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水乡古镇 诉说几千年来不变江南 来过就不曾离开

原标题:最美水乡古镇 诉说几千年来不变江南 来过就不曾离开

一部《似水年华》成就了乌镇的名气。于是,这座深藏在江南一偶的小镇,让世人为之惊艳。

乌镇有多美?乌镇像一本书,一本文化厚重、内涵丰富的史书,百读不厌;乌镇像一首诗,一首柔情似水、清新隽永的诗,回味无穷;乌镇像一幅画,一幅古老与沉静,时光与流水,悠然与斑驳的画卷,意境深远。

伴着蒙蒙细雨,穿过小桥流水,脚踏着青石板街,仰望着灰瓦白墙,仿佛穿行在水墨丹青之中。这是梦吗?黑白分明的木楼,错落有致的水榭长廊,静静的诉说着千百年来的曾经和沧桑;水墨的晕染、小桥流水的点缀、长长的曲巷深弄、还有偶尔走来的穿着蓝色印花旗袍的姑娘……

我有些恍惚了,这哪里是初次相识,分明是久别重逢。

一条河流穿街而过,两岸房屋排列,长廊蔽日,小桥相连。所有的房屋,都是临水而居,面水而居,跨水而居。乌镇还独创了最美丽的水阁,它们都是空架河流之上,下面用木桩或石柱打在河床中,上架横梁,再构建房屋,人称“水阁”。远远看去,象飘在水上的小船,又比小船宽敞。微风吹过,河水轻轻流过,仿佛这些水阁也在缓缓飘摇,便是一副活着的水墨画了。正是这些水阁,让她有了一个最美的名字——最后的枕水人家。

有河必有桥,乌镇的桥主要以石板桥为主。石板桥都是拱形的,在桥的半圆形桥洞上往往写着桥的名字。桥,对所有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可乌镇的桥并不是那么普普通通,而是饱经风霜。桥上雕刻的花纹已经模糊不清,几棵有顽强生命力的小草在石缝里茁壮成长。走上石桥,迎面吹来了一阵微风,让人感到清爽自在。

70多座小桥将整个小镇串连在一起,河流密度和石桥数量均为全国古镇之最。例如,通济桥和仁济桥两桥成直角相邻,不管站在哪一座桥边,都可以看到一个桥洞里的另一座桥,故有“桥里桥”之称。“桥里桥”是乌镇最美的古桥风景,堪称桥景一绝。

漫步在悠长而又狭窄的小巷,也就进入了中国古典建筑的艺术长廊,时光仿佛倒转到民国或者明清时代。鱼鳞黑瓦白灰墙,以砖木结构为特色的徽派建筑风格,在这里得到了集中的体现。

墙边屋角砖瓦上的浮雕,惟妙惟肖,多姿多彩,让人惊叹不已。花桥院落,琐窗朱户,斑驳褪色的雕梁画栋,似乎在向游人诉说着历史的沧桑和凝重,让人联想其往日的繁华与兴衰。

那些外面看似普通,而越往里越宽敞,越往里越奢华的宅院,让人感知江南官宦与富商们特有的低调奢华。精雕细刻的栋梁,细镂而神情毕现的砖雕,让人叹为观止。也让人生出无限的想象,想象着生活在这庭院深深里富贵的主人,携着如花美眷,而那些蹑手蹑脚成群的奴婢,穿行在庭院之中,该是怎样一种繁华的景象。

只是,现在已人去屋空,沧桑尽显,更无从寻觅主人的去向了。只有这些霉味浓郁高大的老屋,依旧高傲俯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似乎落寞地讲述着世事无常。置身在这些老宅其中,使人不由心生幻觉,感觉自己真的站在历史与现实交错的时空里。

乌镇的东栅老街长弄绝对值得留恋,它们是乌镇的骨骼和灵魂。这些老街一律的长长的旧石板铺地,两边是马头墙隔出的一间间店铺和民房。门板大多是用老杉木做的,别具风韵。残缺的砖雕垂檐、门眉木刻从前可是精美绝伦,流光溢彩。斑驳的油漆,让人感觉时光流转的无穷魅力。

偶尔会看到横骑在大街上的拱券门,两两相对,那是以前大户望族的墙界标志。老街都沿河,街与河之间也是老房子,每隔一段,总有一个码头连通河道。

老街除了具有江南水乡景色秀美的特点外,还有众多保存完好绝版了的古老建筑,以及一个又一个原始的手工作坊,让人了解江南感悟江南。

在古老的手工染坊前,一根根竹竿高挑着整匹蓝色印花棉布从天而降,令人感到震撼。一阵风恰好吹过,布上的一朵朵典雅而热烈的花开始跳跃着舞蹈,一个亲切、神秘的世界悄然为你打开。

其实作为江南传统工艺,印花布早已经失传,而独在乌镇不留声色地保留了下来。人们发现了乌镇,就发现了印花布,并成为乌镇一景。印花布朴素中透着温暖和亲切,早年成为了江南所有女孩的一种美丽的情结。“妇人之衣,不贵精而贵洁,不贵丽而贵雅”,想一想把印花布穿在身上,是不是一种韵味天然而成?

远远的就闻到了浓郁的酒香味,不由人不去寻访,原来是一家叫“三白酒”的作坊。古老的制作工艺,醇正香气在空中弥漫飞扬,如果是善饮者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想舀来品尝。

乌镇还有很多的美食的作坊,美味传统的酱鸭,驰名中外的姑嫂饼等等。临街一家手工竹艺吸引了我的眼球,那一个又一个惟妙惟肖的工艺品,不得不叹服江南人的心灵手巧;还有那琳琅满目色彩缤纷的油纸伞,美得如诗如画让人不忍离去。

乌镇老邮局有着悠久的邮政历史,创建于汉唐时期。由于当时的邮驿只传送官府文书,不传民间信件,贫民百姓饱受音信不通之苦。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乌镇成立老协兴民信局,不仅可以传递国内的信件,还可以传递海外的华侨和家属之间的通信,由此开创了民间信件通邮的新局面。

乌镇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座历史和民俗的博物馆。江南百床馆是中国第一家专门收藏、展出江南古床的博物馆,内收数十张明、清、近代的江南古床精品。从富商大贾到极普通的平民百姓的各式木床无不具备,从一床一室到一床多室。既有贵胄们的奢华,也有普通百姓的俭朴。

这些雕工精美、历史悠久的古床在江南百床馆里可谓目不暇接,它们有的雕工精湛、风格独特,有的装饰华丽、豪华气派,无一不是江南木床中的精品。

江南木雕陈列馆又名百花厅,以其木雕精美而闻名。它雕梁画栋 ,尤其是门楣窗棂上的人物、飞禽、走兽,通过圆雕、平雕、透雕、镂空雕等表现手法表现得出神入化。

其中的郭子仪祝寿骑门雕花大梁长4米,宽约40厘米,用整块樟木精雕而成,雕刻着唐中兴名将郭子仪做寿的场面,人物个个神态逼真,栩栩如生,曾有客商出资数十万而欲购不得。

寻常巷陌,芳草碧树,无数风流人物在这里留下了让乌镇人引以为自豪的历史烙印。刨烟作坊、缫丝和手工织锦、生铁锅、布鞋、余榴梁钱币馆、三寸金莲馆,世家名流和豪门望族在这里争奇斗艳建造的深宅大院、亭台楼阁,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

有时进入一个大院,转来转去要走很远才能出来,不禁让人悟出“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妙处。

长长的石板路上,两旁紧闭的门窗更显得乌镇的路是那么的深,那么的长。无意间发现了那条深深的巷弄,我停留在那里,望着那条不知通往何处的巷弄。用手轻划着两边的墙壁,时间仿佛就此凝结,我望着那一线天空,思想仿佛也凝固了。这窒息的美,决绝的美让我压抑,我想要逃离这小巷,但脚步却不能走动……

夜里,红灯笼映照着水乡,照亮了梦,听着昆曲吴侬软语的调子从夜里飘来,人已微醉。

还有什么比化作水乡人,永远做水乡的梦更好呢?

梦里,是谁说:“来过就不曾离开“?竟如此贴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