腾、神龙汽车等一样的结局呢?

毕竟,这一波汽车国企当中,能像奇瑞一样还能激流勇进,像上汽一样纵横捭阖的人不多了。这是一个整体的式微,而不是一个人,或一家企业的式微。

如果一定要批判,假设“无能独裁者安进”这样的描述准确的话,人们需要关心的是:像安进这样的人,是怎么一步步进入到江淮汽车权力的核心地带的?

这一批汽车企业的这一轮惨败,到底是输给了时代,还是输给了自己?也许再往大里看,看看东风和一汽的衰落,也许大家心里就有了答案。

媒体记载:安进在江淮的故事始于1975年,那一年他身为江淮厂长的父亲荣退。参加工作后,安进一直在江淮汽车任职,先后担任了合肥客车总厂总质办主任,江淮汽车有限公司汽车研究所副所长、所长,江淮汽车有限公司技术中心主任、董事、副总经理,以及江淮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位。

也就是说,安进是个有背景的人。背景的背后往往是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