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法师讲轮回

原标题:听法师讲轮回

一、生物死后灵性不死(黄涵之居士)

灵性是不会变,也不会灭,灵性在身体里,就像人住在房屋里,身体会死,灵性不会死。灵性离开了身体,就叫「人死了」,其实死的是身体,灵性并没有死,不过灵性离开了身体,就像人不住在这栋房屋里了。若是这人活的时候造过孽,他的灵性就要投到三恶道(畜生、饿鬼、地狱)去,皮囊虽然改头换面,但灵性还是这一个,就像主人搬家换了一栋房屋一样。所以说一切众生都有灵性,同人一样,好比药草虽在锅里炮炙煎煮,性质不会变——平和的还是平和,毒的还是毒。草木的性质尚不灭,何况人和一切动物呢?

二、二猪对语(见闻录)

藕益大师说:淞江有一人姓朱,专作收买猪子卖肉的生意,崇祯己卯年正月某一夜二更时,上厕所,闻得有人说话,疑是盗贼,拿了棍寻去,这声音乃在猪圈里,一猪说我很可怜,明天要捱杀了。另一猪说,你应当作猪七次,今已六次,快脱离痛苦了,我应作猪五次,今才第一次,我的痛苦还长得很呢!这人听了猪子说话,才晓得畜生完全是人转变的,从此不作卖肉的生意了。

三、投猪还债(见闻录)

藕益大师说:南安县山里,有居民半夜起来,看见一人,押着另一人到邻居家去,那人不肯进门,说我只欠他家三分银子,押他的人,用杖逼他进去,居民看了很奇怪,翌日早起到邻居家探问,生了一只猪,心疑这猪的价钱,不止三分银子。没多日,这猪落在粪坑里淹死了,果然有人出三分银子买去。

四、杀牛还债(见闻录)

藕益大师说:湖州府武康县有一差役,在路上遇到陌生一男二女,他跟着走,到一姓骆的乡绅家门前,这三人,一同进去了。很奇怪,等到黑夜,不见出来,问看门人,以为胡说,两人争吵,主人得知,也很疑心,查问各房有无生产,只有牛棚新生三只牛,一雄两雌,主人叫差役去看,三只牛的毛色,同那三人的衣服,是一样颜色,这三人是投生为牛了。经仔细打听,都是欠骆家租米的人,三只牛长大后,力分大小,力大的欠债多,力小的欠债少,竟是分毫不差。

五、尤廿三死后投牛(夷坚丙志)

洪迈先生说:有长洲富人,尤廿三,住大渎村,绍兴三年病死,那时昆山东乡人家,生了一只小白牛,胁下黑毛长成「尤廿三曾作牢子」七字;他穷时曾做过看监牢人,暗作恶事,所以投生牛。他儿子拿二万钱去赎,那人家不允许,后来这牛老了捱杀而死。

六、犯邪淫死后投猪(果报见闻录)

灵隐晦大师说:康熙八年六月,苏州城过街桥赵德甫豆腐店,有两只猪,要卖二两五钱银子,十五日夜猪忽说话:「我们因前世犯了邪淫,今生投猪,快要捱杀了。」赵德夫妻以为是街上过路人说话,经仔细一听,这声音乃在猪圈里,很惊奇。十六夜,又听得一猪说:「今天是中元节,地官赦罪,玄妙观作黄箓大醮,我们如能免被杀,一同到西园去修行,一猪说我愿意到玄墓去。」赵德甫夫妻听了,更加害怕,这事传出,邻居汪俊思,出了一两六钱银子,买了放生,许孝酌亲见此事。

七、奸淫寡妇死后投猪(果报见闻录)

昆山小滹,邬翙如,向人借银子,以两只小猪还他。翙如欠内兄沈伯蘧的银子,也将这两只小猪相抵。康熙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夜,他弟弟邬右式,梦在猪圈边,遇一男人说姓李,因生前奸淫一寡妇,今罚投猪,四蹄白色的猪是我,你哥哥要我抵还沈伯蘧的银子,伯蘧是我的女婿,你可说明这因果,叫他切勿杀我。右式梦醒了,家人刚刚在猪圈里捉这猪,说明此事,邬翙如兄弟,亲送这猪到安禅庵放生。

八、父造杀业儿媳堕入畜道(信征录)

吴兰墅先生说:康熙丙子年,杭州油烛桥猪行老板吴德甫,杀猪卖肉三十多年,一儿一媳,六月里接连死了。九里月,德甫夫妻,梦见儿媳归家,儿子穿的白衣,腰巾黑带,媳妇穿褐色衣,说到隔壁夏家投狗,求二老来看我们,认衣服的颜色。德甫夫妻惊醒,第二日到夏家去看,夏家夫妻,夜里也同样作了此梦,在梦中问他二人,你是吴家子媳,为什么到这里来?答说:「来投胎,求你们怜悯。」又见两男一女闯进来,夏家夫妻惊醒,早晨吴德甫夫妻来问,你家媳妇生产?夏家回说:「两个媳妇都没怀孕,只有母狗,生了几只小狗。」一看三只雄,两只雌,内有两狗,像梦中儿媳衣服的颜色,吴家夫妻,哭诉他儿媳托梦的情形,都很惊奇。待两狗断乳时,由吴家带回家饲养。

九、旗牌官投猪胎三世(信征录)

金文通公,作蓟道时,有一旗牌官,自说投过三世猪,最苦是杀后零碎割肉;后求阴官慈悲,允投骡。一次驮一客,遇了强盗追赶,心想:客人捱劫,乃我之罪,故用力跳河。客人逃去,我淹死在水里,阴官因我忠心救主,此次投人,且有小官职,今世能作旗牌官终身。金文通公,在绿野堂中,常常对人说这事。

十、作官冤杀人命堕入畜道(信征录)

江南一武官,自说有一世作官,冤杀一囚犯,死后,阴间罚投马,在栈道中驮客,心里记得前生事,但是不能说。一日遇了紧急的差事,走在最险的山路上,捱鞭打非常痛苦,想跳下山崖自尽,又想前世因冤杀了人,堕落畜道,如再做错事,永无出苦的日子,念头一转,安心忍受,今生投人做官,投马的痛苦,还记清楚。所以特作软鞍几百送栈道马行中,因木鞍压得马背很疼痛,这事是方伯王迈人先生说的。那武官左腿上,还生有马的皮毛数寸,人都相信。

十一、牛知府自记三生事(庸人笔记)

薛福成先生说:无锡汪写园先生,号叫士侃,是前清的进士,作四川知县时,上司牛知府,同汪先生一齐考中乡榜,是嘉庆甲子科的亚元。牛知府左手是马蹄,能记得三世事,告诉汪先生说:「前世是一武官,因征伐苗子,杀人太多,死后罚马,在马棚里很悲痛,跳叫不吃饿死,因罪未满,又罚投马,不敢再寻死了。作某武官的坐骑时,他的脾气很躁,常鞭打我,一天他同敌人打仗,追兵逼来,我驮了他很快的逃走,忽遇山涧,一丈多宽,对面都是尖石像刀锋,心想跳过去,我一定是死,我主将或可逃命,若不跳过去,主将必被追兵杀死,拿定主意跳过去,我的肚皮戳尖石上死了,主将因而逃命。阴官因我忠心,允许投人,且作四品官。初次投马,鬼差拿皮穿在我身上,这次投人,鬼差又将我身上马皮剥去,皮同肉粘在一处,刀划开,痛不可忍,划到蹄尖,忍不住,缩了左蹄,转了人身,马蹄没有变换。」又说:「我官位作到这职位为止,在世不久了。」某日将死,果然。

十二、一老人投过猪生(郑宗聂居士)

十数年前,浙宁北乡十七房地方,有一作棕绷的的余姚老人,住在大街杏一药房对门,平时只用一只手作事,一只手缩在袖里,人都视为奇怪,有一少年拉出他的手,是一只猪腿,他哭说:投过三世猪身,吃泥糠、冻饿、痛苦极点,现在还不忘记。捱杀时叫喊想逃,刀刺喉时,痛极晕去,苦不可言,分割时痛苦更加厉害,刀刮汤烫,破肚抽肠,块块分开,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又说受虐待的痛苦,要等肉卖完才止。在末次投猪,有一只腿没人来买,痛不能忍,灵性脱离了腿,飘荡恍惚,投了人身,所以这只猪腿没有变换。我母生我时,看见一猪奔来,我长大后,常在乡里出丑,躲避到这里,给你们看出,说完后,很不快乐,不多日移向别处去了。药店老板郑玉田亲眼看见此事,这很明显确实有轮回的证据,那可不信呢?

十三、病中发善愿增寿得禄(劝戒续录)

林少穆先生,名则徐,他朋友钱塘屠为琴坞太守,在辛已年秋天,得重病,医生用错药,几乎死,病中立誓忏悔,发愿利人,救济一切,一夜梦见「观世音菩萨」对他说:「你前世在湖北做官,办事虽公,但嫌刻薄,虽没私心,也要减福禄,又多杀生灵,今生应受短命报,幸你虔诚发愿,冥府可加寿,还加福禄,你应尽力做好事。」醒后,教全家戒杀,买物放生,后任袁州九江县官,为国家重用,得到皇帝多次特别的恩惠,病也全好了。

十四、误杀黄狗罚传因果免死(右台仙馆笔记)

俞曲园先生说:汉口镇,有一人姓陈,开干肉店,有一黄狗,到他店里寻食,他正在切肉,随手斫狗一刀,将狗斫死,丢在沟里。几年后,一天,见一老年人,坐门口,问来买肉干么?老人说:来抓你的。问抓我做什么?老人说:「你丢我在沟里三年了,今天幸得出来,能忘了你么?」说完即不见了。问店里人看见这老人么?都说没见。只见一只黄狗向你叫,一霎时,觉得发热头痛,眼花不认识人了,忽大声说:「我前生是江宁县城外黄土坡人,姓周,因罪死后投狗,你杀死我,丢在沟里,困苦不得出来,现因有人挖沟,才得出来,阎王说你无意中杀我,不抵命,我诉说种种痛苦,阎王可怜我,命两个差役同我来,今天并不要你的命,只要你宣传这事,叫人晓得一切畜生的性命,不可任意杀害,因我一命,保全多命,我可消除宿世的罪孽,再得人身了。」他妻子惊慌说道:「请等他病好后,一定宣传。」不多时病就好了。

十五、曹翰屠城冥罚世世投猪(果报见闻录)

灵隐晦大师说:苏州人刘玉受,号叫锡元,作贵州房考官,一次出门,走过湖广的地方夜里梦见一长脸人,告诉他道:「我是宋朝的曹翰,前世在唐朝时代作买卖,偶然经过一处寺院,有法师讲,我发心办素斋供养一次,听经半日,有这善因缘,世世做官,到宋朝,当副将,名叫曹翰,攻打江州不下,怒发狠心,杀害全城人命,因这杀业太重,世世投猪。前几年,投猪在你佃户家,承你救活了我,今日你停船的地方,就是我将捱杀的地方,明日第一个就是我,因有缘遇了你,很侥幸,务请怜悯救我。」刘玉受惊醒,看看停船的地方,果然有杀猪店,拖出一猪叫声很大,刘玉受出钱买了这猪,养在阊门放生园,有人喊他曹翰,就答应,这是许多人亲眼见的事。

按:猪子的罪孽很重,性质很蠢,那能托梦,所以能托梦的,还是因前世听佛经的一点智能。辛未年,我同刘锡元公在即中堂,听讲经,刘公对我说此果报,我到西园去看这猪,喜好洁净,叫曹翰他就答应。从前曹翰同曹彬是亲兄弟,曹彬行兵不肯妄杀一人,子孙富贵。曹翰任性杀人,世世投畜生,受人宰杀。可见因果分明,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不过迟早不同,是逃不了的。又王丹麓,所着「遂生集」中说此事,刘公梦中问曹翰道:「平日见你们捱杀的时候,用什么法子可以解救?」曹翰说:「惟有听到念佛的声音,能免痛苦,求公凡是看见捱杀的畜生,替他诚心念佛或是准提咒,不但能解除苦恼,且能超度脱离苦道,说完悲哀流泪,拱手道谢。」

十六、误投猪胎(狮子吼月刊)

山东沂水,有一个姓杜的老头子。有一次,他到市上买东西,东西买好后,为等候同伴一起回家,就到一堵矮墙下,坐着休息,略感困倦,没多久睡着了。朦胧中有两个穿公服的衙役,拿着官府传票,不由分说,「卡啦」一声,锁链往手腕上一铐,把他逮走了。

他跟着两个衙役,行行又行行,尽是些陌生地方。杜老头一面走,一面想: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己一不欠赋税,二不偷盗,三不曾杀人,成天老老实实在家过日子,不知犯了何罪。正懊恼时,来到一座官府,两个衙役带着他,刚入朱漆大门,迎面走出一个头戴琉璃高冠的人来。走到跟前一看,「呵!」那不是多年不见的好友张阿三吗?张见杜老头,亦惊曰:「杜大哥为何来此?」杜老头正为这事烦恼,答言:「不知所犯何法,但有官府传票。」张怕有错误,待查验后便知,即告诉杜说:「你在这里站着等我,千万不可到其它地方乱闯,我去去就来。」杜老头站在那里等了一会,不见张出来,心里有点烦,正想在附近走走,逮捕他两个衙役出来告诉他,并未犯罪,逮捕错了。杜老头一听,高兴的不得了,小辫子往头上一挽,也顾不得等好友张阿三,拔腿便回头走。

杜老头一口气不知走了多少里路,正感觉有些累了。左边走来六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容颜娇好,美貌非常,杜老头眼睛一亮,忘了自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人了,赶紧追上去,舍大道,趋小径,闻张阿三在后大呼曰:「杜大哥!你要到那里去?赶快回来!」杜老头为色所惑,不顾张阿三喊叫,紧紧尾追诸女,突然这群大姑娘,走进一个小洞内,杜老头知道这正是「王氏酒家」。急忙三步并作两步,闪身入内,略一窥瞻,唉!这不是一处猪圈吗?正疑虑间,再一看自己,已变成五寸长的一条小猪,这时候,犹听见张阿三在外呼喊:「杜大哥,不要进去,快出来呀!」

杜老头可着了慌,不管三七二十一,到处乱撞,听人对话曰:「您看,这条小猪,刚生下来就发疯了。」再看自己,已复为人,速出门,见张阿三正在门口等着,责备杜老头说:「叫你不要远离,你偏不听话,几乎把事弄糟了。」张牵着杜老头的手,送回市上,告辞而去。杜老头一觉醒来,一看,日已西斜,自己依然靠在那堵矮墙上,即到姓王的那家询问,果然姓王的家有一母猪,生了七只小猪。其中一只刚刚触石而死,还不到半个时辰。

十七、三世猪身(中国佛教月刊)

今余试举一亲眼目睹之受报故事,做为因果轮回之左证--余于一九三七年,旅居四川西昌泸山光福寺时,一日,清晨下山入城办事,山下有湖名笻海,为入城便利,故须乘船渡湖,同船者共十余人,中有三四孩童,平均十一、二岁,内有一牧童右手常插入腰内,以衣襟盖覆之,不令人见,余初亦未介意,船行十余分钟,一顽童忽将该牧童右手用力一拉,实时该童之胳膊伸出,现出一只带毛之猪爪来。余乍见之时,不禁甚为震惊,此实为余平生初见之怪相,同船老者,见余惊异即告余言:此童能忆三世转生之事,知三世皆转为猪身,每次被屠夫宰杀之时,皆能记忆不忘,每思及当年被屠夫刀插喉颈之时,即仍感觉心为刀绞。或想起杀后,被挂街头出售之时,每割一刀,即觉疼彻肺腑,直至售尽无余,魂识始能脱离,方再转生,他记得前两生,皆是如此,但最后这一生,当他的猪身被杀后,在市场出售之时,延长甚久未能售尽,俟至最后仅余一蹄,仍难售尽,在他感觉痛苦实在无法忍受之时,猛然用力一挣,魂灵突然脱离猪蹄。今生虽宿业还清,获得人身,但因当时那只猪蹄尚属未了之缘,以致累及今生余殃未尽,仍留一爪以示人寰。因此子对三途恶报记忆犹新,每思及遭受惨刑之时,不由痛彻肝肠,宛如活现,故其手长期遮盖,不令显现,使之忘记,俾免为人注视,以致引起心中沉痛之旧创。如是可知因果业报丝毫不爽,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一个轮回之报。

十八、人畜轮回之铁证(护生画选)

江北某甲,性凶厉,民国十二年时,忽大病,适来一云水僧语之曰:「尔因作恶多,死必坠猪身,宜速忏悔。」某甲病已垂危,闻之悚然。乃以左手向僧作礼,如僧家之半合掌式。僧曰:「只此一手,诚心礼佛,此手可免现猪形。惜哉,仅此一手也。虽然,因此亦可免除一刀之苦矣。」旋卒,时近邻即生一小猪,前面之左脚仍为人形,行时此脚一着地,时时对人作合掌之状,其家人赎得之,送至上海大场宝华寺放生园内,计今已十年矣。余往该寺见之,询知其始末,由镜华照相馆摄得其影,而为题记。

十九、丐童自述前三世轮回因果

民国初年间,湖北蕲春县李家洲地方,有一张小乞丐,年方十二岁,面貌如猪首,眉目间均为绉纹,能知他自己前三世因果。据云前三世系读书秀士,擅笔刀,机变巧诈,无所不为,地方官绅人等受其亏者不少,故皆畏之如虎。后来死入阴间,受了种种罪罚,期满轮变一鸡,是为其前二世。但虽为鸡身,而心中甚为明了,因知其前生罪孽深重,在鸡群中,异常谨慎;每值家主饲喂时,不去争先,必让鸡群食毕散去,乃往食其残余;而对于百虫动物,尤不忍稍加伤害,于是成为善鸡,得由扁毛畜道,而入圆毛畜道,乃转变一猪焉,是为其前一世。但变猪后,心中仍明白如前;每见糟糠之食,殊觉污秽,常忍饥不食。旋闻主人言其不食。惟饱尝秽物后,心即忽浊忽清,不能如前明明白白,因此食时仍少。后至被杀时,觉得屠刀初入喉间,尚无甚痛苦。及至刃入心肝,则其中痛苦,真莫可名言,异常难受。此时魂虽出壳,却不能离远,祗在身旁。每见屠手浇以热水,施以或刮毛手续,即觉痛入骨髓。迨分割其尸肉与入锅烹调时,又不感觉有何痛苦;惟饮其肉羹者,因过热不能入口时,倘被对瓢内一吹,则其所感惨痛,又苦不堪言。至其肉被分载到各家后,其魂亦必逐户照赴,须候人家食去一脔,方能脱离;其两腿曾被腌成火腿,候至二年余,经人动食后,始得超生为今世丐童。

以上种种因果,祗许与善人言谈;如谈时人多,须低声言之。若高声而谈,或直接与不肖者言,至夜间睡时,必受各种苦刑。又谓:「其此生应半冻半饿,不能饱食暖衣,虽遇大施主,亦不敢领受,倘若过分,要折其来生之福。」且称:「甚至十四岁时必殁,再转人身,当有富贵,惟恐不能如今之明晓因果,则迷入邪辟行为,仍要堕落畜道,颇为可畏,云云。」后闻该丐童至十四岁时,果已病卒矣。

二十、义犬为客伸冤(孟光)

民国某年八月三日时报「清江浦讯」刊载云:最近灌云县发生一义犬为客伸冤案,闻之令人毛骨耸然。灌县北乡孙家庄,有农民孙姓,饲犬一只,肥硕异常,日前犬由外归,口衔猪蹄一块,此种肥肉,正是犬类上等食品,该犬因受孙姓养育之恩,不惜牺牲口福,毅然举起前面两爪,献之主人,主人家境清寒,日食时虞不继,未啖肉者久矣,得此佳肴,喜不自胜,于馋涎欲滴之余,不遑究其来历,即涤之以水,烹煮食之。阖家大喜,于品味之余,且津津互道:「口运殊佳」。

不料却生意外,翌日,其邻人李姓,登门寻觅失踪猪蹄,询悉其情,立时双方大起争执,旋用绳索将该犬捆绑树上,喝令多人,轮流殴打,以泄愤恨。孙因寡众不敌,且以理由欠直,只得忍气吞声,任其所为。犬于暴力之余,狂叫不已。其时忽有一买猪客贩,道经该处,目睹惨况,顿起恻隐之心。伫足深知究竟,立解其囊,出银饼两枚,作猪蹄代价,犬得解脱,未罹危害。孰知当解囊救犬之际,银饼累累,钞洋累累,失蹄殴犬之李某,顿起不良之念,斯时天色昏黑,李谓客曰:「旦暮途穷,不妨舍间小住,此间土匪殊多,晚行,难免绑票」。客感其意,欣然诺之,李乃延之堂上,杀鸡置酒,款若上宾,互相攀谈,渐成莫逆,倾杯豪饮,客竟酩酊大醉,酣然仰卧。李以机会成熟,当以缚犬之绳,将客于醉中勒毙,旋用果刀支解尸体,粉身碎骨,藏入坛内,置之床下,一场惨案,以为无人得知,可以坐获意外之财,不成其它问题。

岂之犬不忘恩,被救后,见客宿李家,日夜候于门外,图报万一,乃候之两日,不见客之影踪,乘隙入宅搜寻,以嗅觉灵敏,侦知尸坛所在,随即奔至乡长办事处,伏地流泪,乡长情知有异,犬复啮乡长之衣衫,导入李某卧室,推翻卧床,用爪挖出一坛,尸体腐烂,臭不可当,乡长于事先已略有所闻,至是连同尸坛、人犯一并报请县府,检验讯办云。

●生死轮回问答

圣严法师

(一)客问:人类死了,当真还有转生的机会吗?有什么证据呢?

答:人之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它的可能性,真像一件事物的作用,与反作用不能分开,进了饮食,必定有所排泄,一样的简单明了。物质的原素,永远不会消灭,精神的主体,也永远存在。至于要问证据,正因精神的主体,不是物质的原素,所以不能用求证物质原素方法,来求证精神主体来去,所以只有用精神来领会精神。宗教的作用,能够提炼精神的成份,提高精神的效能,所以唯有在宗教的经验之中,始可求得人类生死轮回的现量境界。

(二)客问:人死之后,就是鬼吗?

答:这倒不一定的,六道轮回之中,鬼道只是六分之一的可能性,所以人死之后,可能就是鬼、但也很可能不是鬼。

(三)客问:人死之后,有的会显灵,有的则毫无音讯,并且不论是凶杀死,或者是寿终正寝,都是如此,这是什么道理?

答:刚才说过,人死之后。可能是鬼,也很可能不是鬼,如果生在鬼道,如有必要,或者由于阳世眷属的召请,鬼自可能显灵,倘若生时有大福德,死后即可生天,生天之后,即不会再来人间显灵;或者生时罪大恶极死后即堕地狱,下了地狱,也不会有其自由行动,所以也不会显灵;再如人死之后,即去旁生畜道之中,自亦无从再来显灵,另外一个理由:阳寿已尽,已经该死而死者,不论其为恶死或善终,都会纳入一个规则的系统,这好像是部队改编,离开此处的组织,使会去向另一个部队即时报道,亦没有机会在外闲游肇事的可能;如果命不该死,就要像败退的散兵游勇了,他们没有立即的归趋,只得在外东闯西荡,直到政府为之成立收容所,予以安排之后,此一混乱的现象,才会结束,但在这种混乱的过程中,生人固然害怕他们,他们也是最觉困恼的阶段。

(四)客问:历史上有很多伟大的人物,一定也有他们伟大的灵魂,为什么绝对的多数,如孔孟之流,死了两千多年,尽管后人膜拜,也不见他们显灵呢?

答:佛教的宇宙观是无限大的,佛教的世界观也是无限多的。那些伟大的圣贤豪杰,为了他们的愿力,来到我们的地球世界,从事抢救的工作,当他们的工作任务,到了一定的际限时,他们就会离此他往,他们的愿力无限,宇宙无限,世界无限,人类的世界无限,众生的世界无限,以期无限的愿力,往返于无限的世界之中,在我们这个极其有限的时空之间,来探索他们的来龙去脉,自是莫测高深的事了。

(五)依照尊说,人死之后不一定是鬼,那么人死之后,何必超度?

答:根据佛教的观念,人死之后,通常都有个中间的过程,叫做中阴身时期,共有四十九日,在此四十九日之内,亦如法院诉讼尚未判决而予交保候讯之际,四十九日一到,即是判决成案,该当如何,即予如何。所以人死之后,眷属为之超度,乃在为其增德,以期减轻罪业,增长福力,但此仅为助缘,而非绝对的主因。

(六)转生投胎,其过程究竟如何?

答:根据佛教的观念,一切由业力与愿力的牵引,非由灵魂的主宰,先由中阴身,循缘而至父母之处,若遇父母交会,即起男女淫欲颠倒之想,此念一起,随即入胎,经过住胎十月,便是哇哇坠地了。

(七)客问:但是曾有许多见闻,并非如此投胎的,往往在婴儿临盆之前,产妇或其家人,见有异象现前,或人或畜,见后忽然不现,产妇随即临盆了,此当怎么解释?

答:这种现象是有的,但却不是经常,我们不是常常听说有借尸还魂的故事吗?借尸还魂的原则,是此一生人的生理机能,仍然是健康的,但是他的阳寿已经到期,正当他死去之时,即有另一个不该死而又冤枉死了灵魂,来接收他们肉体住进去,正像有一幢房子还是好好,但是它的主人必需出远门,并且不再打算回来的话,另外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岂不可以搬进去住呢?再说到本题的现象,也正是这一同类的道理,人的寿命,有长有短,可以活到一百多岁,也可能落地便死,那么这些异象的发生,也是借尸还魂了。

转自彻悟 [文章 空间 留言] 日期:2016/7/25 17:13:00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