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神俊雅 姿态绰约——试论李俊花鸟画的审美追求

原标题:风神俊雅 姿态绰约——试论李俊花鸟画的审美追求

名城泰州 在中国画家中大都有一专多能的才气,既善人物、山水和花鸟画,同时又以独擅某一专门题材名世,近代画坛大师齐白石、徐悲鸿皆为绘画领域的典范之辈,齐白石以画虾,徐悲鸿以画马名天下。当今画界的徐培晨不仅人物、山水花鸟皆善,而独擅猿猴画享誉社会。泰州青年画家李俊就曾师从徐培晨。他也是不仅能画人物、山水和花鸟,更以专画紫藤名著一方。

画家入画门大致途径不外乎上美术院校接受规范而系统的美术教育,因学画者众,这个高门一般不易挤进,更多的是靠自学。在学院学习接受综合性艺术素质培养,既学画史画论,又习画理画法,学生可在短时间内获得全面的艺术素养的提升,但是学院教育的经典规范往往会约束着学生的思想放飞,作画苛求理与法。而自学者多从自身喜好选择,始于临学先贤名迹,可博采众家之长,无拘无束,尽情挥洒自由自在,所以自学成才的画家与学院出身的画家各具长短处,但他们共同组成画坛的主力,李俊兼而得之,是先由自学尔后入学院深造登上画坛的画家,具有着综合的素质修养。

李俊出生在一个有艺术素养的家庭,父亲也是一位靠自学成才的工艺设计家,还善画水彩画、油画和大幅宣传画,他自幼就受到父亲的从艺影响,自己也学着画画,父亲就是他的启蒙老师。他成长发展于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在艺术道路上他既虔诚的接受绘画传统,又注入现代人的观念和审美情趣。几千年来经过历代书画家们的智慧才能的创造,沿袭和传承下来丰厚的经典画理和画法是后代入画行的画家不可逾越的,学画者应首先立足于对传统经典的继承,然后才有可能开今日之创新。

中国绘画传统的经典画法丰富多样,被清代一位叫王㮣(1645-1710)的画家条理浓缩在一部叫《芥子园画谱》中,这是一部借金陵名士李渔的芥子园别墅之名编绘的多科画谱,它成为后世学画入门的必学楷范,李俊就是从潜心临学芥子园画谱正式入画门的。李俊虽然钟爱书画,也只是在工作之余,后来越发投入,就舍去工作而入南京艺术学院深造,经受一次学院(注:学院一词在意大利语中是“正道”之意)专业的中国画培训,从此走上专业画家的道路。在南艺学习期间选择导师陈大羽学习大写意花鸟画和书法。陈大羽是师从齐白石的高足,以大写意花鸟画、书法和篆刻著名中国画坛,尤其是以神气十足的大公鸡享誉社会,他在金陵师从者众多。李俊有幸受教于陈大羽,很用心地学习大羽老师的画法,后来逐渐悟到太似老师画法和审美效果将失掉自己的艺术个性,转而感悟学习老师的艺术精神,开始领悟到大羽老师大写意的成就是他的书法和篆刻底蕴深厚所致,这对李俊的启发很大,他从此转而重视研习书法、加强书法功力的修炼。

中国的书与画,从它的发生开始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原生的汉字就是象形画,写时亦是画,后人谓之书画同源。文字本身就具有人际交流的功能符号,尔后进化为抽象的大篆,在始皇嬴政的“书同文”令下,丞相李斯结六国古文,进行增删修改,又经始皇厘定为小篆;后又经程邈删繁就简,制创新体,便于流行于下层官吏,故谓之为隶书。从此书法完全脱离象形指事的初级状态,成为定型的有系统符号化的文字,到东汉时已形成篆隶楷行草五体皆备。魏晋时文人制世、文人书画始兴,书写文字由实用交流升华为书写抒发情感,也渐成为画家塑造艺术形象语言的基本功。画家将书法引入画法始于南北朝时代,南朝刘宋时的著名画家陆探微的“秀骨清像”,造型线中就吸收了东汉张芝的草书体。南朝梁画家张僧繇创造的“张家梓”画法中就吸收了晋卫夫人《笔阵图》中所说的“下笔点画波撇屈曲,皆需尽一身之力而送之”,就是说画中用笔要求力度。从此以后历代善画者必工书,这已成为文人画家的艺术根本语言修炼功力的规矩,所以历代大画家皆为大书家。

李俊在南艺学画时同时研习书法,既临碑又习帖。在艺术院校美术教育中对书法与画法关系的重视,对学习中国传统绘画、重视临习古代书画名迹的院校,数中国美术学院为最,因此李俊有意再做一次学生,到中国美术学院深造。在那里学习过程中更加认识到书法功力对大写意画的重要意义。潜心临习邓石如篆书,重师《石门颂》、帖学赵孟頫等,这就奠定了他的大写意画的笔墨基础,由此走进他的写意画创作领域。在中国传统绘画中一向重视画家的人格修养,素有人品高画品亦高,所以画家的人品修练与画品的提升密不可分,同等重要。

在李俊的艺术发展道路上有两位书画家对他有深刻的示范影响,一是画猿猴大家徐培晨,一是书法篆刻家马士达,从他们那里学到的首先是做人,其次是治艺。他们的真诚、善良、厚道、孝道、助人,从艺的勤奋刻苦、独树一帜成为他的楷模,这使他在人品和艺品都获得了提升修练,人道和书道,奠定了他的画道品格。我们民族绘画的精神基础是“天人合一”,又决定了画家选择题材的思想意义。

庄子说过我与万物同生为一,画家把客观的自然物性赋予了人性和我性,借物的象征寓意性来表达自己的社会理想、美学理想和思想感情。苏东坡画一石一竹,喻自己有骨气和气节。在画家的心目中和笔下,一切景语皆情语,借景物以抒我情意,笔下所作艺术形象皆为物。人与我融为一体的艺术形象,形象中深涵画家的情和意,所以中国画中的艺术形象,赏心悦目又启迪思想感情。

李俊的花鸟画所选择的主要题材虽然是古今画家常画的紫藤花,但他从司空见惯的现实紫藤和画中紫藤中发现特有的美,创造特有的图式和笔墨色审美效果,他运用藤条的屈曲穿插变化书写自己自由放达的思想感情,以浓密、聚散有致、影显有别,具象杂抽象的造型,点写花朵布势于咫尺画幅之中,在空白无限的背景衬托下,博大、深远、灵动的藤条摆动。紫色的花朵发出的芳香醉人,画中充溢情意和香气,这是时代的景象,向上的生命律动。 画家以不同的书体笔法书写形象,点花如坠石,藤条时而狂草,时而行、时而楷,出枝时而篆时而隶,他的书法在画法中得到尽情的施展。他的恩师徐培晨将擅画的猿猴置于其中,倍增佳境,充满活力气氛,营造出原生态的生命磁场,吸引观赏者,散发出袭人的紫气。

李俊虽以紫藤著名一方,他的山水也是别具一格,多写目中真景心中真情,笔墨随情随意而远,自由活泼,充满年青画家的朝气。在李俊的画中平和安宁,无论山水花鸟画都能给人带来精神的慰藉,就如同西方现代艺术大师马缔斯所说的:安乐椅式的艺术。

本文作者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艺术品论家

编辑:姚波 唐婉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