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 | 《创新者的行动》:对颠覆性创新的一次“拨乱反正”

原标题:荐书 | 《创新者的行动》:对颠覆性创新的一次“拨乱反正”

文|邻章

大约一个多月前,收到了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创新者的行动》这本书,前后由于自己的各种原因,时至今日才将这本书断断续续的读完。

坦率来讲,读完这本书带给我的最大感受是:乔舒亚·甘斯教授的《创新者的行动》可以说是对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提出的“颠覆性创新理论”的一次“拨乱反正”。

这或也是甘斯教授写这本书的目的所在。诚如作者在本书开篇所言:颠覆这一概念,已经被滥用了,其当下似乎已经出现在各个角落:既应用于经营良好的公司,也应用于经营不善的公司;既应用于能满足客户需求的公司,也应用于不能满足客户需求的公司;既以其原原来的形式出现,也以其经过多年演变而有所改变的形式出现。当然,这个词不仅应用于商业领域,还广泛的应用于保健、教育等领域。而这种对颠覆的滥用,使其有失去其应用价值的危险。

的确,在现实的商业社会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自从克里斯坦森教授的《创新者的窘境》成为业界畅销书后,颠覆性创新一词就几乎被业界滥用了,任何公司都想为自己推出的技术披上颠覆性创新的外衣,而我们在归纳那些走向衰落的公司时,也习惯于将其归纳为是被颠覆性创新所打败。

但显然,这是对颠覆概念的滥用,而并非颠覆的本源。也正因如此,作者首先追溯了颠覆这一概念的本源——“当成功的公司因沿用助其成功的经营方法而失败时,颠覆现象就会出现”。这一追本溯源,让那些因自身“经营不善、不思进取、存在欺诈行为或由于现在受竞争壁垒保护而行事有所不同”而遭遇失败的公司排除在外。的确,从现实来说,他们并不是成为颠覆的受害者,而是自身行为的受害者。

但对颠覆追本溯源只是这本著作的开始,而丰富颠覆理论,对颠覆提出可能的预测应对之法,更是这本书更为核心的目的,同时也可以说是这本书最大的价值所在。

在这本书中,甘斯教授以极为丰富的案例——大英百科全书、美森轮船有限公司、百事达、网飞、苹果公司的iPhone、RIM、柯达、宝丽莱、纽约时报、微软浏览器大战、佳能光刻机英特尔、富士胶片等在过往技术跃进中取得成功或失败的公司为案例探讨,以引人入胜的方式,丰富了克里斯坦森的颠覆理论,指出颠覆性创新不止源于需求方创新,还有源自供给方的颠覆创新——当公司极为关注已有结构组成部分的提升,无法应对新公司创造出最终更有前途的新结构时,供给方颠覆就会出现。

诸如为何iPhone的面世和后来安卓手机的问世是颠覆事件,最终导致许多知名的手机制造商走向失败,而新公司茁壮成长,原因在于iPhone使典型的结构创新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其中占据主导设计尤为重要。

并且有更多的证据表明,存在不确定性(难以预测)的颠覆事件并非不可应对,经过众多的研究表明:其实一家公司有两次机会应对颠覆——先期采取行动和后期作出反应。公司们在应对颠覆事件时,其实可以通过追加投资、把握核心技术关键资产的软实力(胜任力),优雅的退出行业、适当观望(不过于急切进入行业)和进行投资转移、收购竞争对手等方式来应对颠覆。

其中,收购可以说是现在科技互联网公司们最为喜欢采取的方式,如我们所见,苹果、微软、谷歌等科技互联网公司,每年都会收购或投资大量的公司。

而需求方颠覆理论所给出的建立独立部门的应对方案,事实上在多数情况下已被证明,一家公司是否独立部门,一般来说对其从事颠覆性创新中生存下来的可能性不会有影响。而如果现有公司增进其融合的经验和胜任力(软实力),那么则大概率能够抵御颠覆。在本书中,过往佳能在光刻机领域的胜利以及富士胶片的超越周期,皆为证明。

整体而言:甘斯教授的《创新者的行动》虽然有一定的阅读门槛(需要了解一些理论知识),但这本书仍旧值得细读,其的确能够发人深省,让我们对颠覆性事件拥有更为深入的认识。这也难怪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教授自己也会说到——这部发人深省的著作给了我许多新鲜见解。即使甘斯不同意我的观点,这本书也给了我许多启发来完善我的理论。

注:文中图片源自网络;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邻章【微信号:ZLxgic 公众号:TMT317】,关注智能手机、人工智能、消费&产业互联网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