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林的青岛之赞

原标题:苏雪林的青岛之赞

苏雪林是现代著名女作家,学者,她的建树是多方面的,她的论述《唐诗概论》、《李义山恋爱事迹考》、《屈赋论丛》和《辽金元文学》等都有很高的认识和研究价值。著名作家阿英认为,她是现代文学中不可多得的优秀女散文家之一。苏雪林的出名还和她半生的“批鲁”事业有关(见拙作《苏雪林和鲁迅的恩怨》)。苏雪林还是现代文人中的“人瑞”,以102岁的高龄在台湾去世。

据有关人士统计,苏雪林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描述青岛文字最多的作家,旅居青岛二十几天,写下二十多篇十几万字赞美青岛的文章,这在三十年代客居青岛的的作家中当数之最。

1935年的夏天,苏居住工作(其时在武汉大学任教)的武汉奇热,于是她暑假之前就预作准备,外出旅游和避暑,原以为“冬不太冷,夏不太热”的上海可作首选之地,但当年上海之热同样使人望而却步,于是“我们逃到哪里好呢?牯岭我曾去过,再去无味;莫干山邻近京沪,大人先生太多;只有青岛一水之便,十年前康(苏的丈夫)赴平津之际曾在那里耽搁过几天,现又有熟人周承佑夫妇在彼,可任招待;所以我们便选取了青岛做我们逃热的目标之地。”

于是一放暑假,苏便和丈夫一起奔赴这座山海城市。近月的旅居生活是非常惬意的,到过海水浴场、湛山精舍、太平山、万国公墓、太平角、中山公园、以及崂山等地。并留下了《岛居漫兴》、《崂山二日游》两篇共二十几个章节的游记佳作。这些文章不仅仅全面展示了当时青岛的自然、人文风光,描绘了城市市情和民情的方方面面,也使我们对苏雪林本人的性情和作派有了更加深切地了解和理解。

苏雪林在《岛居漫兴》和《崂山二日游》中曾经写下了这样一些题目,如“青岛的树”、“汇泉海水浴场”、“鱼乐园”(水族馆)、“中山公园”、“太平山顶”、“太平角之午”、“海崖上的谜语”、“理想的居处”、“栈桥灯影”、“北九水”、“白云洞”、“明霞洞”、“上清宫的银杏”等等,字里行间流露出对于青岛及崂山风光的无限赞美并为之倾倒。

她在“青岛的树”一节中这样写道:“青岛所给我第一个印象是树多。到处是树,密密层层的,漫天盖地的树,叫你眼睛里所见的无非是那苍翠欲滴的树色,鼻子里所闻的无非是那芳醇欲醉的叶香,肌肤所感受的无非是那清冰如水的爽意。从高处一看,整个青岛,好像是一片汪洋的绿海,各种建筑物则像是那露出水面的岛屿之属。”写到“汇泉海水浴场”时她这样写道:青岛的几个海水浴场中“汇泉最适中,形式最优胜,一到夏季,红男绿女,趋之若鹜,使这个地方成为热闹的顶点,欢乐的中心,消暑的福土,恋爱的圣地......青岛的海可爱,就因为她的绿,绿得那末娇艳,又那末庄严,那末灵幻,又那末深沉,我现在才认识海的女儿真相,她果然是个翛然出尘,仪态万方的美人!”

苏雪林还深情细腻地描绘了“栈桥的灯光:“栈桥的两边立着两行白石柱,每一柱头,安设一盏水月灯,圆圆的,正像一轮乍自东方升起淡黄的月亮。......两排灯光,映在海波上,跃荡着,拉长着,空中的珠光与水中的珠光融成一片,变成万条纠缠在一起的珠链了。我们立身桥上,尚觉景色如斯美妙,从远处瞻望我们的人,哪得不将我们当做跨着彩虹,凌波欲去的仙子?”

在游旅崂山时,苏雪林和南方植被茂盛的山林相比,初时,看不出什么好来,但是走了一段路程之后,慢慢地有了感悟,她在“千石谱”一节中写道:“沿路十几里的风景,可谓萃崂山的精华。危峰面面,有似苍玉万笏,又如云屏千叠,秀丽雄奇,壮人心目。我现在才发现崂山的特点在石,可谓‘以石胜’。”

“一望满山满谷,怪石巑元,罗列万千,殊形诡貌,莫可比拟。勉强做譬,则那些石头的情状:有如枯株者,有如香菌者,有如磨石者,有如栲栳者,有如盆碗者,有如覆釜者,有如井阑者,有三五拈刺如解箨之笋者,有含苞吐蕊如妙莲欲放者;有卓立若宝塔者,有亭亭如高阁者,有翼然如危亭者,有奋翼欲飞如金翅鸟者......”除此之外,苏雪林对青岛及崂山风光的赞美还有很多很多。

苏雪林所处的时代不仅仅是西学东渐时期,而且也是民主觉醒、文化革命的新时代,华夏大地已经显露出思想解放和男女平等的新曙光。苏雪林生逢其时,她是较早出国留学的新女性之一,但是和一些混一张文凭、学几句洋腔的人不同,她有自己的大境界、大追求。中国自古以来便有“女子无才便是德”之说,但是苏雪林却反其道而行之,它不仅仅饱读诗书,涉猎传统经典,还认真钻研过西方文化知识,从而成为一个广闻博学之士。仅在青岛的二篇游记中,她便汪洋恣肆,旁征博引,文物典籍,随手拈来,其知识面涉及博物、园林、建筑、宗教、史地、神话、天象、诗画等等,高谈阔论之语可谓俯首可拾,试举几例。

在“鱼乐园”(水族馆)一节,当作者步入大门看到一条大鱼的标本时,便议论道:“对着这条大鱼,我不免想起古书上那些关于巨鳞的记载。像《庄子·逍遥游》里所提到的那个‘北冥之鲲’,乃‘其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的大鹏鸟变的,当然是大极了;《列子》又有背负周围数万里员峤和蓬莱的巨鳌,那身裁也不知究竟多少长,多少大,想比之鲲鱼更有过之无不及。魏武帝《四时食制》,言‘东海有鱼如山,长五六里,谓之鲲,死时膏流九顷’。木华《海赋》,形容横海之鲸‘巨麟插云,髻鬣刺天,颅骨成岳,流膏为涧’。古人又有‘三日逢鱼头,七日逢鱼尾’之谣。《唐人小说》更有一则趣故事,说有一群遭风的海客,泊舟于一大岛,携炊具上岛治食,饭尚未熟,忽见岛渐移动,悟在大鱼脊上,急登舟解缆而逃,其不及下者均遭溺毙。这与《天方夜谭》某一节故事完全相仿......”

而在“中山公园”一节,观览了青岛的中山公园后,又禁不住和古今中外的园林做了一番比较:“要知道我国古代园林的制度正和西洋暗合。文王之囿方百里,汉武帝的上林苑四百余里。私人园林如汉茂陵袁广汉的园子也有四五里的面积。直到唐代,遗规尚在。杜甫何将军山林诗,有‘百顷风潭上,千章夏木清’;‘剩水沧江破,残山碣石开’;‘石林蟠水府,百里郁苍苍’诸句,何将军此园占地之广,林木之盛,山水之真,我们是可以想象得之的。王维得宋之问别墅于辋川之上,观其与秀才裴迪唱和诸诗所述,有华子冈、欹湖、竹里馆、柳浪、茱萸泮、辛夷邬之胜,虽非大块文章,也决非一丘一壑的小风月可比。我觉得从取法天然,大处落墨的园林,变迁到狭隘小巧,矫揉造作的园亭;从纵横如意,不拘形式的文字,蜕变到格律重重的骈体诗文以及八股试帖;从发扬蹈厉,进取有为的民族,堕落到以文弱为尚,病态为美的风习,同是一种莫大的退化现象,非常可悲的。”不仅见识广博,而且议论独到,读到这些地方,让人不禁为之折服

在阅读《岛居漫兴》和《崂山二日游》中,我们还可以发现,在许多场合之下苏雪林似乎是借青岛之风光,抒个人之情怀,毫不掩饰地披露自己的理想、追求和苦衷。她在“理想的居处”一节中这样写道:“从前我也像一般人的理想:在交通便利风景幽静的地点,买上一二亩地,建筑一座小小的洋楼,绕砌有花,临窗有树,餐桌下有一匹温驯的猫,竹笼中有一只婉转善歌的金丝鸟雀。同主有这和平环境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聪明活泼、玉雪可念的小孩......可怜这点理想,实现还很难。

苏雪林和梁实秋一样,都认为青岛是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然而造化弄人,他们最终都没有居住到这个他们无限向往的城市中来,这对于青岛,对于他们,无不都是一种遗憾……

作者:刘书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