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的背痛和梅西的点球

原标题:索罗斯的背痛和梅西的点球

乔治·索罗斯是量子基金的创始人,他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市场翻江倒海,最终引发亚洲金融风暴。然而有件事让人难以置信,他承认自己会依靠某些直觉来进行投资决策,他说:“我在做投资决策时常会感到背部疼痛,如果背部袭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就认为这是一个信号,暗示我的投资组合策略出了问题。”依据背部是否疼痛来判断投资决策是否正确,这听起来令人匪夷所思,完全不像以理性和冷血著称的索罗斯的投资风格。

索罗斯为何会相信这种看起来不靠谱的直觉?这究竟是迷信,还是其中真有更深奥的道理?最新的一些科学研究发现,身体传递给大脑的信息往往不会进入意识系统,我们几乎无法察觉这些信息,但它们强有力地影响着我们的每一个决策。换句话说就是,直觉不仅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对理性选择至关重要。

在本届俄罗斯世界杯中,点球成了焦点,比如冰岛门将哈尔多松将梅西的点球扑出。职业运动员射门的球速通常达到每小时100千米,守门员只有300毫秒左右的时间做出反应;从蓝线击出的冰球不到200毫秒就能砸到守门员的头盔;乒乓球运动员处理对方击来的球更是只有160毫秒的反应时间……

居家商务好助手 东风风行菱智M5

这些电光石火的瞬间,远比光线落在视网膜上变成化学信号,然后通过神经传输到大脑,再由大脑发出信号指挥身体来得短暂。

因此无论是守门员还是其他运动员,这个过程根本来不及经过大脑判断,当他们看到对方踢球的姿势或者听到球拍和球的摩擦声音,身体就自动从模式库中搜索、选定,继而判断出对方点球的方向或乒乓球旋转方式并做出反应。

哈尔多松扑出梅西的点球并非靠大脑的深思熟虑,而是无数次训练产生的直觉。著名冰球守门员肯·德莱登曾说:“我感觉到威胁靠近时,我的大脑意識便一片空白。我没命令身体移动,但是身体已经开始移动……”

加大号舒适空间,享受惬意舒适驾乘

因此,直觉并不神秘,只是识别模式的能力。在金融市场,这种直觉就是我们常说的“市场感觉”。那么背部疼痛和投资策略又有什么关系呢?

美国神经科学家约翰·科茨说:“我们在学习某件事时,储存的不仅仅是模式,还有每种模式所对应的肌肉和脏器反应。当遇到危险时,脏器神经系统会迅速激活组织和器官,提供动力和氧气,给身体降温并解除疲惫,以支持肌肉系统应对危机。我们全身都做好了准备,呼吸加速,心跳加快,开始出汗……”

我们的身体会记录这些宝贵的信息,因此很有可能索罗斯曾经在做出极为糟糕的投资策略时,引起了身体的不适——背部疼痛的反应。

加大号空间

当某种糟糕的投资模式再次出现时,大脑还没来得及判断,而身体相应的部位已经发生了反应,这就产生了直觉。

科茨说:“有经验的交易员在面临交易风险时,身体会比意识世界更快地感知到风险,先于意识世界产生的身体信号就如同警报。”因此,在金融市场,倾听身体的声音也相当重要。如果索罗斯感到背痛,对投资方案再做一次细致检查也无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