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良:活着

原标题:翟良:活着

炊烟还在

活着

我放下一捆干草,妈妈说雪化了

踩在脚下的故乡,庄稼与黄昏有关

草房 野果 被山风吹断的对联

一年年 被老去的风箱唤醒

没有希望 甚至看不到草房后的远方

却不影响 把一大截玉米秸烧掉

把一把花椒撒向锅里

把活着的味道扬给天空

花格子上衣 蒿草 篱笆

那个年代的奢侈,像从一大片植物里来

晾在泥土之上 晾在骨骼之上

“把衣服收了吧。”妈妈指了指

我看见 风吹过的地方

袖口的尘土落成了浑圆的夕阳

走着,一贫如洗

活着,炊烟还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