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良:我栖居的地方

原标题:翟良:我栖居的地方

我栖居的地方

真的,当你泪流满面

春天,却开得铺天盖地

诗与远方

端坐在眼眸中 衣衫褴褛

千里飘雪 封死一扇窗

一个人 一座城

荒芜成一瞥漂流的岛

譬如此刻

大团的阳光 在诱惑我对所有光明的想象

可内心的黑暗喊不出晨露

写进诗里的水鹿逃不出芦苇

真的,在四环路

有人望着血月亮猜测下一个春分

有人喝过酒的嗓子收拾棉絮

真的,在都城,夜永远比星辰安宁

躲在身后的踉跄那么单薄

经不起一窗帘的晨光

所以,那些关于深居与旅行

那些洒落一地的虚拟的语境

不会在下一个春分发芽

而在碎冰浮泛的河流上

一个人的生与死

只是灰尘挣脱雨水

请原谅我的穷困潦倒

我栖居的地方

只有一垄稻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